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辣椒弹-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57章 辣椒弹



    经过最初十几分钟的混乱之后,日军很快就稳住阵脚,战报也源源不断的从双方交战的第一线传回到铃木直人的指挥所里。

    菅义男对铃木直人说:“联队长,支那军投入了大约一个加强营的兵力,从三个方向朝步兵第2大队的阵地发起了突然袭击,在双方交战的最初五分钟,步兵第2大队由于准备不足被迫往后收缩了五十米,不过现在,防线已经重新稳住。”

    铃木直人点点头,问:“步兵第2大队的伤亡情况如何?”

    “伤亡还是不小。”菅义男脸色一沉,说,“尤其是摆在最中间的步兵第2大队所属步兵第3中队,足足损失了五十多名勇士!”

    “八格牙鲁。”铃木直人的脸色立刻变了。

    日军伤亡了五十多人,并不意味这五十多人就都阵亡了。

    这损失的五十多人中,真正阵亡的或许就几个,更多的只是因伤失去了行动能力。

    但是日军在往后收缩,国民军在往前推进,这意味着眼下控制战场的就是国民军,这也就意味着,负伤的日军官兵也可以上报阵亡了,从昨日交战,铃木直人就已经发现了,对面的国民军竟然不接受投降,日军投降他们也杀!

    当然,他们铃木联队也同样拒绝接受投降。

    菅义男沉声说:“联队长,我们还是有些大意了。”

    铃木联队确实有些大意了,通过连续两天的交战,铃木直人自谓已经摸清楚了对面国民军的实力,也确信对手已经没有了反击的多余兵力,因为对手若有反击余力,这两天就不会如此平静,只怕早就按捺不住发动反击了。

    所以,铃木直人判断,国民军已没有反击之余力。

    然而,残酷的现实很快就给了铃木直人沉重一击,国民军说反击就反击了,而且攻势非常之凌厉,只是一次反击,就消灭了他们一个半小队!

    好在,一切才刚开始,铃木联队还有反击的机会。

    这两天的进攻,一直都是三个步兵大队轮番上阵,所以三个步兵大队都有伤亡,不过伤亡最大的是步兵第2大队,尤其刚才步兵第2大队又损失了一百余人,兵力上面就更加的捉襟见肘了,所以指望步兵第2大队夺回阵地已经很难。

    当下铃木直人说:“命令,步兵第1大队立刻进入前沿阵地,接替步兵第2大队向对面之敌发动反击,步兵第2大队先撤下来休整,步兵第3大队原地待命,炮兵小队及战车分队需全力配合步兵第1大队反击。”

    “哈依。”菅义男顿首领命。

    (分割线)

    前沿观察哨里。

    罗丰放下望远镜,回头对徐锐说:“徐兄,鬼子大举反击了!”

    站在罗丰旁边的丁力也兴奋的说:“还动用了坦克,看样子小鬼子是急眼了!”

    丁鹏用力挥舞了一下拳头,说道:“鬼子急了才好,鬼子越急,就越会在正面投入更多的兵力,这样两翼才会越空虚,到时候2营、3营从两翼迂回包抄,没准直接就能捅爆了铃木这个老鬼子的屁眼,甚至都不用旅座出手。”

    “想得太简单了。”徐锐说,“鬼子可没那么容易对付。”

    罗丰又问:“徐兄,是不是这就下令让2营、3营出击?”

    “先不急。”徐锐淡然说道,“等鬼子先恢复战线再说吧。”

    说完回头,徐锐又吩咐雷响说:“雷子,立刻通知1营,让他们就地转入防御,与鬼子展开逐屋巷战!另外再告诉他,在尽量保存自己的前提之下,尽可能多的杀伤鬼子,要让鬼子每前进一步,都付出惨重的代价!”

    “是!”雷响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罗丰说道:“徐兄,你让1营既要保存有生力量,又要尽可能多的杀伤鬼子,这不存心为难人么?”

    徐锐说道:“罗兄,你知道我给鬼子准备什么礼物了吗?”

    “礼物?”罗丰闻言讶然,“你还给小鬼子准备了礼物?”

    “也不是什么大礼。”徐锐嘿嘿一笑,说,“不过是几十袋辣椒面而已。”

    “辣椒面?”罗丰茫然,忽然发现有些跟不上徐锐的思维了。

    辣椒面?什么鬼?

    (分割线)

    同样跟不上徐锐思维的,还有何光明。

    “你说甚?”何光明道,“既要保存自己,还要尽可能多的杀伤小鬼子?驴日的,团长这不存心为难我老何么?”

