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母亲的叮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54章 母亲的叮嘱



    老妇人抹了把泪,又接着说道:“石头,你要当兵,娘不拦你,可咱们石家已经有了一个当兵的了,已经对得起国家,对得起领袖了,他们不能把我的小石头也带走啊,石头,你弟弟也偷跑去参军了,他还只有十五岁,我的小石头呀……”

    说到这,老妇人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撕心裂肺的哭起来。

    旁边几个采编小妹怎么劝也劝不住,最后都跟着哭起来。

    最后还是大公报总编张季左出面才终于劝住那个老妇人,张季左说:“老夫人放心,鄙人一定把贵府的实情如实上报给军政部,再请求军政部直接下令,将贵府的二公子找到,送回到老夫人您的身边。”

    老妇人听了这话,才终于止住悲声。

    可还是不太放心,老妇人又对着麦克风说:“石头,万一连军政部也找不回小石头,你可一定要帮娘找到他,然后替娘好好保护好他,石头,娘就这要求,一定要找到你弟弟,一定要找到你的弟弟呀,一定要保护好他……”

    大公报社用的是唱片录音机,所以有着容量限制。

    老妇人还没说完,一张唱片就已经用完了,所以只能到此为止。

    抢在天黑之前,大公报录制完了后方来信,然后紧急送到中央广播台。

    在这之前,张季左早就已经动用他在政府部门的关系,跟中央广播台沟通好,所以大公报社所录制的后方来信一经送到,便立刻被安排进行广播,为了播放这一段录音,中央广播电台甚至连日常的节目都中断了。

    (分割线)

    肥城原驻屯旅团司令部前的广场上,皖中挺进旅两千多官兵已经全部到齐了。

    所有官兵都自发的盘腿坐在广场上,全都跷首仰望着司令部大门口那根电线柱上的广播喇叭,静静的等待着广播的开始。

    皖中挺进旅的官兵们急切的想要听到来自于大后方的声音。

    尤其是他们已经听说了,还会有两个母亲在广播里边说话,他们急切的想要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两个幸运儿之一?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这些大头兵或许不识几个字,但是对家书的珍视程度却绝对不会比文化人少。

    一阵刺耳的噪音过后,广播正式开始。

    “中央广播电台,中央广播电台,现在特别插播大公报社所录制的抗战特别节目,后方来信,昨天,全国各地同胞收听了大梅山广播台的战地留声节目之后,反响极其热烈,其中更有许多同胞有话想要对前线的将士们说。”

    “由于设备有限,而想要跟前线将士寄语的人又实在太多,所以,我们选择了最有代表性的几个人,现在让我们听听第一位后方同胞的寄语,首先介绍一下,这是一位来自武汉大学的大学生,他叫做宋文。”

    女播音员的声音弱下去,紧接着响起的却是个清朗的男声。

    “请你转告前线的将士,让他们无论如何悠着点,千万别把小鬼子都杀光了,不然,等我参了军上了前线,可就没有鬼子杀了,那该多无聊,多无趣?”

    听到这个声音,现场两千多官兵顷刻间哄笑起来,这个学生仔还真狂妄。

    “宋文?”徐锐心下默默念了两声,也记住了这个特别的名字,因为他的名字只比另一个国民政府大员少了一个字,不过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他的名字虽然比那个政府大员的名字少了一个字,却多出了一根铮铮的铁骨。

    片刻后,女播音员声音再一次响起。

    “皖中挺进旅暨大梅山独立团的将士们,现在再听听第二位同胞的寄语,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是一位仅只有六岁的小朋友,那么,这位六岁的小朋友又有什么话,想要跟前线的国民军叔叔们说呢?来让我们听一听。”

    女播音员的声音中断,紧接着响起一个稚嫩的童声。

    “前线的国民军叔叔,你们放心,我正在练习枪法,爸爸给我做了把小木枪,我天天都跑在后院练习瞄准,我爸爸跟我说了,等我枪法练好了,我也就长大了,然后我就会跟你们一起上战场打鬼子,把日本鬼子打跑!”

