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夜间反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56章 夜间反击



    铃木直人正在为明天的进攻而伤脑筋。

    跟绝大多数陆军大学出身的同僚不同,铃木直人却是行伍出身,属于地地道道的无天组成员,平时开会都是被同僚所嘲笑的对象,正因为这个,铃木才更加的敏感,也更加的自律自强,自当上步兵第45联队的联队长后,他一直很努力。

    不过世上事,并不是你努力了就一定会取得好的结果。

    尽管铃木直人已经很努力,尽管鹿儿岛联队的战斗力在熊本师团四个步兵联队中也是首屈一指的,但是两天激战下来,鹿儿岛联队却只往前推进了不到两百米,不要说城中心,甚至就连控制城东的目标也依然是遥遥无期。

    这样的结果,难免让铃木直人感到气馁。

    不过说真的,中国人的抵抗是真顽强啊!

    既便是敌人,铃木直人也必须承认,对面的国民军绝对是一支强军!

    刚才,师团长稻叶四郎又打来电话,把铃木直人狠狠的训斥了一通,而且下了通谍,如果明天铃木联队还是无法拿下城东区域,师团部就准备换人了,想到这,铃木直人的内心就忍不住焦躁起来,在一天之内拿下城东,谈何容易?

    不过既然这是最后通谍,铃木直人就没得选择,所以只能全力争胜。

    深吸口气,铃木直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明天的作战计划。

    这个时候,指挥部门外忽然响起脚步声,遂即副联队长菅义男走了进来。

    铃木问道:“菅桑,刚才的枪声还有爆炸声是怎么回事,支那军的反击吗。”

    菅义男摇了摇头,说道:“联队长,只是小股支那军的袭扰,不必放心上。”

    铃木直人点点头,刚要叫菅义男过来一起商讨明天的战法时,指挥部外却突然间响起密集的耸声,而且这枪声可比之前的密集多了。

    “八嘎牙鲁。”菅义男骂道,“这些支那人还真没完没了啦。”

    铃木直人侧耳聆片刻,却说:“不对,这不像是小股支那军的骚扰,反击,这一定是支那军的夜间反击!”接着铃木直人又大吼道,“命令,步兵第1大队、炮兵小队、战车分队紧急集结,步兵第3大队原地待命!”

    (分割线)

    处于弯月状正面的,是何光明的1营。

    徐锐兑现了承诺,给何光明的1营补充了一个营的补充兵。

    看着1营重新变得人员齐整,而且这些刚补充进来的新兵蛋子精神头还挺足,何光明内心的怨气早就烟消云散,所以对徐锐下达的作战命令就没打半点折扣,时间一到,何光明就命令三个连同时从正面发起进攻。

    石头和六斤被补充进了1营2连。

    连长高楚左眼负伤,用纱布裹了,只剩一只右眼露在外面,但正是因为这样,却把以前那个英俊潇洒的奶油小生硬生生的变成了一个凶神恶煞的硬汉,不过高楚却很喜欢现在这副形象,这他娘的才像个军人,对不对?

    就不知道楚楚喜不喜欢,一想到那个俏丽的小寡妇,高楚内心就忍不住一阵火热,他娘的,这辈子能碰着这么个女人,也不算是白活了,楚楚,等着老子,等打完了小鬼子,老子一定娶你,跟你生十七八个娃。

    “连长,你哈喇子都流下来了,是不是又想那个小寡妇呢?”旁边的大川也是见过楚楚的,低低的淫笑了两声,接着问道,“连长,俺听说你那晚就把人家睡了,真的假的?女人是个啥滋味?美不美?”

    “美,那滋味我跟你说,比当神仙还美。”高楚满嘴跑火车,虽说郎有情,妾有意,但是那一晚,高楚和楚楚却是恪守着礼法,并没有跨出最后的一步,说到底高楚终究还是这个时代的人,这要换成是徐锐,直接就把人给办了,管你什么礼法。

    大川便满脸艳羡的说道:“娘的,老高你睡了这么好的女人,死了也值了。”

    “去,你丫会不会说话?”高楚没好气的说,“老子好不容易才找着这么好的女人,可不能死了,老子还得跟楚楚造好多的娃。”

    正说话间,一发信号弹吱吱尖啸着升空而起。

    高楚便立刻掏出盒子炮往前面一撩,大吼道:“2连的弟兄们,跟老子冲!”

