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借兵-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21章 借兵



    莫子辰哦了一声,伸出舌头将碗底剩下的一点油臊子舔进嘴里,然后站起身,一边打着饱隔,一边往外去了。

    不片刻,莫子辰便领着罗丰到了。

    “罗旅长。”徐锐赶紧站起身敬礼。

    高汉亭和萧华东也跟着起身,随意的敬了记军礼。

    **人眼下对于礼仪什么的是还是不太讲究的,也没条件讲究。

    罗丰却回了一记标准的军礼,又说道:“徐团长千万别这么叫我,什么旅长,我就只是个小营长而已,而且还是个大节有亏的营长。”

    高汉亭、萧华东便扭头讶异的看向徐锐,仿佛在问:你小子搞什么?

    徐锐说:“罗旅长,难道杨特派员没向你传达三战区长官部的命令?”

    “不是,他传达了。”罗丰闻言摇摇头,接着说道,“不过,我并不打算当这所谓皖中挺进旅的旅长,因为我没这个资格。”

    罗丰是真不打算接受古树同的这道命令。

    不过原因不是因为他没资格,而是不想让88师的残兵再去充当炮灰。

    因为在古树同的密令中,除了以88师残兵为基干编成皖中挺进旅并且晋升罗丰为少将旅长之外,紧接着还有另外一道命令,让罗丰利用缴获的日械装备就地扩充部队,然后牢牢守住肥城!为三战区调兵谴将围歼鬼子北上集群赢得时间。

    正是这道命令让罗丰看清了古树同此举的真正意图,古树同以88师残部为基干编成皖中挺进旅,并且晋升他为少将旅长,不过只是手段而已,他的真正目的却是后者,古树同分明是要拿他们88师的弟兄去当炮灰!

    尽管古树同在密令中显得信心满满,仿佛鬼子北上集群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但是罗丰却压根就不相信三战区还有反击的能力,更不认为刚组建的“皖中挺进旅”能够顶住鬼子的大举反扑,守住肥城至少半个月的时间。

    在罗丰看来,肥城根本就没办法守。

    哪怕新四军四支队还有独立团全力协防,肥城也仍然守不住。

    因为现阶段,中国,军队根本不具备跟日军正面硬拼的实力。

    经历过了淞沪会战及南京保卫战的惨败,罗丰终于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绝不会再带着88师剩下的弟兄前去送死,他将带着剩下的百余弟兄前往武汉归建,为了这个,既便被送上军事法庭他也是在所不惜。

    听闻罗丰不打算接受长官部的命令,高汉亭立刻说道:“既然罗营长不打算接受三战区长官部的命令,那么对于贵部以营级建制参与战利品分配,应该也没有什么意见吧?”高汉亭还真挺会找机会,刚商量好的团建制转眼又成了营建制。

    罗丰闻言莞尔,摇头说道:“我们88师就不参与战利品的分配了,在肥城之战中所有的缴获你们两家分吧,这也是你们应得的。”

    罗丰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带着手机当知府

    罗丰此举却大大出乎徐锐、高汉亭的预料。

    目送罗丰的身影出门而去,高汉亭微笑说:“徐团长,现在罗营长已经表态不会参加战利品的分配,那么,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开始分配了?”

    “那就开始吧。”徐锐点头说道,“你我两家按照三七分成,这我没意见,不过发电厂的设备不能拆,而且,你们皖中根据地好像也没有煤矿,所以发电厂设备都得归我们大梅山根据地,这个高司令你没有什么意见吧?”

    “这我当然没有意见。”高汉亭很痛快的答应了,又说,“不过徐团长你肯定不好意思白拿原本属于我们四支队的那一份设备,我知道徐团长你是个痛快人,你肯定会拿出相应的战利品进行交换,我没说错吧?”

    “高司令,我发现你没去当商人,真是商界的一大损失。”徐锐笑笑,又说,“既然高司令你都发话了,我要是没有任何表示,岂不是要被四支队的友军在背后戳脊梁骨?也罢,高司令还有萧政委你们就直说,看上什么了?”

    “军火!”高汉亭和萧华东异口同声的道。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高汉亭才轻咳一声,接着说道:“我们也不会多要,只要你们独立团少拿一成军火就成,军火分配按照你们二我们八,其余还是三七开,当然,发电厂的设备全归你们所有。”

    “行,军火分配就按二八分成。”徐锐痛快的答应下来,又说,“不过高司令,有句话我得先说明,二八分成仅限军火,三七分成仅限粮食、油料还有缴获的装备,发电厂的设备全归我们独立团所有,除了这五大宗的战利品,剩下的可就是谁发现就归谁。”

    “徐团长,你说的是机场缴获的那架战斗机吧?行,那玩意我不跟你抢,反正我们也没有人会开,给了我们也是浪费。”高汉亭哈哈一笑,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那飞机虽然是个好东西,可给他们是真没用。

    徐锐却也不点破,他言语所指的又何止一架战斗机?

