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肥西十八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36章 肥西十八寨



    只听“噗”的一声闷响,两只钵大的拳头便已经在空中相撞。

    片刻的凝滞之后,徐锐和雷响便同时往后退下两大步,然后同时开始满脸痛苦的甩动右手,刚才那一下对拳,真的很疼,徐锐的骨骼筋肉强度远胜常人,可是痛感却跟平常人没有任何区别,所以刚才那下真的是疼彻骨髓。

    雷响就不用说了,不仅是疼,一只左拳立刻肿起老高。

    “小子,不错啊,有两下子。”徐锐已经从刚才的短暂接触中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当下微笑着对雷响说道,“跟我走吧。”

    “跟你走?”雷响哂然说,“你算哪颗葱?”

    徐锐微微一笑,说:“我不是葱,我是大梅山独立团的团长徐锐。”

    “您是徐团长?”雷响闻言顿时肃然起敬,这次他下山前来肥城,其实就是来投奔徐锐参加独立团的,只不过正好遇到了狼牙在招人,而且打听到狼牙是独立团中最精锐的一支特种部队,所以见猎心喜就去试了下。

    可惜的是,雷响终究没被选上。

    没被狼牙选上,雷响也就断了投奔独立团的念想,都已经准备好一大早吃过早饭就回鸡笼山了,却不曾想,居然就遇见了独立团的团长徐锐,当着徐锐的面,雷响立刻就又想起了关于徐锐的种种传说,心中原本已经平息下去的那股执念便立刻又变得炽烈起来,这可是一个人干掉鬼子一个大队的传奇人物。

    跟着这样的人物,绝对有前途,也一定能学到一身过人的本事。

    “徐团长,我听说过你的大名。”雷响兴奋的说道,“你在无锡、南通、海安还有大梅山杀了不少鬼子,甚至还干掉了鬼子的一个亲王!”

    徐锐笑道:“我问你,愿不愿意当我的警卫员?”

    “愿意,当然愿意。”雷响连连点头,急声说道。

    “行,那就收拾收拾,跟我走吧。”徐锐说道。

    “我没什么可收拾的,这就可以走。”雷响说。

    “行,那就跟我走吧。”徐锐说完,转身就走。

    雷响紧了紧身上短褂,脚步轻快的追了上去,不过临走前往板桌上扔了块银元,这个细节让徐锐对雷响的人品有了更深的了解,这小子不仅有着一腔的报国热忱,为人也是极其正直,却不知道怎么就当了土匪?

    徐锐带着雷响回到司令部,先陪着雷响从后勤部领了军装,两枝二十响盒子炮,看到这两枝九成新的二十响盒子炮,雷响立刻两眼放光,叫道:“二十响盒子炮?好枪哪!我们鸡笼寨也就大当家的有一枝这样的盒子炮。”

    徐锐将两枝盒子炮递给雷响,问道:“会使不?”

    “当然。”雷响接过盒子炮,很顺溜的耍了个枪花,得意的说,“论枪法,就肥西十八寨这块地界上,我要认第三,就没人敢认第二,嘿嘿!”

    “还挺狂,要不然咱们比比?”徐锐忽然也来了兴致。

    “比就比。”雷响还真不怵,笑着说,“不过你是团长,输了需脸上不好看。”

    徐锐闻言仰天打了个哈哈,说:“只要你能赢了我,我把团长让你当都可以,不过要是你输了,就得回答我几个问题,而且必须如实回答。”

    雷响说道:“我不稀罕当什么团长,你要是输了,就给我弄一杆带长筒镜的长枪,就是那种长铜的望远镜,瞄准用的。”

    “你说的是带瞄准镜的狙击步枪吧?”徐锐笑问道。

    “对对,就是狙击步枪。”雷响说,“参加狼牙选拔时,我在一个老队员那里见到过这样的狙击步枪,通过望远镜瞄准可准了。”

    “行。”徐锐爽快的说,“只要你能赢我,就给你弄一杆原装进口的狙击步枪,这可比你见过的那种改装的狙击步枪要好多了。”

    徐锐说的是实话,狼牙小队现在总共也就三杆狙击步枪,韩锋,钻山豹还有小桃红这三个狙击手每人各一杆,只不过这三杆狙击步枪都不是原装的,而是徐锐从鬼子的维克斯战车上拆下瞄准备改装的,倍率只有两倍。

    “君子一言。”雷响立刻伸出右手。

    “快马一鞭。”徐锐伸手与雷响用力相握。

    当下两人来到了指挥部的后院,徐锐的指挥部就是原本安达僚太的司令部,也就是前清时安徽巡抚的衙署,不仅占地面积极广,而且还有一个广阔的后院,徐锐让指挥部的几个学员兵在后院竖起了一个架子,又在架子上挂了二十个陶罐。

    架子竖好,陶罐也吊好,雷响拿起一枝盒子炮就要打。

    “先等等。”徐锐赶紧制止,然后说,“你小子口气这么狂妄,可见也是有真本事的,所以不能按照常规来,今天咱们玩点新鲜的。”

    “玩的新鲜的?”雷响说,“怎么个新鲜法?”

