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大举反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07章 大举反扑



    五分钟后,会议结束,罗丰率伪军3团第1营、第2营前出城东片区,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伪军3团将负责阻击从东门方向窜犯的鬼子。

    一到城东,伪军3团的官兵便开始挨家挨户叫门,让城东片区的百姓立刻转移,这里很快就要成为战场,老百姓再留在这里就太危险了,听说这里即将成为战场,城东片区的百姓赶紧扶老携幼,挑儿担女,纷纷跑路。

    一时之间,整个城东片区便尽是老人和孩童的哭喊声。

    看着乱成一团、挤成一团的大街,罗丰心情沉重的摸出一颗烟,点燃,默默的抽起来,眼前的这一幕,让他回想起了南京,半年前的南京之战,也是这样,日寇进城,百姓走投无路,一拨拨的涌往下关码头,最终惨遭日寇无情的屠杀。

    然而,这次他们88师却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当初在南京,他们88师没有履行军人的职责,没有做到与南京共存亡,害得南京30万百姓惨遭屠杀,现在,他们88师的残兵却一定做到与肥城共存亡,小鬼子若是想要从城东过去,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从他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脚步声响起,3营长黄子杰走了过来。

    黄子杰原本是伪军第3团3营的营长,可3营的伪军是收编的皖城保安队,战斗一打响就跑了个精光,现在黄子杰已经成了光杆营长,罗丰就索性把他留在身边当个副官,帮着跑腿、传达命令啥的。

    罗丰说:“子杰,让弟兄们帮着百姓转移,鬼子说话就要到了。”

    “我刚才就已经吩咐过弟兄们了。”黄子杰点了点头,又说道,“营座,徐锐让我们前出城东片区,挡在鬼子进攻的第一线,他的独立团主力却缩在后面看西洋镜,这分明就是拿咱们88师的弟兄当炮灰!”

    “我知道。”罗丰将抽剩下的半截香烟掐灭,沉声说,“徐锐未必就没有消耗我们88师残部,保存他大梅山独立团的用心,但既便没有徐锐的这个安排,咱们难道就不打这一仗了吗?”

    黄子杰默然,因为罗丰说的对,既便没有徐锐的安排,他们88师的残部早晚还是得打这一仗,因为鬼子可不会乖乖的放他们离开,他们想要离开,就非得跟鬼子干一仗不可,左右都要打,又何必在意是否被人利用?

    罗丰又说道:“所以,这一仗咱们不仅要打,而且还要打好,咱们一定要打出88师的威风来,让他们**的部队好好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正规军,什么才是真正的精锐,更要让他们知道,中国的抗战,还是得靠咱们!”

    “嗯。”黄子杰重重点头,说,“营座你说的对,这仗咱们是得打好。”

    罗丰又说道:“徐锐让咱们只守两边街区,却放开东门大街任由小鬼子通过,这是不相信咱们的战斗力,所以,咱们偏要守住东门大街,令小鬼子不得寸进,这样,我把1营1连还有2营3连交给你,守卫东门大街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黄子杰啪的立正,说道:“营座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只要阵地上还有一个弟兄在,小鬼子就别想过去。” 我的蛊物男友

    “嗯,我相信你,去吧。”罗丰点头。

    黄子杰冲罗丰敬了记军礼,转身扬长去了。

    (分割线)

    从东门方向碾压过来的是车站以及肥东据点的鬼子援军,但是有一点徐锐却是失算了,鬼子投入反扑的兵力远远不止三个步兵大队另一个战车分队,实际上,光是从东门窜犯的鬼子就有三个步兵大队加一个战车分队。

    而总共投入反击的鬼子,更有整整五个步兵大队加一个战车分队!

    这多出来的两个步兵大队,却是昨晚才刚刚赶到肥城的补充兵团,这两个步兵大队原本是准备北上徐州,火线补充第9、第13师团的,昨天深夜才刚刚开到肥城车站,所以徐锐不知道。

    这两个突然多出来的补充大队,使得肥城之战陡然凭添许多变数。

    不过,这就是战争,残酷的战争,总是会有出人意料的变故发生。

    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部仍然指定坂本清为肥城方面日军的司令官,因为坂本清是中佐,是肥城日军中除安达僚太、川畸哲也之外军衔最高的军官,不过坂本清此时被困在肥西据点,根本就无暇分身。

