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冰火两重天-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09章 冰火两重天



    看着头顶密布的阴云,杉杉元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阴沉。

    尽管气象观测兵早在昨天上午就已经准确的做出预测,说今天整个华东都将出现强降雨天气,皖中地区更是有可能出现大到暴雨,但是预测终究只是预测,在还没有成为最终事实之前,杉杉元内心终究还存在一丝的侥幸。

    不过现在,杉杉元却连最后的一丝侥幸也荡然无存了。

    看这天气,南京附近将肯定会出现大雨天气,而皖中地区也肯定会出现大到暴雨,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华中方面军的航空兵将无法出动,将无法对肥城的日军提供空中支援,这也意味着,肥城日军将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扭转困境。

    可问题是,肥城日军有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扭转困境吗?

    对这一点,杉杉元深表怀疑,因为肥城日军的对手是徐锐,那是曾经全歼了川口支队的大梅山独立团,而且,除了大梅山独立团,还有新四军四支队参与其中,这就使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形势变得更加凶险。

    杉杉元从院子里回来,再次走进作战室时,冢田攻、长勇带着司令部里的十几个作战参谋,已经根据肥城日军提供的情报,在巨大的沙盘上摸拟出了肥城之战的真实战况。

    尽管内心不抱幻想,可杉杉元忍不住还是问冢田攻:“冢田桑,现在情况如何?”

    “情况非常不乐观。”冢田攻神情凝重的摇了摇头,然后手指着沙盘说道,“司令官阁下请看,田谷次率领的三个步兵大队在城东片区遭到了支那军顽强抵抗,激战两个多小时,只往前推进了不到五百米!”

    杉杉元顺着冢田攻手指的方向落在上摸拟沙盘上,但只见,沙盘上插满了代表日军的红色三角小旗,以及代表大梅山独立团的蓝色三角小旗,而且红蓝两色的三角小旗已经呈现犬牙状,互相纠缠在了一起,双方根本就是难分彼此了。

    一看到这局面,杉杉元就知道城东片区已经陷入到了巷战。

    “竟然是巷战!”杉杉元说道,“难怪田谷次所部进展如此缓慢。”

    “哈依。”冢田攻重重顿首说,“自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皇军虽连战连捷,但除了淞沪会战的第一阶段曾有过激烈的巷战,之后的两个阶段以及南京保卫战却并没有再上演过巷战,所以,皇军的巷战经验还是稍稍欠缺了一些。”

    杉杉元叹息一声,又问道:“那么,城南方向的进展又如何?”

    冢田攻再次摇头,沉声说:“城南方向的情况比城东方向还要糟糕,城东方向虽然进展缓慢,但至少战线是在一点点往前推进,可在城南方向,驻机场的福田部却让支那军打了个反击,损失惨重不说,战线也后撤到了最开始时的起点。”

    “福田这个蠢货,真没用。”杉杉元咬了咬牙,又接着问道,“肥西据点还有肥北据点的情况又怎样?有没有可能从肥西或者肥北抽调一到两个步兵中队,从城北或城西方向侧击中**队身后?这样或许可以打开局面。”

    冢田攻继续摇头,沉声说:“从目前来看,新四军四支队至少出动了两个团以上的兵力,分别向肥西、肥北据点发动了猛攻,眼下肥西、肥北据点自保尚且勉强,根本就不可能抽调军队回城救援,而且……” 天下第一

    说到这,冢田攻停顿了下,脸上的忧色更加的浓郁。

    杉杉元的眉头便也跟着更加蹙紧,沉声问:“而且什么?”

    冢田攻伸手指了指沙盘,又说道:“而且,据丁村据点报告,一支数量不详的新四军刚刚从据点北侧开过去,我担心,从丁村过去的新四军很可能就是四支队第九团,他们是奔着肥南据点去的。”

    “纳尼?”杉杉元闻言顿时心头狂跳。

    如果冢田攻的猜测属实,从丁村过去的这支新四军真是四支队第九团,而且真的是冲着肥南据点去的,那么,以眼下肥南据点的留守兵力是肯定守不住的,肥南据点一旦失守,眼下正在城南作战的福田部立刻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

    而福田部一旦被消灭,则腾出手来的中**队就可以从两翼迂回,完成对城东方向的田谷所部的合围,田谷部一旦被消灭,则整个肥城将再没有一支大队以上建制的日军存在,剩下各个据点的驻军却会毫无悬念的被中国人逐一的消灭。

    这就好比多米诺骨牌,随着第一张骨牌的倒下,后续的骨牌就将连续不断的倒下。

    想到这,杉杉元的脸色顷刻之间变得一片惨白,肥城之战真的就无可挽回了么?他的命运真的已经定格了么?

