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讨价还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20章 讨价还价



    徐锐其实听清楚了,但还是故意问了一句:“高司令你说啥?”

    如果换一个脸皮薄的,没准就把刚才的话收回了,但高汉亭不是。

    高汉亭丝毫不受影响,非常淡定的说道:“徐团长,我们四支队拿七成,你们独立团拿三成,怎么样,够意思吧?毕竟这次作战咱们四支队可是出动了整整九千人,人吃马嚼的每天消耗的钱粮可不在少数,而你们独立团总共也就出动了不到一千人,无论怎么算,这笔买卖都是你们独立团赚大了。”

    萧华东听了个瞠目结舌。

    这话也就司令员能够说得出口,换他老萧是无论如何说不出口的。

    四支队出动了九千多人这没错,独立团只出动不到一千人也没错,可你咋不说,人家独立团在伪军配合下消灭了鬼子两个步兵大队,又顶住了鬼子五个半步兵大队的反扑,要不是独立团把鬼子都给调走了,四支队要想占领城外的据点哪有这么轻松?

    所以要是按照战功分配战利品,应该是独立团拿大头才对,最多也就五五分账。

    徐锐听完却是笑了,笑完了之后又说道:“以出兵多少而论,不要说三七开,就是二八开我也没有意见,真的,不过高司令,这次光复肥城之战可不止你我两家,除了你们四支队和我们独立团外,还有伪军皖中警备师呢。”

    “伪军?”高汉亭大手一挥,霸气的说,“伪军没有资格分配战利品,老子不追究他们投靠小日本的汉奸罪责就不错了。”

    徐锐会拿伪军皖中警备师充数,这个早在高汉亭意料之中,因为伪军皖中警备师师长南霸天原本就是徐锐的内应,真要是让伪军皖中警备师以师级建制参与战利品的分配,那他们四支队亏大了,所以坚决不能答应。

    高汉亭的对策就是不承认伪军的对等地位。

    徐锐又说:“那要是三战区皖中挺进旅呢?”

    “三战区皖中挺进旅?这是什么部队,我怎么从未听说过?”高汉亭闻言一愣,又扭头问萧华东,“老萧,你听说过这支部队吗?”

    萧华东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表示没有听说过。

    高汉亭说道:“徐团长你这就不对了,你对三七分成有意见,大可以提出来嘛,这就好比做买卖,一个漫天要价,一个大可以坐地还价嘛,就算一时谈不扰还可以慢慢谈,又何必搞出皖中挺进旅这么一支不存在的部队来?”

    “高司令,怪我,怪我没把话说清楚。”徐锐笑笑,接着说,“皖中挺进旅其实也是刚刚才编组成军的,由于88师残部在光复肥城之战表现卓越,国民军第三战区长官部决定以88师残部为基干编成皖中挺进旅,暂驻肥城,由罗丰任旅长。”

    “你说啥?”高汉亭讶然,“还有这事?”

    徐锐连连点头,说:“是,真有这事。” 娱乐圈秘闻:高冷娱总追妻记

    徐锐虽然还没有跟杨八难密谈过,但却已经知道了三战区长官部的密令内容。

    因为杨八难也算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跟徐锐之间存在很大的误会,沟通起来存在很大的障碍,所以来肥城前,他先去了趟梅镇,跟独立团政委王沪生见了面,并把长官部的密令透露给了王沪生。

    杨八难的用意不言自明,就是希望王沪生能够居中调和。

    王沪生也没有让杨八难失望,还真就给徐锐发了封电报,让徐锐慎重考虑国民军第三战区长官部的意见,不管怎么说吧,新四军都属于三战区序列,所以对于古树同这个名义上的总司令长官还是要尊重的。

    当然了,王沪生之所以劝说徐锐接受密令,并不是真的出于对古树同这个总司令长官的尊重,而是为大梅山独立团的利益考虑,不管怎么说,杨八难的皖南独立团都是一个团,既便经历了一场内讧,也仍有七八百官兵。

    而且这七八百官兵大多是参加过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的老兵,大梅山独立团若真能收编皖南独立团,实力顷刻间就会上升一个台阶,这可要比从根据地招募七八百新兵蛋子,再把他们培养成老兵容易多了。

    出于这样的考虑,王沪生给徐锐发了电报。

    眼下,徐锐已经知道古树同的打算,也接受了他放出来的筹码。

    不过说心里话,徐锐想收编的其实并不是杨八难的皖南独立团,而是罗丰手下这不到两百的残兵,杨八难的皖南独立团素质如何,只看他们团长王义的德行就能够看出一二来,有什么样的长官就会有什么样的士兵,从王义的德行,就能知道皖南独立团的德行恐怕不会好到哪里去,这样的一支部队既便收编过来,只怕也得花费很大的力气进行整顿,而且整顿的结果也不一定理想。

    但是罗丰的这两百残兵就不一样了,这两百人那可是真正的百战精兵,无论是身体素质、枪法还是拼刺技术,那全都是一顶一的,说他们能够以一挡百那是夸张了,但是以一顶十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这小两百残兵,要进了独立团立刻就能干排长!

