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抢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396章 抢功



    肥城作为日军华中方面军北上徐州的前进基地,毫不夸张的说,发生在这里的任何举动都影响着抗战的进程,所以国共两党都往肥城派了大量的谍报人员,国民党的复兴社也往肥城派出了最精锐的谍报小组。

    所以,肥城的战斗才刚刚打响,便立刻惊动了复兴社的谍报人员。

    复兴社的谍报人员也确实厉害,不仅对鬼子的渗透极深,对伪军皖中警备师也有相当程度的渗透,之前独立团借助伪军皖中警备第一旅的招兵进城,虽然成功的瞒过了小鬼子的眼线,却没有瞒过复兴社间谍的眼线。

    复兴社肥城站站长老猫,仅凭收集的一些蛛丝马迹,就迅速做出了与事实相差无几的判断,然后迅速上报给三战区长官部。

    那天晚上,三战区长官部正好是万向云负责轮值。

    万向云收到电报之后不敢怠慢,赶紧来找古树同。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快两点钟了,古树同早就已经睡下,还是副官把他叫醒,古树同睡眼惺忪的从里间走出来,一边穿着衬衣一边皱眉问:“老万,什么事情?这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万向云小声说道:“总座,复兴社肥城站急电!”

    “复兴社肥城站?!”古树同闻言顿时心头一凛。

    早在昨天,复兴社肥城站的谍报人员就已经嗅到了异样的气息,并且第一时间将他们的发现上报给了三战区长官部,在电报中,复兴社肥城站站长老猫还附上了他的判断:大梅山独立团将在肥城发起一波大的攻势作战。

    古树同看到这份电报之后的第一反应,是把满口的茶水都喷了出来。

    古树同还对万向云说,这个老猫也是秘密战线上的老兵了,怎么行事如此轻浮?

    一句话,古树同根本就不相信大梅山独立团敢打肥城,开什么玩笑,肥城可是小鬼子重兵把守的前进基地,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才多少人,多少条枪?就凭这么一千多号人,也敢去打肥城?那不找死么?!

    可是,继昨天的电报之后,今天复兴社肥城站又接着发来了第二封电报,而且是凌晨一点多来电,可见事态十分紧急!

    难道,老猫说的都是真的?!

    当下古树同伸手说:“电报呢,拿来。”

    万向云赶紧把复兴社发来的电报递过来。

    古树同看完电报之后,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十分之精彩。

    相比昨天的模糊语气,在今天的这分电报中,老猫的语气就十分之肯定了,言之凿凿的说,大梅山独立团已于一刻钟之前发起肥城战役,因为战斗打响还只有一刻钟,所以战况还不明朗,但是老猫却大胆的判断,大梅山独立团将肯定赢得这一次战斗的胜利!

    老猫之所以敢做出这样的判断,理由就是大梅山独立团是谋定而后动,而肥城的小鬼子却毫无防备,此外,大梅山独立团似乎还得到了伪军皖中警备师所属1团、3团的助力,具体什么情况,却不太明了。原来穿越这么好玩

    好半天,古树同才放下了电报,问万向云说:“老万,你怎么看?”

    万向云说:“总座,这个老猫可是戴局长的铁杆心腹,更是我党情报战线上极富盛名的悍将,他既然敢这么说,就肯定有他的底气存在。”

    万向云就是个滑头,只是点明了老猫的背景,自己却没有表露出任何倾向性,这样万一事实与老猫的判断不符,最后也追究不到他头上。

    但古树同也是一个人精,却不会这样轻松放过万向云。

    古树同说:“你别给我打马虎眼,我问的是你的看法。”

    万向云见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说:“总座,卑职以为老猫的判断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按徐锐的性格,打肥城这样的事他绝对干得出来!”

    “我问的不是这个,徐锐这厮素来胆大包天,只要他有那个实力,别说打肥城了,就是南京他都敢打!”古树同摇了摇头,又紧接着问道,“我想要问你的是,老猫的判断究竟有几分可信,大梅山独立团能不能打赢?”

    万向云说:“这个嘛,其实不只是肥城,整个日占区的小鬼子警惕性都不怎么高,至少现阶段他们的警惕性很差,所以徐锐没准真有机会。”

    “我也是这么想的,南京失守之后,小鬼子就开始骄狂到没边了,也该给他们一点苦头吃了。”古树同深以为然,又接着说道,“当初徐锐在大通社的简讯上公然向日军发出威胁,统帅部和战区有许多同仁都嗤之以鼻,以为徐锐不过是徒逞口舌之利,我却不这么看,不过我也没有想到,徐锐的报复动作竟然会来得如此之快,且来得如此之狠,他竟然敢打肥城?!”

