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肥东失守-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43章 肥东失守



    熊本师团不愧是日军十七个常设师团中号称最能打的。

    尤其步兵第45联队的编成地是鹿儿岛,鹿儿岛的民风比熊本还要慓悍,明末时期袭扰中国沿海的真倭绝大部分都是来自鹿儿岛的浪人或破产渔民,所以步兵第45联队的战斗力在整个熊本师团也是首屈一指的。

    尽管日军刚刚经历了长途急行军,一个个累得跟狗一样,尽管泛滥而下的河水严重影响了日军的行动,迫使日军官兵只能踩着及膝深的积水向国民军的阵地发动进攻,但是国民军皖中挺进旅却仍旧在日军的猛攻下迅速败下阵来。

    徐锐给皖中挺进旅第1团设计的防御策略不可谓不好,但是再好再完美的策略也需要人来执行,抛开民族情感不论,单从实际战斗力来讲,皖中挺进旅第1团跟熊本师团的鹿儿岛联队确实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中午不到,由皖中挺进旅1团3营把守的河东阵地也就是那十几个小山包,就全部失守,不过需要说明的是,3营却也打出了中国人的顽强,全营六百多官兵,上至营长下至刚入伍的新兵,全部战死,竟无一人退后!

    然而,皖中挺进旅第1团是真的打不过小鬼子,古树同从后方调来的补充兵无论是训练水平还是身体素质,都跟熊本师团的鬼子兵存在着极大的差距,尤其是拼刺能力,六个新兵都拼不过一个鬼子。

    皖中挺进旅中虽然也有88师出身的骨干老兵,这些骨干老兵的拼刺技术相比鬼子只强不弱,一个老兵就能干败三个鬼子,但是这样的骨干老兵终究是太少了,很快就被蜂拥而至的小鬼子给淹没了。

    中午不到,肥河以东的阵地就全部宣告失守,从3营官兵身上流下的鲜血几乎把整个泛滥的水面都给染红了。

    庆幸的是,1团守住了过河的石桥。

    说起这个,还得感谢一下小鬼子。

    之前肥城驻屯旅团驻扎在肥城时,在肥东设有据点,而横跨肥河的这座石桥也处在据点的范围之内,所以鬼子在石桥两端各修了一个碉堡工事。

    正是凭借这两个碉堡工事,丁力的1团才勉强挡住了鬼子。

    因为鬼子的重装备还陷在后面的泥泞之中,短时间内上不来,所以只能凭借步兵向桥头碉堡发起强攻,却都被国民军给打退了。

    丁力的1团打报废了十几条歪把子,终于勉强挡住了铃木联队的猛攻,当铃木联队停止进攻的那一刻,守在碉堡里的守军官兵才发现,在碉堡前方五十米到五百米的区域之内,匍匐着层层叠叠的鬼子尸体,少说也有四五百具,看来小鬼子也真是急眼了。

    确实,稻叶四郎和牛岛满这两个老鬼子确实是打急眼了,不急不行了。

    将近傍晚时分,稻叶四郎给炮兵联队的联队长龟田下了个死命令,让他必须在天黑之前将战防炮中队的八门37mm口径的战防炮给拉上前线,否则的话他就准备切腹以谢天皇吧。

    龟田一听顿时就急了,把身上的军装一脱,光着膀子,带着上百个身强力壮的炮兵直接抬起战防炮中队的八门战防炮,半吨的战防炮,愣是让鬼子炮兵生生抬到了前线。

    在抬炮往前走的时候,其中一门还侧翻了,压死了一个鬼子,另有四个重伤。

    但是在天黑之前,战防炮中队的八门37mm口径的战防炮还是准时出现在了国民军的阵地前。

    再接下来的局面,就再也没有任何悬念。

    鬼子只一轮炮击,桥东的碉堡就被炸上了天,守在碉堡内的十几个国民军官兵全部壮烈殉国,接着鬼子又第二轮炮击,把桥西的碉堡也给炸飞了。

    由于局面逆转得太过突然,导致皖中挺进旅都来不及炸掉石桥,结果,小鬼子一个冲锋就控制了石桥,并且趁胜追击,一口气追到了肥城东门外!

    是役丁力的1团几乎全军覆灭,只剩一百多人逃进肥城。

    这样的结果,不仅徐锐没有想到,罗丰更是气得几乎跳脚。

    罗丰指着丁力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丁力,你他娘的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团的兵力,两千多人枪,仅只守了不到一天阵地居然就丢了,而且居然连桥都没炸掉,你他娘的是干什么吃的,你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丁力垂头丧气的站在罗丰面前,一句也没有辩解。

    还有什么好辩解的?对于这样的结果,他真的无话可说。

    罗丰揪住丁力衣襟,使劲摇晃,一边继续大骂:“丁力,阵地丢了,你居然还有脸活着跑回来,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丁力便噗的跪倒在罗丰面前,惨然说:“旅座,你毙了我吧。”

    “枪毙了你?”罗丰低下头,对着丁力的脸狂喷唾沫,“枪毙了你,老子还嫌浪费子弹,老子还嫌浪费子弹!”

