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虎嘴拔牙-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61章 虎嘴拔牙



    “铃木联队指挥部的电话接不通?”稻叶四郎皱眉说,“难道是电话线被炸断了吗?还不赶紧派出工兵前去检修。”

    直到这时候,稻叶四郎都还没有意识到危险。

    倒不是稻叶四郎大意,实在是他根本就不相信铃木联队会出事。

    铃木联队也就是鹿儿遍联队可是熊本师团四个步兵联队中战斗力最强的,而熊本师团又是日本十七常设师团当中战斗力数一数二的师团,这样的一支部队,如果说会在整个师团主力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全歼,谁敢相信?

    不仅仅只是稻叶四郎,牛岛满、坂井德太朗以及下野一霍三人也没有意识到危险性,事实上,就连铃木直人本人,也是到了最后关头才终于意识到了危险,才终于真正的相信,中国人真不能小觑,他们真可以给予日军致命杀伤。

    所以,稻叶四郎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紧迫性。

    再加上之前铃木直人一直没有向师团部报告战斗进程,就更让稻叶四郎等人误以为局面完全处在铃木联队掌控中,要不然,要是铃木联队真的面临着被全歼的危险,难道他就不会向近在咫尺的师团部求援?

    稻叶四郎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一开始时铃木直人根本就没意识到危险,可等他意识到危险想要向师团部求援时,却是来不及了,由88师老兵组成的突击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入到了铃木联队指挥部,以致铃木联队的通讯队都来不及发电报。

    面对稻叶四郎的责问,下野一霍重重顿首说:“哈依,卑职已经命工兵前往抢修了。”

    稻叶四郎闻言点点头,又说道:“除了派工兵检修电话线路,最好还是再派通讯兵前往铃木联队指挥部问问情况,看看铃木这蠢货究竟在搞什么。”

    “哈依。”下野一霍再次顿首说,“卑职这就下去安排。”

    因为稻叶四郎的大意,熊本师团失去了最为宝贵的半个小时。

    就在这半个小时之内,独立团的三个主力营趁着铃木联队丧失有效指挥、全军陷入混乱的短暂间隙,发动了总攻,不得不说,铃木联队真的是一支精锐,既便失去有效指挥,既便是各自为战,也仍旧爆发出了极其强悍的战斗力。

    在某些局部战场,鬼子甚至还有余力反突击。

    不过,遗憾的是,指挥系统对于一支军队来说就像人的大脑,失去了大脑的指挥,你也就失去了眼睛及耳朵,看不见听不到,只能挨打却无法有效反击,你就是长得再强壮,在敌人无休止的攻击之下,也终究会倒下。

    铃木联队就这样被独立团干翻了。

    虽然没能够全歼,却也差不多了。

    半小时之后,派去检修电话线路的工兵还没回来,前去铃木联队指挥部询问情况的通讯兵却回来了,而且还回来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铃木联队的指挥部遭国民军摧毁,因为丧失了有效指挥,铃木联队已经近乎被独立团全歼。

    “纳尼?”稻叶四郎两眼圆睁,死死瞪着通讯兵,满脸的难以置信。

    旁边的牛岛满、坂井德太郎还有下野一霍也是面面相觑,怎么可能?

    这又怎么可能?铃木联队可是整个熊本师团中战斗力最强的步兵联队,如果说在与大梅山独立团的突击与反突击中偶有失利,这个他们完全相信,毕竟这是战争,从中国人枪膛射出的子弹也是会打死人的,在战场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但是,要说大梅山独立团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整个熊本师团主力的眼皮底下,全歼了铃木联队,他们却不信,怎么可能?大梅山独立团真要是能在熊本师团主力的眼皮底下全歼铃木联队,岂不就是老虎嘴里拔牙?

    然而,事实终究是事实,无论他们信或者不信,依然是事实!

    “师团长,千真万确,铃木联队真的被支那军重创了!”通讯兵一顿首,参然说,“现在就剩不到两个中队的残兵,退守城垣工事,请求紧急增援,师团部如果再不派兵增援,这两个步兵中队恐怕也要被独立团歼灭了。”

    “八嘎!”稻叶四郎终于清醒过来,厉声喝道,“命令,步兵第13联队紧急出击,增援鹿儿岛联队,快,快快滴!”

    “哈依。”下野一霍重重顿首,转身飞一般去了。

    目送下野一霍的身影远去,稻叶四郎又气得将面前的矮几一把掀翻,摆在矮几上的茶具以及棋具顷刻间滚落在地,陶瓷棋子顷刻间滚得满地都是,但既便如此,稻叶四郎胸中的愤懑之气仍是难消,今天这脸真是丢大了。

    手握一个师团的重兵,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让对手吃掉了一个联队,而且还是四个步兵联队中战斗力最强的联队,这事说出去,根本就没人会信,但正因为此,才让稻叶四郎格外的感到脸上无光,耻辱啊,奇耻大辱!