    所以相比杨八难的皖南独立团,徐锐更想收编罗丰的这将近两百残兵。

    不过没有办法,古树同看来也不傻,也想到了要把这剩下的不到两百号88师残兵捏在手里,并以这些残兵为基干编成皖中挺进旅,更厉害的是,直接把罗丰从营长提拔成了少将旅长,从而彻底断了徐锐招揽罗丰的念头。

    人家罗丰现在都已经当少将旅长了,还投奔你这团长?到时候是你这个团长指挥他这个旅长,还是他这个旅长指挥你这个团长?

    所以徐锐已经不再想着收编罗丰的残部,而是想跟他们搞好关系。

    谁知道罗丰的皖中挺进旅将来会怎么样,没准将来还会有机会呢?

    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徐锐想把罗丰的皖中挺进旅也拉进来,参与战利品的分配,眼下付出的不过是部分战利品,将来收获的却很可能是两百个甚至更多的身经百战的老兵,这笔买卖怎么算都是稳赚不赔。 文艺国度

    身处战争年代,什么资源最宝贵?

    不是武器弹药,不是黄金或白银,而是人,更确切点说,是熟练掌握各种战斗持能的精锐老兵,老兵资源最稀缺!

    听了徐锐的话,高汉亭的眉头便一下蹙紧。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刚刚成军的皖中挺进旅还真有资格分一杯羹,人家还是伪军时随你怎么拿捏都可以,可人家现在已经恢复国民军编制,那就不能乱来了,不管怎么说现在都是国共合作,要精诚团结、一致对外,不是么?

    憋了好半天,高汉亭又说道:“皖中挺进旅要参与战利品的分配这没有问题,不管怎么样,他们也是参加了光复肥城的战斗,但他们现在整个旅也就一百多不到两百人,怕是不能按照旅级建制参与分配吧?这不合理!”

    按照双方参战部队的建制来瓜分战利品,这个是战前高汉亭和徐锐早就商定好的基本原则,在这个基本原则之上,再结合双方的人员装备的损失酌情予以增减,再敲定最终分配方案。

    按这个原则,四支队至少也能分到七成战利品。

    可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皖中挺进旅,并且要以旅级建制参与战利品分配,就算是按照两团建制的乙种旅,也要分走足足三分之一的战利品,而四支队的分成却转眼之间就从七成锐减到了不足五成,这让高汉亭如何甘心?

    徐锐笑着说:“那么高司令认为,皖中挺进旅应该以什么建制参与分配?”

    “最多按营级建制参与分配。”高汉亭皱眉说道,“他们现在总共也就剩下不到两百号残兵,按一个营的建制参与分配已经顶天了。”

    徐锐皱眉说:“高司令,这样不好吧?皖中挺进旅现在虽然只剩不到两百人,可战前却是一个建制完整的旅,我们不能因为人家伤亡大,就削减人家的应得利益,那不是让战死的烈士既流血又流泪么?这不合适。”

    “得得得得。”高汉亭不耐烦的打断徐锐道,“什么建制完整的旅,别以为我就不知道伪军皖中警备师的实际情况,罗丰名义上是第二旅旅长,可手下实际就只有一个团,黄守义的第四团根本就没他什么事,也没参与肥城之战,战斗一打响就全跑了。”

    萧华东也觉得让皖中挺进旅以营级建制参与战利品分配有些那啥了,当下说:“要不然就让皖中挺进旅以团级建制参与战利品分配吧?”

    高汉亭无奈的说:“好吧,既然政委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着吧。”

    徐锐说:“我是没有意见,不过我们恐怕还是得听听罗旅长的意见。”

    说完了,徐锐又扭头吩咐还蹲在那里狼吞虎咽的吃油泼面的莫子辰:“老莫,快别吃了,看你都吃了多少碗了,还吃?!赶紧的,去把罗营长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