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情况有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37章 情况有变



    遗憾的是,徐锐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

    所以,联络肥西十八寨土匪这件事情,只能留待以后再说了。

    回到前院,赛红拂便拿着一个文件夹,走着猫步款款迎上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受到了危机,所以今天赛红拂特意的打扮了一下,换下了平时常穿的那身大红色劲装,转而穿起了青白团(中统)的墨绿色军常服。

    因为受到徐锐的影响,或者干脆点说,就是中了徐锐美男计,所以赛红拂早就已经暗中倒向**,但青白团高层并不知道这点,就跟复兴社高层并不知道江南是地下党一样,青白团的首领陈氏兄弟甚至还在因为赛红拂取得徐锐的信任而沾沾自喜,认为他们青白团成功的往**的王牌部队打入了一枚钉子。

    殊不知,赛红拂早就躺在徐锐胯下唱征服了。

    必须承认青白团的小翻领制服还是很漂亮的。

    尤其赛红拂还拥有一双傲人的大长腿,穿起来就更加养眼,那窄窄的削肩,那鼓鼓的胸脯,那细细的柳腰,那滚圆丰满的****,还有臀部以下那两条笔直的修长****,再配上一双黑色的高跟牛皮靴,简直妖艳靓丽得不要不要的。

    徐锐不由得吹了一声口哨,跟在徐锐身后的雷响更是眼睛都看得直了。

    对于自己这一身妆束所取得的视觉效果,赛红拂还是挺满意的,当下给徐锐抛了一记媚眼,说道:“驻扎蒲城的通讯队刚发来急电,蒲县的民兵在城南二十里的牛村发现了大队鬼子,很可能就是浦口的稻叶师团提前西进了。”

    稻叶师团不等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到位就提前西进了?

    徐锐闻言顿时心头一凛,这可与预想中的情况不一样。

    当下徐锐便吩咐雷响说:“雷子,马上通知营连级指挥员前来团部开会,对了,别忘了通知罗旅长还有丁力、雷鹏两位团长。”

    “是。”雷响答应一声,找人去了。

    趁着无人的间隙,赛红拂款步上前,伸出两枚春葱似的玉指轻轻捻住徐锐衣襟,另一只小手却挡在徐锐嘴前,不肯让徐锐胡子拉碴的大嘴亲下来,这股子欲拒还迎的风情,还真找不到几个女特务来比。

    “姓徐的,老娘白天得给你做当报务员兼机要秘书,晚上得给你做情人陪睡陪聊,隔三岔五的还得加入狼牙替你上战场杀敌,你把老娘用得是不是太狠了些?”赛红拂一边说一边屈膝在徐锐胯下轻轻一顶,威胁说道,“小心哪天老娘切了你这话儿。”

    “切啊。”徐锐涎着脸笑道,“我无所谓,没了这话儿正好练葵花宝典,没准几年之后我还有机会成为绝世高手呢,不过,你这朵娇滴滴的白玫瑰可就得守活寡喽,我听人说,守活寡的滋味可是不怎么好受。”

    “切,说得世上好像就你一个男人似的。”赛红拂语含不屑的说。

    “咋,难不成你还能够看得上别的男人。”徐锐嘿嘿淫笑道,“这吃惯了大鱼大肉,让你改吃小鱼小虾你能受得了?”

    赛红拂便立刻羞红了脸,她发现,这死禽兽真是她命中克星,本事本事不如他强,床事床事不如他猛,就是连斗嘴她也几乎没赢过,实在气急了想掐他,死禽兽还根本不怕,这辈子看来都要被他欺负得死死的。

    不过徐锐也知道,赛红拂最近连轴的转,确实累坏了。

    关键还是赛红拂的通讯队人少了,一直就是之前她从青白团带过来的那四个老人,现在却是有些忙不过来了,看来是时候办一个电台培训班了,反正青训队二期就要招人了,顺便就在青训队二期办一个通讯班。

    当下徐锐轻轻掂起赛红拂粉嫩的下颔,说:“眼下吴前的工作队正在肥城搞宣传,动员了不少青年学生参军,我准备将这些青年的学生编入青训队二期,这样吧,你从这些青年学生中间挑选出一批人,办一个电台培训班。”

    赛红拂拍开徐锐大手,问:“有女生吗?”

