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招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00章 招降?



    想到肥城失守之后的可能出现的局面,杉杉元不由得双腿打颤。

    “肥城不能失守,肥城绝对不能失守!”杉杉元恶狠狠的盯着冢田攻,歇斯底里的怒吼道,“立刻命令肥城驻屯旅团所属步兵第2、第3、第4以及第5大队火速回援,让机场、车站、兵站及野战医院的守备部队也全部出动,不惜一切代价粉碎大梅山独立团,总之无论如何也要守住肥城,守住肥城,守住肥城!”

    情急之下,杉杉元几乎是对着冢田攻的脸在大吼,大量的唾沫星子便不可遏止的喷溅到了冢田攻脸上,冢田攻强忍着恶心才没有伸手去擦溅到脸上的唾沫星子,还是尽可能给杉杉元留点面子吧。

    等杉杉元稍稍冷静下来,冢田攻才说道:“司令官阁下,卑职已经命肥城驻屯旅团所属步兵第2、第3、第4、第5大队回援肥城,同时命令驻车站、机场、兵站以及野战医院的守备部队分出部分兵力,配合肥城驻屯旅团扫荡大梅山独立团,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我们远在南京,根本不知道肥城的具体情况,所以,遥控指挥是会耽误大事的。”

    “哦,对对对。”杉杉元恍然,“这样吧,立刻指定一个人临时充当肥城方面的司令官,负责指挥这次战斗!我看,就是板本清吧。”

    “好,那就由坂本清临时充当肥城方面的司令官。”冢田攻又说,“除此之外,还有句话卑职想要奉劝司令官阁下。”

    杉杉元沉声说:“什么话?”

    冢田攻说:“尽最大努力,做最坏打算。”

    说完了,冢田攻转身就走,却把失魂落魄的杉杉元留在了办公室。

    “尽最大努力,做最坏打算?”杉杉元喃喃重复着冢田攻的话语,脸上的神情逐渐由红转白,再由白转青,最终连眼神也开始变得绝望,冢田攻虽没有明说,但是他的言外之意却已经表达得非常清楚了。

    什么叫做最坏打算?

    冢田攻分明是在说,肥城恐怕是守不住了!

    冢田攻也是在变相的提醒杉杉元,他可以为肥城失守之后的局面提前进行准备了,准备什么?当然是准备退路!让他提前动用杉杉家族大本营、在日本皇室的关系进行攻关,尽可能消除肥城失守带来的恶劣影响。

    说白了,杉杉元的政治前途正面临极大的危机。

    “八嘎。”杉杉元低骂一声,颓然坐回到大板椅上。

    就在一周之前,当徐锐在大通社简讯上发出威胁,扬言要报复日军时,杉杉元还在那里嘲笑徐锐不自量力,扬言坐等徐锐被残酷的事实打脸,可是仅仅过了一周,杉杉元却猛然发现,被残酷的事实打脸的并不是徐锐,面是他杉杉元!

    如果世上有后悔药可买,如果世事可以重来一次,杉杉元一定不会嘲笑徐锐,更加不会小看徐锐,他一定会以最空前的高度重视徐锐的威胁,他一定会尽最大可能做好准备,迎接徐锐即将到来的报复。

    可惜的是,这世上终究没有后悔药可买。

    可惜的是,世事终究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极道萝莉

    完全可以想得到,假如肥城真的宣告失守,既便北上集群的第9、第13师团最终免于遭到国民军合围,既便第9、第13师团最终免于重蹈第5、第10师团的覆辙,由大本营制定的徐州会战的战略意图,却是肯定要落空了。

    届时,由于后路被新四军抄截,后勤补给供不上,北上集群的第9、第13师团将被迫蜷身自保,如此,针对徐州战场一百多个国民军主力师的包围圈也就不攻自破了,这一百多个国民军主力师也就可以从容撤退了。

    也就是说,帝国和大本营动用无数人力、物力发动的徐州会战,将徒劳无功!

    这样一来,大本营还有皇室的雷霆怒火肯定就会全部倾泄到他杉杉元的头上,那时,继续担任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是想都不要想了,能不能留在现役都未可知,最大可能,还是跟他的前任松井石根一样被迫退出现役,从此回到福冈与他的小狗相伴。

    然而,一想到如此寂廖的人生,杉杉元内心便生出强烈的不甘。

    不,他的梦想是晋升陆军元帅,并以陆军元帅的身份进入政坛,成为帝国历史上第一个元帅首相,在没有实现这个目标前,他是绝不会认输的。

    所以,肥城绝不能失守!他的前途绝不会就此终止!

