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水浑才有鱼摸-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58章 水浑才有鱼摸



    前线反击失利的消息很快传回铃木直人的指挥部。

    “纳尼?化学武器?!”铃木直人吃惊的看着菅义男,满脸的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中国的工业制造基础是那样的薄弱,化学工业更是几乎没有,甚至一盒小小的火柴都得从外国进口,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研制出成分复杂、杀伤力巨大的化学武器?这简直就跟太阳打西边出来一样不可思议。

    “哈依!”菅义男顿首说,“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支那军确实在反击中用了一种不明成分的化学武器,这种化学武器必须配合手雷一起用,爆炸之后会产生黄绿色烟雾,与一战中曾经使用过的氯气弹极其相似。”

    “氯气弹?”铃木直人说,“你说氯气弹?”

    “哈依,疑似氯气弹。”菅义男再次顿首,“支那军使用的化学武器不仅可以产生与氯气相似的黄绿色烟雾,而且性能也差不多,均可以致人流泪、流鼻涕,并引发严重的咳嗽以及呼吸道疾病,严重者还会昏厥,只不过……”

    铃木直人说道:“不过什么,有话快说。”

    菅义男低声说:“不过让人很费解的是,皇军并未在战场上发现灌装氯气的钢瓶,据前线幸存的官兵们说,支那军的化学武器只是简单的用棉布进行包裹,使用时只需与手雷一并掷出即可以,却不知道怎么回事?”

    “八嘎。”铃木直人悚然说道,“难道支那人在化学武器的研发已经走得如此之远,其水准甚至遥遥领先于大日本皇军了?”

    菅义男沉默以对,他也觉得很难以接受。

    铃木直人又问道:“现在前线战况如何?”

    菅义男说:“由于突然遭受支那军的化学武器攻击,皇军准备不足,所以在初期,投入反击的步兵第1大队遭受了较大伤亡,所属步兵第3中队几乎集体玉碎,另外两个步兵中队也是伤亡过半,好在工兵及时送到防毒面具,才避免了局面进一步恶化。”

    铃木直人咬牙切齿的说:“也就是说,步兵第1大队已经失去反击的能力?”

    “哈依。”菅义男顿首说,“除非将步兵第3大队调上去,否则,皇军恐怕是没有余力向对面之敌发动反击了。”

    “八嘎!”铃木直人咒骂一声,正在犹豫是否调步兵第3大队上前时,战场的左右两翼却突然间响起了枪声,而且枪声之密集、烈度也是前所未有,听到这枪声,铃木直人和菅义男的脸色顷刻就变了,今晚这是怎么了?中国人难道疯了么?

    守在弯月阵地南北两翼的,分别步兵第1、第3大队的两个步兵中队,所以铃木直人并不担心两翼阵地失守,他只是有些恼怒,对面的中国人未免也欺人太甚了,正面进攻使用化学武器不说,居然还要从南北两翼迂回。

    中国人想要干吗?想包了他们铃木联队的饺子?

    中国人就有这等雄心,也得有这副好牙口才行!

    铃木直人当即派出通讯兵前往两翼,询问情况。

    不片刻,派去两翼询问战况的通讯兵就回来了,并且带回一个让铃木直人和菅义男瞠目结舌的消息,南北两翼的阵地居然同时遭到了国民军主力的猛攻,而且在这两个方向投入进攻的国民军,兵力都不少于一个加强营!

    “八嘎,疯了,支那人一定是疯了!”铃木直人瞠目结舌道。

    “这确实很令人费解。”菅义男也顿首说道,“根据可靠情况,支那军在肥城的留守兵力也就一个旅加一个独立团,总共也就不到五千人,此前肥城东一战,支那军至少损失了一个团的兵力,也就是说现在城内最多还剩下三千人。”

    稍稍停顿了下,菅义男又道:“可是现在,支那军却一次就投入了三个加强营,分别从三个方向发动猛攻,支那军这几乎就是倾巢而出,这是准备要与皇军拼命了,难道,支那军是准备要突围了吗?这也不对啊,支那军如果要突围,完全可以从城北或城西突围,皇军在那两个方向的兵力相对薄弱得多。”

    “我不管他什么意图。”铃木直人大手一挥,说道,“既然支那军敢出击,我铃木联队就绝没有避战的道理,无论如何我们步兵第45联队都是皇军精锐之中的精锐,强悍如俄军也让我们鹿儿岛联队打垮了,何况是区区支那军?”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铃木直人又说:“命令,步兵第3大队兵分两路,分别以两个步兵中队迎击两翼之支那军,另外再替我转告加藤桑,我不会向师团部要增援,能否击败对面之敌全在于他自己的能力。”