    “有。”徐锐邪笑着说,“得有十几个吧。”

    “这十几个女生都归我了。”赛红拂白了徐锐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徐锐紧盯着赛红拂的背影,尤其那款款摇荡的大P股,更是格外吸引徐锐的目光,徐锐不由得心头一阵火热,要不是还有正经事做,他真会直接追上去将这个小妖精给摁倒,然后扒下制服,就地正法。

    赛红拂明显感受到了徐锐的目光,忽然间脚步一顿,然后回过头妩媚的看着徐锐,然后小嘴轻启,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了舔樱红的嘴唇,极尽****方面的暗示,徐锐便不由得嘶嘶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

    可惜时间不允许,徐锐终究没有办法真个**。

    所以,当独立团参谋长杨八难最先走进作战室,发现徐锐双手撑着边沿站在摸拟沙盘的旁边,腰也是弯着的,杨八难还道徐锐是在看沙盘,却不知道徐锐是在借此掩饰丑态,刚刚被赛红拂撩起的野火还没平息下去呢。

    又过了五六分钟,1营长何光明,2营长万重山,3营长许德坤,独立营长何书崖以及骑兵营长铁钢都到了,机炮连长牛大壮却没来,因为,徐锐已经让牛大壮带着他的机炮连跟冷铁锋的狼牙中队一起返回根据地了。

    徐锐已经想过了,接下来的战斗,牛大壮的机炮连所能发挥的作用其实非常有限,因为到时候他们的对手是鬼子的重炮旅团,面对鬼子一整个野战重炮旅团,牛大壮的机炮连实在是太弱了,所以保存力量是第一位的。

    而且,在鬼子大兵压境之前,铁钢的骑兵营也会离开肥城。

    因为在守城战中,骑兵同样发挥不了作用,只会白白牺牲。

    铁钢的骑兵营之所以直到现在还留在肥城,不过是临时充当骑兵通讯队,以及维护城内治安罢了,因为徐锐干的那一票,独立团跟城内富商缙绅的关系变得很紧张,如果没有骑兵上街巡逻,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又过了十几分钟,国民军皖中挺进旅旅长罗丰也带着手下两个团长到了。

    “人齐了。”徐锐把目光投向杨八难,说,“杨参谋长,给大伙介绍一下情况吧。”

    “是!”杨八难刚才就已经了解过了情况,当下手拿起一根细竹竿,指着摸拟沙盘开始讲解起来,“根据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报来看,鬼子菊地旅团之一部已经进至巢县林头镇附近,距离肥城还有不到两百里。”

    “按正常行军速度,两天后菊地旅团就能够开到肥城。”

    “考虑到有四支队打阻击,菊地旅团大概会在四天之后出现在肥城。”

    与会的部队长都有些困惑,杨八难所说的情况早在就他们意料之中,就为了这点事情把他们叫来开会,似乎没必要吧?

    徐锐也很不满杨八难的这套伎俩,不过这也是机关参谋的普遍作风,但凡是从各级司令部出来的参谋,总会或多或少沾染上这样的习气,他们在分绍情况之时,总是会先说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以凸现后面要说的消息的重要性。

    于是徐锐直接打断杨八难:“杨参谋长,直接说重点!”

    “是。”杨八难无奈,只能够直说重点,“我们刚收到蒲城方向电报,鬼子的稻叶师团也已经于今天一大早从浦口开拔,眼下其前锋大队距离蒲城已不足二十里,按这速度,四天之后稻叶师团就会兵临肥城城下。”

    作战室里立刻响起低低的窃窃私语声。

    因为,这一消息如果属实,就意味着鬼子两路大军将同时抵达肥城!

    杨八难最后又补充了一句:“消息是蒲城县大队传回的,绝对可靠!”

    徐锐咳一声,接过话茬说:“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从目前情况判断,菊地旅团和稻叶师团很有可能会同时赶到肥城,这与我们之前的判断却是不太一致,所以,之前设想的在肥芜公路两侧设伏,首先重创掉菊地旅团的计划恐怕要胎死腹中了。”

    分兵进击历来是兵家大忌,古往今来一直都是如此,小鬼子这次兵分两路,分别从芜湖以及浦口向肥城发起向心进攻,其实也是因为被逼急了,分进合击或许有危险,但是跟北上集群的安全相比,却又不算什么了。

    但这样一来,就不可避免的给予了中国人可趁之机。

    徐锐就决定,借鬼子的两路大军存在时间差的机会,首先重创其中的一路。

    徐锐选的是从芜湖北上的菊地旅团,菊地旅团隶属于日军第18师团,这个第18师团不属于十七个常设师团之一,而是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才刚刚恢复编制,所以无论武器装备还是兵员素质,都要比十七个常设师团略逊一筹。

    考虑到稻叶师团仍在浦口等待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的到来,而菊地旅团却已经迫不及待的从芜湖北上,所以徐锐就决定集中四支队、独立团以及国民军皖中挺进旅所有的兵力,在巢县附近设伏,争取一举全歼菊地旅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