第389章 潜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389章 潜入



    就在徐锐、高汉亭、罗丰三人见面的当晚,大梅山独立团的三个主力营九百多官兵已经乔妆成逃难百姓,十几个一群,七八个一拨,分头进入肥城四周的一百多个村镇潜伏了下来。

    近千官兵,经过一夜的急行军,大多抢在拂晓之前赶到目的地。

    这个时候,几乎整个华东都在打仗,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难民,所以到处都是无家可归的难民,肥城虽然是日占区,可是治安相对还算稳定,所以,不断有来自河南、山东的难民涌入。

    不过,要是某个村或者某个镇一家伙涌入了好几百难民,而且这些难民全都是身强力壮的小伙,那还是十分可疑的,所以独立团的三个主力营只能分头潜入,毕竟肥城四周这些村镇的维持会还有便衣队也不是摆设。

    但是,无论计划有多完美,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却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意外,独立团的分头潜入也出现了纰漏。

    高楚带着七名战士来到了肥东镇的一个叫朱庄的小村庄。

    高楚不愿意扮成脏兮兮的叫化子,而且他觉得七八个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子全部假扮成乞丐太假,所以带着七名战士乔妆成了找活的脚夫,一人一根扁担、一捆麻绳,蹲守在村口的古井边等活。

    等活就只是个身份掩护而已,并不是真的要当脚夫。

    但是八个人等了不到几分钟,还真有雇主找上门来。

    当时高楚正敞开衣襟,百无聊簌的靠在井栏上假寐,冷不丁一阵香风送入鼻际,急睁开眼睛看,却只见一个上穿湖蓝色碎花绣袄,下穿黑色百褶裙的年轻少妇脆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少妇肤色白皙、身姿阿娜,眉宇间透着股淡淡的妩媚。

    高楚的目光便不可遏止的落在了少妇鼓腾腾的胸脯上,心中暗忖,好一个美妇。

    少妇的粉腮上涌起一团淡淡的胭红,一是因为高楚那毫不掩饰的直勾勾的目光,再就是她看到了高楚敞开的衣襟下那鼓鼓的胸肌,很显然,这是个强壮的年轻后生,至少比她那个死去的痨病鬼男人强得多。

    有时候男人跟女人之间只需要一次眼神交流,然后就缘定终生,真的。

    少妇毕竟是少妇,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她鼓勇气气迎上高楚的目光。

    高楚更加不是什么纯情小处男,虽然到现在还没娶妻成家,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没有经历过女人,要不然你以为他以前的军饷都拿去干什么了?没错,那些多的军饷全让他诳窑子了。

    所以,高楚的目光更没有顾忌。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直到旁边的战友起哄,两人才如梦方醒。

    少妇的俏脸越发晕红,哼声说:“扛活的,我这有个活你们干不干?”

    “这个……”高楚便有些犹豫,他们出来扛活是假,等待进入肥城才是真,万一真的上门去扛活,到时候错过了伪军的招兵那可怎么办?

    看到高楚犹豫,少妇的语气便立刻软下来,轻声说:“这活不累的。”

    “老高,听见没,这活不累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是什么活呢?”

    “到底是什么活,既轻松,又有钱拿?”

    旁边的七名战士再次起哄,打趣高楚还有少妇。

    “去去,边儿去。”高楚轰走起哄的几名战士,问少妇道,“啥活?还有就是,你要几个工?”

    “翻瓦,只要一个工。”少妇说。

    农村的瓦房屋顶上盖的都是瓦片,因为冰冻曝晒,有些瓦片就会出现龟裂,再然后就会漏水,这时候就需要有人爬到屋顶将瓦片重新整理过,挑出开裂的瓦片,堵住漏水的漏洞,这个就叫翻瓦。

    少妇盯着高楚,希望高楚跟她走。

    高楚本待拒绝,可是一对上少妇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便立刻心下一软,然后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下来:“行,我跟你走。”

    高楚心里想着,翻个瓦也就半天功夫,耽误不了事。

    更何况,这少妇就住在这村子里,要是南霸天招兵的人来了,他再摞下手头的活计过来应征就是了,左右也误不了事。

    当下高楚跟同行的几名战士打了个招呼,就跟着那少妇走了。

    高楚走后还不到两个小时,大约一个排的伪军就开到了村口,在这队伪军身后,还跟着百十来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或者难民,一个个虽蓬头垢面,却都是壮小伙子,可不就是散出去的独立团官兵?

