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防御陋习-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40章 防御陋习



    徐锐嘿嘿一笑,又接着说道:“而且,我们还可以想办法让肥河以东的这片区域变得更加泥泞,让小鬼子的进攻变得更加的困难。”

    “让肥河以东变得更加泥泞?”丁力满头雾水的道,“这咋整?”

    徐锐说道:“丁团长,难道你就没发现,由于连日暴雨,肥河的水位早就已经高过了地平线么?只要这个时候挖开东边的河堤,河水就会漫湮而下,淹没肥河以东整个区域,被河水一泡,整个肥河以东区域立刻就会变得更加泥泞!”

    “对哦!”丁力的眼睛亮了起来,兴奋的大叫道,“我怎么没想到?”

    徐锐又道:“那时候,鬼子的重炮根本就靠近不了你们的防御阵地,你只要在这十几座小山包上摆下一部份兵力,小鬼子就只能够一拨拨的投入步兵,踩着及膝深甚至大腿深的积水发起强攻,进攻效率就会极大的下降。”

    “对,对对对!这样一来,小鬼子根本就无从发挥兵力和装备的优势,小鬼子就是再来一个师团,再来两个重炮旅团,也一样抓瞎!”丁力狠狠击节,兴奋的道,“徐长官,这次得亏你来了,要不然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下好了!”

    徐锐微笑摆手,接着说道:“不过,也不能排除小鬼子强行将重炮牵引过来,进行抵近射击,所以你们仍然需在这些小山包的反斜面上修建防炮工事,趁现在土质疏松,你们干脆将这些小山的背面直接整个削掉,然后架梯,鬼子炮击时你们就躲到背面的凹地,鬼子投入步兵发动强攻时,你们就顺着梯子上到山顶的防御阵地。”

    “这没问题。”丁力满口答应道,“我这就带人去办!”

    当下丁力亲自带人修工事去了,还真让徐锐说着了,现在这些小山包的土层因为浸水变得十分疏松柔软,所以很容易就能削平山头,丁力将全团千余人分成十几个小队,每个小队负责一个小山包,热火朝天的开干。

    剩下的事情,却不需要徐锐继续监督了,徐锐在阵地上又转了两圈,就又带着雷响来到肥南的防御阵地,肥南属于皖中挺进旅第2团的防御阵地,这里地势要比肥东高,所以积水情况没那么严重,工事修建得也较为顺利。

    但是徐锐顺着皖中挺进旅第2团的防御工事大致走了一圈,眉头便立刻蹙紧,因为皖中挺进旅第2团的防御工事修得很不理想,或者说得更直白一点,甚至可以说修得简直就跟****一样,总之一句话,第2团的工事仍未能摆脱国民军的陋习!

    从本质上,国民军仍然是一支旧军队,并没有摆脱北洋军的影响,比如说重机枪工事的构筑,只会盲目追求射界的开阔,所以往往修筑在制高点上,实战中,这样的重机枪工事很容易就会被敌人的各式火炮摧毁。

    尤其是小鬼子的掷弹筒打得极准,摧毁这样的重机枪工事就更是十拿九稳。

    还有,防御工事只讲究横向展开,却缺乏纵深保护,这样一旦被突破一点,整条防线顷刻之间就会全线崩溃,关于这一陋习,在南京保卫战中,表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给国民军所造成的伤害也是最大!

    南京保卫战,国民军统帅部纠集了超过十个精锐师,以牛首山、紫金山以及栖霞山为依托,在南京外围构筑了一条看似严密的防线,并且扬言至少要坚守超过三个月,可是实际上呢,才三天不到,这条看似坚不可摧的防线就全线崩溃。

    究基原因,就是因为各部防御阵地只讲究横向展开,却缺乏纵深保护,所以日军只需要突破其中一点,国民军各部的防线顷刻间就会全线动摇。

    国民军的这一陋习,直到武汉会战之时才有所改善,可惜的是,彼时国民军的精锐部队早就已经基本丧失殆尽,所以,纵然有薛岳这样的良将,也仅只能在局部战场谋取一胜,却无法从全局发动反攻并且取胜。

    看到徐锐眉头紧锁,雷响小声问:“团长,第2团的工事修得不好?”

    “不是修得不好。”徐锐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是修的很不好,简直就是一团乱糟,一坨****!”

