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该做点什么?-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52章 该做点什么?



    王大勇一夜未睡,早上起来时眼睛都是红肿的。

    是的,昨天晚上王大勇哭了,当他从广播里听到山娃子那低低的饮泣声,他就感到自己的心,正在被什么东西一下下的撕扯的,让他疼到几乎窒息,山娃子的抽泣让他想到自己的母亲,继而想到了自己多灾多难的祖国。

    作为《大公报》的编辑主任,王大勇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所以,刚一上班,王大勇就敲开了总编张季左的办公室,出乎王大勇的预料,张季左居然用留声机把昨晚的战地留声录了下来,正在一遍遍的聆听,王大勇敲开房门时,广播正好到了尾声,播音员宣布了山娃子牺牲的噩耗。

    王大勇想要说话,却让张季左给制止了。

    张季左卸下近视眼镜,掏出手帕擦了擦眼窝,说:“大勇,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想要说的我也正是我想说的,身为一名新闻工作者,我们必须得为我们的英雄做点什么,我们不能让他们既流血又流泪。”

    王大勇用力握紧拳头,说:“季左兄说的好,我们的确应该为前线将士做点什么,问题是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好呢?”

    “两件事!”张季左沉声说,“第一件事,立即派人奔赴渭南,找到山娃子的母亲,除了告诉她她儿子的噩耗之外,还要捎上国民政府发放给她的抚恤金,五百元一分不能少,钱我们可以先行垫上,但是国民政府必须得说话算话。”

    “我亲自去!”王大勇说道,“呆会儿就动身。”

    “第二件事。”张季左又说,“立刻派出采编人员,走上街头,采访小贩市民学生,采访所有愿意接受采访的人们,尽可能的录下他们的声音,然后找到熟悉的广播台,将这些声音发送给前线将士,让他们知道,他们不是在孤军作战,在他们的身后就是后方,在他们的身后就是祖国母亲,四万万五千万同胞与他们同在!”

    “明白了。”王大勇点头说,“我这就去安排。”

    《大公报》报社的采编人员迅速行动起来,纷纷奔赴街头。

    然而,此刻云集武汉的大学生们却早已经先一步行动起来。

    江汉路的中山广场上,此刻已是人头攒动,聚集了不下千人,而且大多都是闻讯赶来的高校学生,这些高校学生一个个全都血气方刚,全都是激情飞扬,纵然是饿着肚子,也依然无法压抑他们的爱国热忱。

    每当一个民族有危险时,第一批站出来的,总是他们的青年!

    一个戴着近视眼镜的青年学生站在台阶上,正声嘶力竭的大声演讲:“同学们,偌大的中华已安放不下一张书桌,日寇侵略者试图灭亡我们的国家民族,毁灭我们的文化,试图将我们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连根拔起,我们能答应吗?”

    “不能!”

    “不能!”

    “不能!”

    所有听到演讲的学生大声齐呼。

    “对,不能,不能答应,我们绝不答应!”眼镜学生奋力挥舞着双臂,继续声嘶力竭的高声喊道,“同学们,我们的战士为了守护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我们的文明,正在前线与小日本浴血拼杀,我们难道就能坐视不管吗?”

    “不能!”

    “不能!”

    “不能!”

    更多的学生加入到呐喊的行列。

    远处,还有更多的学生向着这边蜂拥而来。

    吴前,梁一笑也夹杂在这些狂热的学生中,跟着往前跑。

    “对,不能,我们不能!”眼镜学生喊得嗓子都哑了,却依然用沙哑的嗓子高喊,“同学们,不要犹豫了,也不能再犹豫了,立刻马上报名参军吧,我们必须马上走上前线,与我们的战士一起守护这个国家,守护这个民族,守护中华文明,我们要让前线将士知道,他们并不是在孤军作战,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人!他们身后有谁?!”

    “我们!”

    “我们!”

    “我们!”

    现场所有学生几乎都疯狂了。

    眼镜学生再把手一挥,仰天怒吼:“走,参军去!打鬼子去!”

    “参军去!打鬼子去!”

    “参军去!打鬼子去!”

    “参军去!打鬼子去!”

    上千学生顷刻间汇聚成一股洪流,向着设立在中山公园大门外的募兵处汹涌而去,原本还是门可罗雀的募兵处便立刻被挤爆。

    大公报派出的采编小妹抓住机会,现场采访刚才演讲的眼镜男学生:“这位同学,我们是大公报的采编,我们正在录制后方来信,想要寄语给正在前线奋勇杀敌的抗战将士,请问您有什么话想要跟前线将士说的吗?”

