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警卫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35章 警卫员



    徐锐并不知道,他宿命的对手小鹿原俊泗,在先后遭到两任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的无视之后,终于是得到了第三任司令官畑俊六的重用,终于有了一展身手的机会,终于得以组建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特种部队了。

    而且,小鹿原俊泗即将组建的这支特种部队,建制是大队级!

    此时,徐锐正在为即将到来的东、南两路鬼子重兵而伤脑筋。

    王沪生放下手中的电报,沉声说:“老徐,综合芜湖地下党以及江南从南京传回来的消息,小鬼子这次是真急眼了,一家伙出动了一个常设师团外加一个野战旅团,除了沿肥芜公路北上的菊地旅团外,稻叶四郎统率的第6师团也正向浦口集结,只等后续的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一到,稻叶师团就要大举西进,直取我大梅山根据地。”

    “不过稻叶师团的真正意图还是肥城。”徐锐很快就做出判断,说,“他们摆出大举进攻大梅山根据地的架势,不过只是为了调我们独立团回援罢了,以便为后续攻占肥城之战减轻压力,我们却不会上小鬼子的当。”

    王沪生说道:“可问题是,大梅山根据地是我们根基所在,既便明知道稻叶师团唱的是围魏救赵,我们也不能不救哪,否则,万一根据地失守了,那我们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不会的。”徐锐断然道,“我敢肯定稻叶师团不会进犯我们根据地,因为相比消灭咱们独立团,打通肥芜公路救援北上集群的第9、第13师团才是鬼子的首要任务,小鬼子每在大梅山多耽搁一天,其北上集群所面临的危险也就会加大一分,鬼子不敢冒这险的。”

    王沪生还是有些担心,说:“既便稻叶师团主力不会进犯我们根据地,却也难保不会派出一支小部队,比如说一个步兵大队,趁虚去进攻根据地,眼下我们根据地可谓空虚至极,就连鬼子的一个步兵大队也是对付不了。”

    徐锐说道:“我会让刚组建的狼牙中队回防,实在不行,大不了让乡亲们再进地道里躲几天,时间不会太久了,最多过十天左右,这一战都能见分晓了。”

    王沪生叹息一声,点头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正在说话间,冷铁锋带着满身的雨水走了进来。

    看到冷铁锋浑身湿透的走进来,原本坐在旁边拿珠算核算物资数目的肖雁月便立刻站起身来,从衣帽挂架上拿过一块毛巾,走过来替冷铁锋擦拭头上的湿发,一边埋怨:“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这么大雨也不带把伞?哪怕穿件蓑衣也行啊,万一淋出病来怎么办?”

    “没事,我身体好着呢。”冷铁锋有些不自然的想从肖雁月手中夺过毛巾,肖雁月却是不让,执着的替冷铁锋擦干了头发,又让冷铁锋把身上完全湿透的军装脱下来,然后拿到外浆洗去了。

    徐锐看着冷铁锋,说道:“啧啧,这有女人疼,就是不一样啊。”

    “少来这套。”冷铁锋反唇相讥,“说的好像你没女人疼似的,你不仅有媳妇疼,还有个小丫鬟给你暧床呢,我看,肥城这些个被你镇压的地主老财日子过得都没你美,最该镇压的不是他们,而是死。”

    徐锐笑道:“那没办法,谁让咱有魅力?”

    “哟哟哟,说你胖还真就喘上了。”冷铁锋听得直撇嘴,“别看现在你左拥右抱的日子挺美,等将来后院失火,有得你苦头吃。” 独宠秘婚:男神订制计划

    “嗳暧暧,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这么自夸?”旁边王沪生实在听不下去了,抗议说道,“你们俩都有媳妇疼着,爱着,让我这老光棍情何以堪哪?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秀你们俩的优越感?”

    王沪生发现他的言辞是越来越受徐锐影响了。

    “那你能怪谁?”徐锐说,“上次我给你介绍的那个花子医生,多好,可老王你硬是不要,这能怪谁?”

    “去你的。”王沪生骂道,“我就再娶不上媳妇,也不能娶个日本娘们。”

    “日本娘们怎么了?”徐锐笑说,“只要屁股大能生养,那就是好媳妇。”

    “得得得,不跟你们扯了。”王沪生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起身落荒而逃,真是没办法,他可不比屋里这俩人,有人能给他们暖被窝,他老王要是真被撩起了性致,都没地儿泄火,可怜他这个老光棍哟。

    徐锐笑笑,又问冷铁锋说:“狼牙的复选结束了?”

