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战地留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50章 战地留声



    杨八难匆匆走进作战室,对徐锐说道:“团长,熊本师团的战斗力比我们预想之中还要强,这才不到半天时间,1营3连就已经基本打残,连长高楚也是身负重伤,以我看,1营最多也就撑到明天中午,这还是鬼子不擅夜间进攻,否则1营极可能撑不到明天天亮!”

    “鬼子不擅夜间进攻?”徐锐说道,“杨参谋长你错了,小鬼子不擅夜间进攻,那却是淞沪会战之前的老黄历了,小鬼子在淞沪会战中吃过夜战的亏之后,已经改进战法,现在鬼子的夜间进攻甚至比我们国民军还要好!”

    杨八难愕然说道:“团长的意思是,鬼子会夜间进攻?”

    “那是不用说的。”徐锐说道,“眼下鬼子的北上集群已经陷入重围,熊本师团每在肥城多耽搁一日,鬼子的北上集群就会多一分危险,如果换成你是畑俊六这老鬼子,你会按步就步等到白天再进攻吗?”

    杨八难摇头说道:“恐怕不会。”

    “所以。”徐锐沉声说道,“我们绝不能有一丝的大意,告诉何光明,加强戒备,严防鬼子夜间突击!”

    杨八难应了声是,又说道:“不过团长,1营已经损失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兵力,是不是给他们补充一点人手?”

    徐锐冷然道:“是何光明让你提的?”

    “不是。”杨八难连忙摇头,“何营长没提这事。”

    徐锐便说道:“皇帝都不急,你一个太监急个球?”

    杨八难本是好心,却反被徐锐奚落了一顿,当下臊眉耷眼的走了。

    旁边罗丰小声说:“徐兄,要不然还是从第2团调一个连上去吧?”

    “罗兄,不行啊。”徐锐摇了摇头,叹息说,“这才是第一天而已,而且实际上只跟鬼子打了小半天,如果这就要动用补充兵,这肥城趁早也别守了,大伙还是赶紧走人,免得最后肥城没守住,却把部队白白搭了进去。”

    罗丰便也叹口气,他也知道徐锐说的在理。

    肥城之战才刚刚开始,远未到危急的时刻,如果才第一天就要动用后备力量,这那一仗的结果就真的难以想象了。

    徐锐又扭头对雷响说:“雷子,你去通讯处看看,广播改好没有?”

    “是。”雷响答应了一声,转身刚要去问,一道修长的倩影却已经从通讯处的大门走了出来,徐锐、罗丰还有雷响定睛看,不是赛红拂还有谁?看赛红拂眉眼间的喜色,徐锐就知道事情成了,广播设备肯定改好了。

    “行了。”赛红拂娇媚的说道,“广播台已经弄好了,接下来怎么弄?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也要搞一次公开的广播演讲?”

    身为青白团出身的高级女间谍,赛红拂当然清楚,罗丰、徐锐以皖中挺进旅的名义公然发布告全国同胞书就已经是僭越了,但是考虑到徐锐也是为稳定军心、激励士气,所以她才没加以阻止,但如果徐锐试图发表广播演讲,那她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徐锐当然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面向全国发表广播演讲,那是领袖干的事情。

    现阶段,就连**都不敢去抢蒋委员长的风头,更何况他一个小小的团长?

    徐锐说:“你放心,我还没有狂妄到去抢蒋委员长的风头,所以,我绝对不会效仿蒋委员长也搞什么广播演讲,我之所以搞这个战地广播台,只是为了让皖中挺进旅还有独立团的官兵能够与大后方的同胞进行互动。”

    说到这,徐锐的语气陡然转为严肃,紧接着说道:“我们要让大后方的同胞知道,在前线战场,仍然有大量官兵正在坚持抗战,我们要让大后方的同胞知道,只要像我们这样的军人还没死绝,中国,就绝对不可能灭亡!”

    “说的好!”罗丰用力握紧拳头,说,“只要我们军人还没有死绝,中国就不会亡!”

    徐锐又说:“我们还要让皖中挺进旅和大梅山独立团的官兵知道,他们并不孤独,在他们的身后,有父母妻儿的支持,更有四万万五千万同胞的支持,我们要让弟兄们知道,他们并非孤军作战,既便他们战死,也仍会有千千万万的热血青年,沿着他们用鲜血铺就的道路继续前行,与小日本血战到底!胜利,终将属于我们中华民族!”