    雷响闻言瞠目结舌。

    徐锐的这话可是很不客气。

    这时候,罗丰带着雷鹏匆匆赶过来了。

    罗丰说:“徐团长,可算把你盼来了,快看看,2团的防御工事还有什么地方没修到位的,你可一定要指出来,千万不要客气。”

    听罗丰这么说,雷鹏甚至还有些不服气。

    跟丁力一样,雷鹏也十分佩服徐锐,但是他对2团的防御工事却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他完全是按照步兵操典上的要求来修的,而且在某些细节层面,2团的工事规格甚至比步兵操典上说的还要更严格。

    比如操典上对交通壕的要求是可以弯腰通行,可是2团的几条主交通壕,只要是身高一米八以下的,都可以直着行走,而不用担心会被流弹击中。

    雷鹏的信条一贯就是高标准、严要求,做事力求完美。

    徐锐闻言点了点头,他原本就没打算留情面,现在就更不会客气,说道:“罗旅长还有雷团长,第2团的防御工事必须推倒重来,就现在这工事,不是我要泄你们气,恐怕连小鬼子半天的进攻都挡不住。”

    “推倒得来?”罗丰闻言一愣。

    雷鹏却立刻就急了,说:“徐长官,我这可是严格按照步兵操典上的要求修的,甚至定的标准比操典上还要更严格。”

    徐锐沉声说:“正因为你是严格按照步兵操典修的工事,所以才必须推倒重来,因为你们中央军校的步兵操典,秉承自北洋军保定军校的步兵操典,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已经跟不上现在军事的脚步了!”

    不等雷鹏反驳,徐锐紧接着又说道:“你还别不服气,就说我们脚底下的这个重机枪工事,你把重机枪工事修在这小山包顶上,视野倒是开阔了,射界也好了,但是也方便了小鬼子,小鬼子只需要一发掷榴弹就能把你这挺重机枪炸上天!”

    雷鹏无言以对,他很想说鬼子的掷弹筒未必有机会推进到五百米内,可实际上,他比谁都清楚鬼子的厉害,要想阻止鬼子步兵的掷弹筒接近到五百米内,简直是痴心妄想,而只要被鬼子的掷弹筒接近到五百米内,徐锐说的就会成为事实。

    徐锐接着说道:“你再仔细看看你的这一段防御工事,要是没有了这挺重机枪,你的这段防御工事立刻就失去了支撑点,你再看看你的整个工事,鬼子只要突破了这个点,你的整个防线也就崩溃了!从这里往后,你们团还能够守得住吗?”

    罗丰闻言想象了一下徐锐所说的情形,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雷鹏的脸色也有些发白,因为他发现徐锐并没有危言耸听,真要打起来,徐锐所描绘的这种情形,出现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不过雷鹏还是有些不服,闷声说:“那这工事又该怎么修?”

    “防御工事应该这么修。”徐锐抽出刺刀,再蹲下身在地面上画了条线,然后指着那条线,说道,“这是肥芜公路,你们第2团只要守住这条公路就行,所以没必要拉出那么宽的防御正面,难道你一个团还想封死鬼子所有的迂回线路?封不住的,也没有必要封堵,鬼子想要迂回,就让他们迂回好了,你们只要死死卡住肥芜公路,小鬼子的重兵集团就始终绕行不过去,肥城也就不会有危险。”

    雷鹏说道:“小鬼子从两侧迂回之后,再抄截我们身后又该怎么办?”

    罗丰跟着深以为然的点头,若鬼子迂回之后再抄截身后,他们岂不是要腹背受敌?

    “这正是我要说的第二点。”徐锐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收缩正面,卡住公路才只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纵深保护,你的三个营不应该一字摆开来,而应该前后梯次配置,这就能前后呼应,也能够互相保护。”

    顿了顿,徐锐又道:“这是大面的防御部署,现在再说说具体的布置,你的重机枪火力点绝对不能够布置在无遮无掩的山顶上,而应该布置在山体的侧面,然后利用两个侧射火力点形成交叉火力,以互相保护,这一来不仅可以有效阻止鬼子的正面进攻,还可以有效的躲避鬼子炮兵的打击。”

    “侧射火力点么?”罗丰凛然道,“我早该想到的,其实淞沪会战时,我们就曾吃过小鬼子侧射火力的大亏,当时火车北站一战,我们旅的一个营,因为孤军深入,结果遭到鬼子侧射火力的猛烈射击,最终全军覆灭!”

    “对,侧射火力相比正面火力不仅威力相差无几,生存能力却明显更强!”徐锐又接着说道,“所以,除非有坚固的永固工事可以依赖,否则永远别将重机枪火力构筑在正面,因为那根本就于事无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