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大兵压境-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41章 大兵压境



    五天之后,日军稻叶师团主力终于进至肥东附近。

    为了抢时间,稻叶师团甚至都顾不上摆出姿态侧击梅镇,而只是在蒲城留下了一个大队,负责保护稻叶师团身后。

    再一个就是,之前失踪的王义再次出现了,而且这一次,王义摇身一变成了伪军蒲城警备旅的少将旅长,真当了汉奸。

    稻叶师团赶到肥城的时间比徐锐预期中晚了一天。

    小鬼子之所以晚到一天,却是因为道路实在难走。

    最近这段时间连降暴雨,不仅使得蒲城连通肥城的泥土路变得泥泞难行,而且暴发的山洪还冲毁了途中的一座木桥,使得稻叶师团足足眈搁了半日,再加上中途游击队的袭扰,所以多花了一天的时间。

    不过,虽然赶到了肥东,稻叶四郎的心情却很难说好。

    因为根据前锋部队报告,越是接近肥城,道路状况就越差,尽管现在已经进至肥东附近,距离肥城只剩不到二十里,但是道路状况却变得越发恶劣,不要说重装备,甚至连步兵的行进都开始变得吃力。

    稻叶四郎坐在他的装甲指挥车里,正闭目想着心事,忽然感到身体一歪,猝不及防之下,便一头撞在车壁上,顷刻间撞出了一个大包。

    “八嘎!”稻叶四郎被撞得眼冒金星,破口大骂道,“怎么回事?”

    “将军阁下,装甲车陷到坑里了。”驾驶员慌忙报告。

    “八嘎牙鲁。”稻叶四郎越发暴怒道,“你眼瞎了吗?发现前方有陷坑,你不会绕开吗?为什么还傻傻的碾上去?”

    “将军阁下,陷坑隐藏在水面下,看不见。”驾驶员惶然道。

    “纳尼,水面?”稻叶四郎闻言一愣,当即打开车窗往外看,一眼看去,稻叶四郎立刻就傻了眼,但见视野所及,尽是浩浩汤汤的水面,哪里还分得清哪是公路,哪是田野?

    “怎么会这样?”稻叶四郎打开车门,瞠目结舌的走下车来。

    步兵第36旅团旅团长牛岛满跟着下车,看着眼前茫茫水面说:“师团长,该不会是肥河决堤了吧?”

    “肥河决堤?”稻叶四郎皱着眉头说,“肥河要真在这个节骨眼上决堤,对皇军来说可真是坏到不能再坏的消息,泛滥的河水不仅会阻碍步兵行进,更会软化路面,导致重装备寸步难行。”

    牛岛满说道:“然而北上集群已经陷入重围,随时都有集体玉碎之可能,所以无论多难,我们都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肥城,重新打通肥芜公路,师团长,我们步兵第36旅团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哟西。”稻叶四郎的心情终于稍稍好了些,说道,“那么,一切就拜托牛岛桑了。”

    “哈依。”牛岛满重重顿首,转身再一挥手,他的勤务兵已经牵过来一匹东洋大马,再往前的道路已经完全被河水淹没,装甲车已经无法再通行了,所以牛岛满只能够骑马前行了。

    牛岛满骑着高头大马,在警卫部队的保护下往前走了大约两公里,便来到了步兵第36旅团的前沿阵地上,这时候,步兵第36旅团所属的步兵第46联队已经在肥河东岸建立简陋的出击阵地。

    出击阵地的条件是真的艰苦,甚至就连指挥部的帐篷都泡在水里,因为附近仅有的那几个小山头,得用来囤物资,人马和装备可以泡在水里,但是粮食还有弹药却不能够泡在水里。

    牛岛满踩着及膝深的积水走进帐篷时,步兵第46联队的联队长铃木正召集手下的几个大队长开会,看到牛岛满走进来,铃木和几个大队长赶紧收脚立正顿首,向牛岛满敬礼。

    牛岛满举手回过军礼,又说道:“铃木桑,我不管你有多么困难,都必须在天黑前拿下肥东据点!然后明天中午之前,我要和师团长要在原肥城驻屯旅团的司令部喝茶庆功。”

    “哈依。”铃木重重顿首,大声回应,“天黑之前必须拿下肥东,然后在明天中午之前必须攻占肥城!”

    (分割线)

    徐锐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今天好不容易逮着机会稍稍的眯了一会,结果睡了还不到半小时就又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吵醒了,然后就听雷响在办公室门外气急败坏的训斥通讯兵。

    “娘的,你属猪的,就不能把脚步放轻些?”

    “知不知道团长已经好几天没有合过眼了?”

