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与敌巷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44章 与敌巷战



    徐锐听了个瞠目结舌,他完全没想到罗丰会突然间跟就他说这个。

    其实徐锐也听到风声,据说罗丰曾经在攻占肥城的那天晚上跟丁力还有雷鹏说过,让他们两个带着88师的残兵投奔独立团,而他自己则一个人回武汉归建,不过,这终究只是私下里传说,罗丰到底有没有说过这话,徐锐并不确定。

    所以,现在徐锐也不敢确定罗丰说的是肺腑之言,或许罗丰只是为了稳住他,为了能让大梅山独立团心甘情愿死守肥城才这么说呢?

    老话说的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当下徐锐说:“罗旅长,你这么说的话,我可真没脸再留在这里……”

    罗丰却立刻打断徐锐说:“徐团长,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为了稳住你们独立团才故意这么说,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当了这些年的兵,打了这些年的仗,我也算是看明白了,国民政府没得救了,没希望了。”

    徐锐越发的瞠目结舌,说:“罗旅长,你这话就扯远了……”

    罗丰却再次摆了摆手,打断徐锐说道:“徐团长,有些话我憋在心里已经很久了,今天你要是再不让我说出来,我真会憋屈到死,你知道淞沪会战我们为什么会败得那么惨?你肯定不知道。”

    徐锐说:“我知道,因为国民军统帅部选错了战场,我们不该在无遮无掩的上海近郊跟小鬼子决战,因为小鬼子的军舰可以直入长江口以及黄浦江,利用军舰上的大口径舰炮对他们的陆军进行火力支援。”

    罗丰点点头,又道:“徐团长,那你又知道不知道,小日本的海军战舰为什么可以直入长江口以及黄浦江呢?我们在炮台山上明明修建有要塞,炮台山地势险要,号称长江口之锁钥,只需几门长程要塞炮,小日本的军舰就根本无法叩关入内。”

    说到这,罗丰顿了下,然后又满脸沉痛的接着说道:“可是你知道吗?国民政府斥重金从意大利购入的要塞炮居然无法使用,呵呵,徐团长你知道吗,那些要塞炮全是意大利军队淘汰下来的老旧大炮,全是半个世纪前的老古董炮。”

    徐锐默然不语,这些事情,他其实从战史资料中看到过,而事实上,干这种勾当的绝不止时任财政部长的孔祥熙一人,不久之后接替孔祥熙担任财政部长的宋子文比起他的前任有过之而无不及,要不然怎么当得上世界首富?

    罗丰又道:“那些狗曰的贪官,甚至于就连炮身上的铭牌都不屑于锉掉,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把半个世纪以前的古董给买回来了,哦对了,还有炮弹,连引信都锈蚀了,这样的炮弹这样的大炮,怎么打?全他妈扯淡。”

    徐锐说:“罗旅长,我们不说这些……”

    “不,你让我把话说完。”罗丰却坚持说道,“从上到下,国民政府已经烂透了,这样的一个政府你说还会有希望吗?还有,徐团长你千万不要以为军队就是净土,事实上,军队的**比你想象中更严重,更加肮脏!”

    徐锐苦笑摇头,只能安静的当个听众。

    罗丰又接着说:“就说我们88师的师长孙元良吧,淞沪会战第一阶段,上海各界捐赠了大量的香烟酒、毛巾、罐头等慰问品,可是你知道吗,这些慰问品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分到了弟兄们手里,剩下的绝大部分,都让孙元良拿去卖了。”

    “徐团长,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在胡说八道,因为孙元良的副官就是我同乡,变卖慰问品的事情就是我那同乡一手操办的。”

    “徐团长,其实这还不算什么,还有更气人的呢,记得有次一群女学生来部队慰问,孙元良看上了其中一个,直接就把人强行留在他的师部,还美其名曰美人配英雄,呵呵呵,他算英雄吗?他就连狗熊都算不上。”

    “这样的政府,这样的军队,你说还会有希望吗?”罗丰说完直摇头,长叹息说,“没了,不会有希望了!所以,我绝对不会再让我的弟兄去给这样的高官卖命,肥城之战,将是我还有我的弟兄们,最后一次以国民军的身份参战。”

