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青年学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38章 青年学生



    在发现鬼子的两路大军存在时间差之后,徐锐就想抓住机会一举全歼菊地旅团,既便不能够全歼菊地旅团,也要全力争取将其打残,然后再挥师东向,在蒲城通往肥城的公路两侧层层阻击,尽可能的迟滞稻叶师团。

    由于蒲城到肥城只有一条仅能容两辆卡车并行的泥土路,而两侧却都是崇山峻岭,不久前的羽村支队就是在这条公路两侧的崇山峻岭之间吃了大亏,所以徐锐还是有信心借助这条公路以及公路两侧的地形拖住稻叶师团至少七天。

    七天后,等稻叶师团突破层层阻击赶到肥城,只怕也已经精疲力竭了,如果不做短暂的休整,只怕是无力进攻了,这样一来就又是两到三天时间,这样前后一加,半个月的时间也就差不多了,接下来肥城能守则守,若不能守就直接弃城。

    反正三战区长官部给的半个月期限已经达成,又何必再死守一城一地?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这次,刚到南京的华中方面军新任司令官畑俊六却再没有犯低级错误,发现两路日军存在时间差,便命令稻叶师团立刻从浦口西进,这下鬼子两路大军齐头并进,聚集肥城附近的国共联军就有些顾此失彼、穷于应付了。

    罗丰身上背负的压力其实比徐锐还要大。

    因为肥城之战徐锐输得起,他罗丰却输不起。

    所以罗丰是最不愿意面对鬼子两路大军同时杀到肥城这一不利局面的,当下罗丰便皱着眉头问道:“那么,能否以一部在巢湖附近阻击,拖住菊地旅团,然后联军主力东出大湾茶壶坳一带,一举重创稻叶师团?”

    罗丰话音刚落,现场所有人的目光便齐刷刷的转向徐锐。

    如果徐锐不在,罗丰敢这么问恐怕直接就被人喷成翔了。

    你开什么话笑,就凭大梅山独立团加皖中挺进旅三千多不到四千人,你就想重创鬼子一个师团?就加上四支队也没有可能,熊本师团可是小鬼子十七个常设师团中最能打的,真当鬼子是泥捏纸糊的,吹一口气就能够把他们吹死?

    但是有徐锐在,大伙的想法立刻就大不一样。

    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徐锐是惯于创造奇迹的男人。

    当初在无锡市,暂编七十九师几乎已经让鬼子打成渣了,可徐锐一出现,整个局面立刻就改观,最后徐锐不仅带着暂编七十九师的残部把局面扳回来,还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把刚到任的华中派谴军司令官伏见宫俊彦都给干掉了。

    好家伙,伏见宫俊彦可是小日本的亲王!贵族中的贵族!

    还有在南通市,徐锐仅凭五六百号残兵就一家伙全歼了鬼子的一个支队,是全歼,那可是全歼啊!不是什么重创,更不是击溃,是全歼!

    再后面在海安,在大梅山就不说了,那都不算什么。

    对于别人来说,那都是了不起的奇迹,但是对徐锐来说,那却只是平常,因为徐锐创造的奇迹实在太多了。

    所以,只要有徐锐在,那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不过,这一次徐锐却让他们失望了,徐锐摇头说道:“从日本战国时代,熊本的民风就十分骠悍,所以熊本师团是小日本的十七个常设师团当中战斗力最强的,而且师团跟旅团是不一样的,面对鬼子一个旅团,我们或许还有一点机会,但是面对鬼子一个师团,我们却半点机会都不可能有,所以,还是面对现实吧。”

    徐锐说的都是实话,战争有着它的铁的法则。

    既便徐锐是穿越者,既便他带来了未来世界的军事思想以及过人的指挥造诣,但他仍旧无法颠覆战争法则,他不可能一口就吞下鬼子一个师团,至少在现阶段绝无可能,等将来独立团变成了独立师,或许还有一丝可能。

    罗丰叹息一声,握拳说道:“那就没法了,只能跟小鬼子硬拼了。”

    徐锐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主动出击就不要再想了,当务之急,还是在防御工事上多费点心思吧,争取在鬼子大兵压境之前,修成完整的防御工事,否则,要守住肥城至少半个月还真够呛。”

    军事会议结束,罗丰首先带着丁力、雷鹏离开。

    何光明、万重山、许德坤和何书崖也相继离去。

    骑兵营长铁钢却被徐锐给留下了,徐锐问铁钢:“钢子,小鬼子的两路大军说话就要到肥城了,城内的老百姓疏散得怎么样了?”

