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会师-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11章 会师



    四支队9团的突然出现,打了城南鬼子一个措手不及。

    不可避免的,城南的小鬼子就出现了短暂的思想混乱,不知道是应该继续向前攻击,还是应该掉头防御?趁着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徐锐率独立团2营、3营以及伪军1团1营的五百多残兵向鬼子发起了最后的反突击!

    “杀!”南霸天是存心要在徐锐面前表现自己,以挽回“带兵无方”的印象,所以冲得比徐锐还要猛,趁着徐锐停下来开枪射击时,南霸天一下子就越过了徐锐,第一个突入到了鬼子的阵地上。

    “去死!”南霸天一个突刺,就把迎上来的一个鬼子军曹挑翻在地。

    下一霎那,一个身材特别矮壮的鬼子上等兵便从斜刺里猛扑过来,寒意逼人的刺刀闪电般刺向南霸天小腹,南霸天猛一拧身,试图躲闪,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脚下突然一滑结果就没能拧过来,这场暴雨使整个战场都变得无比湿滑。

    说时迟,那时快,鬼子上等兵的刺刀就已经刺到南霸天面前。

    只听噗的一声响,锋利的刺刀就已经从南霸天的左腰刺进去,又从腰后穿出来,南霸天吃痛,顷刻之间杀猪般嚎叫起来。

    “嗷啊,狗曰的,老子宰了你!宰了你!”南霸天挨了一刀,却更加凶性勃发,因为两个人距离太近,三八大盖倒转不过来,南霸天便索性扔了三八大盖,然后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把就掐住了鬼子上等兵的咽喉。

    鬼子上等兵却也凶悍,飞起一脚直踹南霸天裆部。

    南霸天赶紧夹紧双腿,却没能完全挡住,卵蛋上顷刻又挨了一下狠的,这一下疼可真是疼入骨髓,掐住鬼子上等兵的双手顷刻变得无力,那个鬼子上等兵便趁机挣脱了南霸天的大手,再一脚将南霸天踹翻在地。

    接着,鬼子上等兵便高高扬起三八大盖,照着南霸天心口恶狠狠刺下。

    “大哥小心!”一个身影突然从斜刺里撞过来,一把将鬼子上等兵撞开,却是1团的团长至尊宝,至尊宝一把撞开鬼子上等兵,正要上前一步结果了对方时,那鬼子上等兵却一个鲤鱼打挺跳起,张开双臂从身后箍住了至尊宝。

    至尊宝双臂被鬼子箍住,一时间竟甩不脱,那鬼子上等兵也是真的凶悍,这明显就是一个练家子,只见他先往后尽量仰起脑袋,然后猛的往前一撞,钢盔的前沿便立刻重重的撞在了至尊宝的后脑勺上。

    钢盔的前沿其实并不锋利,但是因为力大,竟直接破开了至尊宝的颅骨,至尊宝后脑的脑干受到重创,甚至连吭都没有吭一声,霎那间就气绝身亡。

    “至尊宝?!”看到至尊宝的脑袋软软的耷拉下来,南霸天的眼睛一下就红了,当时就咆哮着扑向鬼子上等兵,鬼子上等兵松开至尊宝,狞笑着迎上来跟南霸天扭打在一起,南霸天凭借身高优势,双腿叉开撑住地面,终于把鬼子上等兵压在身下,然后拿额头当撞槌,一下又一下的撞击鬼子上等兵面门。

    南霸天的信条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拿头撞死了至尊宝,老子也同样要拿头槌一直撞你到死!只撞了几下,鬼子上等兵的鼻梁就已经被撞断,再撞几下,鬼子上等兵的整个面门都撞得塌下去,整个都已经不成人样了。 胭脂河诡怪传说

    不过鬼子上等兵也是真凶悍,弥留之际,悄然磕开了一颗手雷。

    南霸天懵然不知,兀自拿头槌一下又一下的撞击鬼子上等兵的面门,直到把鬼子上等兵的整个面部撞得血肉模糊,这个时候,手雷也轰的一声炸了,南霸天的身躯一下就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掀翻在地,胸腹部也被飞溅的弹片切割得血肉模糊,鲜血就跟涌泉似的喷涌了出来。

    “老倭瓜!”徐锐赶过来时,南霸天已经只剩一口气了。

    “团长,对不住,我对不住你。”南霸天两眼无神的看着徐锐,惨笑着说,“我没能完成好你交待的任务,我没能够带好兵……”

    南霸天说的是伪军1团的事情,战斗打响之后,伪军1团的三个营顷刻之间就跑得只剩下一个营,这让南霸天感到脸上无光,至死都难以释怀。

    “不要说了,老倭瓜,你做的很好,你立了大功了!”徐锐只看伤势,就知道南霸天肯定不行了,当下紧握着南霸天的双手说道,“这次独立团能够得手,能够拿下鬼子重兵驻防的肥城,老倭瓜你是首功!”

