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巷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03章 巷战



    徐锐假借安达僚太的名义,将城外四个据点以及车站、机场赶过来增援的鬼子援军全都调了回去,只有从兵站、野战医院前来增援的鬼子没有返回防区,并不是徐锐不想调动这两个地方过来的鬼子援军,而是时间上来不及了。

    因为,从兵站、野战医院赶来增援的两路鬼子都已经突进到了肥城驻屯旅团司令部的外围,都已经跟大梅山独立团的1营、2营接上火了,你这时候给鬼子兵站或者野战医院打电话,说城内没什么大事,哄小孩呢?

    所以徐锐并没有幻想着把所有的鬼子援军都给调回去,而是决定硬碰硬,首先吃掉这两个地方过来的鬼子援军,这或许会耗费一些时间,这或许会让徐锐接下来部署防御时,时间更加紧张,但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么?

    徐锐假借安达僚太的名义,将城外各路鬼子援军调回去之后,便立刻带着狼牙小队开始对肥城驻屯旅团司令部的扫荡,之前狼牙小队其实只是控制了安达僚太的办公室而已,现在却对司令部的每个科室都逐一清扫。

    小鬼子的司令部里是真的没剩什么人了,几乎所有能够战斗的都已经顶到了外围,剩下的就只有报务员接线员,全是女兵,时间紧,狼牙小队根本就没有多余人手看押俘虏,所以徐锐毫不犹豫的处死了所有的女兵。

    不是徐锐不懂得怜香惜玉,实在是局势所迫。

    要不是因为安达僚太身为少将,徐锐没准连安达僚太都处死。

    确定整个司令部除了安达僚太,再没任何一个活着的日本人,徐锐又留下赛红拂、小桃红负责接电话、发电报,继续蒙骗日本鬼子,以尽可能拖延时间,赛红拂毕竟也是青白团出来的谍战精英,精通各国语言,日语也不在话下。

    安达僚太也交由两女看押,徐锐则率领狼牙小队剩下的队员,从右翼发起了突击。

    负责从右翼攻击鬼子司令部的是伪军第3团第1营,鬼子原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狼牙小队再从内部发起突袭,右翼的鬼子便立刻崩溃,伪军第3团第1营的突击队便立刻凿穿了小鬼子的防线,突入到了司令部内。

    徐锐选择右翼作突破口,不是没有原因的。

    单论战斗力,独立团1营、2营相比伪军第3团的1营只强不弱,但是1营、2营此时正遭到来自兵站、野战医院的鬼子援军的猛攻,其大部份兵力都已经用在了应付鬼子援军的猛攻之上,投入进攻鬼子司令部的兵力就少了。

    此外,负责进攻左翼的是伪军第1团的1营。

    伪军第1团1营是由原伪军第1团跑剩下的土匪临时编成的,一个团的人马,战斗刚一打响就跑了两个营,战斗力也就可想而知,所以,伪军第1团1营也就壮壮声势,真指望他们打鬼子那是妄想。

    相比伪军第1团1营,伪军第3团1营因为是由原88师的残兵编成,战斗力应该是颇为不弱的,再加上左翼并没有遭到鬼子援军攻击,所以也就可以投入全部兵力攻击安达僚太的司令部,所以左翼的鬼子应该是局面最艰难的。深爱不抵久随

    有道是趁人病,要你命,既然要夹击,当然要选择小鬼子最难受的点。

    事实证明,徐锐的判断是十分准确的,在狼牙小队从内线投入战斗后,左翼的鬼子很快就崩溃了,左翼的鬼子崩溃,原本还算完整的鬼子防线也立刻出现了撕裂,罗丰当即命令伪军第3团第1营兵分三路,直扑司令部的正门、左翼及后门。

    这个时候,肥城驻屯旅团司令部的鬼子守军基本都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不仅人员死伤惨重,弹药也是所剩无几,原本只需应付外线的攻击,还能勉强应付得过来,可现在伪军第3团第1营从直接从内线发起攻击,小鬼子便立刻招架不住了,兵败如山倒。

    相比各个野战师团的鬼子兵,肥城驻屯旅团的鬼子都是些浪人、商人或者在乡军人,其战斗意志就要薄弱得多,眼看局面已经彻底的崩溃,剩下两百多个鬼子便立刻四散而逃,钻进了司令部周围的各条小巷子里。

    伪军1团、3团的官兵还想追击,却让徐锐给制止了。

    现在却是顾不上追杀这些溃兵了,当务之急是赶紧解决兵站、野战医院的来援之敌,然后尽快整顿部队,重新部署防御,以迎接即将到来的鬼子的猛攻!若不然,等各路鬼子援军及肥城驻屯旅团的几个步兵大队一到,那局面可就危险了。

