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分赃-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19章 分赃



    一千两百多桌,也就鬼子的司令部够大,才放得下。

    不过鬼子司令部并没有那么多的八仙桌,独立团、伪军还有新四军的官兵便自力更生找来许多木板搭桌子,凳子不够就索性蹲着吃。

    一直忙碌到下午两点,席面才陆续做好,然后次弟端上来。

    拼杀了一晚上,也饿了整整一个晚上的大兵们便立刻开整,一个个就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吃了一个稀里哗啦,经常是一大脸盆的猪肉白菜炖粉条子刚一端上来,立刻就见了底,一大脸盆猪肉馅包子刚端上来,两下就全吃完了。

    肖雁月请了足足几十个大厨,还临时雇了上百个短工帮忙,也还是忙得脚不沾地,但只见这边嚷嚷着加菜,那边又嚷嚷着脸盆空了,有些大兵等不及,便一个个不耐烦的拿筷子把脸盆敲得当当作响,整个司令部是热火朝天。

    徐锐很喜欢这种氛围,既然是会餐,就该有会餐的热闹劲,一个个的坐在那里死气沉沉的吃饭,那还叫什么会餐?可惜没有酒,要不然气氛会更加好,不过话又说回来,肖雁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同意让独立团官兵喝酒,这是原则问题。

    徐锐却没有急着上桌,而是一个院子一个院子的转。

    不趁这个机会跟四支队的弟兄还有88师的残兵搞好关系,那他徐锐在金陵军事学院的三年心理学就算是白上了,四支队是友军姑且不说,单说88师的这些残兵,谁敢断言将来他们就没再打交道的时候?

    尽管这次罗丰抱绝了他的招揽,但是将来,没准还有机会将这些残兵收入麾下呢?这些可都是从死人堆爬出来的百战老兵,个个都是精锐!徐锐就是拿一个排的装备换一个,他也是抢着换,而绝不会有一丝的犹豫。

    “四支队的弟兄们辛苦了,吃好,一定要吃好。”

    “88师的弟兄们,昨晚这一战,你们的表现大伙有目共睹,没说的,你们全都是好样的,今天这顿饭就是专门犒劳你们的,独立团的弟兄不过是沾了你们的光,都别客气,敞开了可劲吃,吃完了还有,管够,呵呵!”

    “独立团的弟兄们,也别客气,敞开了吃。”

    徐锐转着转着就转到了鬼子司令部的前门,一抬头,正好看到四支队司令员高汉亭还有政委萧华东联袂走进来。

    高汉亭和萧华东刚才是去军火库清点去了,所以才来的晚了。

    虽说大家都是友军,但高汉亭还是多留了一个心眼,在进城的第一时间就把他的警卫营派到了军火库,名义上是加强警戒,其实说白了还不就是提防徐锐搞小动作,偷偷的从军火库往外顺军火。

    不过说真的,高汉亭是真被军火库里储存的武器弹药给震惊到了。

    我的乖,这么多的武器弹药,这要是全归了四支队,他的四支队立刻就可以从三个团扩充成五个团,而且今后这大半年,都不用愁没有弹药了,肥城军火库储存的弹药足够整个四支队大半年作战所需,只是可惜,这些军火得两家分沾。

    “哟嗬,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正好赶上饭点了。”高汉亭哈哈一笑,又说道,“徐大团长,你可别说没给我们准备午饭啊?” 重生女儿家

    “哪能,我就是忘了谁也不敢忘了高司令您哪。”徐锐哈哈一笑,肃手说,“早给您准备好了,无双楼大厨亲手操持的席面,不过菜色却都是一样的,一大盆猪肉白菜炖粉条,一大盆油泼臊子面,一大盆猪肉馅包子,不够吃还有加,咱可不兴特殊化,是吧?”

    “废话。”高汉亭没好气道,“你以为老子是国民党军官,非得吃什么小灶?走吧,赶紧的前边带路,老子还真有些饿了。”

    徐锐嘿嘿一笑,带着高汉亭、萧华东进了司令部的门房。

    还真是,堂堂四支队司令员,政委,还有独立团的团长,就在个门房里吃饭,而且竟然连凳子都没,三个高级干部加三个警卫员各盛了一碗油泼面,又用勺子舀了一大勺子的红烧肉加到碗里,再就着猪肉白菜炖粉条稀里哗啦的吃起油泼面。

    好家伙,六人就端着面碗蹲在地上,就跟三个老农似的。

    高汉亭连吃了三大碗,把面碗一扣,然后从后腰摸出一根旱烟管,给自己装了满满的一锅老烟,美滋滋的抽起来。

    饭后一锅烟,赛过活神仙哪。

    今天这日子过得才是真的美。

    徐锐却连吃了五大碗,才终于停筷。

    莫子辰和高汉亭的警卫员石彪却还在那里可劲的吃。

    吃的高汉亭都有些看不下去,拿旱烟管敲了敲石彪,说:“吃吃吃,还吃,就跟一万年没吃过饭似的,都吃了多少碗了?”

