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防御工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39章 防御工事



    “报告团长。”梁一笑一蹦一跳的跑过来,煞有介事的向徐锐立正敬礼,“青训练二期学员兵梁一笑前来向您报到,请您训示。”

    “稍息。”徐锐回了礼,笑着说道,“刚才的演讲很好。”

    “哪有。”梁一笑嘴上否认,嘴角却已经绽起得意的笑容,在学校时,她可是经常得演讲大赛头奖,学校每次有集会时,她都是当仁不让的头号主持,最风光时,她曾经当着几万学生的面进行演讲,那乌泱乌泱的大场面才真正令人振奋。

    徐锐又笑问道:“你真决定参加青训队,不回武汉上学了?”

    “不回了。”梁一笑说,“半个中国都已经沦陷了,我们都快找不到地方放书桌了,还上什么学?我要留下来打鬼子。”

    徐锐笑着打趣:“真是因为没地放书桌了,所以才留下的?”

    梁一笑的一张俏脸立刻红了,她决定留下,主要还是因为何书崖,在来皖中之前,她怎么也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上何书崖,并且深深的爱上这个比她还要小半岁的年轻人,那天她想要回武汉时才发现已经情根深种。

    徐锐适可而止,又说道:“不过,你恐怕还是得回趟武汉。”

    “我不!”梁一笑一听立刻急了,撅着嘴说,“我不回武汉。”

    “真的不回去?”徐锐笑问道,“如果我让书呆子陪你一起去呢?”

    “啊?”梁一笑闻言便愣住了,心忖团长该不是想成全他们两个吧?

    不过,再转念一想,梁一笑又觉得这不可能,既便徐锐有心想成全,只怕那个书呆子也绝不会答应离开部队的。

    “啊什么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徐锐说完,又把目光转向吴前,接着说道,“小吴你跟小梁一起回武汉,我会让书呆子带一个排护送你们直到桐城,你们到了武汉之后,多多联系你们的老师同学,动员他们前来我们大梅山。”

    “是。”吴前干脆的道,“保证完成任务。”

    梁一笑也跟着挺身立正:“保证完成任务。”

    吴前又问道:“团长,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越快越好,最好是今天就走。”徐锐说道,“因为再过几天,鬼子的菊地旅团还有稻叶师团就应该到了,到时候你们就想走也走不成了。”

    吴前为难道:“可我要是走了,工作组这边怎么办。”

    徐锐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让守信过来帮忙。”

    “那敢情好。”吴前闻言便放了心,黄守信不仅是肥城高等师专的学生,更是安徽本省人,由他来工作组这边主持大局,最是合适不过。

    当下徐锐让雷响从大街上叫来一队巡逻骑兵,分头去通知黄守信还有何书崖前来,同时让吴前还有梁一笑先回宿舍准备,等两人准备好,何书崖也带着一个排到了,时间紧,吴前和梁一笑当即和何书崖汇合一处,前往桐城去了。

    徐锐则在城内又巡视了一圈,加紧督促各营构筑街垒工事。

    巡视完一圈才刚回到指挥部,迎面就看到梅九龄匆匆过来。

    “梅秀才,怎么了。”徐锐打趣道,“媳妇丢了?急成这样。”

    “什么呀,出事了。”梅九龄把徐锐拉到一侧,没好气的说道,“团长,地道塌方了,压死了两个老乡。”

    “塌方了?”徐锐闻言一愣,又道,“好端端的怎么就塌方了?”

    梅九龄说:“主要是今年的梅雨季节,雨量比往年要大得多,而且我们挖的地道又是直通东郊肥河边,那片区域的地下水渗透格外的严重,所以先是透水,接着就发生了塌方,压死了两个老乡不说,底下一层地道也被河水给淹了,好在我设计的地道是分层的,底下一层虽然被河水给淹了,可上面一层地道总算是保住了,不过……”

    “不过什么?梅秀才你快说。”徐锐也是急了,这条地道可是关键时候保命的。

    梅九龄耸耸肩,无奈的说道:“由于最近的这段时间连降暴雨,导致肥城一带土层严重浸水,再挖地道恐怕是不可能了。”

    “这也就是说,地道的挖掘工作只能停止了?”徐锐皱眉问道。

    梅九龄叹息道:“恐怕是这样,团长,我们恐怕得另想脱身之策了。”

    “说的倒容易,另想脱身之策,你以为想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脱身之策很容易么?”徐锐闷哼一声,又对梅九龄说道,“不过,既然这一带土层已经严重浸水,再挖会有危险,那就先不用再挖地道了,先安排老乡们回根据地吧,哦对了,被压死的那两个老乡的抚恤工作一定要做好,就按烈属的标准,从优抚恤。”

    “是。”梅九龄啪的立正,敬礼,再转身扬长去了。

    目送梅九龄的身影远去,徐锐却忽然低叫一声:“不好!”