    “行了,不要追了!”徐锐喝住追兵,又让人把罗丰和南霸天找了来。

    南霸天在刚才的战斗中头部负伤,让流弹在额角擦掉了一块皮,所幸伤得不重,包扎一下就没事了,这家伙也是急了,手下一个团的伪军,战斗刚一打响立刻就跑了大半,只剩不到一个营的兵力,他也是脸上无光哪。

    所以,南霸天就很想在攻打司令部的战斗中挽回颜面。

    然而,最后率先攻破鬼子司令部的却仍是罗丰的3团。

    这就让南霸天更加感到脸上无光,所以来到徐锐面前时,很有些垂头丧气。

    徐锐看到南霸天头上包裹着纱布,关切的问道:“老倭瓜,你伤势不碍事吧?”

    “不碍事,就是让流弹蹭破点皮。”南霸天摇摇头,又说,“团长,我没用……”

    “行了,现在不说这个。”徐锐打断南霸天,又命莫子辰摊开地图,然后指着地图对凑过来的罗丰、南霸天讲说道,“从枪声判断,北边1营对面的鬼子应该是从兵站过来的鬼子援军,兵力应该在一个中队左右。”

    南霸天、罗丰不约而同的点头。

    小鬼子有些地方较死板,比如武器配置,就很少有例外,基本上都是每个中队配备一个重机枪小队,配两挺重机枪,所以只要辨别出九二式的数量,也就基本上能够判断出小鬼子的兵力数量,且**十离十。

    徐锐接着说道:“南边2营对面的鬼子,应该是从野战医院过来的鬼子援军,从枪声无法准确判断,但是根据事先侦察所得的情报,野战医院的守备队虽只有一个中队,但是考虑到医院里有大量的伤愈等待归队的鬼子老兵,所以,2营当面之敌的兵力很可能超过两个中队,而且战斗力也要比兵站过来的鬼子更强。”烟岚

    罗丰、南霸天同时点头,对徐锐的意见深表赞同。

    兵站的鬼子干的都是伺候人的活,要什么战斗力?所以不是新兵就是伤残兵,而从野战医院伤愈等候归队的鬼子却都是老兵,而且都是久经战阵的鬼子精锐,这些鬼子的手上基本上都沾满了中国兵的鲜血,其战斗力那是极其强悍的。

    一般准则是先易后难,但是徐锐却决定先打野战医院过来的鬼子。

    因为徐锐信奉一句话,狭路相逢勇者胜,你不把小鬼子的嚣张气焰先压下去,一旦让他们打疯了,就不好收拾了!

    徐锐在地图上画了两条曲线,从左右两翼绕过去。

    然后指着两条曲线说:“1团1营从左翼迂回攻击,3团1营从右翼迂回攻击,配合独立团2营完成对鬼子的合围,然后从三个方向同时突击,我就不相信了,从野战医院过来的小鬼子,能够顶得住来自三个方向的向心猛攻,行动吧。”

    徐锐说完再大手一挥,罗丰、南霸天便立刻带着各自的部队去了。

    徐锐又让莫子辰收起地图,然后对冷铁锋说:“我们去2营阵地。”

    徐锐、冷铁锋带着狼牙小队来到2营阵地时,2营已经跟野战医院方向的来援鬼子打成了一锅粥,战斗十分激烈,2营相比对面的鬼子虽然占据着兵力优势,但是眼下处于攻势的却是鬼子,而且2营颇有些被打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也让2营长万重山十分恼火,以前在大梅山区,总觉着打鬼子很轻松,经常是一个伏击就能轻松干掉鬼子至少一个中队,可是到了这城里,万重山就感到像被困在笼子里,处处束手束脚,处处施展不开,别提有多窝火了。

    万重山却不知道,这巷战跟野战完全是两个概念。

    野战对地形、指挥的要求更高,而巷战,却是单兵的战斗素养更加重要。

    2营的老兵虽然多是徐锐从无锡带出来的暂编七十九师的老底子,但是曾经参加过无锡巷战的老兵已经所剩无几,剩下的都是后补充的东北军、西北军老兵,基本上都没有参加过正儿八经的巷战,而对面的小鬼子却基本都参加过上海、南京的巷战,所以一经交火,双方的差距立刻就显现出来了。

    在鬼子凌厉的攻势下,2营的又一道防线宣告失守。

    “小样,就不信整不死你!”万重山将头上的军帽往地上一扔,就要率领一直捏在手里的3连发动反突击,夺回阵地。

    可就在这时候,徐锐到了。

    “老万你给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