    “刚刚好不容易才睡着,现在一准又让你吵醒了。”

    徐锐已经睡意全无,冲门外叫道:“雷子,让人进来吧。”

    门开处,雷响带着国民军皖中挺进旅的一个新兵蛋子走了进来,新兵蛋子耷拉着头,气势全无,右脸颊上还有着五道极其醒目的红色指印,显然刚挨了雷响一记大耳括子。

    徐锐便立刻训斥道:“雷子,你怎么打人?”

    雷响挠了挠头,说:“团长,这都习惯了。”

    “习惯也不行。”徐锐说道,“我们**的部队不兴这一套,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必须改掉这坏习惯,要不然,趁早给我滚蛋。”

    “别啊。”雷响闻言顿时间脸色大变,“我改还不行吗?”

    徐锐闷哼一声,说:“先向这位弟兄道歉。”

    雷响便赶紧向那个新兵蛋子低头道歉。

    那新兵蛋子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说:“徐长官,我们团座让我来向您报告一个紧急情况,小鬼子已经到肥东了。”

    “是吗?”徐锐心头一凛,问道,“来了多少人?”

    “至少一个联队!”新兵蛋子说,“而且后面还有。”

    “那应该就是稻叶师团的主力了。”徐锐点了点头,对新兵说,“你回去跟你们团座说,就说我已经知道了。”

    “是!”新兵敬了记军礼,转身走了。

    待新兵一走,徐锐立刻冲着隔壁的通讯处高声喊道:“小白?!”

    赛红拂不在,小桃红从通讯处走出来,脆生生问道:“姑爷,有事?”

    “小桃红啊。”徐锐说道,“马上给第三战区长官部发急电,就说稻叶师团主力还有菊地旅团已经同时抵达肥城,现正与我军展开激战,但是,鬼子攻势十分凌厉,我部可能支撑不了太久,让他们抓紧着点时间。”

    关于国民军,史迪威有一名著名的点评,那就是一流的士兵,二流的基层军官,三流的高级将领以及不入流的统帅!所以,对于第三战区长官部的那些个高级将领,徐锐绝不敢抱有任何幻想。

    必须得让他们第一时间知道肥城局面的严峻性。

    小桃红匆匆记录下徐锐口述的电文,转身进入通讯处发报去了。

    雷响却小声问道:“团长,菊地旅团还被四支队挡在巢县附近,啥时候到肥城了?还有就是,稻叶师团也才刚刚赶到,这都还没有开始呢,怎么就激战上了,还攻势十分之凌厉?”

    “你小子懂什么。”徐锐没好气道,“我要是不这么说,第三战区长官部的那帮高级将领怎么会上心?他们要不上心,又怎么会实心办事?他们要是不肯实心办事,我们的死守岂不是毫无代价?”

    雷响挠头说:“可这是撒谎啊,你不是说过不能撒谎么?”

    “撒谎当然不对。”徐锐停顿了下,又道,“不过在有些时候,善意的谎言却是必要的。”

    雷响闻言茫然。

    (分割线)

    不过,徐锐这次却真是多心了。

    因为,古树同还有万向云比谁都更加上心,既便徐锐不拿肥城所面临的严峻局面做文章,古树同和万向云都已经不止一次的给武汉行营还有阜阳、蒙城前线的部队发去电报,声称肥城危在旦夕,让他们加紧行动,争取早日围歼被困在阜阳、蒙城一线的第9、第13师团。

    至于古树同、万向云为什么会这么的积极,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这次战役是由他们首先发起的,一旦战役意图达成,一旦真的全歼了日军第9师团以及第13师团,那么作为首倡者,古树同还有万向云的这份首功,那是谁也剥夺不了的。

    而总的来看,阜阳、蒙城的局面还是相当不错的。

    万向云指着地图对古树同说道:“总座你看,日军第9师团刚刚组织了一次攻击行动,试图打开北上缺口,不过让孙连仲所部给顶回去了,还有,于学忠所部、张自忠所部也都已经进入指定位置,现在,云集阜阳、蒙城周围的部队已经达到了八个集团军加两个军团,在兵力上,我军已经占据非常明显的优势,就是这个包围圈收得还不够紧。”

    古树同说道:“那就让他们抓紧时间,收紧包围圈。”

    万向云说道:“可是总座,阜阳、蒙城周围的部队不止我们三战区的,还有不少五战区的部队,这些部队却不会听我们的指挥。”

    古树同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那就给武汉去电报,让老头子亲自给那些个骄兵悍将下达命令,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加快行动,老万你也知道的,肥城可是坚持不了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