    跟在徐锐旁边的雷响吓了一跳,急道:“团长,怎么了?”

    “雷子,你去骑兵营借两匹马,快点!”徐锐却没有过多解释。

    雷响不敢多问,赶紧转身去直奔骑兵营驻地而来,借了两匹战马之后又匆匆返回,然后跟徐锐骑上了战马,直奔肥东而来。

    徐锐是从地道的塌方想到了城外的防御工事修建。

    独立团的阵地在城内,一旦打起来就是巷战,所以防御工事相对没有那么重要,顶多就是在几个主干大街的十字路口设置几个环形街垒,但是城外的皖中挺进旅却是野战,防御工事的构筑就十分之重要了,所以,徐锐想看看城外的工事进展。

    既然连地下的土层都因为暴雨被浸透,地表就更不用说了,而肥东因为肥河的存在那就更加的麻烦。

    两人骑上快马,很快就到了肥东阵地。

    负责守卫肥东阵地的是皖中挺进旅的第1团,徐锐到来时,团长丁力正卷起袖子,亲自带人在挖战壕,不过由于连日大雨,整个战壕工事都泡在了雨水中,一工兵铲铲下去,最后却铲起来一铲子的泥汤水。

    “他娘的,这活没法干了!”丁力将铲子一扔,有些恼火。

    徐锐过来,正好听到丁力这句,便笑着打趣说:“丁团长,小鬼子还没打过来呢,你这就已经泄气了?”

    丁力闻声回头,见是徐锐便赶紧挺身立正:“徐长官!”

    虽说现在丁力也已经是正儿八经的上校团长了,可是在徐锐面前,丁力却实在摆不出团长架子,没有别的,一是因为肥城之战他们88师残部欠了徐锐人情,再就是他很佩服徐锐的能力,所以仍按以前是连长时的习惯,向徐锐行长官礼。

    徐锐回过军礼,笑着说道:“丁团长,工事修得好像不太顺利啊?”

    “何止是不太顺利?简直就是很不顺利。”丁力立刻叫苦不迭的道,“这贼老天也不知道是怎么滴了,这几天净下暴雨,把这方圆几十里浇的是透透的,我们就是想找块稍微干些的地面修工事都不得,你看,这战壕都没法挖。”

    说话间,徐锐和雷响已经纵身跳进了战壕。

    这人一进战壕,积水便立刻没过两人膝盖,雷响穿着缴获的大头皮鞋还没什么,徐锐穿着长筒军靴,乐子就大了,浑浊的泥水很快就顺着靴帮灌进去,等徐锐再抬起脚时,就只剩一个光溜溜的脚掌,长筒军靴却陷在泥泞里了。

    丁力赶紧过来,帮徐锐从泥泞里刨出靴子,说:“徐长官你看看,这个咋办嘛?听说明天还要继续下暴雨,这工事根本就没办法修嘛,这工事要是修不起来,一旦鬼子打过来你说怎么办?真是愁人,我都快愁死了。”

    徐锐接过靴子,再倒出里面的泥水,穿上。

    然后徐锐说道:“丁团长你别急,我先四处看看。”

    徐锐说着,就带着雷响爬上了附近的一个小山包。

    肥城东部的地形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平坦的,不过毕竟处于大梅山和大别山中间,所以仍有不少的小山包,这些小山包的高度大多不高,大多数也就十几米高,只有极少数小山包的高度超过五十米,但是数量是真不少。

    若能利用好这些小山包,打阻击还是大有可为的。

    徐锐眯着眼睛,从星罗棋布的小山包转到了蜿蜒而过的肥河,忽然间眼前一亮,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正所谓水能覆舟,亦能载舟。

    同样的道理,水能给工事的修建带来困难,却也能带来利好!

    当下徐锐匆匆下山,找到丁力说:“丁团长,你刚才不还在埋怨这贼老天么,现在你却得感谢他了,哈哈。”

    “感谢他?”丁力讶然,“感谢他做什么?”

    徐锐说道:“丁团长你怎么不想想,这天下了这么长时间的雨,把地面都浇得透透的,固然给你们团的修建工事带来了困难,却也一样会给鬼子的进攻造成极大的障碍,尤其是鬼子的坦克、大炮等重装备,要想在这样的泥泞地进行机动,将会更加困难。”

    “这倒是。”丁力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