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上当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05章 上当了



    给“安达僚太”打完电话,杉杉元悬着的心就落回到了肚子里。

    只要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没有参与肥城事变就好,杉杉元相信,以安达僚太的能力,再加上肥城驻屯旅团,粉碎皇协军第3团的兵变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更何况,皇协军驻肥城的另外两个团也可以给予帮助。

    杉杉地凌晨两点钟被冢田攻叫醒,这么一通折腾,便感到肚子有些饿了。

    当下杉杉元便命令司令部的厨子准备了一顿宵夜,犒劳一下冢田攻还有司令部的那些个作战参谋们,刚才不仅杉杉元急坏了,司令部的这些参谋也吓坏了,现在警报已经解除,离开亮也没有多我了,便索性不睡觉了。

    不到半个小时,热腾腾的宵夜便送了上来。

    杉杉元从勤务兵手中接过一碗宵夜,才只了两口,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

    不对啊,杉杉元猛然之间回想起来,之前与安达僚太通电话时,当他问及肥城之变有没有大梅山独立团参与其中之时,安达僚太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惊讶,而是矢口否认,按照正常逻辑来讲,安达僚太当时应该感到惊讶才对。

    想到这,杉杉元就一点胃口都没了,当即把冢田攻给叫了过来。

    “冢田桑,你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对?”杉杉元紧皱着眉头问道。

    “不对?”冢田攻茫然说,“什么不对,司令官阁下此话何意?”

    杉杉元蹙眉说:“我是意思是说,安达僚太的反应好像有些奇怪。”

    “安达僚太的反应有些奇怪?”冢田攻摇头说,“不会啊,安达僚太的反应很正常,身为肥城驻屯旅团的司令官,他当然不希望机场、车站、兵站以及野战医院的守备部队参与肥城之变,因为不仅关乎着他身为司令官的尊严,更关乎着他的考评。”

    杉杉元摇头说:“我指的不是这个,我是说,当我问大梅山独立团有没有参与其中,安达僚太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矢口否认,按道理来讲,他不是应该对此感到惊讶吗?他应该感到惊讶,我为什么会这么问?”

    冢田攻闻言愣了一下,点头说:“让司令官阁下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呢,安达僚太当时的反应还真的有些奇怪,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难道司令官阁下竟然怀疑安达僚太会背叛帝国,与徐锐勾结到一起?”

    杉杉元闻言默然摇头,安达僚太背叛帝国与徐锐勾结一起,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这个疑心一起,杉杉元内心便再无法释怀,当下返回到办公室,再次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说:“给我接肥城驻屯旅团司令部。”

    电话很快接通,不过线路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女声:“麻西麻西,这里是肥城驻屯旅团司令部,请问你是哪里?”

    “我是杉杉元,让安达僚太听电话。”杉杉元沉声说。

    女声却回答说:“所歉,大将阁下,司令官阁下不在。”

    “不在?”杉杉元很不高兴的问道,“他干什么去了?”

    女声回答说道:“司令官阁下亲率步兵第1大队围剿皇协军乱兵去了。”王爷请守夫道

    “原来是这样。”杉杉元点点头,又说,“那你让川畸哲也过来接电话。”

    线路那头的女声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抱歉,大将阁下,参谋长也不在。”

    “纳尼,川畸哲也也不在?”杉杉元的心头不由突的一跳,一种隐隐约约的不安顷刻就像毒草般疯长起来,定了定神,又接着问道,“你是谁?”

    线路那头的女声再次沉默了片刻,然后回答道:“大将阁下,我是安田幸子。”

    “安田幸子?”杉杉元重复一遍,然后将征询的目光投向跟着进来的冢田攻,冢田攻身为华中方面军参谋总长,自然不可能对下属各师团、旅团的接线员做到耳熟能详,当下让人把参谋次长长勇叫过来。

    长勇是负责各师团、旅团通讯联络的最高长官,再加上这家伙年轻而且好色,华中方面军所属各师团、旅团通讯队的女兵他基本上都认识,肥城驻屯旅团自然也不例外,司令部所有的女接线员、女报务员长勇都认识。

    杉杉元捂住电话筒,问道:“长桑,你认识一个叫安田幸子的女兵吗?”

    “哈依。”长勇顿首说道,“卑职与这安田幸子有过数面之缘,因此得以结识,却不知道大将阁下为何问起此事?”

