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享受生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30章 享受生活



    看到徐锐忙的都腾不出手,小桃红便索性拿小勺子舀了一勺酸梅汤往徐锐嘴里送,一边喜孜孜的说道:“小婢哪懂什么大道理,小婢只知道,只要是姑爷说的就一定是对的,那些跟姑爷作对的就一定是错的,他们全都该死。”

    “听听,听听。”徐锐惬意的喝了口酸梅汤,一边冲赛红拂扬了扬眉,邪笑着说,“我说小白,今后学着点,夫为妻纲知道不?”

    “哟哟,哟哟哟哟哟。”赛红拂一连七个哟,先狠狠的白了徐锐一眼,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小桃红说,“古人云,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我原本还不怎么相信,不过今天还真是相信了,还没有收房呢,这就已经夫唱妾随上了?小桃红,要不然姐给你腾个地儿?”

    “姐,你说什么呢?”小桃红的俏脸立刻红了。

    赛红拂又笑着说道:“要不然,今晚就让他收了你?”

    “姐,不跟你说了。”这下小桃红真受不住,一跺脚,放下酸梅汤就捂着包子脸一溜烟的跑了,虽说对服侍徐锐这事小桃红是千肯万肯,而且心理上、生理上都做好了准备,可她终归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羞人不是?

    赛红拂又把矛头对准徐锐:“禽兽,要不然收了小桃红?”

    徐锐只顾低头做事,绝对不肯吭声,这种事只能做不能说。

    赛红拂又白了徐锐一眼,然后端起酸梅汤,学着小桃红也舀了一勺送到徐锐嘴边,然后娇滴滴的说:“老爷,请喝汤。”

    “别,什么老爷。”徐锐连忙说,“我可是正儿八经的革命军人,不要把我跟那些封建地主阶级扯在一块啊。”

    “那你还想着三妻四妾?”赛红拂娇嗔说,“三妻四妾可不就是封建地主阶级那一套?你们**不提倡一夫一妻么?”

    “是提倡一夫一妻,但也不禁止一夫多妻。”徐锐说。

    徐锐说的却是实话,至少现阶段**只是提倡一夫一妻,真正从法律上禁止一夫多妻却要到建国以后第一部婚姻法颁布实施,所以,许多领导人在没有跟前任解除婚姻关系的时候就又娶了第二任甚至第三任,其中最有名的当数花帅。

    当然了,建国以后法律层面上只承认一个,其余的全部自动解除婚姻关系。

    但徐锐还真没有想过这个,他只是年轻人心性,想在没有结婚之前,尽情享受恋爱的快乐,不管怎样,徐锐都是从未来世界穿越来的,在结婚之前多交往几个异性的观念早已经融入到了他的骨子里。

    在原来的时空,因为太忙,徐锐甚至没来得及正儿八经谈一场恋爱。

    到了这个时空,徐锐却不想再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所以他在已经对江南萌生好感的前提下,又毫不犹豫的跟赛红拂相好上了,对小桃红这俏丫鬟的芳心暗许也不拒绝,哥就是要恋爱,就是要享受生活,咋了?

    难道战乱年代就不兴恋爱?多交往几个异性就成了耍流氓了?扯谈。 重回2000年

    当然了,等到了结婚之后,徐锐绝对会从此收心,当一个五好男人。

    “好啊,你果然还在心里想着那朵黑玫瑰。”赛红拂一听顿时就急了,放下酸梅汤就来掐徐锐的软肋,不过可惜的是,这招对别人管用,对徐锐却不怎么管用,赛红拂双手掐了好半天,也不见徐锐喊疼求饶。

    最后还是赛红拂心疼罢手,上前抱着徐锐说:“我不准你再想她。”

    对于小桃红,赛红拂虽然也经常拿她开玩笑,但是并没有危机感,因为她知道小桃红绝不会跟她争宠,但是,对于江南,赛红拂却有很大的危机感。

    因为江南跟小桃红截然不同。

    小桃红从骨子里就认同自己通房丫头的身份,所以可以容忍她的存在,但是江南却绝对不会容忍她的存在,江南一定会极力的从她手里夺走徐锐,总之,她和江南只能有一个跟徐锐白头偕老,不是她就是江南。

    徐锐低头看着赛红拂俏脸,笑道:“那得看你表现。”

    “老爷,你想要奴家怎么样表现?”赛红拂仰起俏脸,近距离看着徐锐,一股淡淡的媚意慢慢的从她眉眼之间洇化开来,犹如一朵盛开的灿烂桃花,徐锐看了不由得怦然心动,双手便下意识的滑落下来,摁在了赛红拂****上用力揉搓起来。