    “你着啥急。”雷响说,“我还没说完呢。”

    “有屁快放。”何光明火道,“这都火烧眉毛了,说话还说半截留半截的。”

    雷响一挥手,便有警卫排的卫兵扛着几十口大麻袋走上前来,雷响又说:“这就是团长给你们准备的秘密武器,你们要是用好了,一准能让对面的小鬼子吃个大亏。”

    何光明便大步上前,伸手解开其中的一只麻袋,里面装的却又是一只只的小口袋,粗略数数少说也有好几十只,拎起一只小口袋捏了一下,软绵绵的,也不知道里边装的啥,不过闻着有些辛辣味,好像是辣椒面?

    解开来一看,还真是辣椒面。

    “辣椒面?”何光明恼火说,“团长就给俺们送来这个?不顶吃又不顶穿的。”

    何光明这道这几十麻袋的辣椒面是徐锐送给他们吃的呢,这可都是辣椒面,咋吃?

    “这你就不懂了吧,看好了,这样使。”雷响一边说着,一边解开小口袋,往里边装了一枚甜瓜手雷,虚虚的磕了一下,再合上口袋作势往前扔出,又说,“何营长,你可千万不要小看这玩意,这玩意要用好了,不比鬼子的毒气弹差多少。”

    何光明闻言两眼一亮,叫道:“有这好东西,怎么不早点给俺们。”

    雷响说道:“团长说了,好东西,当然得留着关键时刻使才有用。”

    “行,我知道了,回去替我谢谢团长。”何光明大喜过望,扭头大吼道,“小妖,牲口还有肥猪仔,赶紧的把这些辣椒面给分下去,再告诉弟兄们怎么使用,驴日的,这回让狗曰的小鬼子尝尝咱们中国人的毒气弹!”

    姚磊、高楚还有朱晨便赶紧带着人各领了十几袋辣椒面,又把大麻袋里装的上百小口袋的辣椒面分发给每个战士,再告诉他们怎么用法,这个时候,1营的防线其实已被鬼子冲击得摇摇欲坠了,再不后撤,局面就严峻了。

    但是,辣椒弹的出现,却一下子扭转了局势。

    伴随着几百颗辣椒弹的扔出,战场上便立刻出现了一股淡黄色的烟雾带,不过夜色以及浓郁的硝烟遮蔽了这颜色,所以阵地上的鬼子并未意识到不对,而等到他们意识到不对时却已经晚了,那呛人的辣椒,一下就把他们熏得东倒西歪。

    而何光明的1营却早有准备,每个人都事先在脸上蒙了湿毛巾。

    隔着浸透了的湿毛巾,何光明深吸了口湿润的空气,仰天长嗥:“1营的兔崽子们,跟老子杀啊,杀光狗曰的小鬼子,杀光他们,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杀光他们!”

    “杀光他们!”

    “杀光他们!”

    一百多西北军老兵还有七百多刚刚补充进来的新兵便纷纷跟着咆哮起来,然后端着刺刀跃出废墟,跟着何光明反动凌厉的反突击,相比之前的笨拙与呆萌,这回七百多新兵蛋子的表现就要好多了,不少新兵甚至学会了之字形突进。

    六斤再次冲到了最前方,头一个突入鬼子阵地。

    迎面撞上了一个弯腰咳嗽的鬼子军官,六斤不假思索一个突刺,锋利的刺刀就已经从鬼子军官的心窝扎进去,因为惯性,鬼子军官的尸体被六斤顶着往前冲出好远,等六斤反应过来收刀时,却发现只剩下个光秃秃的枪管,刺刀已经不见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鬼子兵突然间从附近的废墟里跳出来,端着三八大盖一个突刺就往六斤心口猛刺过来,六斤急一个闪身躲过了,来不及用辣椒面包裹手雷再扔出,就直接抓了一袋辣椒面砸过去,辣椒面砸在鬼子兵脸上,裂开来,里面装的辣椒面立刻溅了鬼子兵一头一脸,那鬼子兵便立刻被辣得涕泪交流,然后弯腰剧烈的咳嗽。

    六斤又岂会错过这样的大好机会,抡圆三八大盖就照着鬼子头上砸过去,只听崩的一声响,六斤手中的三八大盖断成了两截,鬼子兵的钢盔也被砸得瘪下去一大块,看那瘪落的程度,鬼子的头骨应该是整个都碎裂了。

    那鬼子兵发出杀猪般的一阵惨叫,瘫倒在地上。

    六斤却还是不肯放过,从地上捡起那鬼子兵的三八大盖,照着鬼子兵的胸口就是一阵乱捅,顷刻间就在鬼子兵胸前留下了十几个透明窟窿,那鬼子兵的嘴角、鼻孔、眼角甚至耳孔都溢出了鲜血,躺在地上再没有动静。

    直到地上的鬼子兵死得不能再死,六斤才跟虚脱了似的,一屁股坐地上。

    喧嚣之中,何光明走到六斤身边,拍了拍六斤的肩膀说:“好小子,不错,打鬼子就该有这股子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