    话说到这,徐锐就知道他必须得说点什么了,他得表态了。

    徐锐说道:“罗兄,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了,那我就必须得表个态了,你们皖中挺进旅的弟兄要加入我们大梅山独立团,我绝对是举着双手欢迎,尤其是罗兄你,只要你肯来,我把团长让你当,不过……”

    罗丰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不过一切都得等先打完这一仗再说。”

    “对,一切都得等先打完了这仗再说。”徐锐哈哈一笑,又说道,“鬼子的熊本师团已经兵临城下,菊地旅团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到了,面对鬼子一个师团又一旅团的围攻,我们能不能活到最后也是未知之数。”

    “那也简单。”罗丰笑着说道,“若是肥城守住了,我和皖中挺进旅的弟兄们就跟着你继续打鬼子,要是最后肥城没能守住,我们就跟着你一起上路,你我兄弟到了黄泉路上,接着再打鬼子,总得打得这些狗曰的小日本跪地求饶才行。”

    “好,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徐锐说完就伸出手。

    罗丰也伸出右臂,与徐锐用力相握,握住的是手臂。

    不过就在这当口,赛红拂却一脸凝重的从通讯处走了出来。

    “四支队急电。”赛红拂走到徐锐面前,将一张电报递给了徐锐。

    徐锐匆匆看完,顿时脸色微变,真的是怕什么就来什么,紧随肥东阵地失守之后,四支队在巢县那边也是顶不住了,被迫让开了正面,放菊地旅团从巢县北上,这也就是说,菊地旅团很快就要到了!

    看到徐锐神情有异,罗丰问道:“怎么了?”

    徐锐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电报递给罗丰。

    罗丰看完电报,脸上神色也是顷刻间一变。

    什么叫屋漏偏逢连阴雨?这就叫屋漏偏逢连阴雨。

    什么叫船迟偏遇打头风?这就叫船迟偏遇打头风。

    这边1团刚刚丢了肥东阵地,结果那边菊地旅团也已经过了巢县,这也就意味着最坏的局面将提前到来,尽管菊地旅团最快要到明天早上才有可能赶到肥南,尽管肥南还有一个完整的2团,可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罗丰知道2团恐怕顶不了多久。

    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只能寄托于巷战,寄托于徐锐的独立团了。

    徐锐轻轻叹息一声,对罗丰说:“罗旅长,趁菊地旅团还没到肥南,赶紧将雷鹏的2团撤回来吧。”

    打防御战,有两种形式。

    一种是主动防御,就是将守卫部队打散,分别部署到你想要死守的地域的外围,形成广阔的外围防线,这样,由于防线外围扩大了,导致敌军无法对守军实施有效的围歼,这个时候敌这就会陷入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

    因为如果不首先歼灭外围的守军,敌军就无法对目标地域实施有效占领,因为存在于外围的大量守军将会对敌军的后勤补给线构成严重威胁,一旦局面恶化,甚至有可能反过来被守军包围,可要是强行清剿外围守军,守军却不给你机会,跟你拖着,耗着。

    说起主动防御,红军是个中高手,前四次反围剿之所以能够取胜,就是因为红军深谙主动防御的诀窍,主动防御的诀窍,就在于一个动字,你必须得动起来,在运动当中去寻找战机,一击致胜!

    另一种是被动防御,像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莫斯科保卫战,都是被动防御,被动防御就不能像主动防御那样,将所有兵力都摆在外围,而是必须尽可能收缩兵力,与敌进行巷战。

    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国民军放弃了巷战,而选择与敌在城外进行野战,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莫斯科保卫战之所以胜利,就是因为苏军尽可能避免野战,而是坚决与德军进行巷战。

    尤其是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可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巷战。

    肥城保卫战,徐锐原本也想打成主动防御,因为相比起被动防御,主动防御的转圜余地更大,一旦战事进展不种,脱身也会更加容易,但现在看起来,主动防御已经不可能了,那就必须收缩兵力,与敌巷战了。

    “把2团撤回来?”罗丰闻言讶然。

    “对,把2团撤回来。”徐锐说道,“肥东的地形条件比肥南更好,可结果你也已经看到了,仅只一天,阵地就失守了。”

    罗丰默然,这样的结果的确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徐锐又说:“肥东阵地失守,不是因为丁团长指挥不力,更不是因为1团官兵不敢死不敢战,实际上罗兄你也看到了,1团官兵打得非常英勇,3营六百多官兵更是全员战死,无一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