    (分割线)

    东门城垣仍有鬼子在顽抗,不过这已经改变不了鹿儿岛联队大部被歼的事实了,今夜这一战,独立团可谓是大获全胜,虽然也付出了不小的伤亡,但是跟收获的战果相比,这点损失就不算什么了。

    鹿儿岛联队,这可是鹿儿岛联队啊!

    当年在旅顺,最先攻入俄军要塞的就是这鹿儿岛联队!

    可是,现在,这支令俄军闻风丧胆的虎狼之师却栽在了独立团手里,仅此一战,就足以使徐锐名垂青史!

    不过,此刻徐锐脸上却看不到一丝兴奋之色。

    事实上徐锐内心也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无论如何,徐锐都是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在那个时空,中国人民解放军面对小日本时,拥有绝对的心理优势,他们压根就没有把小日本放在眼里,所以,对于歼灭区区一个步兵联队的战果,徐锐还真瞧不上眼。

    何况,徐锐都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灭掉的第几个鬼子联队了。

    现在徐锐需要面对的,是如何迎接鬼子接下来的疯狂报复。

    鬼子吃了这么大的亏,以稻叶四郎这个老鬼子的鸟性,肯定不会善罢干休,肯定会调动至少一个联队以上的兵力,再次从城东向独立团大举进攻,说不定还会从北门、南门甚至西门同时向独立团同时进攻。

    不过,徐锐并不惧怕。

    兵来将档,水来土淹,小日本要来,尽管来。

    “快快快,快点快点,都给我快点,不要磨磨蹭蹭的。”何书崖的声音响起,徐锐闻声抬头,便看到何书崖带着独立营上来了,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在打残了铃木联队之后,1营、2营还有3营已经是强弩之末,接下来就该独立营上战场了。

    至于北门、西门还有南门方向的鬼子,徐锐却并不怎么担心。

    因为相比东门外的熊本师团,其余三个方向的鬼子不值一提。

    “团长,我们没来晚吧?”何书崖跑到徐锐面前,气喘吁吁的说。

    “不晚。”徐锐摆了摆手,又说,“书呆子,你刚才的说话太过书生气了,弟兄们听了不提气,你就应该这样跟他们说,都他娘的给老子快点,宵夜没吃饱还是咋的?再磨磨蹭蹭的仔细老子踢爆你们的卵蛋,赶紧的!”

    何书崖便有些赧然的挠了挠头,还有些不好意思。

    徐锐又挥手说:“行了,赶紧带着部队进入阵地吧,鬼子说话就要反击了。”

    何书崖便啪的立正,向徐锐敬了一记标淮的军礼,然后转身带着部队走了。

    独立营迅速进入到阵地,1营、2营还有3营便陆陆续续从战场上撤下来,随同三个主力营一起撤下来的还有老兵突击队,不过战前的198名精锐老兵,能够自己从阵地上走下来的只剩不到五十人,另外一百四十多个都是抬下来的。

    被抬下来的这一百四十多人中,有九十多人阵亡,包括罗丰。

    在走下来的不到五十个老兵中,并没有看到罗丰,徐锐便不由心头一沉。

    丁力和罗鹏更是上前大声喝问:“营座呢?营座呢?营座在哪,他在哪?”

    张静玉和四十多个老兵的目光便齐刷刷的转向身后,转身其中的一具担架。

    丁力和罗鹏扭头看,一眼就看到那具担架上蒙着一块白布,看到这一情形,两人便立刻愣了下,旋即就跟发了疯似的抢到那具担架前,一把掀开白布,白布下,静静的仰躺着罗丰的遗体,罗丰的整个胸膛已经完全被打成筛子,可是他的嘴角,却是分明流露出了一丝微微的笑意,他已经洗刷了背负的耻辱,已经可以笑着离开人世了。

    “营座!”丁力和罗鹏干嚎一声,噗的跪倒在罗丰的遗体前。

    徐锐长叹一声,挥手命令担架队将罗丰的遗体抬下去,然后走上前分别拍了拍丁力以及罗鹏的肩膀,说道:“阿力,大鹏,你们应该为有罗丰这样的长官而感到自豪,因为他带你们创造了一个奇迹,他硬生生从熊本师团这头老虎的嘴里拔掉了鹿儿岛联队这颗最锋利、最坚硬的虎牙!就凭这一仗,罗旅长就足以载入抗战史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