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调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02章 调动



    徐锐被骂得瞠目结舌,他从未想过骂人居然也可以如此之狠。

    直到电话那头的人骂得累了,停下来喘息,徐锐才小声问道:“大将阁下,是你吗?”

    徐锐没想到,安达僚太的司令部居然有直通南京的电话专线,这个可真是意外之喜,有了跟杉杉元的最直接沟通,藉由安达僚太名义下达给驻肥城机场、车站、兵站以及野战医院的各路日军的命令就再没问题了。

    有了杉杉元替他背书,既便各路日军心中所疑,也只能乖乖的退兵。

    徐锐也无需拖延太久,只要让他腾出两个小时,重新部署一下防御,他就有信心守住肥城至少一个昼夜,有了这一个昼夜的时间缓冲,高汉亭的四支队怎么也应该赶到战场了,那么肥城这一战的最终胜利,就仍属于大梅山独立团。

    当下徐锐欣喜的问道:“大将阁下,请问是你吗?”

    “八嘎牙鲁。”电话那头的人立刻又破口大骂道,“要不然你以为是谁,你这个蠢货,要不然你以为谁会在这时候给你这头蠢猪打电话?你这头猪,蠢猪,你这头比猪都蠢一万倍的猪猡,安达僚太,你这头蠢猪……”

    趁对面的杉杉元仍在滔滔不绝骂人的当口,徐锐用手捂住电话的话筒,扭头小声对冷铁锋说:“是杉杉元这个老鬼子!”

    “是杉杉元?”冷铁锋闻言顿时间精神一振。

    徐锐松开话筒,然后继续对着电话话筒说道:“大将阁下骂的对,我安达僚太确实比猪还蠢,请司令官阁下不吝责罚。”

    电话那头的杉杉元这才闷哼了一声,气哼哼的说道:“责罚?你闯了这么大的祸,一顿责罚肯定是跑不了,不过现在却还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刚才机场守备大队的藤田刚发来了电报,说你又让他们撤回去了,这是怎么回事?肥城的局面到底怎么样了?”

    徐锐回答说:“大将阁下放心,不过是皇协军第二旅闹兵变而已,对,就是不久前才刚刚收编的第二旅,那些该死的支那战俘,竟然是假投诚,不过大将阁下放心,局面已经控制住了,所以也就用不着机场、车站以及兵站的守备大队过来帮忙了。”

    “哦?局面已经控制住了?”既便隔着电话线,既便隔着好几百里远,徐锐都能听出杉杉元语气中的惊喜,显然徐锐所说的这个消息让杉杉元很意外,也很高兴,杉杉元立刻又接着说,“只是皇协军闹兵变,并没有大梅山独立团参与其中?”

    “大梅山独立团?”徐锐讶然道,“没有啊,大将阁下怎会突然想起大梅山独立团?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好像也就千把来人,再说刚刚才跟川口支队大战了一场,又怎么可能进犯皇军重兵把守的肥城?这是谁造的谣?”

    电话那头的杉杉元长长的松了口气,说道:“没有人造谣,没有大梅山独立团参与其中就好,这就好,这就好啊。”

    缓了好一阵子,杉杉元又接着说道:“安达桑,对于胆敢闹兵变的皇协军官兵,绝不姑息,一律杀无赦!皇军确实需要依靠支那人来维持广大占领区的治安,但是绝对不能因此就纵容支那人,必须给他们一个血的教训!”穿越之偃师

    “哈依。”徐锐说道,“胆敢闹事的皇协军官兵,一律杀无赦。”

    “好了,你去处理吧。”杉杉元又说,“处理完了,不要忘了将最终处理结果上报给方面军司令备案,这个也将成为你的处分依据,听清楚了?”

    “哈依,卑职听清楚了。”徐锐说完,一把就挂断了电话。

    “老徐,还有兵站以及野战医院的守备队。”冷铁锋沉声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也给兵站还有野战医院打个电话,让这两个地方的鬼子守备队也都撤回去。”

    “你糊涂。”徐锐抬起手腕,点了点手表,说,“从战斗打响到现在,时间都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十分钟,兵站还有野战医院距离安达僚太的司令部又近,这会儿,只怕从这两个地方来的鬼子援军已经跟1营还有2营接上火了,这个时候打电话,让兵站还有野战医院的鬼子援军再撤回去,不就当场露馅了?”