    石彪愣愣的答道:“才吃了六碗。”

    “才吃了六碗,才?”高汉亭说,“你还想吃多少碗。”

    石彪挠了挠头,说:“这样的大碗,我还能再吃六碗。”

    “你?!”高汉亭立刻被气个半死,“你咋不把你自己炖炖吃了?”

    徐锐便笑着说:“高司令,让石彪兄弟吃,不够吃让炊事班的人再给你加。”

    “嗳,谢谢徐团长。”石彪道了一声谢,又埋头稀里哗啦的吃起油泼臊子面。

    高汉亭摇摇头,又对徐锐说道:“既然你已经吃完了,那咱们就该谈谈正事了。”

    徐锐早知道高汉亭指的是什么,但是故意装糊涂说:“却不知道,高司令员要跟我谈论什么正事?”

    “你小子少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高汉亭没好气道,“开战之前,咱们可是有过君子约定的,现在肥城已经打下来,虽说情况跟之前的约定略有出入,但基本情况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所以,这好处自然也就应该按照战前的约定来分配,你说是吧?”

盛婚66亿,霸道总裁有点暖

    徐锐笑着说:“原来高司令是要分赃啊,也是,也该到坐地分赃的时候了。”

    “什么分赃,说的可真难听。”高汉亭哼声说,“徐团长,咱们可是革命队伍,不是山大王土匪,所以这不叫分赃,这叫分配,不过在分配战利品前,咱们得先捋捋这次肥城之战的战利品,刚才我去转了转,发现战利品总共有三大宗,粮库、油料库还有军火库,哦对,听说你还拿下了肥城发电厂,那也算一宗,总共四大宗。”

    “高司令,这不对吧。”徐锐纠正说,“该是五大宗才对。”

    “五大宗?”高汉亭装傻,茫然问道,“还有一宗是个啥?”

    徐锐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缴获啊,战场上缴获的武器装备也算一宗,这次咱们差不多消灭了小鬼子七个步兵大队,七个大队,就算损毁一半的武器装备,也还剩下三个半大队的武器装备,这可不是小数目。”

    高汉亭便开始闷头抽老烟,暗中却给萧华东使了个眼色。

    萧华东会意,便笑着说道:“徐团长,瞧您这话说的,战场缴获怎么可以拿出来分,当然是谁缴获就归谁,再说我们司令员都已经把缴获的这些武器装备分发给各参战部队了,你也不好意思再逼着我们司令员去收回来,是吧?”

    肥城之战,独立团和伪军打了个半残,最后却让四支队捡了个大便宜,打扫战场的事基本都是四支队干的,缴获的这些武器装备自然也多半落入了四支队的口袋,这都是落了袋的好处,高汉亭当然不会再让出。

    徐锐说道:“政委,那我可就要说道说道了,既然是谁缴获的就算谁的,那军火库、油料库还有粮库,也是我们独立团缴获的,而且我也已经把这些军火、油料以及粮食分发给参战的各营连了,高司令也不好意思逼着我再收回,对吧?”

    “你想吃独食?”高汉亭立刻急了,大叫道,“门都没有。”

    “既然是这样,要不干脆将所有缴获全部上交给军部,然后再由军部分配,高司令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徐锐微微笑着,又将了高汉亭一军,他笃定高汉亭不会,也不敢把这些缴获上交给军部,上缴军部就得四个支队平分,那他就亏大发了。

    “行行行行行,缴获的武器装备也算是一宗,五大宗,行了吧?”不出徐锐意料,高汉亭果然还是让步了。

    “好,那这次肥城之战的战利品主要就是五大宗。”徐锐义正词严的说着,内心里却在暗中偷笑,因为肥城之战的战利品不是五宗,而是六大宗,除了明面上的五宗,还有另外一宗大进项,那就是城内的富商缙绅的****费。

    不过,徐锐可不会把这笔进项拿出来跟别人分,就算四支队的友军也不行。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现在再说说,这五大宗战利品怎么分配。”

    高汉亭立刻说:“就按战前的约定,你我两家按出兵多少以及伤亡比率分配,出兵多少不用说了,我也不想在这个上面欺负你,就按建制来,我们四支队有三个团参战,你们独立团就一个,再考虑到你们独立团的伤亡,我们四支队拿七成,你们独立团拿三成,徐团长你觉得咋样?够意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