    冢田攻挥了挥手,将所有的作战参谋都赶出了作战室。

    接下来冢田攻要说的话,有些泄气,不宜让太多人听到。

    将所有的作战参谋都赶走之后,冢田攻说道:“司令官阁下,坦率的讲,肥城之战的希望已经不大了,现在我们首先需要考虑的,是肥城失守后将面临的严峻局面,如不能尽快夺回肥城,重新打通肥芜公路,北上集群就将面临弹尽粮绝的困境,如果局面进一步恶化,台儿庄的悲剧就极有可能重演!”

    杉杉元心乱如麻,两眼无神的问道:“冢田桑有何高见?”

    冢田攻沉声说道:“卑职以为,驻芜湖的菊地旅团应该立刻北上。”

    “菊地旅团?”杉杉元茫然说,“仅靠一个菊地旅团怕是对付不了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吧?何况,现在大梅山独立团还有新四军四支队助阵,局面就更凶险。”

    杉杉元也是有些让徐锐打怕了,先是川口支队全军覆灭,现在更是重兵驻防的肥城也是说丢就丢,所以,调菊地旅团前去收复肥城,杉杉元真是一点信心都没有,菊地旅团虽属于一线部队,但川口支队何尝不也是一线部队?

    菊地旅团的战斗力再强,难道还能够比川口支队更强?

    冢田攻说道:“仅凭一个菊地旅团肯定对付不了徐锐,所以,驻南京的熊本师团得立刻取消休假,全体归队,然后一部前出芜湖,接替菊地旅团的防务,提防浙西皖南的国民军进犯,师团主力则从浦口北上,趁虚进袭大梅山区,此乃围魏救赵!当可以迫使大梅山独立团从肥城火速回援!” 绝色宠妃:纨绔六小姐

    “那就这样。”杉杉元有气无力的说道,“让熊本师团立刻集结,同时命令菊地旅团立刻从芜湖北上吧。”

    凭心而论,对于肥城失守之后的应对,杉杉元真的是兴致缺缺,因为肥城一旦失守,囤积在肥城的军火、粮食以及油料一旦落入敌手,就彻底意味着他这个华中方面军司令军已经当到头了,更意味着他的政治生命也已经彻底终结了。

    至于肥城失守之后如何夺回,北上集群的补给线如何保障,却是下一任华中方面军司令官应该考虑的问题了,与他杉杉元又有何干系?

    但是,杉杉元实在是不甘心就这样终结自己的政治生命,当下强自振作精神,问冢田攻说:“冢田桑,肥城之战真的就无可挽回了吗?”

    冢田攻再次摇头,说:“司令官阁下,我很想说,不是,但遗憾的是,残酷的事实却告诉我,恐怕是这样,肥城之战恐怕是真的无可挽回了。”

    杉杉元闻言,一对吊梢眉便再次耷拉了下来。

    (分割线)

    相比杉杉元的颓丧以及消沉,国民军第三战区总司令长官古树同的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好,这两人的心境,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古树同听取了万向云的建议,毫不手软的将光复肥城的“决策权指挥权”一古脑的抓在手里,情况上报之后,还不到五分钟,便接到了统帅部的回复,又过了大约半小时,便接到了蒋委员长亲笔签发的指示电。

    蒋委员长指示,让古树同按原定的计划,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

    国民军统帅部也是有能人的,已经从古树同的电报中敏锐的嗅出了战机。

    如果三战区真能一举光复肥城,则台儿庄重创日军第5、第10师团的辉煌就极有可能重演,而且令蒋委员长更加欣喜的是,这次创造辉煌的再不是桂军、川军、西北军这样的杂牌军,而是他蒋某人的嫡系部队!

    不过,相比日军的情报畅通,三战区的情报来源就显得有些匮乏。

    复兴社肥城站毕竟是隐藏的,不能公开露面的,所以,也就无法与88师的残部以及大梅山独立团公然进行接触,没有第一手战报,复兴社肥城站在向三战区长官部报告战况时,就难免会出现延迟,而且不一定准确。

    好在总的局面还是可以看清,不至于盲人摸象。

    万向云随手掷下手中的铅笔,抬头对古树事说:“总座,汇总各方面的情报,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做出大致的判断,肥城之战应该是没问题了,现在我们应该想想在拿下肥城之后,如何给予小鬼子的北上集群致命一击!”

    听到这,古树同脸上的皱纹都顷刻间舒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