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真正的特种部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34章 真正的特种部队



    畑俊六到任之后,并没有急于发号施令,而是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调阅之前的各种战报案卷,而且畑俊六调阅战报案卷也不是走马观花式的调阅,而是有着明确的重点。

    畑俊六重点调阅了跟徐锐相关的战报案卷,从无锡之战开始,一直到刚刚才落下帷幕的肥城之战,畑俊六花了一天时间从头看了个遍,直到深夜两点多他才终于看完了。

    调阅完了战报案卷后,畑俊六才把冢田攻和长勇叫到办公室。

    畑俊六这个司令官都没有睡,冢田攻和长勇身为参谋长和次长自然是更加不敢睡,一直都在司令部守着,所以听到畑俊六传唤之后,两人很快就联袂走进了畑俊六的办公室。

    看着冢田攻和长勇有些紧张,畑俊六便从大板桌后面站起身,笑着跟两人打招呼:“冢田桑,还有长桑,你们不必紧张,之前皇军作战不力,完全是因为杉杉元瞎指挥导致,跟你们两人却是无关。”

    听到畑俊六这话,冢田攻和长勇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因为,按照惯例,华中方面军丢了肥城这个军事重镇,导致北上集群陷入了险境,杉杉元这个司令官固然是难辞其咎,但是冢田攻和长勇身为参谋长及参谋次长,也同样负有连带责任。

    所以,冢田攻和长勇很担心,畑俊六到任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撤换他们两个,不过现在看来,畑俊六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打算。

    畑俊六也确实没有这个打算,因为从他调阅的案卷看,冢田攻和长勇两人还算是称职,甚至连杉杉元也没有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主要问题还是出在徐锐这个对手的身上,或者说,杉杉元不够重视徐锐这个对手,才最终导致了连续的失利。

    畑俊六示意冢田攻和长勇两人落座,又让勤务兵给两人倒茶。

    然后畑俊六才问道:“冢田桑,长桑,北上集群眼下正处于危险之中,随时都可能被支那军合围在假阜阳、蒙城沿线,所以,我想知道,华中方面军可有具体的应对措施?”

    冢田攻赶紧站起身,顿首说道:“大将阁下,在肥城失守的当天,卑职就已经命令驻芜湖的菊地旅团北上,从时间上看,菊地旅团现在应该已经进至巢县附近,再有三天,差不多就可以抵达肥城了。”

    长勇也跟着站起身,接着说道:“除此之外,稻叶师团的两个步兵旅团也已经从下关渡过长江,只等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到位,稻叶师团立刻就可以从浦口大举西进,直插大梅山区。”

    “这是围魏救赵么?”畑俊六问道。

    “哈依,大将阁下明鉴。”长勇说,“大梅山区乃是徐锐老巢,稻叶师团大兵压境,徐锐意识到老巢会有危险,多半就会从肥城回兵救援,这样,肥城的守军就只剩下所谓的皖中挺进旅,这是一支新组建的部队,战斗力不值一提。”

    “哟西。”畑俊六欣然点头,对整个计划表示满意。

    不过畑俊六这次可是肩负着裕仁的特殊使命而来的。

    临行前,裕仁千叮咛万叮嘱,让畑俊六无论如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首先铲除徐锐,替皇军还有皇室换回颜面,而要想铲除徐锐这个危险的敌人,依靠稻叶师团的正面强攻恐怕不会有太好的实际效果。 我是王威

    要想铲除徐锐,恐怕还得寄希望于特种作战。

    畑俊六又问道:“冢田桑,我听说方面军司令部曾有过一支特种部队,而他的缔造者也是从德国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留学归来的帝国精英,小鹿原俊泗大佐,我想知道,现在这支特种部队还在吗?”

    “哈依。”冢田攻顿首说,“大将阁下,确实曾经有过这么一支部队,不过在上次对大梅山区的扫荡作战中,小鹿原大佐的这支特种部队却遭受了决定性的打击,最后仅有三人侥幸生还,其余全部玉碎当场。”

    “纳尼?”畑俊六闻言脸色微变,又道,“那么小鹿原大佐呢?”

    冢田攻道:“小鹿原大佐倒是并无大碍,而且眼下就在司令部。”

    “哟西。”畑俊六欣然点头,说,“冢田桑,马上将小鹿原桑请过来,我要与他面谈重新组建特种部队事宜。”

    冢田攻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问道:“大将阁下,现在?”

