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斩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398章 斩首



    “预备队?”徐锐嘿然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留什么预备队?”

    冷铁锋说:“万一驻守车站、机场以及野战医院的鬼子前来增援怎么办?”

    根据情报,肥城驻屯旅团下辖五个步兵大队,除了一个步兵大队在城内,其余四个大队分别驻扎在城外四个大型据点,这四个大型据点距离肥城最近也有十几里路,等他们接到命令再赶回肥城,至少也需要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

    但是,肥城的鬼子驻军可不止肥城驻屯旅团。

    除了肥城驻屯旅团,还有机场、车站以及野战医院的鬼子驻军。

    车站、机场却与肥城近在咫尺,日军第9、第13师团的野战医院更是在城内,这三个地方的鬼子可不在少数,要是增援,最多半小时就能够赶到司令部,要是行动迅速,甚至二十分钟内就有可能赶到。

    徐锐说道:“老兵,你觉得车站、机场、兵站以及野战医院的小鬼子赶到这里,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呢?”

    冷铁锋说:“兵站、野战医院就在城内,最快二十分钟就能够赶到,车站和机场虽然在城外,但是距离也不远,最多四十分钟之内也一定能够赶到,这几个地方的鬼子驻军加起来足有一个联队,而且还是鬼子中的野战部队,战斗力可是要比肥城驻屯旅团强多了。”

    停顿了下,冷铁锋又说:“或许你会说安达僚太无权调动这几个地方的鬼子驻军,但是若是情况紧急,安达僚太肯定会向华中方面军司令部求援,所以,老徐,我们不能不做好最坏的打算,我觉得还是留一支预备队的好。”

    徐锐说道:“老兵你刚才也说了,这几个地方的驻军都是鬼子的野战部队,战斗力可是比肥城驻屯旅团强多了,那么你觉得,留多少预备队好呢?一个营还是一个团?你觉得有可能挡住小鬼子的援军吗?”

    冷铁锋说:“就算挡不住,也至少能拖住一段时间吧?”

    “时间足够。”徐锐说道,“你刚才也说了,这几个地方的鬼子援军最快也要二十分钟之后才能够赶到,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二十分钟之内我们还拿不下安达僚太的司令部,又将意味着什么?”

    冷铁锋说:“如果二十分钟之内还是拿不下安达僚太的司令部,这老鬼子就可以调集肥城的鬼子布下天罗地网,这个老鬼子就可以指挥肥城驻屯旅团的各步兵大队,以及车站、机场、兵站以及野战医院的鬼子,轮番向我进攻,我们将会在劫难逃。”

    “所以,还留什么预备队?”徐锐嘿然说,“二十分钟之内拿下安达僚太的司令部,就能彻底摧毁小鬼子的有效指挥,我们就能赢个大满贯,要是二十分钟之内拿不下来,我们就输个底儿掉,就连吃饭的家伙什都得交待在这里,事情就这么简单。”

    冷铁锋说:“这样的话,我们狼牙小队也要求参战。”

    狼牙小队的特长是渗透,特种作战,在正面战场上,作用其实不是那么明显,充其量也就几个枪法更好些、战场生存能力更强些的老兵而已,不过话又说回来,在攻坚作战中,狼牙这把尖刀还是比较好使的。

    徐锐点点头,沉声说道:“我跟你们一起行动,狼牙不能再有损失了。”婚然心动,总裁的独家盛爱

    冷铁锋闻言,便不由得羞愧的耷拉下了脑袋,窜天猴的牺牲,他是有责任的,因为他完全没想到鬼子的隐蔽火力点居然也是流动的,要是换成是徐锐现场指挥,就一定会事先想到这点,那么窜天猴也就不会牺牲了。

    所以,冷铁锋有心想说老徐你就不必去了,但终究没有底气说出口。

    徐锐让小桃红打亮手电筒,然后刷的摊开地图,冷铁锋知道徐锐这是要部署行动方案了,便立刻摒弃了杂念,把脑袋凑到地图前。

    徐锐指着地图说道:“眼下独立团、伪军第1团、第3团从四个方向同时向安达僚太的司令部发起进攻,鬼子的注意力肯定会被吸引到司令部的外围防线,如此一来,其内部的防御就会变得十分之空虚。”

    冷铁锋下意识点头,根据情报,安达僚太的司令部就驻扎了一个步兵大队,昨天还被调走了一个中队,也就是说实际的战斗部队只剩一个中队,除此之外,既便还有诸如工兵、炮兵等辅助兵种,总兵力恐怕也不会超过五百人。

    五百人的兵力,却要面对独立团、伪军来自四个方向的猛烈进攻,兵力调度上的确是有些捉襟见肘了。

    徐锐接着说道:“所以,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能够想办法渗透进去,就可以轻而易举的从内部对安达僚太的司令部实施斩首战。”

    冷铁锋点头说:“问题是,怎么渗透进去?”