    “是吗?这就好,还有2团,老酒他……”南霸天话还没说完,声音便轻了下去,直至什么都听不到了,徐锐再伸手一探南霸天鼻息,已经没气了,也不知道南霸天临死之前想要说什么,不过老酒的2团眼下并不在肥城。

    徐锐伸手从南霸天的脸上轻轻的抚过,南霸天终于合上了圆睁的怒目。

    站起身,徐锐便反握着刺刀再次发起了突击,眼下中日两军激战正酣,他根本就来不及有过多悲伤。

    徐锐犹如下山猛虎,一路横冲直接向前突击。

    也不知道连续格杀了多少个鬼子,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穿着灰色卡其布军装的身影,那人明显也杀红了眼,嗷嗷咆哮着,端着三八大盖就往徐锐身上扎过来,徐锐猛一个闪身躲过,再一把攥住对方的步枪。

    “小子,看清楚了,老子是中国人!”徐锐怒吼道。

    对面那名战士怔愣了一下,立刻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啊,真对不起,真对不起,我也是杀得昏了头了,险些误伤友军,你们哪部分的?”

    “我是大梅山独立团的团长,徐锐,你们团长在哪?”徐锐直接问道。

    “你就是徐团长?久仰大名!”那人又愣了一下下,然后伸出手说道,“我就是四支队九团团长曹福。”

    “你就是曹团长?”徐锐闻言也是一愣,然后伸出手与曹福用力相握。

    徐锐还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居然就是四支队第九团的团长,徐锐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曹团长居然也像个大兵,端着刺刀冲杀在战斗的第一线,不过也是,这个时代的**人,确实是带头模范,好事让别人,遇到有危险又辛苦的任务则往往抢着上。

    握过手,曹福说:“徐团长,真是不好意思,因为原定是两天之后行动,所以我就带着部队到两百里外拔了个据点,突然接到命令再往肥城赶就有些晚了,好在紧赶慢赶还是赶回来了,不算太晚吧?” 情缘剑梦一:问情篇

    “不晚,不晚。”徐锐连忙说,“这个事儿,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们,要不是我们独立团出了纰漏,也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动。”

    曹福说:“徐团长,接下来怎么办?我们司令员说了,在他还没有进城之前,所有先进城的部队全部服从你的指挥。”

    徐锐也不客气,说:“曹团长,麻烦你留下一个连打扫战场,然后再派一个连从城外绕过去,从东门抄截鬼子身后,提防鬼子逃跑,剩下的人则跟我们合二为一,直接从城内平推过去,从侧翼向城东的鬼子发起突击。”

    仗打到这份上,中日两军已经完全纠缠在一起,已经不需要什么战略战术了,剩下的就是刺刀见红,决一个生死了!

    曹福当即下令:“新兵连,留在原地打扫战场,特务连从东门抄截鬼子退路,其余各营、连跟独立团友军一道,向城东鬼子反突击!分头行动!”

    来不及喘口气,徐锐、曹福便合兵一处,往城东猛扑了过来。

    这个时候,扼守城东的独立团1营以及88师的两个残兵营也已经到了崩溃边缘。

    还真让徐锐给料中了,眼看着防线就要全线崩溃,罗丰便萌生出了拼命的念头,他把手下的两个营长丁力、雷鹏叫到跟前,沉声说道:“阿力,大鹏,眼前这关口,看来是闯不过去了,左右都是死,与其守在阵地等死,还不如打他个反突击,痛痛快快的战死在冲锋的路上,你们俩觉得呢?”

    丁力惨然说道:“我听营座的。”

    雷鹏则冷然说:“营座,我先带1营反击,1营打完了阿力的2营再顶上,2营打完了营座你再带团部直属队顶上,就这么定了。”

    不愧是好兄弟,直到最后一刻,雷鹏都还想着或许能够用自己的战死,来换取罗丰还有丁力的活命,雷鹏最后又说:“营座,小弟先走一步!”

    说完,雷鹏转身刚要走,却又让罗丰一把抓住了。

    “大鹏。”罗丰一把抓住雷鹏,沉声说,“你我兄弟,要活就一起活,要死,那就一块上路,还分什么先后?”

    说完了,罗丰便拔出勃朗宁手枪,一下拉上枪栓。

    丁力还有雷鹏便把伪军3团打剩下的三百多残兵集结起来,都是从死人堆爬出来的百战老兵,所以罗丰也没有做动员,直接就带着这三百多残兵拉开阵形,向对面的鬼子阵地发起最后、最凌厉的反突击。

    看到伪军3团发起了反突击,何光明也当机立断,率部发动反突击,因为何光明非常清楚,伪军3团一旦拼光了,单凭他的1营无论如何也是顶不住鬼子进攻,所以索性跟鬼子拼了,或许还有可能一鼓作气打垮鬼子。

    说到底,对面的鬼子应该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