    男生镜片后的眸子里有精光一闪而过,说:“请你们转告前线的将士,让他们无论如何悠着点,千万别把小鬼子都杀光了,不然,等我参了军上了前线,可就没有鬼子杀了,那该多无聊,多无趣?”

    “好的,我们一定会替你转达。”采编话还没说完,看到那男生要走,赶紧又问,“这位同学,还没问你尊姓大名呢?”

    “宋文。”眼镜男生没有回头,却留下一个高大的背影。

    采编小妹看着眼镜男生高大的背影,俏脸忽然间微微有些红。

    不过采编小妹很快就收起异样心思,继续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分割线)

    何光明带着滔天的怒火,从被炸塌的大门大步走进了指挥部。

    站岗的两名卫兵试图上前阻拦,却被何光明不由分说推开了。

    “滚开!”何光明一把就推开了卫兵,看着何光明满身的血迹,以及满脸的怒火,那两名卫兵便再不敢上前阻拦。

    何光明长驱直入,径直来到徐锐办公室门前。

    这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何光明跟前。

    “让开!”何光明抬头,冷森森的瞪着雷响。

    雷响低下头,用同样冷浚的目光审视着何光明,却没有让开。

    “我叫你让开!”何光明呸的吐出一口带血的浓痰,一字一顿的说,“让开!”

    雷响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的俯视着何光明,右手却悄然伸向腰间的盒子炮。

    就在两人快要起冲突时,房间里却响起了徐锐的声音:“雷子,让他进来。”

    雷响这才闪身让到一边,放何光明进了办公室。

    何光明进了徐锐办公室,直接将他的佩枪往大板桌上重重一顿,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徐锐对面的红木沙发上。

    “这仗没法打了!”何光明气哼哼的道。

    何光明是有理由生气的,昨天加上今天,他的1营已经在城东坚守了四十八小时,三百多官兵已经打得只剩不到八十人,三个连长姚磊、高楚还有朱晨全部都负了伤,就这,徐锐居然还是不肯给1营补充点兵力。

    以至于有人怀疑,徐锐是不是要拿他们1营当炮灰。

    毕竟,他们1营不是暂编七十九师出身,而是从180师成建制收编过来的,无论如何都算不上徐锐的嫡系,按照国民军的一贯做派,徐锐这么做也是完全在情理之中,换成他何光明是徐锐,他也多半会这么选择。

    徐锐从大板桌后面看着何光明,久久不语。

    好半天后,徐锐才说道:“老何,你是不是觉得我在拿你们1营当炮灰,有意借小鬼子的手消耗你们?”

    何光明哼一声,没回答,没回答就是默认。

    “看来你真是这么想的。”徐锐说,“老何,你也未免把我想得太狭隘了。”

    何光明这才说:“我没有想这么多,我就是有些不明白,明明有一个团的补充兵,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们1营补充一点人手?”

    徐锐沉声说道:“现在还不到时候。”

    “不到时候?”何光明惨然说,“团长,我们1营都快拼光了!你要是再不给我们1营补充人手,明天,就只剩下我这个营长带着小妖他们三个打反击了,或许,根本不用等到明天,今晚鬼子要是再来次夜间突击,我们哥几个就都报销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很难。”徐锐说,“可是现在真不是时候。”

    何光明惨然一笑,激动的问:“那我倒要问问,啥时候才是时候?”

    徐锐说道:“等皖中挺进旅的官兵做好了准备,我自然会让他们上的。”

    “做好准备?”何光明急道,“团长我就不明白了,这有啥好准备的?”

    “有啥好准备的?”徐锐说,“你又不是没见过皖中挺进旅的这些新兵,这些新兵在入伍之前不要说摸过枪,甚至就连刀都没摸过,指望他们穿身军装就变成士兵?指望他们走了几天队列就成为战士?别天真了!”

    何光明默然,因为这话徐锐说的确实在理。

    皖中挺进旅的这些新兵,在入伍之前基本都是农民,指望穿身军装就能让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变成战士,那是做梦!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不仅要严格的训练,更需要经受实战的残酷的锤炼,皖中挺进旅的这些新兵蛋子还差得远。

    不过想了想,何光明还是有些不服气,说:“谁不都是新兵蛋子过来的?老子当初刚入伍之时还不是啥啥都不明白?打几仗不就都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