    “我早就已经想好了。”徐锐拍了拍地图,说,“从排水管道进去。”

    安达僚太的司令部之前是国民政府的安徽省政府大院,所以修建有完整的排水系统,不过这个排水系统却是雨水还有生活污水共用的,正是因为雨水、生活污水共用,所以管道才比较粗,足以容纳人进入。

    “排水管道?”小桃红的小嘴立刻张成了O形,赛红拂更是很干脆的说,“我才不要进排水管道,脏死了。”

    小桃红也是连连点头,对赛红拂的意见深表赞同。

    “不进也得进,这是命令!”徐锐却根本不由分说,霸道的说道,“别忘了你们俩也是狼牙一员,服从命令。”

    “法西斯。”赛红拂立刻撅起了小嘴。

    小桃红也小声对赛红拂说:“姑爷好霸道。”

    徐锐却再没有理会赛红拂和小桃红,对冷铁锋说道:“准备行动。”

    冷铁锋便立刻直起身来,朗声喝道:“狼牙小队,全都有,检查装备。”

    狼牙小队的七名队员便纷纷开始检查身上装备,发现有故障的,便立刻自行清除或者在战友的帮助下清除,不片刻,包括赛红拂、小桃红在内,所有队员都已经准备停当,只等冷铁锋下达作战命令。

    冷铁锋回头看向徐锐,徐锐重重点头。

    下一刻,冷铁锋便立刻走到附近的一个阴井口,掀起阴井盖,然后竖起右手成手刀往黑漆漆的阴井下一压,喝道:“进!”傲世苍皇

    霸天虎第一个走上来,纵身跳了进去。

    然后是钻山豹、大兵、东北虎、大蟒蛇。

    轮到赛红拂时,不免有些犹豫,徐锐便飞起一脚踹在赛红拂圆滚滚的****上,将她一脚踹下了阴井,赛红拂一头摔进阴井,一边赶紧伸手抓住阴井壁往下爬,一边气急败坏的冲着井口怒吼说:“禽兽,老娘跟你没完。”

    徐锐微微一笑,把目光转向小桃红。

    小桃红打个哆嗦,说:“我自己来。”

    说完了,小桃红便赶紧钻进了阴井。

    冷铁锋向徐锐竖了竖大拇指,也一头钻了进去。

    徐锐最后一个进入,才又把阴井盖从里面盖上。

    阴井盖才刚一合上,整个阴井便立刻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比这无边无际的黑暗更让人难熬的,却是那熏人的恶臭。

    (分割线)

    距离肥城大约二十里外,新四军四支队的两个主力团五千余人,正在气喘吁吁的向着肥城方向急进。

    徐锐决定提前发动进攻,可是打了四支队一个措手不及。

    本来按照原定计划,肥城战役应该是在两天之后才打响,可现在突然提前了,四支队就难免准备不足,别的都好说,就是第9团还没有来得及赶到集结地,只有第7、第8团刚刚赶到集结地域。

    但是军情如火,既然独立团那边已经打响,四支队也就不能够再等了。

    高汉亭当机立断,率领第7、第8团连夜往肥城方向急进,同时命令第9团不必赶往预定的集结地点,直接赶往肥城即可。

    四支队政委萧华东一边往前跑,一边气喘吁吁的对高汉亭说:“司令员,徐团长那边到底什么情况,好端端的怎么就提前了?”

    “谁知道。”高汉亭没好气道,“兴许是出了什么纰漏了吧。”

    “徐团长怎么这么不小心?”萧华东忧心忡忡的道,“这一提前不要紧,可咱们准备不足啊,只来了7团、8团不说,装备也没有到齐,从桐城调来的两门75mm口径山炮还没来得及运到呢,这势必会严重影响到我军的攻坚能力。”

    高汉亭说:“这么大的作战行动,涉及到的战斗部队将近万人,其中还包括刚刚反正不久的伪军,出点纰漏很正常,只要战机还没有丧失就行了,政委哪,你也不要在那里埋怨这个埋怨那个了,离了那两门山炮,难道我们就不打仗了吗?”

    萧华东连忙说:“司令员,我也就是发发牢骚,并不是真就什么看法。”

    “那就好。”高汉亭嘿嘿一笑,又回头大吼道,“通讯员,传令下去,让弟兄们都加快速度,五分钟之内必须赶到小村据点,半个小时之内拿下肥西据点!我们得用实际行动告诉独立团的弟兄,咱们四支队可不是吃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