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明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29章 明抢



    徐锐虽然打定主意要在肥城的富商缙绅身上狠狠的敲诈一笔,但是在全国抗战的统一战线这面大旗之下,其实是不怎么好操作的,因为肥城的这些个富商缙绅其实与国民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很吊诡的现象就是,那些投靠鬼子当了汉奸的伪军,几乎都能拿出国民政府的委任状,他们几乎都是双面间谍。

    徐锐才刚把这些个富商缙绅监控起来,还没怎么着呢,就有人给他打招呼了。

    第一个跑来跟徐锐打招呼的是杨八难,而给杨八难打招呼的是三战区长官部的一个少将高参,这个少将高参就是肥城藉人,请托的柳记钱庄东家就是这少将高参的亲戚,你必须得承认,这些富商缙绅能量还真不小。

    话又说回来,要是没点儿能量,万贯家财早就让人啃得连渣都不剩了。

    杨八难现在已经是徐锐的下属,尽管这只是名义上的,但杨八难仍然感到有些难堪,所以敲门走进徐锐的办公室之后,一时间也是有些难以启齿。

    徐锐放下手头的工作,问:“这不是杨营长么,有事?”

    杨八难硬着头皮说道:“团长,你是不是派人把城里的富商缙绅监控起来了?”

    “怎么?”徐锐嘴角立刻浮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问道,“杨营长不同意?”

    “卑职不是这个意思。”杨八难连忙摇头,接着说道,“卑职只是觉得,这些富商缙绅其实也不是真的想要当汉奸,而只是迫于无奈,何况他们中间还有不少人其实是在暗中支持抗战的,比如那个柳记钱庄,就曾在危难时刻捐款八百大洋!”

    “八百大洋。”徐锐呵呵一笑,又说道,“还真是不少。”

    “谁说不是。”杨八难是真觉得八百大洋不少,当下又说,“所以,对于这种有志于抗战的开明乡贤缙绅,我们还是应该区别对待,当然,对于那些个怙恶不悛、助纣为虐的汉奸卖国贼,我们绝对不能姑息。”

    “行,这事我知道了。”徐锐道。

    杨八难再找不到话说,只能告辞离开。

    目送杨八难出门而远,徐锐脸上却露出一丝冷笑。

    看来肥城这些富商缙绅的能量还真是不小,居然能请动杨八难出面给他们当说客,不过他们若是以为,这样就可以迫使自己就范,那可就太天真了,不要说区区一个杨八难,就算是古树同亲自出面当说客,也是没有卵用。

    不过徐锐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考虑到这些个富商缙绅所拥有的巨大能量,徐锐决定使上一点小小的手段,既便骗不了人,至少也能堵人嘴,只要明面上能够过得去,他就不惧别人拿“破坏抗日统一战线”这顶大帽子来压他。

    当下徐锐便让莫子辰去把无双楼的东家钱六福请了过来。

    徐锐和钱六福两人关在办公室里密谋了半个小时,最后钱六福愁眉苦脸的离开了。 君傲

    然后当天晚上就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徐锐在带人巡视城外的防御阵地时遇刺了,两个刺客使用四枝大镜面匣子向徐锐连开数枪,徐锐应声倒地,据说是受了伤,徐锐的卫兵急着救人,那两个刺客就趁乱逃走了。

    徐锐遇刺的消息,顷刻间传遍了肥城。

    那些暗中恨徐锐恨得牙痒痒的富商缙绅在听到消息后,感到解恨之余,却又格外替自己的身家性命担忧起来,因为徐锐遇刺之后,肯定会把他们这些富商缙绅列为怀疑对象,接下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迫害他们呢。

    最终事实也证明,他们的担心绝非多余。

    徐锐的卫队很快就查清楚了刺客的来源,据说是无双楼的两个小伙计,然后无双楼的东家钱六福被下了大狱,酷刑之下,钱六福很快就全都招了,把整个行动计划以及参与其中的幕后人物全供了出来,一共有一百一十八人。

    好家伙,肥城的富商缙绅几乎全在其中!

    这还没完,当天晚上,大梅山独立团的宪兵就以“谋杀抗战功臣,破坏抗战大局”的罪名将这118个富商缙绅的产业家资全给抄了,这些富商缙绅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光是从柳记钱庄一家抄出的现大洋,就有十三万之多!

    一直忙碌于凌晨两点,肖雁月才清点完抄没的财产。

    然后肖雁月就兴冲冲的进了徐锐办公室,说:“团长,发大财了!”

    “是吗?”看到肖雁月高兴成这样,徐锐也是心情大好,笑问道,“这一票,咱们总共进账了多少?”

