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什么是信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33章 什么是信任?



    凌晨两点多,参与复选的十个小队陆续返回。

    不过相比开拔时的雄赳赳、气昂昂,再回到肥东据点时,这些老兵却一个个全都耷拉着脑袋,而且开拔时的三百老兵,能够“活着”回到肥东据点的却只有不到两百五十人了,这一仗至少折损了七八十个老兵。

    大雨滂沱中,冷铁锋却一直像标枪般挺立在泥泞的训练场上。

    看到这一幕,返回的老兵都有些意外,然后赶紧小心翼翼的跑步来到冷铁锋的面前,并以冷铁锋为基准开始列队。

    无论是国民军还是新四军,或者伪军,队列是最基本的训练内容,很快两百多名老兵便已经站好了队列,然后在雨中静等冷铁锋宣布最终结果,在他们看来,他们应该是这次复选的最终的优胜者。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

    冷铁锋闷哼一声,上前说道:“复选已经结束了,你们……”

    在两百多名老兵满含期待的眼神注视下,冷铁锋却厉声说:“你们被淘汰了,从哪来的就回哪去吧,解散!”

    训练场上有着片刻的寂静,旋即就炸了锅。

    “凭什么?凭什么我们就被淘汰了?”

    “我们所有人都被淘态了,一个都没选上?”

    “这不是耍我们么,既然最后一个都不要,干吗还大张旗鼓把我们从部队选到这里来接受复选?”

    “不行,必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

    “就是,不给说法老子就不走了。”

    “没错,我们却也不是好欺负的。”

    两百多个老兵越说越激动,一个个索性坐到泥地里,赖着不走了,他们倒要看看冷铁锋怎么来收场。

    “说法?”冷铁锋的目光落在叫嚷得最凶的一个老兵身上,说,“你们想要什么说法?”

    老兵毫不畏惧的迎着冷铁锋冷森森的目光,说:“我们想知道,狼牙部队把大伙集中到这里折腾这么长时间究竟是想干啥?”

    冷铁锋说:“当然是为了选拔合格的狼牙队员。”

    老兵冷然说:“可我看到的却是,你把我们所有人折腾一圈,然后又把我们赶回老部队,最后一个都没选上!”

    “谁说一个都没选上?”冷铁锋冷冷一笑,再一挥手,训练场外面便立刻亮起了几道雪亮的车灯,紧接着响起汽车引擎的轰鸣声,然后三辆载重卡车从训练场外逶迤开进来,这些卡车是从肥城之战中缴获的鬼子军车。

    三辆卡车开到三百老兵的队列前停下,然后一字排开,然后车厢后部的蓬布掀起,接着便有老兵一个接一个的从车厢里跳了下来,看到从车厢里跳下的老兵,列队的两百多老兵顷刻间全都愣住了。

    “骆驼?!你小子没死?!”

    “小毛?!你他娘的还活着?”

    “胡子?!老子就知道你不会有事!”

    “瘟狗?!你他娘的吓死老子了,幸好你没事。” 绝命医尸

    先行返回的两百老兵意外的发现,已经在之前战斗中“牺牲”的战友居然奇迹般的回来了,而且还是坐车回来的。

    然后很快,这些老兵就反应过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果不其然,冷铁锋挥手示意噤声,然后大声说道:“你们刚才不是说,这次的复选纯粹就是折腾人么?我现在告诉你们,还真不是!通过这次复选,我们狼牙中队已经选出了想要的兄弟,而你们,全部被淘汰了!”

    从卡车上跳下来的七八十名老兵显然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一个个全都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前面队列的战友,而列队的两百多老兵先是沉默,紧接着又开始大声的鼓噪起来,他们还是不服,不服!

    “我不服!”之前叫得最凶的老兵大吼道,“老子不服,不服!”

    “你不服?”冷铁锋缓步走到那老兵面前,问道,“说说理由。”

    老兵大声道:“这一次考核,我们都活着回来了,我们才是胜利者,而他们却战死了,他们才是失败者!所以,被淘态的应该是他们!”说完,老兵伸手一指前方从车上下来的七八十个老兵。

    冷铁锋冷冷注视着那个老兵,问道:“老兵,你叫什么名字?”

    老兵直勾勾的回盯着冷铁锋,回道:“老子坐不改姓,行不改名,雷响是也。”

    “雷响?”冷铁锋接着再问,“哪个部队的?”

    雷响昂着头,大声回应:“鸡笼山鸡笼寨的。”

    听到这回答,周围的老兵顷刻间一阵轻微的骚动,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平时不声不响的家伙竟是个土匪。

    “鸡笼山鸡笼寨?”冷铁锋说,“你是土匪?”