    说完,徐锐又吩咐雷响说:“雷子,你马上去医院,找几个伤员,我要让大后方的同胞们亲耳听听这些个伤员的心声!我要让大后方的同胞们都知道,他们的家园,正被一群坚强不屈的军人守护着!”

    (分割线)

    郑家康在兵工厂忙碌了一天,直到夜里八点多才终于回家。

    郑家康父母早亡,只有一个妹妹在武汉大学上学,日寇大举侵华,偌大的中国几乎找不到一个角落安放书桌,武汉大学和所有内迁的大学都已经事实上停课,所有的学生都自发的走上街头,宣传抗日,义务募捐。

    所以,妹妹最近很少回家来,家里通常只有郑家康一个人。

    郑家康烧了锅水,将昨晚吃剩下的冷饭泡了一下,就算是晚饭了。

    端着冷饭坐到桌边,郑家康顺手就打开了收音机,这收音机是郑老爷子留给郑家兄妹唯一值钱的遗物,郑雯好几次想把它变卖,换成钱捐给政府,却让郑家康死活拦下了,郑家康舍不得这物件。

    刚打开收音机,里边便传出来软软的歌声。

    郑家康便下意识的蹙紧了眉头,真是气人,这都什么时候了,国家都快要亡了,居然还在广播里播放歌曲,不过上海租界的广播电台,洋在人才不会关心中国人的死活呢,要不然也不会把坚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给囚禁起来。

    当下郑家康放下碗筷,转动调钮开始换台。

    某一刻,当调钮转到了一个陌生的频段时,一个激昂的声音忽然从收音机传出,郑家康当时就打了个激灵。

    “大梅山广播台!”

    “大梅山广播台!”

    “这里是大梅山广播台!”

    “全国的同胞们,今天是大梅山广播台第一次正式播音,我们即将要带给广大爱国同胞的第一个节目是,战地留声。”

    郑家康刚刚拿起的筷子再次顿住。

    下意识的,郑家康就屏住了呼吸。

    (分割线)

    吴前和梁一笑一回武汉便立刻分头行动,梁一笑回她的母校国立武汉大学,去动员她的同学以及老师,而吴前则找到燕京大学在武汉的临时办学点,同样准备动员他的老师还有同学前往大梅山,参加抗战。

    梁一笑刚回到宿舍就被同学们给围住了。

    “笑笑,你怎么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啊?”

    “笑笑,听说你跟着一个洋人帅哥跑了?”

    “笑笑,听说你去了抗日前线?真的假的?”

    “笑笑,你可算回来了,我们真是想死你了。”

    十几个女生将梁一笑围在中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梁一笑都张不开嘴。

    好半天后,梁一笑终于逮着说话的机会,说:“我说姐妹们,你们能不能一个个来,你们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你们啊?”

    “就是,排队,一个一个的问。”郑雯跟梁一笑关系最要好,急切的问道,“笑笑,你真的去了前线?而且还是肥城?”

    “嗯呐。”梁一笑点头说,“我真去了肥城。”

    “天哪,笑笑你太帅了。”另一个微胖的女生满脸羡慕的说,“其实我们也想去的,可我们一直没敢,笑笑你真是太勇敢了,我崇拜你。”

    郑雯接着问道:“笑笑,那你见着打仗了吗?”

    “打鬼子没见着,当时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我们都被限制在屋子里,都不让出去。”梁一笑说着就撅起小嘴,不过马上又得意的说道,“不过,在去肥城的半路上遇见了土匪,我跟你们说呀,独立团的人可厉害了,才十几个人,只是把名号亮了一下,一百多个土匪那是掉头就跑啊,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

    “独立团,你说的是大梅山独立团吧?”郑雯问。

    梁一笑说:“可不,就是大梅山独立团,肥城主要就是他们打下来的。”

    十几个女人正说话之间,一个去打水的女生忽然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喘息着说道:“同学们,同学们,快去操场上,快点去操场,有广播,广播!”话还没说完,那女生就放下脸盆又匆匆跑了,却把梁一笑等十几个女生晾在那里。

    “广播?这个点了能有什么广播,除了唱歌还是唱歌,无聊死了。”一个女生说道。

    另外一个女生却忽然呀了一声,说道:“该不会是前线打了大胜仗,所以中央广播台才临时加的紧急广播吧?”

    被这个女生一说,其他女人便坐不住了,都转身往外跑。

    很快,梁一笑和同宿舍的十几个女人就来到了操场上面,这时候,操场上却已经聚集了不下百人,而且还有更多的学生正从四面八方向着操场汇集,不过梁一笑和同宿舍的女生已经完全被广播所吸引,一个个全屏住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