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出大事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399章 出大事了



    肥西据点。

    驻守肥西据点的步兵第5大队的坂本大队长,此刻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半个小时之前,据点突然停电,当时坂本正好还没有睡下,于是第一时间就给司令部打电话,询问究竟怎么回事?

    但是让坂本意外的是,司令部的电话居然打不通!

    五分钟后,据点的备用发电机组开始供电,坂本便赶紧让通讯队通过电台跟司令部取得联络,然而让他感到吃惊的是,司令部的电台始终没有回应。

    接着,城内便响起激烈的枪声,到了这个时候,坂本就是个白痴也能猜到,城内一定是发生了重大变故,否则绝对不会又是停电,又是打枪,而且司令部的电台也始终联络不上,但是城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没人知道!

    坂本并没有就此干等着,而是紧急派出工兵检修电话线路,同时派出通讯兵进城去司令部询问究竟,然而,无论是派出去检修电话线路的工兵,还是派去司令部询问情况的通讯兵,竟然全部有去无回。

    时间在令人煎熬的等待中一点点的流逝,坂本心中的不安也变得越来越强烈。

    两个声音开始在坂本的脑子里不停交锋,一个声音说,城内发生了重大变故,必须立刻率部回援!可另一个声音马上说不行,这是中国人的圈套,这是中国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你前脚才刚刚离开据点,中国人后脚就来打据点了!

    回援还是不回援?坂本都快要被这两个声音给逼疯了。

    二十分钟很快过去,城内的枪声非但不见消停下来,却反而有越演越烈之势,而且原本集中于一个方向的枪声逐渐有了扩散之势,坂本终于坐不住了,他决定留下一个步兵中队守卫据点,然后亲率两个步兵中队回援肥城。

    可就在坂本下定决心,准备回援时,大队副河原却急匆匆走了进来。

    坂本顿时精神一振,急问道:“河原桑,通讯队是不是已经联络上司令部了?”

    “没有,通讯队仍未联络上司令部。”河原摇了摇头,神情凝重的说道,“是小村据点刚刚打来电话,说他们那里遭到了新四军的进攻。”

    “纳尼,小村据点?”坂本闻言顿时脸色一变。

    难道说,这真是中国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当下坂本急匆匆走进通讯室,一把就抄起了电话,电话是通的,一个略显慌乱的声音立刻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麻西麻西,肥西据点吗?麻西麻西,请回话。”

    “我是坂本,你是小村据点?你那边怎么样了?”

    “报告大队长,我们据点遭到新四军主力的攻击,新四军兵力很多,至少有一个营,不,至少有一个团的兵力,我们快要顶不住了,请求紧急增援,大队长,我们请求紧急增援,紧急增援,紧急增援……”

    说到这,电话那头便突然沉寂下来。

    “喂喂?”坂本连续喂了好几声,那边却再没有回应。

    坂本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下来,电话突然中断,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电话线被中国人切断了,另一种就是小村据点遭到了摧毁,无论是哪种可能,对于日军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这下,坂本立刻又陷入到了为难之中。

    副大队长河原走过来,低声问道:“大队长,现在该怎么办?”花心豪少:宝贝,你往哪里逃

    坂本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沉声问:“河原桑,立刻给方面军司令发电报,请求紧急战术指导!”

    “给方面军司令发电报?”河原闻言顿时脸色一变,沉声说,“大队长,这不符合战时条令吧?”

    日军有着严格的战时条令,如非必要,各级作战单位严禁越级上报,比如坂本大队直接隶属于肥城驻屯旅团,如有事情,就必须向肥城驻屯旅团的司令官安达僚太请示汇报,而不能越过安达僚太,直接请示华中方面军司令部。

    这也是必要的,要不然,每个步兵大队都越级向方面军司令部汇报,那还要驻屯旅团司令部这个机构干什么?而且,如果每个步兵大队都要方面军司令部指挥,那方面军司令部的作战参谋、通讯人员非得累死不可。

    当然了,如果战情紧急,也还是允许越级上报的。

    当下板本火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哪还顾得了这些?快去,立刻将我们掌握的情况如实上报给方面军司令部,请求紧急战术指导。”

    坂本自己反正是迷糊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这是中国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呢,还是中国人的四面合围、中心开花之计,所以现在最恰当的做法,就是将这里的情况如实上报给方面军司令部,请方面军司令部的那些个高级将领来做决断,到时候,他只需要执行命令就可以了。

    看到河原仍然愣在那里,坂本立刻就怒了,火道:“河原桑,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快去哪!”