    铁钢说:“一部分老百姓已经跟着政委转移去了我们根据地,另有一部分老百姓去了乡下的亲戚家,但仍有小部分百姓不肯转移,特别是那些富商缙绅,基本就没有走的,我看他们都是在暗中盼着小鬼子打回来呢。”

    徐锐说:“不管他们,他们要留下那就留下吧。”

    铁钢说:“就怕鬼子大兵压境时,这些家伙暗中捣鬼。”

    徐锐狞狞一笑,说道:“老子巴不得他们暗中捣鬼呢。”

    铁钢闻言凛然,心说看来团长是真对这些富商缙绅动杀机了,不过这些富商缙绅也确实不值得同情,放着好好的中国人不当,非要给日本人当狗,怨谁?当然,团长制造事端抄了他们家产这是不对,但是这个绝对不能成为当汉奸的理由。

    “雷子,我们走。”徐锐将军帽重重扣在头上,转身就出了指挥部。

    离开了指挥部,徐锐带着雷响径直来到了梅县办事处,大梅山独立团好不容易打下一座省城,各方面的资源当然要搜干刮净,除了金钱物资之外,还有人力资源,尤其是受过教育的青年学生,更是最宝贵的人力资源。

    肥城是安徽省城,颇有几所高校。

    在肥城沦陷之前,主几所高校就已经迁去武汉,在校的绝大多数学生也都跟着去了,但也不少学生选择留下,毕竟故土难离,比如黄守信,他原本就是肥城高等师专的师范生,但在学校迁往武汉之后,他却并没有走,而是回了家。

    像黄守信这样的学生其实并不少,肥城尤其多。

    所以王沪生就把管人事的吴前从梅镇调来肥城,专门弄了一个办事处。

    徐锐带着雷响来到办事处大门前,正好看到一个女学生站在台阶上演讲:“同学们,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眼看就有灭族之祸,难道你们就愿意自己民族灭亡?难道你就愿意自己的子孙后代当个亡国奴?”

    “这不是大卫的女翻译梁一笑么?”徐锐看清女学生相貌之后有些讶然,“她怎么没跟着大卫一起走?”

    吴前走过来,说道:“她现在已经加入青训队了。”

    “是吗?”看着台阶上正在激情演讲的梁一笑,徐锐忽然心头微微一动,现在真应该考虑下引进人才了,随着根据地的建设逐渐进入轨道,将来像发电厂、化工厂、兵工厂都会陆陆续续的建起来,到时候就需要大量的技术人才了。

    梁一笑大声的问道:“同学们,小日本要灭亡我们的国家,灭亡我们的民族,灭亡我们的文化以及文明,他们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说日语,学日文,永远当他们的皇民,永远当他们的奴才,你们答应吗?”

    “不答应,不答应!”站台阶下的几十个学生大声回应。

    “说的好,不答应,我们不答应!”梁一笑握紧了拳头,又道,“然而,日寇的铁蹄已经踏上中华大地,凶残的侵略者更不会听我们的规则,所以,我们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拿起武器,跟他们去战斗,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

    演讲暂时告一段落,几十个学生顷刻蜂拥到登记台前,争着抢着报名。

    青年人相比成年人思想相对单纯,顾虑相对更少,所以更容易被鼓动,这既是他们的缺点同时也是他们的优点,在和平年代,这个就是缺点,因为他们很容易就会被敌对势力的舆论宣传所控制,成为颠覆本国政府的急先锋、带路党。

    作为一个穿越者,徐锐可是见过不少这样的案例。

    比如利比亚,比如埃及,比如乌克兰,比如香港,都是思想单纯的学生首先被西方舆论所控制,成为了颠覆本国本地政府的先锋,最后把自己的家园搞得一团糟,最后吃亏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同胞,得利的永远是西方列强。

    但是在战争年代,年轻人的热血就是他们最大的优点。

    因为有年轻人的热血,所以才会有公车上书,然后才会有洋务运动。

    因为有年轻人的热血,所以才会有辛亥革命,封建帝制终于走进了坟墓。

    因为有年轻人的热血,所以才会有五四运动,然后才诞生了中国**!

    因为有年轻人的热血,无数的青年学生或者青年军人才会前赴后继,投身战场,如果没有这些青年学生青年军人,很难想象,中国将变成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