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惨烈-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08章 惨烈



    战斗一经打响,便迅速进入到了白热化。

    这一战双方都没有退路,对于鬼子来说,他们必须尽快夺回肥城,否则时间一长,谁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中国人把军火库、油料库还有粮仓摧毁了,那么就算他们最终全歼了大梅山独立团,就算把肥城夺回来,那也是相当于是打输了。

    因为肥城之战不仅关系着肥城之战本身,更决定着徐州会战的最终结果!

    对于大梅山独闭还有伪军来说,那就更不用说了,这是他们的博命之战,赢就赢个满堂彩,输就输一个底儿掉。

    所以,双方一经交火就迅速进入白热化。

    其中尤以城东战场打得最惨烈,城东方向的鬼子除了刚开始时因为大意,吃了个小亏之外,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却是占尽了上风,这也不奇怪,因为鬼子不仅占据着兵力优势,在火力上也是占尽了优势,更有装甲车以及坦克的助阵。

    到了现在,整个东门附近的街区都已经成为双方反复争夺的战场,其中尤以东门大街的争夺最为激烈,围绕其中的一个丁字街口,中日两军是反复争夺激战,甚至爆发了好几次小规模的白刃战,可见战况有多惨烈。

    鬼子组织了一次冲锋,再次夺取了丁字街口的控制权。

    黄子杰将溃退下来的残兵归拢到一起,一清点却发现,两个连的人马,已经只剩下不到五十人了,而且几乎个个身上带伤。

    其中有个重伤员更是被弹片划破肚子,连肠子都流了出来。

    但刚才鬼子大举碾压上来时,他只是把肠子往豁里面一塞,再用武装带把伤口随便的一裹,就又跟没事人似的再次投到了战斗中。

    看着最后剩下的五十多残兵,黄子杰心头一片惨然。

    这些可都是从上海、从南京一路跟着他打出来的老兵,淞沪会战,小鬼子用数以百计的大口径舰炮炸他们,他们没有死,南京保卫战,小鬼子出动数以百计的轰炸机炸他们,他们也没有死,可今天,他们怕是很难躲过此劫了。

    战斗虽然残酷,伤亡虽然惨重,但他们却不能停下来,更不能转身逃跑,在南京时他们已经逃跑过了一次,这次在肥城,他们却不想再逃跑一次!仅仅当一次懦夫,就已经让他们愧悔交加,再当一次懦夫,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黄子杰从盒子炮卸下打空的弹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子弹逐一压进弹夹,最后将压满子弹的弹夹重新压进了枪膛。

    看到黄子杰往枪膛里压子弹,剩下的五十多个残兵便立刻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当即一个个挣扎着站起身,一个个默默的开始往枪膛里装子弹,就连那个重伤的伤员也是默不做声将十几颗手榴弹的旋盖逐一打开,再将引信捻成了一股,然后将十几颗手榴弹全部捆在了自己的胸前,这是要跟鬼子拼命的节奏。

    “弟兄们。”黄子杰冷浚的目光从五十多个残兵脸上逐一扫过,沉声说道,“前面的街口不能丢,街口一丢,鬼子就可以从左右两翼迂回过去,抄截1营还有2营的身后,这样咱们3团的整个防线就该全线崩溃了。” 道上红尘

    五十多个残兵全部默然以对,只有粗重的喘息清晰可闻。

    “所以。”黄子杰惨然一笑,接着说道,“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夺回那街口,咱们不能丢了正规军的脸面,更不能让新四军看我们笑话,还是那句话,小鬼子要想打这过,就只有一条路走,那就是,从咱们88师全体弟兄的尸体上踏过去!”

    五十多个残兵闻言神情一惨,今天这一劫看来是真躲不过去了。

    看着残兵脸上的惨然神色,黄子杰心中顿时疼彻骨髓,如果有得选择,他又何尝愿意带着这些百战余生的老兵去送死?但是现实终究是现实,今天不是小鬼子死,就是他们88师的残部亡,跟狗曰的拼了!

    “弟兄们。”黄子杰振作精神,咬着牙吼道,“别忘了团座、旅座还有战死在上海、南京的九千多弟兄,全都在天上看着呢,还记得旅座说过的话吗?咱们88师可以被打败,但是绝不能被打倒!别忘了咱们88师可是御林师!”

    听到这,五十多个残兵的眼神终于变得坚定。

    黄子杰从腰间抽出刺刀,压在衣袖上擦了擦,狞声说:“全体,上刺刀!”