    “结束了。”冷铁锋说道,“结果还算差强人意,有七十八人合格,在之后的训练中,既便再淘汰一批,总也能剩下四五十人,有了这四五十人,勉强也可以编成三个特战分队了。”

    徐锐点点头,又不无遗憾的说道:“就是赶不上这次战斗了,要是这批特种兵已经训练完成,那么在这次战斗中就能发挥出决定性作用,不敢说挫败鬼子的进攻吧,至少也能让鬼子元气大伤。”

    冷铁锋说道:“老徐,我的意见还是让狼牙留下来参加战斗。”

    “不行。”徐锐断然予以拒绝,又说道,“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何况你们这块好钢还没经过淬火,现在就让狼牙中队参加战斗,那是犯罪,我就是再蠢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顿了一下,徐锐又道:“何况根据地那边也有危险,你带着狼牙先回去,能够更好的保护根据地,根据地可是咱们独立团的根基所在,绝对不能够出现任何闪失。”

    见徐锐坚持不让狼牙参加战斗,冷铁锋也只能作罢。

    过了一会,冷铁锋又继续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回梅镇?”

    “明天一早就走吧。”徐锐说,“别忘了把缴获的维克斯战车开回去,哦对了,还有那架九六式舰载战斗机,就由你亲自负责开回去,老王已经让根据地的百姓在镇外修了个简易机场,降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降落之后,就连同缴获的维克斯战车一并隐蔽起来,记住一定要藏好。”

    “放心吧。”冷铁锋点头说,“我一定会保护好这架战斗机的。”

    徐锐点点头,又说道:“那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旦,你还要驾驶战斗机呢,可得养足了精神头。”说完了,又不忘调笑冷铁锋,“晚上就不要跟雁子那啥了,千万记得啊。”

    “滚你的。”冷铁锋冲徐锐挥了下拳头,转身走了。

    不过才刚走没过一会儿,冷铁锋却马上又转了回来,说:“对了老徐,有个事儿我差点忘了跟你说了,今天的复选,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人。” 亿万BOSS:甜妻来求爱

    徐锐哦了一声,问道:“什么人?”

    冷铁锋说:“他叫雷响,是肥西鸡笼山鸡笼寨的一土匪,身手挺不错,关键还挺有血性,现在老莫进了狼牙,你不是缺一个警卫员么,我看这家伙就挺合适的。”

    “土匪?”徐锐微笑说,“他现在人在哪里?”

    冷铁锋说:“今晚他还在蔡记旅店,明天就不知道了。”

    “行,我知道了。”徐锐点头说道,“明天一早我就去见见这土匪,这年头有血性的土匪并不罕见,但是肯主动跑来参军打鬼子的土匪却不多,就冲这,我就得去会一会他。”

    冷铁锋笑说:“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第二天一早,徐锐就换了一身便装,来到了蔡记旅店。

    这个时代的旅店是住宿吃饭一体的,徐锐走进大厅时,蔡记旅店的大堂里已经坐了几桌早起的旅客,正吃早点。

    徐锐一眼就看到了单脚蹲在长凳上的雷响。

    徐锐并不认识雷响,但是只看他的这坐姿,还有满身的匪气,徐锐就敢肯定这家伙绝对是雷响,当下徐锐一声不吭走过去坐到雷响对面。

    跑堂的赶紧跑过来,点头哈腰的问:“请问客官要吃点什么?”

    徐锐大大咧咧的说:“先来十斤酱牛肉,再打一壶上好的烧酒。”

    跑堂的便面有难色,小声说道:“客官,小店只有包子油条豆浆,牛肉和烧酒却是一概不供应的。”

    徐锐当然知道蔡记旅店并没有牛肉和烧酒,因为肥城所有猪羊牛肉都已经让军队给强行征调走了,烧酒也充了医用物资,这命令还是徐锐下的呢,不过今天他是故意找碴来的,他想要看看雷响有没有正义感。

    但凡一个土匪,身上终归会沾染上匪气,但只要正义感不灭,那就有救。

    当下徐锐劈手揪住跑堂的衣襟,大骂道:“他娘的,没有牛肉和烧酒,你这破旅店还开个什么球劲,关门得嘞!”

    说完了,徐锐扬起拳头作势要打。

    不过没等徐锐拳头落下,就被一只蒲扇般的大手握住了手腕。

    “嗳暧,店家不卖牛肉和烧酒,那是驻军下的命令,你跟一个跑堂的小二耍什么威风?”雷响一把抓住徐锐手腕,冷冷的说道,“有本事,你就找驻军的长官理论去。”

    徐锐挣脱雷响的大手,问道:“你又是谁?”

    雷响冷然道:“看不惯你这鸟德性的闲人。”

    “找打是吧?”徐锐哼一声,一记直拳照着雷响面门砸过来。

    “怕你不成?”雷响夷然不惧,也是一记直拳针锋相对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