    杉杉元闭上眼神,开始在内心祈求满天神佛。

    (分割线)

    肥城之战已经陷入到了混战之中。

    大梅山独立团由于是仓促间发动,所以一切都显得乱糟糟的。

    不过跟大梅山独立团相比,肥城驻屯旅团更是乱成了一锅粥。

    经过二十分钟的紧急抢修,工兵大队的技术员终于修好了肥城驻屯旅团司令部的发电机组,工兵大队大队长黑井一边命令工兵立刻开启发电机组,给整个司令部供电,一边匆匆跑来向安达僚太邀功。

    “司令官阁下,修好了,发电机修好了,发电机已经修好了!”黑井兴冲冲的跑进了安达僚太的办公室,这个时候,整个司令部的电力供应已经恢复,照明系统也已经恢复,所以他一眼就看清楚了安达僚太办公室里的情形。

    不过看清楚之后,黑井却立刻愣在那里,但见安达僚太神情颓丧的坐在大班椅上,肥城驻屯旅团的参谋长川畸哲也还有司令部的几个作战参谋却倒在地上,从他们的身躯下,还有殷红的血迹慢慢的流淌出来。

    除此之外,在安达僚太的身边却居然站着两个皇协军的军官。

    看到黑井进来,那两个皇协军军官便齐刷刷的扭头,向黑田投来异样的目光。

    那种目光,给黑井的感觉就像,就像是两只老猫看着一只可怜的小老鼠,对,没错,就是猫戏老鼠的目光。

    “司令官阁下,发电机已经修好了。”在惯性的作用下,黑井向着安达僚太报告说,“电力供应已经恢复了。”

    “知道,我也已经看见了。”安达僚太叹息说,“不过,已经太晚了。”[七宗罪]论愤怒被镇压的一百种方式

    “已经太晚了?”黑井的目光再次转向安达僚太身边的那两个伪军军官,然后右手本能的伸向了腰间的枪套,可不等他拔出王八盒子,脑后便已经重重挨了一巴掌,黑井便立刻呜咽了一声,毙命当场。

    这两个伪军军官不是别人,就是徐锐还有冷铁锋。

    从背后给黑井重重一击的却是霸天虎,霸天虎的这记铁砂掌直接就把黑井的颅骨拍得粉碎,脑浆都流了出来。

    “安达僚太,考虑得怎么样了?”徐锐的目光重新落在安达僚太的身上。

    安达僚太从黑井仍在抽搐的尸体上收回目光,然后神情复杂的看着徐锐。

    足足好半天之后,安达僚太才说道:“徐桑,大日本帝国或许曾经出现过投降的普通士兵,可你什么时候见过投降的高级将领?”

    此时此刻,安达僚太的心情确实是无比复杂。

    就在刚才,他还在幻想绝地反击,重新赢回主动。

    可是转眼之间,大梅山独立团却是神兵天降,一支精锐的小部队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司令部之内,安达僚太甚至不知道对方的这支小部队是怎么突破日军防线渗透进来的,他甚至都来不及自杀,就成为了中国人的俘虏。

    不过,既便成了俘虏,他也绝不会屈膝投降。

    帝国的将军可以被俘,但是绝不会向敌人投降。

    “重藤千秋不就是?”徐锐说,“你投降了,正好可以给他做个伴,现在战俘营里就他一个将军,实在寂寞得很。”

    “重藤千秋?”安达僚太说,“如果他真的已经向贵军投降,那么他现在恐怕也不会呆在战俘营里了吧?”

    徐锐又说道:“我就这么说吧,你们小日本投降是早晚的事,不仅是你,就连你们的天皇陛下到时候也得宣布投降,所以,对于你来说,其实也就是早几年投降而已,本质上其实并无什么太大区别。”

    安达僚太说道:“徐桑,你就那么肯定,中国将赢得这场战争?”

    徐锐微笑说道:“难道你还真以为小小的日本就可以吞下中国?”

    安达僚太说道:“徐桑,请恕我直言,大日本帝国国土面积虽然小,资源虽然匮乏,但是帝国的工业制造能力却是十倍、甚至百倍于你们中国,单就国力而言,应该是大日本,小小中国才是,你们中国历史上曾经辉煌过,但是现在却严重落后了。”

    徐部说:“但是你不要忘了,中国拥有四万万五千万人,更拥有超过一千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国土,你就没有想过,日本要想占领偌大一个国家,要想奴役那么多的中国人民,那天大的代价,你们日本付得出起么?”

    安达僚太说:“然而,你们中国并非没有被征服过,历史上,蒙元、满清相比中原汉族政权,无论人口、国力还是军队的数量,都比今天帝国相比中国更加的悬殊,可蒙元、满清最终都征服了你们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