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切腹-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23章 切腹



    罗丰劝雷鹏和丁力加入独立团,却遭到两人坚决反对。

    看到雷鹏和丁力态度坚决,罗丰便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事也不着急,小鬼子既便从南京、芜湖紧急调兵反攻肥城,最快也得七天之后才能够赶到,他还有的是时间慢慢劝说丁力还有雷鹏,总能够说服他们。

    罗丰也是真的想明白了,中国抗战的希望就在**的身上,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希望也只能是在**身上,要不是因为他对旅座有过承诺,他自己都会加入独立团,但是现在,却只能送雷鹏、丁力他们加入独立团。

    不过,没等罗丰再找机会做丁力、雷鹏的思想工作,徐锐却首先找到他,反过来做他的思想工作来了。

    听徐锐道明来意,罗丰不由心下纳罕,问道:“徐团长,你竟认为我应该接受战区长官部的命令?”

    “是的。”徐锐点头说,“我认为你应该接受!”

    “为什么?”罗丰不解的道,“徐团长,你该不会是想跟我说,你们独立团会帮助我们死守肥城,并且也能够守住肥城至少半个月?你该不会是想跟我说,三战区有机会对鬼子的北上集群完成合围?所以,无论我们付出多大代价都值得。”

    徐锐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对你说,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就目前而言,三战区或许很难独立围歼鬼子的北上集群,但是如果五战区能够全力配合,那么,合两大战区共计一百多个国民军主力师,还是有机会赢得这一仗!”

    徐锐所说的也是实话,只要国民军三战区不打小算盘,能够跟五战区通力合作,只要蒋委员长不再瞎指挥,那么,合两个战区超过一百万国民军,还是有很大机会将鬼子北上集群的第9、第13师团围歼在阜阳、蒙城附近。

    当然了,这得有两个前提,一个是肥城能够守住,再一个就是五战区能堵住华北方面军的南下集群,不能让南下的鬼子第14、第16师团与北上的第9、第13师团会师,只要实现这两个前提,围歼第9、第13师团就有可能。

    不过,凭心而论,徐锐也不相信这两个前提能够同时实现,既便肥城能守住,徐州那边也很难阻止日军南下集群的南下,但是徐锐仍然坚持要守肥城,却是因为,徐锐不希望黄河决堤的历史悲剧再次上演。

    历史上,由于鬼子的北上集群与南下集群在商丘顺利会师,导致兰封会战溃败,为了阻止日军沿陇海线西进,国民最高军统帅部悍然下令炸开花园口,滔滔洪水倾泄而下,淹没了整个黄淮流域,导致上百万人淹死,三千万人流离失所。

    在向关中逃难的路上,又有超过百万人冻死、饿死或遭火车碾压致死,这可以说是二战历史上最惨重的人道灾难。

    然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黄河决堤除了给日军第14师团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之外,却并未能从实质上发挥多大作用,战略层面的作用更是几乎为零!

    在黄河决堤之前,日军大本营关于武汉会战的进军路线就存在两种意见,一种认为应该集结重兵于华北平原,然后沿平汉线南下,另一种认为应该集结重兵于长江,利用便捷的长江水运,顺着长江一路向西,进逼武汉。 首席的亿万新妻

    这两条路线各有利弊,沿平汉线南下,有利于日军发挥出机械化的优势,但是运输补给线将会变得十分漫长,很容易遭到攻击,沿着长江西进,后勤保障会很轻松,水运比陆运不仅更安全,而且更加的快捷。

    但是,长江两岸地形复杂,不利于大兵团机动作战。

    经过反复论讨,沿长江进攻武汉的意见最终占据上风,也就是说,既便国民政府不炸开花园口,日军也不会沿平汉铁路大举南下,而是仍然会沿着长江西进,这也就是说,国民政府炸开花园口的战略意义等同于零!

    有时候,历史的真相就是如此让人无奈,又如此令人愤慨。

    抗战期间的三大人道灾难,花园口决堤,长沙大火,以及重庆防空洞窒息事故,原本其实都是可以避免发生的,只是因为国民党的胆怯,国民政府的无能,才最终酿成了这样的惨烈**,说起来实在让人扼腕。

    身为一名穿越者,徐锐当然不希望这样的**重演。

    但是这样的理由徐锐却不可能跟罗丰说,也没法说,因为现在,在必要时掘开黄河以阻挡日军进攻属于机密,像罗丰这样的小营长根本不可能知情,所以,徐锐只能拿三战区长官部的雄心壮志做文章。

    徐锐并不指望三战区真的能够全歼鬼子的北上集群。

    徐锐真正指望的是,既便三战区无法全歼鬼子北上集群,也至少迫使鬼子的南下集群南下驰援,只要鬼子的南下集群不顺着陇海线往郑州推进,国民军统帅部大概也就不会惊慌失措下令炸开花园口了吧?

