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加入独立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22章 加入独立团



    徐锐也是好心,是真打算把冷铁锋借给四支队。

    狼牙小队不算冷铁锋这个队长,新老队员一共十一人,折了一个窜天猴,还剩十人,在这十个人中间,大兵、东北虎还有大蟒蛇是纯输出,韩锋、钻山豹还有小桃红是狙击手,赛红拂、霸天虎、铁柱、花妞打突击,都是各有特长,只有冷铁锋是全能选手,既善格斗,能突击,也能打狙击手,最重要的是,冷铁锋会带兵。

    徐锐真的是好心,但听在高汉亭耳朵里就不是那回事。

    以己度人,高汉亭觉得如果他是徐锐,就绝不会把最好的狼牙借给别人,于是果断拒绝了徐锐的好意。

    高汉亭问:“狼牙小队谁格斗最厉害?”

    “霸天虎。”徐锐说道,“格斗应该是霸天虎稍胜一筹。”

    “射击呢?”萧华东问,“枪法方面哪个狼牙比较厉害?”

    “那应该是钻山豹。”徐锐说,“钻山豹最近进步很大,已经超过老兵了。”

    高汉亭又接着问道:“钻山豹的格斗怎么样?还有霸天虎的枪法好不好?”

    徐锐说道:“钻山豹的格斗还行,在狼牙小队属于中流,至于霸天虎的枪法就有些差强人意,不过他是突击手,枪法差点没关系。”

    高汉亭当即拍板说:“老子就要钻山豹。”

    “高司令,你确定?”徐锐闻言有些讶然。

    “我确定。”高汉亭大声说,“就要钻山豹。”

    徐锐点头,说道:“那行,回头我就让钻山豹去找你报到。”

    “那就这么定了。”高汉亭说完又扭头对萧华东说,“政委,我们瞅瞅安达僚太这个老鬼子,老子也打了这么长时间的鬼子,还真没逮着过鬼子的将官,今天倒要看看,小鬼子的将官长个什么样,哼哼。”

    徐锐笑道:“还不就那样,矮个,罗圈腿儿外加一点胡子。”

    “那也得瞅瞅去。”高汉亭说完,就跟萧华东往门房外走,石彪还有萧华东的警卫员也赶紧跟了上去。

    这个时候,筵席终于结束,各个部队都纷纷回到自己驻地。

    罗丰的88师残部仍旧驻扎在原伪军第二旅第3团的军营里。

    不过,一下少了将近两千人,昔日喧嚣无比的军营一下就变得沉寂。

    好在88师残部的气氛还算不错,因为肥城终究还是拿下了,虽说伤亡是大了一些,但是对于这些参加过淞沪会战还有南京保卫战的老兵来说,这却又不算什么了,伤亡再大,能有淞沪会战大?能比南京保卫战更大?

    打仗就得死人,你装备不如人家,就得拿人命去填!

    只要仗打赢了,就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也是不怨! 那些感同身受的青春

    真的,国民军的广大将士从来就没怕过牺牲,淞沪会战他们冒着鬼子300mm口径的舰炮都敢冲,南京保卫战他们顶着鬼子机群的狂轰滥炸也能死守雨花台不退,他们怕的是,牺牲付出了,却付出得毫无价值!

    罗丰回旅部时,丁力、雷鹏正和几个老兵在大发感慨。

    感慨什么?当然是感慨肥城这一仗的巨大战果,肥城这座安徽省的省城,居然真就这样一举光复了,这可是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中国,军队光复的第一座大城!其影响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完全可以想得到,明天这时候,这一消息就将传遍整个中国,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因为这一消息而欢呼雀跃,而热泪盈眶,而他们这群88师的百战残兵,也将会成为全体国人心目中的英雄,这一回他们终于可以当英雄了!

    没准蒋委员长还会给他们一人发一枚宝鼎勋章。

    当然了,勋章并不是最重要的,最为重要的是,经过这一战,他们终于可以洗刷掉身上的耻辱印记,终于可以昂着脑袋回归老部队。

    看到罗丰回来,丁力打了一个长长的饱隔,说:“营座,我怎么就跟做梦似的?肥城真就打下来了?”

    “那可不?”雷鹏说,“要没有打下肥城,你能有这吃食?猪肉白菜炖粉条子,正宗的陕西油泼面,可是有日子没吃着了!”

    虽然筵席已经结束了,可这影响却没那么快消退。

    罗丰解下武装带放在桌上,坐下来问丁力几人道:“阿力还有大鹏,你们两个也是从头参与了肥城之战的,心里头有什么感想?”

    丁力挠头问道:“营座,你指的是哪方面?”