    笑吧笑吧,到时候我从肥城富商缙绅口中敲出上千万的财富时,你就等着眼红吧,老子可不会分你半个角洋,哼哼!

    徐锐和高汉亭正事谈完,而且谈得十分融洽,接下来就是愉快的交流战斗经验了,高汉亭顺便还想从徐锐这探口风,看能不能用一个排的装备从狼牙小队换一两个狼牙回去,他眼红狼牙,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高汉亭像个老农一样毫无形象的蹲在门槛上,一边剔牙一边说:“我说,徐团长,你手下的狼牙小队好像挺能打啊。”

    一听高汉亭这话,徐锐就知道他在动狼牙小队的脑筋了,不过狼牙小队,徐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送给别人的,一个都不行!他训练这几个队员可是费了老鼻子劲了,这次打肥城还折损了一下,都不知道上哪补充去,还想挖墙角?门都没有!

    徐锐说:“我说高司令,你要是想打我的狼牙的主意,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念头。”

    “徐团长,瞧你这话说的,不就是几个能打的老兵么,我们四支队也有枪法好、刺杀技术出众的老兵。”高汉亭一边说,一边给政委萧华东使个眼色。 妖娆家主很倾城

    萧华东会意,接过话茬说:“徐团长,是这样的,我们司令员的意思就是在两支部队间搞一个人员交流,你们独立****几个能打的老兵过来,我们四支队呢也会找一批能打的老兵过去,俗话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嘛。”

    “这个可以。”徐锐笑着说道,“我们独立团老兵有的是。”

    高汉亭赶紧说道:“我先说明,别的老兵我可不要,我只要狼牙。”

    徐锐针锋相对说:“不行,别的老兵都好说,唯独狼牙没得商量。”

    “他奶奶个熊,我五个换你一个总行了吧?”高汉亭大声嚷嚷道。

    徐锐毫不退让:“别说五个换一个,你就是五十个换一个也不行。”

    高汉亭立刻伸出一个巴掌,大声说:“老子再加一个排的武器装备!”

    徐锐嘿嘿一笑,摆手说道:“你就再加一个营的装备老子也是不换,不换不换!”

    “娘的,真当你的狼牙是个宝咋的,留着下崽呢?”高汉亭这下没辙了,他没想到徐锐竟如此看重他的狼牙,当下只能退而求其次,皱眉说,“交换不行,那借用一段时间总是可以的吧,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一家人。”

    “借用倒是可以。”徐锐奸笑说,“不过高司令,我丑话说前头,借用狼牙的费用可着实不低哦,你要出不起,可别说我心黑。”

    高汉亭撇了撇嘴,大大咧咧的说:“你尽管开价。”

    徐锐嘿嘿奸笑说:“借用狼牙,每人每天租金是一个班的武器装备,包月有优惠,只收你半个营的武器装备。”

    “啥?”萧华东闻言瞠目结舌。

    高汉亭更怪叫道:“你怎么不去抢?”

    “抢?”徐锐说,“高司令你还真别说,老子一个狼牙,一个月从鬼子手里抢到的武器装备,装备半个营还真是绰绰有余,更何况,老子的狼牙还能帮你练兵,虽说练不出跟老子一样的狼牙,但是练出一二十个准狼牙却是半点问题也没有。”

    高汉亭便走到一边去跟萧华东窃窃私语,徐锐说一个狼牙一个月就能从鬼子手里抢回来半个营装备,这肯定是有些夸张了,但是狼牙能打也是不争的事实,韩锋不过只是狼牙小队的一个新丁,居然就把四支队最强的老兵给打趴下了,这就是差距。

    两人交头接耳了半天,高汉亭咬牙说道:“行,那老子就包月!”

    徐锐又加了一条,说:“高司令,我们独立团不兴赊账,租金必须预付。”

    “预付就预付。”高汉亭咬牙说,“不过你的十几个狼牙,得由着老子挑。”

    “这没有问题。”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不过我建议你挑老兵,这家伙无论是擒拿格斗、拼刺、射击还是体能,都没得说,尤其是在美国西点军校留过洋,系统的学习过现代的特种作战军事理论,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