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死吧,和人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60章 死吧,和人猪!



    “去死!”

    张静玉左右手各握一把三八式刺刀,看到一个鬼子少尉挺着军刀冲上来,只一个侧身就躲过了鬼子少尉这凶狠的劈杀,然后右手自下往上斜斜一撩,锋利的刺刀便已经在鬼子少尉的咽喉部位切一了一道血口子。

    皮肉绽裂处,鲜血顷刻间像箭一样飙射出来。

    鬼子少尉手中的军刀光当一声掉落在地,然后用双手捂着绽裂的咽喉,两眼圆睁,缓缓的倒下,张静玉再没有低头看一眼那个鬼子少尉,一步就从那个鬼子少尉身上跨过去,然后鹰隼似的目光已经锁定不远处另外一个鬼子军官。

    那鬼子军官却是个大尉,而且是个有眼力的。

    从刚才张静玉与鬼子少尉的交手,鬼子大尉就已经判断出,对手是一个刺杀高手,而且拼刺技术远在他之上,所以鬼子大尉并没有贸然抢攻,而是两脚左右分开,摆开了一个八字防御步,静等张静玉主动上前去进攻。

    防守反击,历来就是以弱胜强的不二秘诀。

    掠了一眼鬼子大尉脚下的八字步,张静玉脸上流露出一抹轻蔑的笑意。

    下一霎那,张静玉便大步流星迎向那个鬼子大尉,而且双手就那样很随意的放在身体两侧,似乎根本没把对面的鬼子大尉放在眼里,事实上,张静玉也确实没把那鬼子大尉放在眼里,不过是个略通刺杀皮毛的老鬼子,根本不值一提。

    “西呐!支那猪!”

    距离还有两步时,鬼子大尉终于按捺不住,挺着刀往张静玉猛刺过来。

    张静玉闪电般扬起左手,反握的三八式刺刀紧贴着左手小臂,只听得丁的一声便将鬼子大尉的军刀给挡开了,接着,张静玉招式不变,左手小臂继续往前推过去,刺刀的利刃便已经噗的一声切开鬼子大尉的颈侧动脉。

    高手就是高手,只是一个动作就起到了两个作用,既挡开对手的刺刀,同时又割开了对手的颈动脉,其间绝无半点拖泥滞水,干脆利落到让人拍案叫绝,张静玉再往前一步,那鬼子大尉才颓然倒地,绽开的脖子上却仍在一股股飙血。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一声日语的咆哮从前方传来。

    张静玉猛然抬头,便看到两个鬼子军官架着一个鬼子军官从里边走出,在那仨鬼子军官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一个军官,那个军官一边走一边小声劝着,在看清楚那四个鬼子军官领章上的军衔之后,张静玉眸子里顷刻间暴起摄人的寒芒。

    一个大佐,一个中佐,还有两个少佐,一窝子高级军官!

    张静玉横转右臂,置于面门之前,反握手中的三八式刺刀也跟着横在了面门之前,张静玉再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滴血的刺刀,然后咧开嘴森然一笑,露出两排冷森森的牙齿,再配上满脸的血迹,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鬼。

    “信得死玛特库勒,尼轰净得思!”

    出乎意料,张静玉居然说了句流利的日语。

    听到如此标淮的日语发音,那四个鬼子军官便猛然一愣,不过下一刻,这四个鬼子军官便又清醒过来,因为对方说的分明是“受死吧,日本人”,而且说完之后,对方就已经双手各握一把刺刀,大举向他们逼了过来。

    菅义男反手抽出军刀,喝令另外两个少佐搀着铃木直人先走,他自己则挺着军刀向着张静玉迎了上来,张静玉很狰狞的笑笑,继续用日语说:“和人猪,现在想走已经晚了,全都给我留下来吧,给我去死!”

    说话之间,菅义男和张静玉已经短兵相接。

    “死呐!”菅义男暴喝一声,手起一刀往张静玉猛劈了下来。

    这次张静玉没有小觑对手,先是猛的扬起左手,利用紧贴小臂的刺刀架开菅义男猛然斩劈下来的军刀,然后右手一挥,倒握的刺刀自右下往左上,闪电般的切向菅义男咽喉,不过菅义男也是个难得一见的高手,生死关头猛的往后面一仰,躲过了张静玉这凌厉一刀,同时脚下后退一步,迅速摆好防御姿态。

    交手一合,菅义男就知道遇到了高手,立刻摆开了防守反击的姿态。

    但张静玉却根本没心思跟菅义男纠缠,因为他的首要目标是那大佐!

    当下张静玉便径直撇下菅义男,扭头就往铃木直人扑过去,却把一个后背完全暴露给了菅义男,菅义男见状顿时大喜过望,当即拼尽全力,一声不吭一刀斩下,试图将张静玉从左肩至右肋整个斩成两爿。

    菅义男却并不知道,这只是张静玉的诱敌之计!