    鬼子的机场还有车站在城外,距离安达僚太的司令部还有一段路离,所以并不知道司令部这边的详情,但是小鬼子的兵站还有野战医院却在肥城城内,这会儿,从兵站还有野战医院过来的鬼子肯定已经赶到战场,并且已经知道了战场的详情。

    所以,对这两个地方的鬼子,最好的应对策略就是不回应,由于杉杉元给他们的命令跟前线部队反馈回来的信息不相符,这两个地方的鬼子指挥官肯定会困惑,但无论是前线部队反馈信息,还是这两个地的鬼子指挥官进行求证,都需要时间,等这两个地的鬼子指挥官弄清楚原委,再上报方面军司令部,少说也得三四个小时的时间。

    徐锐却只需要两个小时,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足够他部署防御了。

    “我还真的是急糊涂了。”冷铁锋一拍脑门,又说道,“老徐,还有肥城驻屯旅团的四个步兵大队,这个必须挡回去!”

    肥城城内打成了一锅粥,驻扎在城外四个大型据点的四个步兵大队也肯定会回援,这四个步兵大队的援军却必须得挡回去,不然,随便哪个步兵大队赶到战场,独立团的压力就会陡然增加,这次战役的变数也会陡然增加。

    徐锐点点头,再次抄起电话筒,说道:“请给我接肥西据点!”

    电话一接通,那头立刻传来一个声音:“麻西麻西,这是肥西据点,请问你是哪里?”

    “我是安达僚太,你让坂井清接电话。”徐锐翻开安达僚太办公桌上放的通讯名册,从名册上找到了肥西据点守备大队的大队长,坂本清。

    “原来是司令官阁下,大队长已经率领步兵3、第4中队回援肥城了。”

    “回援肥城?谁让他回援的?”徐锐大怒道,“马上派人把他追回来。”

    “可是,可是……”电话那头的军官有些犹豫的说道,“方面军司令部才刚刚来电,还有城内战况那么激烈……”

    “方面军司令部那边我已经解释清楚了,城里的事也不用他坂本清来操心,不过是皇协军几个乱兵闹事而已,局面已经控制住了。”徐锐不耐烦的说,“你告诉坂本清,让他守好自己的肥西据点就行了。”诸天至尊

    挂断电话,徐锐又给另外三个据点分别打去电话。

    在接到徐锐假借安达僚太的名义打去的电话之后,四个据点的留守鬼子不敢怠慢,赶紧派出通讯兵乘坐边三轮摩托车去追赶已经出发的援军。

    紧赶慢赶,通讯兵终于抢在肥西据点的援军进城之前追上了坂本清。

    “纳尼?让我们撤回肥西据点?”坂本清恶狠狠的盯着刚刚从边三轮摩托车上跳下来的通讯兵,满脸的难以置信,这是怎么回事?

    坂本清是真的糊涂了,这他娘的怎么回事?

    就在不到十分钟之前,方面军司令部才刚刚下令,以他坂本清为肥城的代理司令官,可是转眼之间,肥城驻屯旅团司令部的电话通了,并且刚刚还给肥西据点下达了命令,让他不必回城增援,专注守好肥西据点就行。

    “哈依。”通讯兵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的命令的确是这么说的。”

    副大队长河原有些不相信,问道:“小田桑,真的是司令部的电话?真的是司令官阁下的亲口命令?”

    河原有些怀疑这是新四军的伎俩。

    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新四军截断了日军的电话线路,然后接上电话机假冒日军通讯兵,给日军传达错误的命令,最终导致日军的两个据点失守,谁知道这次会不会又是新四军故伎重施?

    “哈依。”通讯兵顿首说道,“确定是司令部的电话,因为是司令部通讯队接线班所转接过来的电话,而且,确定是司令官阁下本人的语音无疑。”

    河原说:“大队长,看来这真的是司令官阁下的命令。”

    坂本清沉吟不语,通讯兵又说:“大队长,肥西据点也遭到了支那军的猛攻,小池中尉请求大队长紧急回援,要不然据点就要失守了。”

    紧赶慢赶,新四军四支队的第7团终于赶到肥西据点,并向肥西据点发起了猛攻。

    河原便把目光转向坂本清,问道:“大队长,现在怎么办?继续前进还是回据点?”

    “司令官阁下都这么说了,还前进什么前进?何况肥西据点也有危险,还是先回救肥西据点吧。”坂本清很容易就想清楚了利弊,肥城失守责任有安达僚太担着,可是如果肥西据点失守,那责任可就全是他的。

    河原便立刻喝道:“命令,各中队原地掉头,返回据点。”

    几乎是同一时间,这样的场景也在其余各个方向上演,从另外三个据点以及车站、机场前来增援的鬼子援军,纷纷转头返回各自的防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