    丁力便黑着脸站起身,转身就往外走。

    罗丰心头一跳,怒道:“你干什么去?”

    丁力咬着牙说:“我带着1团剩下的弟兄,去把肥东夺回来!”

    听了这话,徐锐直摇头,丁力这就是意气用事了,此乃兵家大忌。

    带兵打仗,最忌讳的就是意气用事,正所谓兵者诡道也,打仗历来就是最凶险的事情,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处境,你都必须保持冷静。

    什么时候你失去了冷静,也就意味着距离灭亡之日不远了。

    看到丁力转身又要往外走,徐锐便赶紧冲雷响使了个眼色,雷响便立刻上前一步,拦住了丁力的去路。

    丁力仰起头看了眼高过他一头的雷响,脸上却是毫无惧色:“让开!”

    雷响居高临下的盯着丁力,非但没有让开,反而团起双臂,摆出一副故意找碴挑事的架势,雷响可是只认徐锐一个人。

    别人,既便罗丰这旅长,在他眼里也就是个屁。

    丁力怒火攻心,直接就是一拳就砸向雷响胸口。

    丁力愤然心想,这人要是倒霉了,就连放个屁都能砸着自己脚后跟,你一个小小的警卫员,居然也敢跟老子耍横!

    但是丁力手快,雷响出手却更快。

    雷响猛一探手便攥住了丁力拳头,再猛然发力一拗,便把丁力的手腕子整个拧过来,吃疼之下,丁力便不由自主的屈膝弓腰,眼看就要跪倒。

    徐锐便适时喝止道:“雷子,不得对丁团长无礼。”

    雷响这才闷哼一声,松开手,丁力赶紧退后一步,却不敢再动手了。

    因为丁力知道自己身手远不如眼前这黑大汉,再动手也只能是自取其辱而已,不过丁力的心里却是更加的委屈了,娘子,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丁力回头对徐锐说:“徐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丁团长,不要急。”徐锐说,“肥东阵地丢了就丢了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你这时候带着弟兄们打反击,除了送死,再没有别的结果,所以,不如留着这些幸存的弟兄,想报仇还怕没机会?”

    徐锐是真在意丁力手下这一百多号残兵。

    不用说,这一百多号残兵能够从战场上活着逃回肥城,可见都是有本事的,这其中多半是百战余生的88师残兵,这些可都是精锐,损失了就太可惜。

    这时候罗丰也已经冷静了下来,说:“阿力,刚才我也是气急了,你不要往心里去,阵地丢了就丢了吧,你能够活着回来就好,反击的事情以后再说,你和弟兄们肯定累坏了,先下去泡个热水澡,然后好好的睡上一觉。”

    听了罗丰这话,丁力便两手抱头蹲下,嗷的一声哭起来。

    一个大老爷们,却像个孩子哭了个涕泪交流,没有别的,丁力实在是伤心到了极点,他是既感到委屈,又感到愧疚,委屈是因为他已经拼尽了全力,结果却换回来这样的结果,愧疚却是感到对不起战死的那些个弟兄们。

    罗丰挥了挥手,便有两个老兵上前搀着丁力走了。

    待丁力走远了,罗丰又转身对徐锐说道:“徐团长,让你见笑了。”

    徐锐摇了摇头,说道:“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何况这仗我们还没有败,再说皖中挺进旅还是一支才刚刚成军不到一星期的部队,老实说,1团能在倾巢来犯的熊本师团面前坚持一天就已经够了不起的了。”

    “徐团长,你就别往我脸上贴金了。”罗丰摇头苦笑,又说道,“现在肥东已经丢了,熊本师团主力已经兵临城下,再接下来,可就要拜托你们大梅山独立团了,说起这个,我这心里真是怪过意不去的。”

    徐锐说道:“罗旅长,你我之间就不用说这个了吧。”

    “不,有些话我必须得说。”罗丰摆摆手,肃然道,“徐团长,我知道你跟战区长官部那些高官不一样,那些高官只把我们当成筹码,当成他们加官进爵的垫脚石,他们随时都可以把我们牺牲掉,但徐团长你是个真正知兵的,也是个真正爱兵的,所以,等这仗打完,我一定让全旅官兵加入你们独立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