    现场的两千多官兵便再次哄笑起来。

    第三个寄语的是个女大学生,她说:“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是我看见你了,那天在武汉北站,我亲眼看到你在悄悄流泪,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而哭,也许是因为舍不得你的家乡,也许是因为舍不得你的母亲……”

    “我只知道你是第58师的,你是从武汉北站踏上的前线。”

    “当时我正好下火车,你正好上车,我们擦肩而过,我注意到了你,可是你,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好吧其实,我就只想跟你说,看到你在那流泪,我的心都快碎了,也正是从那一刻起,你的样子就已经深深印在我心里。”

    “喂,58师的那个兵,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

    “如果你能活着回来,如果我们有幸再见面,我一定会嫁给你,而且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后悔的,我长得可漂亮,而且还做得一手好菜,我会让你成为最最幸福的男人,我会替你生好多好多的孩子,女孩都跟我一样漂亮,男孩都跟你一样的强壮。”

    女播音员的声音再次响起:“58师的这个兵,你真是个幸运儿,不过皖中挺进旅还有大梅山独立团的将士们也别灰心,你们不在武汉所以不知道,我们可是亲眼看到了,武汉有许多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等着嫁给你们,当然,你们得首先打败鬼子。”

    听到这里,徐锐忍不住就要拍案叫绝了,这段后方来信的编排绝对是个高手。

    这几段后方寄语看似随意,实则别有深意,先是通过一个年轻大学生的豪言以及一个稚子的童言无忌激发起前线将士的勇气,紧接着,就通过一个女大学生的深情告白,激发起前线将士对美好婚姻生活的憧憬。

    身为男人,哪个不希望娶个漂亮媳妇,哪个不希望成一个家呢?

    但是现在你已经身在战场,四周全是鬼子,要想娶上漂亮媳妇,要想成个家,你首先就得要活着回去,要想活着回去,你就得打胜仗,打败城外的小鬼子!一个女学生,一段深情告白,一下就激起了前线将士的强烈的求生欲!

    现在,甚至连徐锐都有些期待后面的寄语。

    当前线将士的勇气被激发,求生的**被激发出来后,接下来就该打亲情牌,让他们为了守护亲人、守护母亲而战了!

    果然,紧接着响起来的是一个苍老的女声。

    而且,还是声嘶力竭的哭泣声:““六斤啊,六斤啊,娘想你啊,娘想你,你啥时候才能够回来啊,你啥时候回家来呀……”

    “娘!”听到这声,六斤浑身的汗毛一下就倒竖起来,人也霍然站起来。

    “六斤啊,娘是真舍不得你上战场哪,可是政府说了,要是你不上,他们也不上,咱们这个国家就要亡了呀,那些小日本就要打到武汉来祸害乡亲们哪,所以,娘也只能狠心送你走了,你也别怨娘狠。”

    “娘,我不怨你。”六斤顷刻嚎啕大哭,后面的话就再没有听进去。

    六斤哭了个稀里哗啦,最后连他娘又跟他说了些什么都没有听清楚。

    广播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响起的却是另外一个母亲的声音:“石头?”

    听到这一声呼唤,原本面无表情低着脑袋抽烟的石头便立刻抬起头,眸子里流露出慑人的精光来,死死的盯着电线杆上的广播喇叭。

    令石头魂牵梦萦的那个声音再次响起:“石头,六年前你执意要当兵,娘没拦你,娘也是觉得,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有所作为,不能一辈子老死户下,但是你知道吗,这些年娘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每次听说你们88师开拔,娘是整宿整宿睡不着哪。”

    到了这一刻,石头终于确定无疑,这就是他娘,真是他阔别六年的老母亲。

    不过石头并没有像六斤那样激动,更没有像六斤那样嚎啕大哭,甚至连脸上的神色都毫无变化,只有离他最近的几个新兵蛋子才能够发现,他们排长的双手已经握紧成拳头,而且还在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不过,这并不妨碍附近的官兵将目光投向石头。

    因为整个皖中挺进旅,就只有一个排长叫石头。

    徐锐也向石头投去了讶异的一瞥,从石头母亲的谈吐就能知道,是大户人家出身,徐锐还真是没有想到,在88师残兵中居然还有大户人家出身的公子哥,不过话又说回来,在这个年代投身革命的大多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公子哥。

    石头母亲的声音再次响起:“石头,你要当兵,娘不拦你,可咱们石家已经有了一个当兵的了,已经对得起国家对得起领袖了,他们不能把我的小石头也带走啊,石头,你弟弟也参军了,他还只有十五岁,才十五岁呀,我的小石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