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统一指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06章 统一指挥



    “大卫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徐锐一边向大卫伸出右手,一边以流利的英语说道,“最近两天兵荒马乱的,有些招待不周,还请您务必见谅哪。”

    作为军事学院的高材生,徐锐能够熟练的使用多种语言,英语也是其中之一。

    “哇哦,没想到徐上校的英语说的这么好,这可真是让人惊喜呢。”大卫伸手与徐锐握了下,又说道,“不过,我能不能向您提一个小小的要求?”

    徐锐说:“当然。”

    大卫回头指了指身后跟着的韩锋、铁柱,说:“能不能让他们不要再跟着我?”

    大卫真是厌烦了韩锋、铁柱的形影不离,吃饭时跟着,睡觉时守着,甚至于就连他上个厕所,两人中间的其中一个也非得要跟着蹲在旁边,这种毫无**的日子,大卫真的一天也不想继续了。

    “恐怕不行。”徐锐却直截了当的拒绝。

    对于大卫,徐锐可以说是相当之重视,不仅因为他是美联社见习记者,更因为他是史迪威介绍来的,在历史上,大卫藉藉无名,可史迪威却绝对大名鼎鼎,人可是中国战区的总参谋长,敢骂老蒋花生米的大牛人!

    徐锐一直以为,历史上美国没有援助**是个巨大的错误,更因为八路军、新四军没有获得美国援助的武器装备而深感遗憾,还是那句话,如果美国能将对华军援分出一小部分给**,那么抗日战争根本就不可能持续八年之久。

    既然有幸穿越,徐锐就一定会竭尽全力改变这段历史,帮助**赢得美国的军援,因为无论对美国,还是对中国,这都只有好处,这是双赢之举,唯一的输家或许是国民党,但徐锐又岂会在乎什么国民党?

    一个注定要跑到小岛上苟延残喘的政党而已。

    而要想赢得美国政府的援助,史迪威就是个关键人物。

    因为历史已经证明了,派往延安的迪克西使团虽然将大量的一手资料发回了美国,也明确的向美国政府提出建议,延安的边区政府远比国民政府更清廉,更有战斗力,但迪克西使团的建议毫无分量,最终没有被美国政府采纳。

    但是徐锐相信,如果能够有史迪威介入其中,结果或许就会不一样。

    所以无论如何,也必须保证大卫的安全,因为他将会成为新四军乃至整个**跟史迪威之间的桥梁。

    看到大卫脸有苦色,徐锐又接着安慰说:“大卫先生,等回到根据地,我一定不让他们两个继续跟着你,我向你保证。”

    大卫耸了耸肩,这也勉强算一个好消息。

    从口袋里掏出笔还有笔记本,大卫说道:“上校先生,你现在有时间吗?”

    “现在恐怕没时间。”徐锐向大卫投地来抱歉的眼神,然后指了指那边鱼贯过来的五六个营团军官,说,“接下来我们还有一场恶仗要打,所以必须马上召开紧急军事会议部署下防务,所以很抱歉,我真的没有时间。”

    大卫耸肩说道:“上校先生,那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徐锐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你只需要用眼睛看就行了,然后用你的笔,告诉美国人民,我们是如何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抗击日本侵略者的。”

    “欧凯,我会的。”大卫神情严肃的点了点头,收起了钢笔还有小笔记本。

    “好好保护美国记者,如果大卫先生少了一根头发,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俩。”徐锐恶狠狠的瞪了韩锋、铁柱一眼,然后转身大步离去。

    紧挨着军火库的一栋酒楼现在已经成了徐锐的临时指挥部。

    这当然不是自愿的,而是独立团官兵砸开酒楼大门强征的。

    悬挂在酒楼大门上的膏药旗暴露了酒楼掌柜的立场,对于汉奸,独立团官兵向来是不会客气的。

    说起来也真是巧了,这家六福酒楼的掌柜还是徐锐的熟人,他就是原蒲县商会会长钱六福。

    当初徐锐召集蒲县商界,狠敲了一笔,着着让钱六福等一干蒲县富商缙绅狠狠的出了次血,却是不知道,钱六福怎么离开了蒲城又跑来肥城开起了这家酒楼?

