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粮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28章 粮食



    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畑俊六已经到任,国民军、新四军方面也没闲着,古树同这次还算够意思,并没有只给罗丰一个旅长的空衔,而是足足调了两个团的补充兵,虽然都是一些新兵蛋子,而且一个个身体素质也是不咋滴,但好歹也有两个团三千多号人!

    这三千多新兵一到,高汉亭和徐锐之间的君子协定就只能够作废了。

    虽然老大的不情愿,不过高汉亭还是答应重新分配战利品,从缴获的武器装备中拿出了将近两个团的日械装备,专门用来武器这三千多新兵,自然的,还得分出一部分弹药武装这些新兵。

    关于肥城的防御部署,徐锐、罗丰还有高汉亭之间也已经达成协议。

    高汉亭的四支队为肥城的第一道防线,三个主力团外加一个刚由手枪营扩编而成的手枪团,沿着肥芜公路两侧一线摆开,如果有可能,就先拔除肥芜公路两侧的据点,如果没可能就发动破袭战,尽可能的迟滞芜湖方向的鬼子,为肥城守军争取时间。

    罗丰的皖中挺进旅为第二道防线,两个团分别摆在肥城的南边以及东边,分别阻击从芜湖、南京方向过来的鬼子,因为皖中挺进旅身后有大梅山独立团,所以罗丰没给自己留预备队,这一战不成功便成仁。

    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为第三道防线,也是最后的防线!

    徐锐和罗丰有过充分的估计,南京的鬼子要渡江,而且从浦口到蒲城再到肥城,不仅道路难行,而且还处在独立团的控制之下,所以速度会稍慢,但从芜湖北上的鬼子少则三天,多则五天一定能赶到肥城。

    高汉亭的四支队既便是全力阻击,顶多也只能迟滞鬼子两天。

    这也就是说,七天之后从芜湖北上的鬼子就能首先赶到肥城,剩下七天,就要靠皖中挺进旅和大梅山独立团拼死力战了。

    摆在肥城外围的皖中挺进旅恐怕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毕竟都是些新兵,听到鬼子炮声之后能不炸锅就算不错了,指望他们挡住鬼子七天的猛攻,那是做梦,所以最后的希望还得在独立团的身上。

    独立团至少要在肥城坚守七天!这可真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

    “老徐,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这样跟鬼子硬拼,打消耗战,可不是我们**人应有的作风。”王沪生走过来,小声说道。

    王沪生是今天上午到的,跟他一起到来的还有根据地的三万多民夫。

    随着川口支队的被全歼,随着镇上以及小李庄所有被毁的民房在梅县政府的帮助之下迅速重建,**在大梅山根据地的威信已完全竖立起来,所以王沪生一声号令,超过三万名民夫便立刻云集景从。

    王沪生召集这三万多民夫干啥来的?废话,当然是过来搬运物资的,除了武器弹药、粮食、油料外,还有发电厂的整套设备,统统都得运回到大梅山根据地去,这可不是几百几千人能办到的,三万民夫都得走好几趟。

    不过对于徐锐答应罗丰不惜代价死守肥城的决定,王沪生是反对的。

    “老王,道理我已经给你讲过了,眼下毕竟是国共合作,所以两党、两军理应精诚合作嘛。”徐锐苦笑解释,不过对于真正的原因,他却根本没法跟王沪生说,他此举根本就不是为了国民军,而是为了黄淮地区三千多万百姓! 网游之无双三国

    还是那一句话,为了黄淮地区三千多万无辜百姓,独立团拼光也值!

    只不过,徐锐心下隐隐有些不安,历史小事件容易改变,而事实上,徐锐也已改变了不少,比如伏见宫俊彦原本就没死,现在却被他给干掉了,又比如杉杉元,原本根本没当过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现在不仅当了且被他逼得切腹自杀了。

    但是,历史上的重大事件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改变。

    徐锐有些担心,花园口决堤的悲剧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他消解掉,毕竟这分计划早就已经摆在了蒋委员长案头,并且得到了批准,在前线高级将领认为必要的时候,他们立刻会炸开花园口,引黄河水倒灌日军。

    想到这,徐锐心中的不安便变得越发的强烈,不行,必须得两手准备!

    但是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必须王沪生的全力配合了,看来,必须得编造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行了。

    当下徐锐说道:“老王,法肯豪森你知道吧?”