    “盲射。”徐锐一边说,一边示意学员兵把他的眼睛给蒙住了。

    “盲射?”雷响不由得瞠目结舌,然而就在瞠目结舌的当口,徐锐却已经抓了枝二十响盒子炮在手,接着扣响扳机,伴随着连续的枪响,前方木头架子上吊着的二十个陶罐已经全部碎裂开来,装在罐子里的水也飞溅得满天都是。

    “这个……”雷响见状顿时傻眼了,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神枪手?

    要知道,盲射考验的可不只是枪法,还有枪手对周围环境的记忆。

    就是说,枪手一眼扫过去,就要把周围环境的相对位置牢牢记住,然后凭借着记忆当中的相对位置,指哪打哪。

    不过雷响确实是条光明磊落的汉子。

    既便明知道自己不可能胜过徐锐了,也仍旧不愿意占徐锐的便宜,几乎就是在徐锐停止射击的同时,雷响也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示意学员兵也给他蒙上双眼,等蒙住双眼,雷响也凭借着记忆,连续开枪,却只命中一枪。

    就这仅有的一枪也还是靠瞎给蒙的。

    徐锐说:“二十比一,雷响,你输了。”

    雷响的脑袋便立刻耷拉下来,刚才的狂傲劲早已经荡然无存。

    不过也是到了这个时候,雷响才真正相信,徐锐真可以一人干掉鬼子一个大队。

    “现在该我问你问题了。”徐锐将二十响盒子炮交还给雷响,问道,“你刚才说到了肥西十八寨,肥西一带真的有十八个络子?”

    雷响说:“肥西十八寨只是一种叫法,实际上大大小小有二十多个绺子。”

    徐锐说:“二十几个绺子?离肥城这么近,肥城的保安队就不来剿你们?”

    “保安队?”雷响极其不屑的说,“就凭保安队那几条破枪,我们肥西十八寨的好汉不去招惹他们,他们就该烧高香了,哪敢主动招惹我们?”

    徐锐又问道:“那你们肥西二十几个绺子,总共有多少人枪?”

    “这个可没人知道。”雷响皱眉想了想,又说道,“总得有小两千人枪吧。”

    徐锐再问道:“肥西二十几个绺子中间,实力最强的是哪个?你们鸡笼山?”

    “那不是,我们鸡笼山的实力只能算中等。”雷响摇头说道,“要说实力最强,还得数棋盘山的棋盘寨,还有四姑娘山上的娘娘寨。”

    徐锐又道:“说说这个棋盘寨还有娘娘寨。”

    雷响说道:“棋盘寨厉害,是因为人多枪多,别家一个绺子,撑死了一百多条人枪,可是这个棋盘寨却有五百多人枪,所以没有人敢惹,棋盘寨有四个当家,自称是四大天王,这四人是什么来路没人清楚,只知道武功十分高强。”

    “武功十分高强?”徐锐嘿然说,“怎么个高强法?”

    雷响说道:“大天王唐开山,掌力惊人,号称一对肉掌可开碑裂石!二天王牛大器,耐力过人,可以拖着两头牯牛倒走!三天王时小千,拥有一身过人的轻功,据说连野狗都没他跑得快!四天王风无边,一手暗器,出神入化。”

    徐锐脸上泛起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又问:“那个娘娘寨呢?”

    雷响说道:“娘娘寨的人却不多,也就百十条人枪,但是娘娘寨的大当家银花婆婆却着实厉害,团长,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说我要认第三,就没有人敢认第二,而不敢说我要是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

    徐锐笑道:“因为这个银花婆婆?”

    “没错。”雷响说道,“这个银花婆婆的枪法可比我厉害多了。”

    徐锐看雷响神色不像是在随口胡说,当下又问道:“怎么个厉害法?”

    “这个就没人知道了。”雷响说,“反正,所有跟银花婆婆比枪法的,最后都死在了银花婆婆的枪口下。”

    徐锐莞尔,有点意思。

    原以为大梅山就已经是草莽英雄的聚集地,却不想在肥西这一带,更是卧虎藏龙,可惜鬼子的重兵集团说话就要到肥城了,要不然还真得要抽空去一趟肥西,去会会这棋盘寨的四大天王还有娘娘寨的这个银花婆婆。

    就不知道这些土匪的心性如何,是否值得招揽?

    不过话又说回来,只要这些土匪有抗日的想法,哪怕不收编他们,只是跟他们结盟那也是极大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