    就在菅义男一刀斩下的霎那间,张静玉健硕的身板却突然往后倒下,间不容发之际上演了一式铁板桥,菅义男这势大力沉的一刀立刻劈空,急欲抽身后退之时却已经晚上,在演完铁板桥的瞬间,张静玉左右手刺刀便已经同时刺出,分别从下腹以及上腹同时刺入了菅义男的身体,菅义男的心脏和膀胱同时被刺穿,顷刻间就一命呜呼。

    看到张静玉干脆利落的结果了菅义男,铃木直人就知道不把张静玉干掉今天就别想顺利离开了,当下推开身边的两个少佐,反手抽出军刀,然后疾步往张静玉扑过来,那两个鬼子少佐对视一眼,却偷偷的打开枪套,试图拔出南部式手枪射杀张静玉。

    就在这时,只听叭叭两声枪响,那两个鬼子少佐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紧接着更多的老兵便汹涌而入,将铃木直人团团包围起来,看着四周围上来的凶神恶煞般的中国士兵,铃木直人的一颗心顿时间沉入九幽谷底,看来,今天是很难善了啦,不过就算是死,也要拉个中国士兵当垫背。

    当下铃木直人大吼一声,挺刀刺向张静玉。

    张静玉却只是微微一哂,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个鬼子大佐的武力明显就不如他,而且胆气已沮,在这种情形之下跟他过招,简直就是自取灭亡,果然,张静玉只一个滑步,就从铃木直人的身边闪电般滑过去,同时,左手刀也已经切开了铃木的颈动脉。

    铃木直人在惯性作用下,蹬蹬蹬往前冲出数步,然后才颓然摔倒在地,不片刻,一大滩殷红的血迹便从他身上洇开,铃木直人至死都没有想到,今天他居然会死在了这里,居然会在整个联队的保护之下被杀。

    几乎是在张静玉手刃铃木直人的同时,一个老兵也对天打出了信号弹。

    伴随着红色信号弹升空,正在弯月状战线正中以及两翼与铃木联队纠缠的1营、2营以及3营便同时吹响了冲锋号,三个加强营将近两千人同时向铃木联队发起向心攻击,铃木联队却因为失去了指挥,顷刻间陷入到混乱。

    (分割线)

    肥城,东门外不到五里就是熊本师团的师团部。

    最近连续两天都是晴天,不仅泛滥的肥河水已经退去,而且路面也是迅速硬化,就在半个小时前,方面军司令部配属给熊本师团的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终于赶到肥城战场,这下稻叶四郎的心情就更好,甚至都有心情叫来手下两个旅团长还有参谋长喝点清酒解闷,不过才刚开始喝,稻叶四郎的好心情就让突如其来的枪声破坏了。

    听到城东的枪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密集,稻叶四郎便让参谋长下野一霍给铃木联队的指挥部打电话,铃木联队报告说,是中国人趁夜间发动了反击,攻势较为凌厉,不过铃木联队完全有能力粉碎敌人之攻势,让师团部不必担心。

    稻叶四郎也的确不担心,只是觉得有点儿扫心。

    当下稻叶四郎也没了喝酒的心思,让勤务兵摆上围棋,打算跟步兵第11旅团的旅团长坂井德太郎对弈一局,反正今天晚上稻叶四郎的兴致很高,既便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可他还是一点睡意没有,不做点啥他是过不去了。

    坂井德太郎也是个棋迷,年轻时候据说曾经带着一副围棋走遍日本找高人请教,很有些棋痴风范,不过,最终他还是没能拗过家族的安排,考入陆军大学成了一名军官生,并逐步晋升到了少将,不过一手棋艺却从未曾落下。

    坂井德太郎的棋艺明显高过稻叶四郎一大截,对弈了仅仅百余手,稻叶四郎的棋面就已经是千疮百孔,简直没法看了,旁观的牛岛满还有下野一霍,甚至都不忍心直视稻叶四郎那可怜的表情了,心忖坂井你就不会让着师团长点?

    “不下了,枪声响得人心烦,这棋没法下了。”稻叶四郎推枰而起,将输棋的原因归究到城内的战斗,然后扭头问下野,“下野桑,再给铃木这蠢货打个电话,他是怎么搞的,打了半天也不见粉碎支那军的攻势?”

    “哈依。”下野一霍一顿首,走到旁边打电话。

    可是摇手柄摇了半天,也始终接不通铃木联队的指挥部。

    “师团长!”下野一霍走回到稻叶四郎的面前,沉声说,“接线员报告,铃木联队指挥部的电话接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