    肖雁月翻开了小本子,兴奋的念道:“计有现大洋三百七十九万三千零九元,黄金三千五百零六两,此外还有大量的金银首饰、器具以及古玩字画,这些金银首饰器具以及古玩字画的估价少说也有五百万,哦对了,还抄出了法币五万余元。”

    徐锐估算了一下,差不多有900多万的收入,跟预想中差不多。

    肖雁月合上本子,脸红红的说道:“团长,不会惹出什么乱子吧?”

    肖雁月觉得,徐锐简直比他们早年红军时期做的还狠,红军时期虽然也打土豪,但是只打民愤大的土豪劣绅,对于那些并无明显劣迹的开明乡绅,还是区别对待的,但是,徐锐却是把肥城的富商缙绅一锅端了,一个都没放过。

    最过分的是,徐锐导演的刺杀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假的,这就是明抢啊!

    “非常时期当用非常手段。”徐锐却一点也没有做了坏事的觉悟,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有这样的觉悟,这被抄没财产的一百多个富商缙绅中间,难道真的存在无辜者?这些人的财产哪个不是通过大斗进、小斗出这样的高利贷攒下来的?

    肖雁月轻嗯一声转身要走,徐锐却又把她给叫住,问:“雁子,88师的伤员这次跟咱们独立团的伤员一并送回大梅山,你可一定要照顾好喽,你应该懂的,这些老兵只要进到了咱们根据地,我就没打算再让他们离开,嘿嘿。” 仙界之开天斧

    这次肥城之战,伪军3团也就是88师残部伤亡极其惨重,将近两千人最后只剩下不到两百残兵,不过战斗结束后打扫战场,却还是从战场上抬下来了八百多个重伤员,这八百多重伤员将和独立团、伪军1营的五百多伤员一并送回梅镇医治。

    这也是战争的客观规律,只要不是实力相差实在太过悬殊,交战双方的伤亡数字一般都不会相差太大,而区别就是,战后控制战场一方的伤员可以及时得到救治,而丧失战场控制权一方的伤员却得不到救治,所以才会出现很悬殊的伤亡数字。

    比如淞沪会战,中日两军真正的阵亡数字其实没太大差别,区别就是,日军始终牢牢的控制着战场,他们的伤员能够及时转运后方并得到及时的救治,所以最终只有不到三万人战死,而国民军由于丧失了战场控制权,负伤往往就意味着阵亡,所以阵亡数字就达到了惊人的十五万人!

    而肥城这一战,控制战场的却是中国人。

    所以中国人真正阵亡的其实不多,也就88师残部一开始在城东打得比较惨,战死了九百多人,其余像独立团、伪军1团1营,新四军四支队阵亡都不多,三支队伍的阵亡数字全加一块大约有六百多人,不过负伤的有很多。

    徐锐估计,88师的这八百多重伤员中至少会有七百人康复出院。

    这七百多老兵,徐锐可是不打算再还给罗丰了,这就算是罗丰付给独立团协防肥城的酬劳吧,独立团总不能白忙一场,是吧?

    肖雁月回答说:“团长你放心吧,伤员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照顾好。”

    送走了肖雁月,赛红拂又拿着几张电报抄纸走进了徐锐的办公室。

    电报有好几份,有新四军军部的,三战区长官部的,居然还有统帅部的。

    新四军军部来的电报把徐锐狠狠的批评了一顿,说徐锐无视抗日统一战线,在沦陷区造成了不良影响云云,不过最后却只是不痛不痒的给了徐锐一个党内警告的处分,至于退回抄出来的财产什么的,却是只字没有提。

    三战区长官部的电报就严厉得多,不仅声色俱厉的指责徐锐破坏统一战线,还明确要求徐锐将抄没来的财产如数归还给各家,否则就将严惩云云,不过如何个严惩法,电报里却又是语焉不详,徐锐更报以轻蔑的一笑。

    统帅部的电报内容跟第三战区长官部的电报大同小异,唯一的区别,就是电报最后署名的官衔更大,看上去更加吓人,不过,这根本吓不住徐锐,不过就是一窝子的土豪劣绅,老子抓也抓了,抢也抢了,你还能咋的?还能咬了我的大鸟?

    小桃红双手端着一碗用井水镇过的酸梅汤走进来,说:“姑爷,喝碗酸梅汤消消气,别理那些家伙,依小婢看,他们就是眼红姑爷你到手的钱财,姑爷要是愿意拿出其中一部分孝敬他们,这些家伙的口风一准转得比谁都快。”

    徐锐欣然说:“还是我们家小桃红明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