    带队的伪军排长并不知道这中间的内幕,还道是正规的招兵。

    “我的乖,这可真是邪了,这十里八乡怎么一下出现了这么多的壮汉?搁以往,跑十里八里也未必能逮着一个。”伪军排长拿盒子炮顶了顶帽檐,怎么也想不通这些壮汉都是打哪冒出来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办正事。

    “嗳,几个扛活的。”伪军排长停下来,大声说,“等活呢?”

    一名战士点头应道:“回老总的话,我们是北边逃难过来的,到这边找口饭吃,还望老总能够高抬贵手……”

    “行行行行,我管你们是打哪来的?”伪军排长不耐烦的说,“是这样,老子这里有个活,管你们一日三餐,一顿稀的,两顿干的,隔三岔五还有个肉菜吃,至于活么也不重,就是偶尔出来到四周转一圈,你们接不?”

    “这么好事,我们当然得接。”那名战士应道,“不过我们还有个同伴……”

    “老子管你什么同伴不同伴,要接呢就跟我走,不接拉倒,反正现在像你们这样的多的是,老子根本就不愁完不成师座交待的任务。”伪军排长立刻抢白说,“怎么着,想接活的就赶紧起来跟我走,要不然你们就接着在这等着。”

    几名战士面面相觑,不过最终还是起身跟着伪军排长走了。

    (分割线)

    为了安顿新招的兵,伪军皖中警备师专门征用了一个大仓库充当营房。

    入夜时分,伪军皖中警备师师长兼第一旅旅长南霸天就带着手下的几个军官,前来视察新兵训练营来了,徐锐、冷铁锋还有何书崖霍然就在这些个伪军军官中间。

    进了大门,南霸天立刻命令手下的人守住大门,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许入内,然后陪着徐锐径直入内,大院里,独立团的三个主力营已经基本都到齐了,还别说,通过伪军招兵分头潜入肥城这招,还真是管用。

    走进内院,发现何光明、万重山以及下面的几个连长都已经等着了。

    “团长!”

    “老何。”

    “书崖。”

    “九龄。”

    一伙人见了面,少不了互相见礼。

    何书崖跟梅九龄、黄守信更是亲热。

    寒喧过后,徐锐问何光明:“老何,人都到齐了吗?”

    “这个……”何光明脸上便立刻流露出一丝尴尬之色。

    “怎么?还有人落在外面?”徐锐脸上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来。

    大战当前,来不得半点差错,如果真还有独立团的弟兄落在城外,徐锐既便是不担心他会投敌,这终究也是个不确定因素,万一,万一落在外面的弟兄见失去了联络,便擅作主张,独闯肥城,最后却落入到了小鬼子的手里……

    徐锐简直都不敢接着往下想,真要是这样,那麻烦可就大了。

    这世上确有不怕死的硬骨头,但谁也不敢保证独立团的弟兄就都是硬骨头,就一定能扛住鬼子的各种酷刑,誓死不泄露独立团的行动计划。

    “谁?”徐锐沉声道,“是谁落在城外,还没有进城?”

    何光明低头说道:“是高楚,他和大川他们几个扮成脚夫在朱庄等活时,让一个老乡给叫去干活去了,因为负责招兵的伪军排长着急回城,大川他们来不及通知高楚,所以就把高楚给落下了。”

    “竟是高楚?”徐锐的眉头顿时越发的蹙紧。

    如果落在城外的仅仅只是一个普通士兵,那还好一些,既便是这个士兵落入敌手,鬼子也无法从他嘴里知道太多情报,但是高楚却不一样,高楚可是参加过摸拟攻打肥城的作战会议的,对整个计划都了如指掌!

    一旦高楚落入敌手,并捱不住严刑拷打,那就完蛋了!

    何光明自责的说道:“团长,这都怪我,你处罚我吧。”

    其实,这完全怪不着何光明,因为在开拔之前,何光明是当着全营弟兄的面,千叮嘱万叮咛,一定不要麻痹大意,一定要提高警惕,何光明想到过可能会出问题,却没有想到高楚这个连长会出问题。

    “老何,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尽快设法补救。”徐锐道,“立刻按照应急预案,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找到并联络上高楚,然后将他安置在城外的堡垒户,这次作战行动他就不要再参加了,哼!”

    取消高楚参战的资格,对他来说也算是一个惩罚。

    何光明虽然很想替高楚再争取一下,但是看徐锐这冷酷表情,终究没敢多说,心说老高啊老高,你丫就自求多福吧,我让你精虫上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