    兴许是钱六福觉得国民军不会放过他,所以才跑肥城来了。

    “徐长官?”看到徐锐,钱六福不由惊得三魂丢掉了七魄,老天爷呀,你赶紧降下一道天雷把这个吸血鬼给劈死吧,要不然,我老钱真就没活路了,没有活路了呀。

    这一刻,钱六福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原以为,躲到日军重兵驻防的肥城总该安全了吧,谁曾想,他前脚才刚把六福酒楼张罗起来,徐锐这吸血鬼后脚就跟着到了,这徐锐是真不打算给他留活路了,就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哟,钱会长?幸会幸会。”徐锐看到钱六福,不由乐了。

    钱六福吓得眼皮狂跳,忙不迭的点头:“幸会,幸会幸会。”

    “回头我们再好好的聊聊,上次在蒲城你可是帮了我大忙,这次恐怕还得麻烦你。”徐锐不着痕迹的威胁了钱六福一通,然后大笑着转身离去,却把失魂落魄的钱六福留在原地,这一刻,钱六福真想找根绳子吊死算了。

    徐锐现在却没心思敲诈钱六福,而是让莫子辰将酒楼大厅里的两张八仙桌拼在了一起,然后将肥城地图在桌上摊开,罗丰、南霸天、冷铁锋、何光明、万重山这五个团、营长便立刻围拢过来。

    徐锐说:“此前我以安达僚太的名义,将城外机场、车站以及各个据点的鬼子援军暂时给调了回去,但是赛红拂报告,鬼子已经识破了我这个小把戏,所以最多再过半个小时,鬼子就将会大举反扑。”

    南霸天、罗丰五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肥城不仅是皖中军事重镇,更是鬼子北上集群的前进基地,囤积了大量的军火不说,更囤积了大量的燃油以及粮食,如果肥城失守,鬼子的北上集群很快就会陷入弹尽粮绝的困境。

    所以,可以预见到,鬼子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疯狂反扑肥城。

    徐锐用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两个叉,接着说道:“通讯处刚刚与新四军四支队取得了联络,四支队的7团已经到达肥城西郊,目前7团正在猛攻肥西据点,8团则正向肥北据点运动,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对肥北据点的战斗就可以打响,所以这两个据点的鬼子已经可以不考虑了。”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在地图上画了四个圈,接着说道:“这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战斗当中,我们只需要面对鬼子机场、车站以及肥东、肥南据点的鬼子援军,根据情报,这四个地点的鬼子驻军各有一个步兵大队,其中车站的鬼子驻军除了一个步兵大队之外,还有一个战车分队,拥有两辆九五式轻型坦克以及四辆英式维克斯装甲车,所以,以车站方向的小鬼子威胁最大。”

    徐锐接着又在地图上画了两个攻击箭头,说:“小鬼子将肯定从东门、南门方向同时发动反扑,而其投入战斗的总兵力,估计会在三个步兵大队左右,毕竟机场和车站都是战略要地,鬼子不可能不留下兵力把守。”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面对鬼子三个步兵大队加一个战车分队的进攻。”徐锐将铅笔扔在地图上,说,“大伙都说说吧,这仗怎么打?”

    罗丰沉声说道:“徐团长,我建议立即抢占城垣工事,然后依托城垣工事构筑防御工事,不然,一旦让鬼子越过了城垣,这仗就不好打了。”

    “不行!”冷铁锋反驳说,“依托城垣工事跟鬼子硬碰硬,却是正中小鬼子的下怀,当初在南京我们吃的亏难道还少吗?所以我建议,放弃城垣工事,放鬼子进城,跟他们打巷战。”

    “对,打巷战。”何光明和万重山同时附和。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罗丰和何光明、万重山的差距了。

    罗丰依然还是国民军硬打硬拼那套,不怎么懂得变通,何光明和万重山却已经逐渐摒弃了国民军时期的那套打法,在徐锐的熏陶之下,他们已经逐渐建立起了独立的战术思维。

    徐锐把目光投向了罗丰,问道:“罗营长,你看行吗?”

    罗丰心下其实还是不怎么服气,不过见独立团的人异口同声的反对,而徐锐虽然没有明确表态,却也明显的倾向于打巷战,当下说道:“既然大伙都觉得打巷战更有利,那就打巷战吧。”

    “好。”徐锐点点头,又说道,“罗营长,有句话我必须说在前头,再接下来的这一仗可是不比刚才,刚才是乱仗,小鬼子其实并没有统一的指挥,所以我们可以乱中取胜,但是接下来却不行了,所以,我们自己必须首先统一指挥,不然不可能是小鬼子的对手,这点希望你能理解。”

    罗丰点头说:“这点,徐团长尽可以放心,我们88师的弟兄一定无条件服从徐团长您的指挥,你让我们往东,我们绝不会往西,你让我们打冲锋,我们就绝不会皱一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