    于是,坂本清指定车站守备大队的大队长田谷次少佐为东路日军的指挥官。

    田谷次是个标准的日本军人,身材矮小,身高只有一米六零不到,但是长得十分壮实,一对小眼睛凶光毕露,一看就是个心狠手辣之辈,事实上,这小鬼子从上海一路窜犯到皖中,至少残杀了五十多个无辜的老百姓。

    日军的战术很明确,就是从东门、南门同时发起攻击,东路日军在突破城垣工事之后,首要目标是军火库,而南路日军在进城之后,首要目标则是油料库,相比肥城驻屯旅团司令部,军火库和油料库明显更重要。

    毕竟,时间过去这么久了,肥城驻屯旅团司令部多半已经失守,仍然还在坚守的可能性已经是微乎其微了,所以,救援肥城驻屯旅团司令部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夺回军火库及油料库。

    田谷次手里虽然拥有三个步兵大队的兵力,但是除了本身的车站守备大队,另外两个补充大队却只有士兵,并没有军官及骨干老兵,而且这些士兵都是刚从国内来的新兵,毫无战斗经验。

    这样两个步兵大队,当然是没有战斗力的。

    所以田谷次就把这两个步兵大队打散,分别编入到了他的车站守备大队中,并且临时让车站守备大队的军官全部晋升一级,也就是说,将守备大队的建制,临时提升成了守备联队。

    田谷次以战车分队为前锋,三个步兵大队同时展开攻击阵形,气势汹汹的向着肥城东门猛扑了过来,不过,让田谷次感到意外的是,中国人居然没有在东门的城垣工事设防,甚至就连城门也是打开的。 致命宠爱,萌妻,要听话!

    “空城计?”田谷次正好读过三国演义,不由有些疑神疑鬼。

    再一转念,田谷次便立刻想起来,现在可不是冷兵器时代了,就算中国人唱空城计也没什么可怕的,当下田谷次便命令战车分队暂缓进击,却从步兵第1大队抽出一个中队,率先进了城门。

    这个鬼子中队进了城之后,发现城内一片漆黑,一片死寂。

    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快四点钟了,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分。

    “照明弹!”鬼子中队长一声令下,便有掷弹兵打出了两发照明弹,照明亮呼啸着升上天,顷刻之间照亮了方圆五百米的范围,前方整个东门大街,以及大街两侧的街景便毫无保留的呈现在鬼子面前。

    只见前方五十米开外,中国人用砖石、门板以及实木家俱构筑了一道阻断大街的防御工事,大约十几个中国兵蹲守在工事后面,几乎是在小鬼子看清楚中国兵身影的同时,守在工事后面的中国官兵也开火了。

    看到对面的中国兵开火,不等鬼子中队长下令,一百多个鬼子便纷纷卧倒,机枪小队的两挺九二式重机枪还有各小队的三挺歪把子轻机枪也第一时间架起,跟对面的中国兵展开了对射。

    对面中国兵的火力顷刻间就遭到压制。

    紧接着,三个掷弹组便架起了掷弹筒,只听“嗵嗵嗵”三声,三发掷榴弹便已呼啸升空,照明弹的强光遮掩了掷榴弹的弹道,激烈的枪声也掩盖住了掷榴弹飞行时发出的尖啸,所以对面的中国兵懵然不觉。

    一秒钟后,三发掷榴弹便落在了中国兵的阵地上,轰然爆炸。

    猛烈的爆炸中,中国兵用砖石、木板以及实木家俱临时构筑的工事顷刻间被炸得四五分裂,躲在工事后面的十几个中国兵也被炸得七零八落,前后还不到十几秒钟的时间,中国人的防御工事就已经被摧毁。

    鬼子中队长的嘴角便立刻绽露出得意的狞笑。

    传说之中的大梅山独立团好像也不怎么样嘛?真是让人费解,川口支队怎么会被这样一支战术素养低下的部队给全歼?

    鬼子中队长抽出军刀往前一扬,一个小队的鬼子便立刻起身,端着三八大盖,顺着大街猛扑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大街两侧的民房顶上及一二层的窗户后面,却突然间冒出了无数的中国兵身影,下一个霎那,这些中国兵便同时猛烈开火,霎那间,密集的弹雨就已经将冲进大街的五十多个鬼子完全覆盖。

    “八嘎!”鬼子中队长的脸肌便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上了中国人的当了,当时就扬刀厉声大吼道,“撤,撤回来,快撤回来……”

    然而,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后撤却是已经太迟了,在中国人密集的交叉火力的覆盖之下,投入进攻的步兵小队很快就倒在了血泊之中,五十多个鬼子,没有一个能够全须全尾的撤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