    五十多个残兵便纷纷从刀鞘取出刺刀,默不做声的卡进卡槽,然后转身,沿着小巷摆开队形,黄子杰抬头看了看头顶,只见头顶天空仍是是一片暗沉沉,再低下头,黄子杰冲着五十多个残兵灿然一笑,然后左手握着刺刀,右手操着二十响盒子炮,转身就从小巷冲了出去。

    “杀!”直到冲出小巷,黄子杰才终于仰天发出了一声咆哮。

    “杀!杀!杀!”五十多个残兵顷刻间跟着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然后一个个端着上好刺刀的三八大盖,从小巷子里冲杀出来,扑向前方的丁字街口。

    前方的街口,鬼子已经意识到中国人肯定会反击,正在加紧构筑防御工事。

    看到黄子杰率领着五十多个残兵从小巷里杀出来,街口的鬼子兵便立刻扔掉手中的工兵锹,转而抄起三八大盖趴倒掩体上猛烈开火,架在环形街垒上的两挺歪把子轻机枪也猛烈开火,将雨点般的子弹倾泄到88师残兵身上。

    “弟兄们,跟我冲,冲,冲啊……”黄子杰一边连声咆哮,一边平举着二十响盒子炮猛烈开火,一个弹夹很快打完,黄子杰便将盒子炮往地上一扔,又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刺刀,然后左右手各握一把刺刀,继续连声怒吼,“杀啊,杀光狗曰的小鬼子,杀光他们……”

    “噗噗噗噗噗……”一道耀眼的火舌骤然从前方横扫过来,却是鬼子阵地上出故障的那挺九二式重机枪再一次猛烈开火了,璀璨的弹道顷刻间从黄子杰的头部贯穿而过,后面跟进的88师残兵便清楚看见,他们连长的整个头盖骨都被小鬼子的重机枪弹给掀飞,血雨顷刻间抛洒得满天都是。

    黄子杰瞬间就丧失了意识,但是身体却仍在惯性的驱使下,大步往前飞奔。 恋爱!宝贝你被捕了

    直到跑出去足有十几步远,黄子杰的遗体才终于颓然倒地,直到死,黄子杰都是面部朝前,背朝后,在南京战场,他不曾实现军人的诺言,但在肥城,他终于做到了!身为一名军人,就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黄子杰的阵亡,并未能瓦解五十多个残兵的斗志。

    事实恰恰相反,黄子杰的战死更加的激发了这些个残兵的斗志,他们非但没有转身逃跑,反而更加凶悍的猛扑上来,在付出了过半的伤亡之后,剩下的十多个残兵终于突入到了鬼子的防御阵地上。

    紧接着,双方就爆发了惨烈的白刃战。

    白刃战,不到二十个88师的残兵面对超过五十个鬼子兵的四面围攻,竟然是丝毫不落下风,经常是三个鬼子兵站成丁字阵,却拼不过88师的一个残兵,88师的残兵通常只一个突刺,就必定能刺死一个鬼子兵。

    并不奇怪,这些残兵可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他们能够从淞沪战场、南京战场上活着回来,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反观鬼子那边,除了一小半的老兵外,剩下的大多数却都是刚从国内来的新兵,毫无实战经验。

    短短不到两分钟,惨烈的白刃战便告结束,五十多个鬼子全部被格杀,不过,88师的残兵也只剩下三个了,其中包括之前的那个伤员,在刚才的白刃战中他的腹部再次受创,这次他索性懒得再包扎,任由小肠从豁口一节节的溢出来。

    鬼子不甘心失败,再次纠集兵力发动反扑,短暂的炮火准备之后,又一个小队的鬼子在一辆维克斯装甲车的掩护下向着街口猛扑过来。

    街口这边只剩下三个残兵,已经无法组织起像样的抵抗。

    短暂的交火过后,鬼子再次突入街口阵地,两个残兵被维克斯战车上的车载重机枪打成了血筛子,最后只剩下那个重伤员,于最后关头拉着了腰间绑着的十几颗手榴弹,巨大的爆炸过后,六七个鬼子被当场炸死。

    那辆维克斯战车也被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给掀翻在地。

    片刻后,田谷次在十几个鬼子军官以及卫兵的簇拥下走进丁字街口。

    看着满地的炸坑,以及一层叠一层的中日两军将士的尸体,田谷次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钦佩之色。

    “这些中国人全都是真正的勇士,他们无愧于军人的称号!”田谷次不无感慨的喟叹一声,又回头对他的副官说,“等这次战斗结束之后,尽量厚葬他们吧,对于真正的勇士,皇军不应亵渎。”

    “哈依。”副官重重顿首,表示记下了。

    “不过现在……”田谷次语锋一转,又接着说道,“却必须尽快消灭东门大街两侧的支那军,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必须尽快占领城东街区,然后抢在支那人反应过来之前夺回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