    万向云听了不由得猛翻白眼。

    拜托,当初您老也是嗤之以鼻的一员好不好?

    不过,万向云表面上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流露出心中所想的。

    古树同走到大板椅上坐下来,摸着下巴说道:“我的天哪,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真要是拿下了肥城,这简直就是一颗重磅炸弹,不仅会把日军炸个粉身碎骨,恐怕也会令我们整个战区脸面无光,这该如何是好?”

    万向云眼珠一转,小声说道:“总座,卑职倒是有个主意,不仅可以让我三战区免于被动,更可以让总座您在委座和国人面前大大风光一回。”

    古树同心头一动,却摇手说:“风光什么的就算了,只要能不被委座斥责,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万向云说道:“总座,老猫不是在电报里说,肥城之战还有伪军参与其中,罗丰的伪军皖中警备第二旅也很可能参与其中了么?这罗丰可是原88师一个营长,他的皖中警备第二旅的官兵,也大多是从南京突围的残兵,所以……”

    罗丰这个名字古树同是知道的,而且还上了复兴社锄奸队的必杀名单。

    万向云接着说道:“总座完全可以跟上面说,我们三战区其实早就已经跟罗丰的伪军皖中警备旅暗中取得联络,并准备起事,这次肥城战役,其实是我们三战区发动,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不过恰逢其会,总座您说呢?”度鬼师

    古树同听了不由得怦然心动,要是真是这样,那光复肥城的这泼天大功可不就落到他古树同头上了?我的天哪,这可是座省城,这可是一座省城哪!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国民军何曾光复过一座省城?

    就凭这功劳,得一枚青天白日勋章都是应该!

    不过想了想,古树同又不无担心的说:“可是,徐锐和罗丰未必肯配合哪?”

    万向云说道:“罗丰好办,他原本不过是88师的一个小营长,到时候总座直接给他一个旅长当就行了,由营长直升旅长,他还有什么好不满的?徐锐是难办,不过也并非没办法,只是总座可能需要出一点血了。”

    古树同说道:“说说你的想法,我考虑一下。”

    万向云说道:“卑职对徐锐的性格也做过一些研究,发现此人虽然生性骠悍,却最讲究实际,诸如嘉奖令、通电嘉奖之类的恐怕是很难堵他的嘴,所以总座得给他实际好处,那么什么东西最实际呢?当然是军队。”

    “军队?”古树同满头雾水道,“你什么意思?”

    万向云阴阴一笑,说:“总座,昨天皖南独立团不是闹内讧了么?要不是徐锐派出他的骑兵营驰援,王义这王八羔子就带着皖南独立团投小鬼子了,眼下杨八难虽然已经控制住局面,却欠了徐锐一个天大的人情。”

    古树同悚然说道:“老万,你的意思是说……让皖南独立团接受徐锐指挥?”

    “总座,您为什么不想得长远一些呢?”万向云阴阴说道,“为什么不直接将皖南独立团缩编为营,然后编入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这样表面上看,咱们是吃亏了,其实却是在徐锐的部队里打入了一枚钉子!”

    古树同反应过来了,连声赞道:“妙妙妙,绝妙哪!老万,真有你的,你的脑瓜子就是好使,我喜欢你的就是这一点!”

    万向云谄媚的笑道:“还不是总座栽培的。”

    古树同轻嗯了一声,又道:“不过,委座和统帅部那里又该怎么解说?发动这么大的攻势作战却没有向委座以及统帅部报备,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吧?”

    国民军的各个战区名义上享有战役发动权,但其实却必须得向统帅部、尤其是蒋委员长报备,尤其是与**联合作战,必须征得蒋委员长的许可,否则,就难免遭到蒋委员长的猜忌,蒋委员长对兵权一贯视作禁脔。

    万向云说道:“就说因为情报泄露,提前发动,所以未及报备。”

    “行,就这么办。”古树同击节说,“现在就看徐锐能不能拿下肥城了。”

    说完,古树同就哑然失笑,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还会如此急切的盼望着徐锐能够拿下肥城!

    万向云说道:“那卑职这就去给杨八难发电报,这次还是由他充当特使去跟徐锐交涉,同时宣布长官部关于罗丰的晋升令。”

    “嗯。”古树同欣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