    一夜风流,徐锐无论精神上还是**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渲泄。

    第二天一大早,皖南独立营八百余人就到了肥城,自打决定接受三战区长官部密令那一刻起,徐锐就没打算跟别人客气,既然现在杨八难的独立营已经成了他的部队,那这支部队该怎么整就是他说了算。

    所以第一时间,徐锐就给独立营下了一道命令,让他们接到命令之后立刻将蒲城的防务交给骑兵营留在蒲城的那个步兵连,然后连夜赶来肥城,经过了一夜的急行军,独立营终于在天亮之后赶到了。

    徐锐甚至都给独立营做好了整编计划,昨晚他一直忙碌的就是这事,徐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给独立营瘦身,你一个营就有八百多人,别的营却只有一两百人,这也太不像话了,所以徐锐直接就砍下来四百人,分别编入其余几个营。

    徐锐要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原独立营的军官,全部换人!

    从营长杨八难到最底层的班长,统统调别的部队担任副职,连长调别的连队担任副连长,排长调别的部队担任副排长,班长当副班长,至于杨八难这个营长的新职务么,独立团参谋长!

    独立营的空出来的职务,从其余各营抽调骨干老兵来担任。

    徐锐要做的第三件事情,就是再给独立营委派一个教导员,下面的三个连分别委派指导员,这样连续三记大招下来,独立营的面貌立刻就焕然一新了。

    但是政委王沪生却有些担心,于是劝道:“老徐,你是不是再想想?现在就这样对独立营进行大刀阔斧的整编,会不会有些操之过急?万一引起了独立营官兵的反弹,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首席蜜爱之天降新娘

    徐锐说道:“政委同志,我也想和风细雨的整编,可问题是,时间不等人,鬼子的大军说话就要到了,我们若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独立营整顿好,这支部队你敢用?你敢放心的把自己后背留给他们?反正我是不敢的。”

    王沪生闻言默然,确实,独立营是由原国民军皖南独立团缩编成的,这支部队他也有所耳闻,风气很差,纪律更是严重败坏,若不好好的整顿,其战斗力恐怕是堪忧的,到了节骨眼上,这样一支部队就有可能坏了大事。

    王沪生最后说道:“老徐,别的都好说,唯独杨八难,他可是三战区长官部指派的独立营长,你招呼都不打就把他给调了职,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了?要不然,还是给三战区长官部打个报告?”

    “报告什么,有什么好报告的?我一个团长,还管不了团里的人事?”徐锐嘿然说,“再说他古树同敢有意见?老子手里面可是捏着他的把柄呢,他要是敢炸刺,老子就把他贪部下功的糗事抖出来。”

    王沪生闻言,脸上便立刻流露出会意的狡笑。

    因为肥城的光复,现在古树同可是风光极了。

    就在昨天,蒋委员长在武汉行营召开了一次盛大的庆功会,还专门派出一架专机,从浙西前线把古树同和万向云接到了武汉,在会上,蒋委员长亲手给古树同别上了一枚青天白日勋章。

    本来,当众接受表彰的还有罗丰。

    因为在肥城之战中立下不世之功,罗丰同样得了一枚宝鼎勋章。

    不过罗丰婉拒了前往武汉接受表彰的命令,推说肥城战情紧急,没去。

    此外,这几天全国各地的报纸也是连篇累牍的报道第三战区光复肥城的光辉战绩,尤其是国民党控制的中央日报还有中央社,都快把古树同吹嘘成岳武穆再世的战神了,还有罗丰的88师残部,也快被各大媒体塑造成让金兀术哀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岳家军了。

    因为88师残部在肥城的辉煌战绩,他们的逃跑师长孙元良也得了好处,不但被免于送上军事法庭,而且官升一级,当上了军长!据说,孙元良表态要来肥城统率他的老部队,但让蒋委员长给否决了。

    现在,罗丰还有他的皖中挺进旅已经被塑造成了样板部队,古树同也被塑造成了指挥若定的名将,无论是古树同本人,还是国民政府,都绝对承受不起徐锐披露真相的后果!

    所以对于徐锐整顿独立营的事,古树同只能认!

    何况,这实在不能算什么大事,顶多就是让徐锐斩断了三战区伸向独立团的黑手,充其量就是让万向云的如意算盘落了空,除此之外三战区再没有别的损失,这跟他们得到的好处相比,完全不能成正比。

    “行。”王沪生终于点了头,“既然老徐你都已经想好了,我就全力支持你工作,把独立营的整编搞好,不过老徐,关于独立营营长的人选,你有没有想好?”

    “想好了。”徐锐点头说道,“就书呆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