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口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01章 口技



    徐锐说:“蒙元、满清的确曾经征服过中原,也曾经奴役过汉民族,但是现在的情形却跟宋明时期不一样了。”

    安达僚太说道:“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同。”

    徐锐说:“蒙元、满清时,中国人其实只有愚昧的宗族意识,并没有民族群体意识,更没有国家观念,所以蒙元、满清能够得逞,能够以少数人实现对中原的统治,但现在中国人却有了强烈的民族群体意识,更有了强烈的国家认同感,你认为这样的历史还会重演吗?”

    “或许会。”安达僚太说,“在这场圣战还没有分出胜负之前,谁又能够预言结果呢?”

    “或许会?”徐锐说,“看来你的内心其实并没有必胜的信念。”

    安达僚太沉默以对,刚才一不小心却把他内心的忧虑宣诸于外了。

    是的没错,安达僚太对于这场所谓的“大东亚圣战”其实并无太大信心,因为他觉得日本过于急躁了,在没有彻底消化满洲之前,就急不可待的发动全面侵华战争,这无疑是舍本逐末之举,可惜他人微言轻,没人听他的。

    “安达桑,我最后问你一遍。”徐锐冷冷的盯着安达僚太,嘴角却绽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戏谑,又问道,“投降还是不投降?”

    随着徐锐下了最后通谍,霸天虎也大步走到安达僚太面前,刻意的向老鬼子亮出他那对蒲扇般的大手,安达僚太掠了一眼,只见霸天虎掌心的老茧足有半寸厚,完全可以想象,这一掌要拍下来,要是拍在他脑门上,结果只怕比黑井更加悲惨。

    安达僚太的双腿便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日本的军官和士兵虽然普遍受到军国主义思想洗脑,但是并不是每个日本军官或者士兵都是不怕死的,怕死的其实同样大有人在。

    凭心而论,安达僚太是很惧怕死亡的。

    如果有得选择的话,安达僚太真的想投降算了。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却比死还要可怕!

    如果他真的投降了,他自己虽然可以保住性命,但是他的家人、他的整个家族都将遭受最残酷的迫害,尤其是他最疼爱的两个女儿,将肯定会被送来中国战场当慰安妇,这样的结果却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

    所以,为了亲人,为了家族,他宁可死。

    当下安达僚太长叹一声,说:“动手吧。”

    说完,安达僚太就闭上眼睛,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然而,最后一刻却没有到来,他只听到了嗤的一声轻笑。

    急睁开眼睛看时,却看到徐锐已经拿起了他办公桌上的电话。

    看到安达僚太睁眼,徐锐笑说:“安达桑,我必须得谢谢你,谢谢你跟我聊了这么多,你知道吗,你真的帮了我们大忙了,如若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化解当前的困局,更不知道如何挫败即将赶到的各路日军。”

    徐锐说的是实话,由于是仓促发动,准备明显不足,虽然在第一阶段的行动之中,成功的拿下了肥城军火库,但是在后续的行动之中,却明显与之前模拟的兵棋推演偏离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局面正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严峻。[综]盟主自称爱的战士

    第一个变数来自于伪军,如果准备足够充分,在起事之前,南霸天、罗丰有时间召集所有排以上军官开个会议的话,伪军第1团、第3团的军心为会稳固得多,那么在罗丰、南霸天宣布起事之后,就不会出现大规模溃逃。

    然而事实是,由于罗丰、南霸天未及准备,伪军第1团、第3团都出现了溃逃,罗丰的第3团跑了一个营,南霸天的第1团更是散掉了足足2个营,这样一来,直接导致伪军皖中警备师最后参加的兵力只剩3个营的兵力。

    第二个变数来自于鬼子的指挥通讯系统。

    由于事先未能耗尽鬼子各部的油料储备,当发电厂中断电力供应后,鬼子各部便立即启动发电机组,借助发电机组提供的应急电力,鬼子各部迅速恢复了通讯,不幸中的万幸,安达僚太的司令部却由于发电机组出现了故障,未能恢复通讯。

    但既便安达僚太的司令部未能恢复通讯,也并不妨碍其余的鬼子各部越过安达僚太,直接向南京的华中方面军请示,所以,华中方面军只需要随便指定一个替代人选,肥城鬼子就能重新组织起来,并迅速转入反攻。

    徐锐用脚指头都能猜到,眼下驻肥城的鬼子各部肯定正在全力增援司令部。

    最多半小时,大梅山独立团以及反正的伪军就将遭受各路日军的疯狂围攻!