    “是的,现在。”畑俊六却是一刻也不想等了,点头说,“既便小鹿原桑已经睡了,也要把他叫起来。”

    “哈依。”冢田攻领命去了。

    虽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小鹿原俊泗却还没有睡下。

    事实上,自打从肥城回南京,小鹿原俊泗的心情就一直没有好过,原本他都已经跟川口平次达成了协议,只等川口支队完成扫荡作战,他就可以从川口支队甄选精锐老兵,组建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特种部队。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小鹿原俊泗怎么也没想到,川口支队居然在大梅山全军覆没了,就连川口平次本人也是玉碎当场,这样一来,川口平次的承诺也就化为了泡影,小鹿原俊泗更被召回到南京,闲置起来。

    小鹿原俊泗也想过离开中国战场,回陆军部谋个闲差,以他的家族背景,要实现这个目标并不难,但这其实就相当于是落败而逃,这对于一贯骄傲的小鹿原俊泗来说不啻于莫大的羞辱,所以很快又打消了念头。

    更何况,他妹妹纯子还在大梅山,在没有救出纯子之前,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中国返回日本的。

    因为心情不好,小鹿原俊泗每天只能借酒浇愁。

    所以当冢田攻将小鹿原俊泗带到畑俊六面前时,小鹿原俊泗是满身酒气,而且醉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畑俊六挥手打发走了冢田攻还有长桑,然后劈手扇了小鹿原好几个耳光,挨了这几记耳光,小鹿原终于清醒过来。

    看到畑俊六站在自己面前,小鹿原俊泗赶紧顿首敬礼:“大将阁下!”

    “原来你还能够认得出我?”畑俊六恶狠狠的说道,“你看看你,满身的酒气,满身的颓废、消沉,你身上哪还有半点帝**人应有的样子?还说是从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留学归来的精英呢,我看你就连台湾驻屯旅团的二等兵都远远不如,耻辱,简直就是皇军的耻辱!” [综漫]盛夏锦年

    “哈依!”小鹿原俊泗满脸羞愧,已经完全清醒过来。

    “终于清醒过来了吗?”畑俊六闷哼了一声,接着问道,“我听说,你曾经与徐锐直接交过手,是吗?”

    “哈依,卑职曾经三次在战场上直面徐锐,不过……”小鹿原俊泗说着便低下了头,满脸羞愧的说,“不过卑职全都战败了,而且还是完败,卑职甚至可以说半点机会都没有,徐锐是我生平所见过的最为可怕的对手。”

    “失败并不可怕。”畑俊六摆了摆手,接着说道,“既便失败九十九次,可只要最后一次能赢回来,你就是胜者!可问题是,你必须得有顽强的意志,否则根本无法承受连续九十九次的失败,若承受不住连续九十九次失败,也就不会有最后的反戈一击!”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说,“卑职让大将阁下失望了,不过大将阁下放心,从今往后,卑职将滴酒不沾!”

    畑俊六点点头,又问道:“小鹿原桑,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卑职不知道。”小鹿原俊泗老实摇头,他是真不知道畑俊六为何找他,连续两任方面军司令官都对特种作战不感兴趣,所以对畑俊六他也不再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据他所知,畑俊六跟松井石根、极杉元一样,都是传统的军人,都对特种作战理论不感兴趣。

    畑俊六再问道:“小鹿原桑,你真的不知道?”

    “大将阁下,难道……”小鹿原俊泗心底便立刻萌生出无限期望。

    畑俊六欣然点头说:“没错,我今天找你来,就只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组建一支真正意义的特种部队,我要你的这支特种部队成为大日本皇军的一把锋利的尖刀,无坚不摧,无坚不破!”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说,“卑职绝不辱命!”

    畑俊六又道:“小鹿原桑,打造一支真正的特种部队,需要多久?”

    “三个月!”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说道,“三个月的时间就足够了。”

    “好,我给你六个月的时间。”畑俊六说,“六个月内,我不会给你的这支部队下达任何作战任务,但是六个月之后,你的这支部队就必须成为一把无坚不摧的尖刀,到时候,你们要完成的第一个战斗任务,就是猎杀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说,“大将阁下,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以及足够可供挑选的兵源,六个月后,我一定会亲手将徐锐的首级呈送到大将阁下您面前。”

    “哟西。”畑俊六欣然点头,又说,“至于兵源,只要是华中方面军所属的各部队,你随便挑,随便选!谁要是不肯放人,你就让他来找我。”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心下豪情万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