    回答问题时,长勇心下颇有些惴惴,因为他与安田幸子可不仅只是数面之缘,而是有过好几次床上风流,长勇还道是杉杉元也看上了安田幸子,所以找他兴师问罪来了,心忖这可真的是无妄之灾,早知道大将阁下您也看上了安田幸子,我又怎么会碰她?

    不过让长勇庆幸的是,杉杉元找他却不是因为这事,杉杉元将电话筒递给他,说:“你来听听,这人是不是安田幸子?”

    长勇从杉杉元手中接过电话,问道:“请问是幸子吗?”

    线路那头立刻响起一个悦耳的女声:“哈依,请问您是?”

    听到这声音,长勇便立刻捂住话筒,扭头对杉杉元说:“大将阁下,她不是幸子!”

    “八嘎!”听到长勇肯定的说线路那头的女兵不是安田幸子,杉杉元立刻变了脸色,到了现在,他心中怀疑几乎已经成为事实,既然这个自称是安田幸子的女兵不是安田幸子,那之前的安达僚太很可能也不是安达僚太。

    “八嘎,我们上当了!”杉杉元咆哮道,“我们上当了!”

    冢田攻还有些不相信,当即从长勇的手中夺过电话筒,然而,线路那端却已经只剩下嘟嘟的盲音了,这下冢田攻也是不能不信了。

    “口技!”冢田攻怔愣了片刻,然后猛然间惊醒了过来,叫道,“大将阁下,我听闻中国民间有一种传奇手艺,就只一个人,却可以惟妙惟肖的模仿出各种动物的声音,人能模仿出动物的叫声,自然也能模仿出人类的声音。”

    “八嘎!”杉杉元拍案大怒道,“肯定是这样,肯定就是这样!”

    冢田攻又大叫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很可能就是徐锐的战术欺骗,其目的却是为了把机场、车站的援军给调回去,这样,他就能够更加从容的对付城内守军,他就可以免于腹背受敌,徐锐,这厮真的是太狡猾了!”守护甜心之幸福

    “快快!”杉杉元当即大吼道,“长桑,立刻给肥城机场、车站守备队发报,立刻给肥城周围的据点发电报,让他们立刻回援肥城,让他们火速回援!”

    “哈依。”长勇重重顿首,转身匆匆去了,因为着急,出门的时候还绊了下门槛,险些摔个狗吃屎。

    目送长勇的身影远去,杉杉元当真是心乱如麻。

    这一夜,杉杉元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如果非要打一个比喻,今夜杉杉元的心情就好比坐过山车,忽入谷底,忽入云端,倏忽又进了谷底,真太刺激了!不过杉杉元终究是将近六十的人了,实在受不了这份刺激,当时就觉得胸闷,然后捂着心口慢慢的瘫进了大板椅里。

    “大将阁下,你没事吧?”冢田攻关切的问道。

    杉杉元无力的摆了摆手,说:“冢田桑,你忙去吧。”

    冢田攻知道杉杉元此时应该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听下转身出了杉杉元的办公室,出门后还合上了房门。

    (分割线)

    杉杉元这时候才反庆过来上当了,却是已经晚了。

    经过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苦战之后,大梅山独立团终于在伪军1团1营、3团1营的配合之之下,全歼了野战医院的来援之敌。

    一个加强中队两百多个老鬼子兵,杀个干干净净。

    来不及打扫战场,徐锐就又率领部队赶往军火库。

    在赶赴军火库的同时,徐锐又让罗丰率一个排返回驻地,将领在驻地看守伪军第4团的那个营也调往军火库,眼下城内的鬼子已经基本肃清,再接下来,就该准备迎击鬼子即将到来的大举反扑了,所以必须将所有的兵力都集中起来。

    至于黄守义的伪军第4团,眼下实在是顾不上了。

    不过徐锐有理由相信,在经历了今天的变故之后,伪军第4团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恢复战斗力了,只怕罗丰的人前脚才刚离开,伪军第4团的这些二流子出身的兵痞便已经当场作鸟兽散了,所以他们不可能参加鬼子接下来的大举反扑。

    徐锐刚到军火库,赛红拂和小桃红也跟着赶到了。

    赛红拂找到徐锐,小声说:“杉杉元已经识破了。”

    “识破就识破了吧,反正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徐锐摆了摆手,又说,“现在你马上给我联络高汉亭的四支队,问问他们到哪了?”

    赛红拂答应了一声,当即带着小桃红、花妞架设电台。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美国记者大卫才被允许靠近徐锐。

    在这之前,大卫却一直被韩锋、铁柱还有花妞看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