    第三个变数来自于高汉亭的四支队,由于时间仓促,高汉亭的四支队恐怕很难及时进入到指定战场,这也就意味着,大梅山独立团独力面对肥城鬼子的时间将会极大延长,这个时间极可能由之前估计的一两个小时延长为半天甚至一天!

    所以说,大梅山独立团所面临的形势远比预想中更严峻!

    徐锐如果不能够设法扭转局面,大梅山独立团和反正的伪军各部要想支撑到新四军四支队赶到肥城,可能性却是微乎其微。

    庆幸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徐锐终究还是有了应对之策。

    “安达桑。”徐锐笑着对安达僚太说道,“你真帮了我们大忙。”

    “我帮了你们的大忙?”安达僚太愣愣的看着徐锐,茫然说,“徐桑,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太明白?”

    “很快你就会明白了。”徐锐微微一笑,然后用力摇动电话手柄。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线路那端立刻响起了女接线员悦耳的声音:“司令官阁下,请问您想要接哪里?”

    直到现在为止,狼牙小队也只是控制了安达僚太的办公室,除此之外,其余的各个科室都不知道安达僚太已经出事,而事实上,各个科室也就剩下几个女报务员、女接线员了,男人都已经上战场了。

    徐锐扭头看了眼安达僚太,沉声说:“给我接机场。”

    听到徐锐说出“给我接机场”这句话,安达僚太的瞳孔顷刻急剧收缩。

村里有个姑娘

    给我接机场,这句话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徐锐说这句话的时候,分明是摸仿的他的声音,而且模仿的十分相像!

    如不是安达僚太亲耳所闻,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口技?!”安达僚太失声大叫道,“你竟然会口技?!”

    徐锐用手捂住话筒,微笑说:“雕虫小技而已,让安达桑见笑了。”

    安达僚太心头骇然,到了这个时候,他就是用脚指头都可以猜得到徐锐的意图了,当时就从大班椅上跳起身来,伸手想要去扯断电话线,然而他才刚站起身,霸天虎的一对蒲扇般的大手就已经扇将过来。

    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安达僚太翻身就摔倒在地。

    冷铁锋上前探了探安达僚太的鼻息,说:“老巴你下手轻些,别把这狗曰的老鬼子给扇死了,怎么说也是一人少将呢。”

    “死不了。”霸天虎嘿然说,“不过他的满嘴牙是别想要了。”

    徐锐没有理会两人,神情专注的聆听着电话线路那边的动静。

    不到片刻,电话线路的那端便传过来一个声音:“麻西麻西,将军阁下,我是机场守备大队的藤田刚。”

    “我是安达僚太。”徐锐摸仿安达僚太的声音,气哼哼说道,“肥城的局面,我们肥城驻屯旅团自己能够收拾,让你的人撤回去!”

    “纳尼?”电话那头的藤田刚迟疑道,“可方面军司令部刚刚下令……”

    “方面军司令部那里我会去解释,你只要把你的人撤回去就行!”徐锐学足了安达僚太的语气,很不耐烦的说道,“藤田桑,你的好意我们肥城驻屯旅团心领了,但是你也不希望我在司令官那里留下一个无能的印象,对吧?”

    徐锐站在安达僚太的立场提出的要求,可谓合情合理,肥城之变,由肥城驻屯旅团自己平息,跟由机场、车站、兵站、野战医院守备队帮助平息,性质完全不同,安达僚太将会受到的处罚也将截然不同。

    电话那头的藤田进很容易就认可了这点,说:“哈依,既然将军阁下都这么说了,那么卑职这就下令撤回机场守备队,不过,将军阁下,如果肥城局面出现反复,请您务必及时通知我,卑职将会立刻派兵增援……”

    “肥城局面不会反复。”徐锐打断藤田刚的话,然后啪的挂断了电话。

    紧接着,徐锐又摇动电话,要通了车站守备大队的电话,依葫芦画瓢,又将车站守备大队的援军挡了回去。

    徐锐挂断电话,正要照方抓药把兵站以及野战医院的守备队也挡回去,办公桌上的电话却突然自己响起来。

    徐锐一把就抓起电放,说:“麻西麻西,我是安达僚太。”

    “安达僚太,你这个白痴,蠢货,蠢猪,你这头蠢猪,你这头猪猡,你这头比猪都还要蠢的猪猡……”徐锐才刚把听筒搁到耳朵边,一大堆刻薄的骂人话顷刻间像潮水般倒灌进了他的耳孔,直骂得徐锐的头发也瞬间竖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