    “哈依。”菅义男一顿首,转身传达命令去了。

    不片刻,在指挥部周围废墟里静坐待命的七百多个鬼子步兵便分成两股,分别进入弯月阵地的两翼,截住对面的国民军开始激战。

    (分割线)

    负责从北侧进攻的是许德坤的第3营。

    为了做足声势,迷惑鬼子,许德坤一上来就把三个连全部摆开,从正宽超过一百米的战线上向着弯月阵地北侧的鬼子发动了进攻,不过许德坤并没有下什么死命令,给三个连长的命令都是能进则进,不能进就跟鬼子耗着。

    因为徐锐明确交待过,3营的任务就两个,一个是虚张声势,再一个就是练兵,让刚刚补充进3营的五百多新兵蛋子感受一下大战氛围,让他们从心理、生理以及精神上尽快的适应战场环境,为将来更加残酷的战斗做好准备。

    所以,别看3营打得热闹,枪炮齐鸣,几十挺轻重机枪就跟不要钱似的,将下雨似的子弹泼向鬼子,可实质并没有往前推进多少,别说,这氛围还挺适合新兵蛋子,度过最初的十几分钟之后,五百多新兵便立刻活过来了。

    这时候,赶来增援的鬼子援军也到了。

    鬼子的两个步兵中队一投入战斗,3营身上的压力顿时大增,原本还是进攻方的3营很快就被迫转入防御,就这,还是挡不住鬼子进攻,好几个方向的防线已出现缺口,已经有两个鬼子小队从缺口处突入,正在往两侧撕扯防线。

    “营长,2连1排被打垮了。”

    “营长,3连2排顶不住了。”

    “营长,鬼子的一支小部队从帽儿胡同突入我们纵深了!”

    “营长,羊角胡同失守,大约一个小队的鬼子已经突入进来。”

    通讯兵将战报连续不断的报告到许德坤面前,许德坤却淡定的很,淡然说道:“我知道了,告诉梅秀才还有黄小财,鬼子突入就让他们突入好了,他们只管守好自己阵地,不要怕防线被搅乱,团长说了,局面越乱越好,水浑了才有鱼摸!”

    “是!”通讯兵答应一声,转身传达命令去了。

    (分割线)

    弯月阵地西北方向,一处无名小巷。

    由88师老兵组成的突击队已经集结,198名老兵分成两列,背靠小巷两侧的墙根默默静坐,等待命令的下达。

    尽管是大战当前,可这些老兵却一个个神情淡然。

    老兵终究是老兵,他们已经见过太多的流血牺牲,太多的生离死别,这世界上,几乎已经没有事情能够让他们动容了。

    趁着没人注意,张静玉从军装的上衣口袋摸出军官证,翻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学生,甜甜的笑着,嘴角处还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那青春气息,几乎能从相片里沁出来。

    看着照片上的漂亮女生,张静玉眸子里却流露出淡淡的哀伤。

    下一刻,张静玉的眼前便清晰的浮现出那个漂亮女生的倩影,耳畔也同时响起她的清脆的声音:“张静玉?你怎么起了个女生名字?早知道你是个男生,我才不会傻兮兮的跑过来见你呢,走了,再也不相见。”

    然后场景一换,成了母校复旦大学的教学大楼。

    女生气鼓鼓的瞪着拦住她去路的张静玉,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我就不喜欢娘娘腔,我喜欢阳刚气的军人!”

    “我现在就去报名参军!你等着我!”张静玉说。

    一抹淡淡的笑意出现在张静玉嘴角,就这样他成了88师的一名新兵,而且刚刚好赶上了一二八上海抗战,在一次负伤入院时,他再次遇到了已是医护兵的女生,就在张静玉参军的那天,女生也应征加入军队当医护兵。

    再然后,张静玉脑海里的画面就定格了,一抹淡淡的猩红,却从张静玉那对原本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涌起来,犹如两团火焰正在他的眸子里幽幽的燃烧:若男吾爱,你且看着,看我怎么杀鬼子,看我怎么杀光这些狗曰的鬼子!

    脚步声响起,罗丰健硕的身影出现在小巷口。

    看到罗丰进来,原本靠墙而坐的老兵便纷纷起身。

    张静玉将照片夹回军官证,再将军官证装进口袋,然后用力紧了紧身上的武装带,也跟着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