    “土匪怎么了?”雷响大声道,“土匪也照样抗日,照样打鬼子!”

    “好,就冲你这句话,今天我就让你输个心服口服。”冷铁锋点点头,接着说道,“雷响,你刚才说这些老兵全都死了,而你们却活下来了,所以你们才应该是胜利者,你说这句话的时候,真就不亏心?”

    不等雷响回答,冷铁锋又立刻接着说道:“如果他们是你的弟兄,如果这不是演习,而是实战,如果他们真牺牲了,你还会说出这样的话吗?”

    “我……”雷响张了张嘴,后半截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是的,如果这不是演习,如果这真是实战,如果从车上下来的这些老兵真的牺牲了,他雷响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刚才那种话。

    冷铁锋又把目光转向其余的老兵,大声说道:“在复选开始之前,我就跟你们说过,你们在这次复选中的表现将会直接决定你们的最终成绩,但是我从未说过,这次复选的幸存者将会成为优胜者!”

    “可是……”雷响还要争辩,却被冷铁锋强行打断了。

    “我知道,你们还是不服气。”冷铁锋强行打断雷响,同时音量也猛的拔高了一大截,接着说道,“现在我就跟你们讲讲,我为什么会选这些你们眼中的失败者,我为什么选他们,而不是你们?”

    停顿了下,冷铁锋大声说道:“因为只有他们才真正懂得信任!而不是你们这些所谓的幸存者!” 韩娱之鉴宝专家

    说完了,冷铁锋又厉声喝道:“狼牙小队,集合!”

    之前一直站在旁边看风景的十名老队员迅速出列,并在冷铁锋面前集结。

    冷铁锋冷森森的目光从十名老队员脸上逐一扫过,然后大声道:“告诉他们,什么才是信任?”

    “信任,就是在战场上可以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他!”

    “什么是信任?!”

    “信任,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的替他挡子弹!”

    “什么是信任?!”

    “信任,就是在最后的时刻,我也始终坚信他绝不会抛下我!”

    “什么是信任?!”

    “信任,就是永远坚信,既便我牺牲了,既便我不在人世了,他也一定会照顾好我的妻儿老小!”

    听着老队员铿锵激昂的回答,雷响和两百多老兵终于低下高昂的头颅。

    冷铁锋又走到胜出老兵的队列前,从中拉出一个老兵,大吼:“骆驼,在本小队陷入绝境之时,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以一挺机枪断后,到最后,当子弹全部打完,即将被敌人俘虏之时,又毫不犹豫的磕响了手雷,试图与敌人同归于尽!要不是他的手雷事先被做了手脚,他就已经牺牲了,请记住,他之所以选择死,是为了能让你们活!”

    听到这话,两百多老兵的脑袋垂得更加低了。

    冷铁锋再从队列中拉出一个老兵,接着说:“耗子,为了拖住敌人,为了能让他的战友顺利突围,就跟疯了似的在林子里疯跑,最后要不是随队的豹子实在看不下去把他打昏,他能一直跑到死!跑到死,一直跑到死啊!你们能够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滋味吗?”

    冷铁锋又从队列中拉出一个老兵,接着说:“老鹰,为了保护战友,他不惜将敌人往悬崖峭壁上引,他明明知道那是一条绝路,可是为了战友,他还是义无返顾的往绝路上走!你们说他是真傻吗?”

    停顿了一下,冷铁锋的语气陡然转为凄厉,厉声说:“你们不是问我,为什么选择他们,而没有选择你们吗?现在我告诉你们,因为我们不敢跟你们一起上战场,但是我们愿意跟他们一起上战场,因为我们知道,无论在任何时候,无论是任何境况,他们都会始终跟我们一起,坚持到底!”

    落选的两百多个老兵垂头丧气的走了,从最开始时的满怀不忿,可到临走时候却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再没有吭声。

    冷铁锋又将剩下的七八十个老兵集合了起来,开始训话:“你们不要以为,通过了复选就万事大吉了,我告诉你们,你们现在还不是真正的狼牙,而只是一名预备狼牙,要想从一名预备狼牙成为真正的狼牙,你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现在,老子就给你们上第一堂训练课,狼牙奔袭!”

    七八十名老兵立刻向冷铁锋投来期待的目光,一个个跃跃欲试。

    冷铁锋嘿嘿一笑,说:“全体都有,全负重,武装越野一百里!”

    听到冷铁锋这话,队列中顿时响起一片的吸气声,旁边列队的十名老队员却是个个面含冷笑,这才只是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