    “哈依!”河原如梦方醒,转身一溜烟走了。

    (分割线)

    坂本大队的电报很快就传到了南京的华中方面军司令部。

    只不过,一起发过来的还有肥城驻屯旅团另外几个步兵大队、车站、机场以及野战医院的请示电报。

    杉杉元是从睡梦中被摇醒的,用力搬开压在身上的两条粉腿,杉杉元睡眼惺忪的从榻榻米上坐起来,睁眼一看,就看到了冢田攻那张阴沉的脸。

    “冢田桑?”杉杉元皱眉说,“这大半夜的挠人清梦,有什么要事吗?”

    冢田攻掠了眼榻榻米上玉体横呈的两个军妓,沉声说:“司令官阁下,还是请您赶紧的着装,然后外边说话吧。”

    看到冢田攻如此说话,杉杉元顿时心头一跳,又出事了?!

    当下杉杉元从榻榻米上下来,手忙脚乱的开始穿衣,侍伺了他一晚上的两个军妓想过来帮忙,却被杉杉元一把推开了,不片刻,杉杉元就穿戴整齐,然后戴上军帽来到了外间,冢田攻却已经等在那里。

    “司令官阁下,出大事了!”冢田攻沉声说。

    “出大事了?”杉杉元心头猛一跳,急问道,“什么大事?!”

    冢田攻摇摇头,沉声说道:“司令官阁下可还记得,一周前大梅山独立团刚刚粉碎川口支队扫荡时,徐锐曾经在大通社的简讯说过什么吗?”

    “怎么不记得?”杉杉元说,“徐锐借助大通社的简讯,向皇军发出威胁,扬言要报复皇军,吓,你是说……”

    “没错,徐锐真的报复来了!”冢田攻重重点头,说道。随身灵泉:弃妃要翻身

    “可恶,徐锐他还真敢?!”杉杉元咬着牙问道,“大梅山独立团袭击了肥芜公路沿线哪个据点?”

    “哪个据点?”冢田攻神情古怪。

    “难道不止一个据点?”杉杉元沉声道,“几个?”

    冢田攻继续摇头,杉杉元便立刻叫道:“难道他们袭击了浦口?”

    “不是浦口!”冢田攻叹息一声,说道,“眼下津浦铁路仍未复车,浦口的战略地位并不重要,徐锐既然要报复皇军,又岂会去袭击浦口?他这次袭击的却是远比浦口更重要的军事重镇,他袭击的却是肥城啊!”

    “纳尼?肥城?!”杉杉元的嘴巴瞬时张大,足可以塞进一枚鹅蛋。

    足足过了半晌,杉杉元才终于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连连摇头说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冢田桑,肥城有皇军重兵把守,兵站部队、机场守备队再加上肥城驻屯旅团,还有皇协军的一个师,总兵力足足有两万人,大梅山独立团才多少人,又才几条枪,他们怎么可能敢打肥城?!”

    冢田攻说:“司令官阁下,这不是可能不可能的问题,更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大梅山独立团已经向肥城下手了!”

    说完了,冢田攻便将手里的几封电报递给杉杉元。

    一边将电报递给杉杉元,冢田攻一边说道:“这是肥城驻屯旅团所属步兵第5大队大队长坂本,步兵第3大队大队长樱井,步兵第2大队大队长河野以及机场守备大队大队长青木发来的急电,司令官阁下,这么多大队级战斗单位越过肥城驻屯旅团司令部向方面军司令部发来紧急电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杉杉元闻言凛然,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肥城驻屯旅团的指挥系统已经彻底瘫痪,这些大队级战斗单位因为迟迟接不到肥城驻屯旅团司令部的命令,所以才会越级上报。

    肥城驻屯旅团的指挥系统已经瘫痪?

    一想到这里,杉杉元的冷汗就滋滋的往外冒。

    这个实在是太可怕了,再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

    肥城驻屯旅团的指挥系统遭到瘫痪,这岂不是意味着肥城驻屯旅团的司令部已经遭到大梅山独立团摧毁?

    这也就罢了,如果仅仅只是肥城驻屯旅团的司令部遭到摧毁,问题也并不严重,既便安达僚太被击毙或者俘虏,局面也不至于糟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安达僚太虽是少将,但是被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所击毙的少将已经不少了,也不差他一个。

    但是,如果,不仅仅只是肥城驻屯旅团的司令部遭到摧毁,如果整个肥城驻屯旅团都遭到了全歼,如果肥城都失守了,那后果就严重了!

    肥城,不仅仅只是皖中军事重镇而已,更是北上集群的前进基地,北上徐州的第9、第13师团五万多大军,可都仰仗肥城的军需物资的供给,还有从前线转运下来的伤员,也要在肥城的野战医院接受治疗。

    如果肥城最终失守,就意味着北上集群立刻成了无根之木了!

    如果国民军的第五战区发现了这一点,并果断调集重兵完成对第9、第13师团的合围,那么台儿庄的一幕就极可能重演,那么发生在第5、第10师团身上的悲剧就极可能在第9、第13师团身上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