    罗丰说:“我想说的是,你们对**的部队有什么看法?或者更确切点,你们对徐锐还有大梅山独立团有什么看法?”

    丁力说:“**咋样,我不知道,但是徐锐还有独立团,那真是没的说,我就没见过比徐团长更能打的,今天凌晨多凶险的局面,居然愣是让他给扳回来了,就冲这个,我丁力就服他。”

    雷鹏也跟着点头,说道:“阿力说的对,我也服他。”

    “看来你们俩对徐团长都挺佩服的。”罗丰微微一笑,又说,“那么,你们有没有想过,徐团长和他的大梅山独立团为什么能够屡战屡胜?而我们88师无论兵力还是装备都要远远胜过独立团,可在淞沪会战还有南京之战,却是屡战屡败?”

    雷鹏说:“那还用说么,当然是因为徐团长善于指挥,而我们国民军……”

    说到这,雷鹏就没有再往下说,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事实上,淞沪会战还有南京保卫战为什么会遭到如此惨败,其中的原因几乎每个人都清楚,可清楚归清楚,却没一个人敢说出来,背后诽谤领袖可是重罪。

    罗丰说:“那么你们觉得,独立团会帮咱们守肥城吗?” 那个女孩叫可洛

    丁力说:“恐怕不会,**的部队向来是能打就打,打不过就撤,守肥城明显是死路一条,他们肯定不会帮助咱们。”

    罗丰又接着问:“那么你们认为,三战区能够吃掉鬼子北上集群吗?”

    “吃掉鬼子北上集群?”雷鹏说,“营座你别逗了好吗,三战区留在江北的部队都已经让鬼子打成啥样了,还想反击,还想吃掉鬼子的北上集群?做梦!”

    丁力也附和说:“不要说反击了,能不能全须全尾的逃出来都还是未知之数。”

    “所以,我也不打算接受长官部的命令,明知守不住,却还要死守,而且这样的死守还是毫无价值,这样的蠢事我绝不能做。”罗丰说道,“我决定了,我一个人前往武汉归建,你们两个还有剩下的兄弟,却是不必跟我去了。”

    丁力和雷鹏闻言一震,齐声问:“营座,你这话什么意思?”

    罗丰沉声说:“我已经想过了,指望我们国民军打赢抗战已经没有希望了,我们国民军的问题不在于士兵,不在于基层军官,而在于高级将领,在于最高统帅,要不然淞沪会战还有南京之战,也不会输得如此之惨。”

    丁力和雷鹏深以为然,淞沪会战还有南京保卫战,广大基层军官还有士兵,打的真的是足够英勇了,在鬼子大口径舰炮的狂轰滥炸之下,他们是整连整连的伤亡,可他们愣是像钉子钉在阵地上,至死都没后退一步!

    从士兵角度,淞沪会战绝对不该是后来的结果。

    六年前的一二八上海抗战,十九路军不到三万人,装备更远远不如中央军,却打得十几万日军两个月不得寸进,而这一次的八一三淞沪会战,七十万最精锐的中央军,却被不到三十万日军打得溃不成军,两相对比,问题一定也只能出在高级将领层面,只能出在最高统帅身上,至少,绝对不是因为他们当兵的不敢死不敢战。

    这一点,只要稍微有点脑子后,都能够看的明白。

    罗丰又说道:“指望国民军是不成了,原本我也不怎么看好**的部队,不过自从遇见了徐团长,我终于明白,**的部队为什么会那么的受老百姓的欢迎,又为什么会屡战屡胜,**的部队能在敌后战场迅速发展壮大,不是没有原因的,所以,你们两个还是带着剩下的弟兄参加独立团吧,我相信你们俩一定会受到重用,还有剩下的弟兄也会有很好的前途,至少要比留在三战区当炮灰强一百倍,一万倍!”

    丁力和罗鹏闻言立刻变了脸色,齐声说道:“营座,你这是什么话?要走,咱们兄弟就一块儿走,要留,咱们兄弟就一块儿留,哪有我们去投奔**,却让你一个人回武汉接受长官部处置的道理?”

    罗丰摇头说:“阿力,大鹏,你们听我说,我跟你们不一样,我不仅肩负着旅座临死之前的遗命,更是88师幸存者当中军衔最高的长官,所以我必须返回武汉,因为我不能够给88师抹黑,但是你们不同,你们可以以溃兵的身份加入大梅山独立团,我不说,就没人会知道,也就不会有人追究。”

    雷鹏大声说:“营座你别说了,我们绝不会让你一个人回去!”

    丁力也说道:“大鹏说的对,咱们88师就没有当逃兵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