    “法肯豪森我当然知道。”王沪生说,“蒋委员长从德国请的顾问嘛,据说在淞沪会战中此公还曾经亲自上阵指挥过,但是结果却是很不理想,搞得蒋委员长也是满腹怨言。”

    “先不说这个。”徐锐摆了摆手,说,“老王你知道我是德国回来的,在德国的时候我无意中得知一个绝密,在德国顾问团给蒋委员长的建议中,有这样的两条建议,一条是在上海开辟第二战场,将日军主攻方向从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引到水网密集的华东,借助华东有利地形消耗日军,而第二条的建议就是,一旦日军不上当,那就炸开黄河大堤,引黄河水倒灌整个华北平原,迫使日军将主攻方向转向华东!”

    “你说什么?!”王沪生闻言,浑身的汗毛顷刻间都倒竖起来。

    每个中国人在很小的时候,就会被长辈灌输这种观念,一旦黄河决堤,立刻就会天下大乱,而历史上仅有的几次黄河决堤也的确给中华民族造成了无比深重的灾难,身为一个中国人,王沪生又岂能不知道黄河决堤的可怕?

    “老徐,你说的是真的?”王沪生连声音都开始发颤,“他们真打算……”

    “嘘。”徐锐示意王沪生慎言,然后压低声音说道,“老王,这只是最极端的情况,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哪,万一他们真那样做了,你说到时候会有多少无辜百姓流离失所?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吧?”

    王沪生这下反应过来了,说道:“所以你要不惜代价死守肥城?”

    “是的。”徐锐点头说,“我是这样想的,只要将鬼子的重兵集群从中原吸引到淮南,鬼子就会顺势沿着长江水道向武汉推进,而不会再从郑州、从平汉线南下,这样国民军也就不必炸开黄河大堤了。”

    “明白了。”王沪生喟然说道,“如果是这样,咱们独立团拼光都值!” 外星生物大联盟

    “老王,谢谢你的支持。”徐锐伸手与王沪生紧紧相握,然后又说道,“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尽最大努力,做最坏打算,我们在死守肥城的同时,也必须做好黄河决堤的准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哪,我们赌不起。”

    王沪生严肃的说:“老徐你说,要怎么准备?”

    “粮食!”徐锐沉声说,“但凡大灾之后,紧接着必是大饥谨,所以,我们需要提前准备大量粮食,足够上百万人吃半年甚至一年的粮食,老王,我知道对于我们根据地而言,这是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我们仍需尽最大可能去准备。”

    百万人对于三千万人来说仅只是很小一部分,但对于独立团来说却已经是极限了。

    王沪生重重点头,说道:“老徐你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去储备粮食,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们也能尽最大可能养活更多的灾民!不过,就是这个钱的问题,是个大问题哪,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钱哪。”

    “这个你不用担心。”徐锐说,“这两天我就会给你准备好一大笔钱!到时候你拿着这笔钱去各处买粮就是了。”

    “这两天你就会准备好大笔钱?”王沪生说,“老徐你哪来的钱?”

    徐锐微微一笑,说:“老王你忘了蒲城时的好戏了?照样就是了。”

    “原来你打的是这主意。”王沪生闻言释然,又说,“不过,这些地主老财靠着吸民脂,喝民血才积攒起这偌大的家财,现在拿出他们一点家财去救活受灾的百姓,也是应该。”

    “那就这样,你们先在肥城等两天。”徐锐又说道,“这两天你也不要让那些民夫闲着,有劳力就得用嘛,你让他们从我的司令部挖一条地道直通东郊的肥河,有了这条地道,必要的时候我们就能够从地道撤离,也不至今被鬼子包了饺子。”

    “行。”王沪生点头说,“你让九龄画个图纸,我这就准备人手。”

    徐锐又叮嘱说:“老王,注意保密,挖地道的民夫最好单独宿营,这条地道可是保命用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知道了,你就放心吧。”王沪生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等王沪生走了,徐锐又把莫子辰叫进来,问:“老莫,我让你送的信,都送出去了吗?”

    “都送出去了。”莫子辰说道,“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但凡有头有脸的,全都送到了。”

    “那好,这两天你给我派人盯紧了四门。”徐锐又道,“只要是在邀请名单上面的,未经我许可一律不许离开肥城。”

    “是,未经团长许可一律不许离开肥城。”莫子辰啪的立正,旋即又狡笑着问道,“团长,你这是准备要杀穷鬼么?”

    “杀穷鬼?”徐锐嘿然说,“老子杀的是富鬼!这些个土豪劣绅还有不法商人,尽干些坑蒙拐骗、大斗进小斗出的勾当,现在也到了跟他们算算总账的时候了,哼!别以为这世间就真没有公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