    这就是徐锐的全盘算计。

    为了不让花园口决堤的悲剧重演,徐锐也真是拼了!

    徐锐又说:“有一句话,不知道罗营长有没有听过,尽最大努力,做最坏打算,聚歼日军北上集群的可能性虽然小,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为了这个目标去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我们努力了,最终结果仍然不理想,我们也就心中无悔了,要不然,在今后漫长的一生中,回想起此事,罗营长敢说问心无愧?”

    罗丰闻言默然,是啊,如果真因他个人的缘故,导致统帅部聚歼鬼子北上集群的计划付之东流,既便统帅部不追究他的责任,可是在今后漫长的人生旅途中,再回过头回想起这件事情时,他真能问心无愧?

    罗丰的决心终于动摇了,说:“徐团长,你认为我应该接受命令?”

    “是的,我坚持认为你应该接受长官部的命令。”徐锐非常真诚的说道。

    “好吧,我听你的,我接受长官部命令,当这个旅长。”罗丰重重点头,又道,“不过你可得帮把手,眼下我的皖中挺进旅还没影呢,你要是不肯帮我,单凭我手下这区区不到两百残兵,充其量也就守住肥城一天。”

庆丰军

    “没问题。”徐锐断然说道,“我们大梅山独立团一定全力以赴帮助贵部守城!为此既便是全团拼光也在所不惜。”

    徐锐说的都是实话,他真的愿意为此拼光整个独立团。

    当然必须要说明的是,徐锐愿意拼光独立团不是为了三战区的作战计划,而是为了黄淮流域数千万无辜的老百姓,如果独立团的牺牲真的能够换来黄淮流域三千多万老百姓的安居乐业,他们死又有何足惜?

    (分割线)

    万向云兴冲冲走进古树同的办公室,说:“总座,罗丰回电了。”

    “哦?”正在闭目养神的古树同便立刻睁开眼睛,急切的问道,“怎么说?”

    “他答应了,他说皖中挺进旅既便拼至最后一卒,也誓死与肥城共存亡!”万向云一边说一边将电报递给古树同,又接着说道,“看来罗丰和徐锐都是聪明人,他们都已经接受了总座您的建议了,呵呵呵。”

    停顿了一下,万向云又说道:“美中不足的却是,最高统帅部居然从我们三战区接过了指挥大权,到最后我们竟成了替人作嫁衣。”

    “老万你想多了。”古树同却摆了摆手,淡然说,“这事要是做成了,鬼子的北上集群要真的被全歼了,你我之功,却是任何人都剥夺不了的。”

    万向云嘿嘿一笑,说:“总座所言极是,是卑职想多了。”

    古树同话锋一转,又接着说:“对了,上午日军华中方面军与国内突然间出现高密度的往来电台通讯,复兴社技术课那边有没有查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你瞧我这记性,我刚还想说这事呢,结果让罗丰的电报一搅和就给忘了。”万向云猛的一拍额头,兴奋的说道,“上午的事情复兴社已经查清楚了,说是日军华中方面军的司令官杉杉元切腹自杀了。”

    “你说什么,杉杉元切腹了。”古树同闻言愕然。

    “是啊,卑职也是没有想到,杉杉元竟然会切腹自杀。”万向云感慨一句,接着又很不以为然的说,“不过我是真不明白,杉杉元干吗要切腹自杀?”

    “这还不都是拜徐锐所赐啊。”古树同喟然说道,“川口支队遭到全歼之后,日军大本营和日本皇室对杉杉元就已经失望透顶了,虽没有将他正式解职,可是谁都知道,接下来杉杉元若不能出彩表现,被解职是迟早的事。”

    万向云接着说:“可惜,紧接着杉杉元却又丢掉了肥城。”

    “是啊,肥城失守对于日军来说,打击是致命的!”古树同喟然说道,“杉杉元如果不想遭受被解职的羞辱,如果不想重蹈他的前任松井石根的覆辙,如果想要维护他的尊严,那就只剩下切腹一途了,不过这老鬼子也是真下得去手啊。”

    “是啊。”万向云深以为然,“切腹,得该多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