    说完,高楚就头一个跃出废墟冲了上去,在他跃起身的同时,手中的二十响盒子炮也已经横过来,对准了前方就是一个长点射,下一刻,躲在废墟中的2连老兵以及刚刚补充到位的新兵便纷纷跃起身,嗷嗷叫着往前冲。

    “六斤,跟紧我。”石头叮嘱一声,也翻身跃起,端着上好刺刀的三八大盖往前冲。

    六斤答应一声,端着同样上好了刺刀的三八大盖跟在石头身后,不过在起身时候,脚下一磕摔了个大马趴。

    虽然不再恐惧,虽然不再惶然无措,可新兵终究还是新兵,终究不可能突破铁的战争法则,战斗一旦打响,这些新兵蛋子的思维就开始变得呆滞异常,人也变得笨拙,摔跤不算什么,有个新兵更不小心走火,打伤了前面一个老兵。

    石头也是从新兵过来的,知道新兵必然会有这么一个阶段,所以没说什么,只是折回来将六斤从地上拉起,然后继续端着三八大盖往前冲,六斤愣头愣脑跟着往前跑,结果跑没两步,又是脚下一磕,再一次的摔倒在地。

    这次石头却已经顾不上回来搀人了,因为跟小鬼子接触了。

    城东的战线原本就已经呈现犬牙状,双方的阵地几乎已经完全交织在一起,所以只往前突进了不到五十米,双方就爆发了巷战。

    六斤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正好看到石头一个娴熟的前滚翻,就轻松躲过了前方鬼子机枪的扫射,然后从一堆废墟后面跪坐起身,只是一枪就干掉了对面鬼子的机枪手,原本还在猛烈喷吐火力的九二式重机枪便立刻哑了。

    鬼子重机枪一哑,原本前被压制在废墟中的2连官便重新跳起来继续突进,六斤也突然间没来由的兴奋起来,当即跟着跳起身,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嗬嗬啊啊的叫嚣声,一边端着三八大盖往前全速突进。

    这新兵一旦发起疯来,比老兵更可怕,更不要命。

    六斤很快就越过石头,冲到了整个队伍的最前头。

    一个鬼子冷不丁从六斤身边不远的废墟后面跃起,挺枪就往六斤突刺过来。

    六斤却想也没想,只是凭借着本能,先一个侧身,躲过了鬼子的这记突刺,然后反手就是一枪托砸向鬼子的面门,这一击六斤却使出了全力,枣木制的坚硬枪托直接就将鬼子的面门砸得从中间塌陷了下去。

    那鬼子吭都没吭一声,就软软的瘫倒在地。

    看着瘫倒在地的鬼子,六斤却只感觉到脑子轰的一声炸裂开来,你杀人了,你真的杀人了,一个声音在六斤脑海里疯狂的咆哮,六斤顷刻间就傻站在原地,脚底下更像是灌了铅似的,再无法往前挪动半步。

    恍惚间,似有炸弹在身边轰然爆炸。

    恍惚间,六斤感觉到自己被人扑倒。

    恍惚间,六斤隐隐听到了一声闷哼。

    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当六斤再次恢复意识时,却发现他整个人几乎被倒塌下来的废墟给掩埋住了,几名战友冲过来,七手八脚的将六斤从废墟中挖了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六斤才发现他身上还压了个人,居然是排长石头。

    不过此刻的石头已经被炸弹炸得完全不成人形,脖子整个被撕开,但却仍旧支撑着不肯咽下那口气,一对精光四射的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六斤,似乎有话说,可惜的是,他的气管声带全都严重受损,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

    “排长,排长!”六斤立刻嚎啕大哭起来。

    石头眸子里便立刻流露出愤怒之色,被弹片撕裂开的咽喉部位也是嘶嘶作响。

    六斤读懂了石头眸子里的愤怒之色,立刻止住悲声,哽咽着说道:“排长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报仇,多杀鬼子!”

    石头依然两眼圆睁,死盯着六斤不肯咽气。

    六斤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大声说道:“排长你放心,你娘也就是我娘,你走了,我替她人家养老送终。”

    石头还是两眼圆睁,死死的盯着六斤不放。

    六斤忽然福至心灵,一下就懂了,大声说:“排长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找着你小弟,我一定替你照顾好小石头!”

    石头从几乎完全被撕裂的咽喉部位发出长长一声叹息,之前一直强提着的这口气终于是咽了下去,然后缓缓闭上了他的眼睛,隐约间,从他的嘴角还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似乎是在说:六斤你已经成长了,我也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老兵,新兵,就这样在生死之间,完成了血的传承!

    一个老兵虽然死了,更多的新兵却茁壮的成长起来,经历了战火的洗礼之后,中华民族只会越来越强大,也越来越不可战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