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捷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62章 捷报



    不出徐锐所料,在鹿儿岛联队遭受重创之后,熊本师团的师团长稻叶四郎恼羞成怒,立刻调来步兵第13联队发动了疯狂的反扑。

    必须承认,稻叶四郎这个老鬼子选择的时机还是极其刁钻的,因为此时独立团的三个主力营已是强弩之末,而且刚刚才打垮鹿儿岛联队,正是大胜之后官兵精神最松懈的时候,步兵第13联队完全有机会趁对方立足未稳将其打垮。

    在历史上,像这种在胜利前夕被对手反戈一击所打败的战例,不胜枚举。

    稻叶四郎对中国文化有一定了解,也读过中国不少古代兵书,所以也想效仿古代中国的那些兵家兵圣,来个反戈一击,然而,很遗憾的是,稻叶四郎的对手是徐锐,徐锐对此早有防备,早早的就把何书崖的独立营调了上来。

    独立营并未参加之前的反击,养精蓄锐已久。

    独立营官兵此刻已经知道了夜间反击的战果,大受鼓舞,士气高涨。

    所以,尽管鬼子的攻势极其凌厉,甚至于还动用了120mm口径的重型野战榴弹炮,但是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直到次日凌晨四点多,步兵第13联队只往前推进了百余米,却付出了超过两百人的伤亡代价。

    一直到城东的战线重新稳定下来,徐锐才回到了指挥部。

    小桃红立刻给徐锐端来了酸梅汤,而且是用井水镇过的。

    赛红拂和小桃红都是狼牙的队员,按说早就应该跟随冷铁锋离开肥城返回大梅山了,但她们的身份跟别的狼牙队员又不一样,她们除了是狼牙,还是通讯队的人,赛红拂更兼任着独立团通讯处的处长职务,所以没走。

    “姑爷,你一定渴坏了吧?”小桃红喜孜孜的端着酸梅汤递给徐锐。

    赛红拂白了徐锐一眼,撇嘴说道:“赶紧的喝了吧,这可是你家小妾亲手煮的,还放在井水里镇了差不多一整晚。”

    小桃红娇羞的笑了笑,对于小妾的身份没有丝毫的芥蒂。

    徐锐也确实是渴坏了,当下接过酸梅汤一仰脖子喝干了,然后伸手搂过小桃红,就在小桃红红艳艳的小嘴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小桃红的一张俏脸立刻羞得通红,却还是鼓起勇气伸出********在徐锐的舌头上轻舔了下。

    徐锐大喜之下,当即抱紧小桃红的娇躯热烈的拥吻起来。

    那边厢,雷响早已经背转过身去,而且自觉的站到门外,开始站岗。

    赛红拂却看不下去了,上前用手指轻戳了下徐锐的脑门,娇嗔说道:“行了啊,差不多就可以了啊,注意下场合。”

    徐锐这才松开了小桃红。

    小桃红赶紧收拾起碗筷,脸红红的逃走了。

    见徐锐眼睛一直紧盯着小桃红挺翘紧致的屁股不肯挪开,赛红拂不免有些吃醋,掐着徐锐的腰肉说:“眼珠子都掉地上了,那么稀罕,要不然我把小桃红叫回来,你这就把她给收了做填房吧,反正早晚都是你的人。”

    “不急。”徐锐嘿然说,“最好的要留到最后。”

    “去死。”赛红拂气道,“你的意思我是最差的呗?”

    徐锐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补救说:“小桃红是最好的,是人间极品,但是我还能够把持,但你不一样啊,你是天上仙女下凡,像我这种凡夫俗子,面对你这样的仙女的诱惑,那是一刻也把持不住,你懂的。”

    “懂你个大头鬼。”赛红拂娇嗔说,“说的我好像真勾引你了似的。”

    徐锐低低的一笑,从身后攥住赛红拂的纤腰,让赛红拂越来越丰满的肥臀紧紧贴住自己下腹,然后再把头伸到赛红拂的耳后,咬着她粉嫩的耳垂低笑着说道:“小白娘子,离天亮还有点时间,要不然,咱们先来一发?”

    “去死!”赛红拂一脚蹬在徐锐脚面上,趁着徐锐嗷嗷的惨叫之时,却像一只轻盈的小鹿格格娇笑着逃走了,一直跑到通讯处门口,赛红拂才又回过头来冲徐锐眨了眨眼,媚笑着说道,“六点钟我还得广播呢,广播完再来找你。”

    徐锐嘿嘿一笑,往后一仰就倒在了行军床上。

    不片刻,房间里便响起了打雷一般的呼噜声。

    (分割线)

    六点钟,郑家康就早早的起来,准备做早餐。

    小妹难得回家一次,所以郑家康想给她做一顿早餐。

    说是做早餐,其实就是熬一锅粥而已,油条和大饼都是买来的。

    淘好米,再往锅里加满水,等水开时,郑家康顺手打开收音机。

    频道是早就调好的,自从前天晚上收听到了大梅山广播台之后,郑家康就锁定了这个频段,大梅山广播台的节目虽然只有那几个,除了例行的战场播报外,就只有夜间战地留声栏目,但是郑家康却就是喜欢听。

    六点钟,大梅山广播台准时开始广播。

    没有音乐,也没有插入广告的片头语,上来就是播音员的声音。

    “广大听众朋友们,广大的爱国同胞,这里是大梅山广播电台,现在向大家紧急播送一条最新捷报,昨天深夜至今天凌晨,我皖中挺进旅暨大梅山独立团官兵向城东日军发动了一波积极攻势,取得毙敌一千八百余人的辉煌战果。”

    “光当。”一声杯子碎裂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郑家康吓了一大跳,急回头看时,便看到妹妹郑雯呆呆的站在厨房门口,右手还拿着挤好牙膏的牙刷,左手空着,地上却有一只摔碎了的瓷杯。

    “你个败家玩意,杯子不要钱啊?”郑家康立刻急了。

    “不要吵,快听广播!”郑雯却一点也不心疼那只杯子。

    郑家康扬起的大巴掌便没有落下,转而弯腰收拾起地上的碎片。

    广播里的声音在继续:“经此一战,日军号称最能打的步兵联队,步兵第45联队,也就是那个在日俄战争中攻占了旅顺要塞的鹿儿岛联队,已被我军全歼,甚至就连鹿儿岛联队的联队旗也被我军缴获,按照日军惯例,鹿儿岛联队已经可以取消编制了,就是不知道,日本皇室和日军大本营是否有此壮士断腕之勇气呢?”

    “万岁,鹿儿岛联队被皖中挺进旅全歼了,万岁!”

    郑雯立刻跳脚欢呼起来,连续两天的广播,大梅山广播台片刻不停的将肥城的战况源源不断的发送给大后方,所以郑雯不仅知道肥城正面临日军第六师团以及菊地旅团围攻,还知道第六师团所属步兵第45联队已经攻入城东。

    现在听说攻入城内的步兵第45联队已经被全歼了,郑雯岂能不欢呼雀跃。

    喊完了,郑雯牙也不刷、脸也不洗就往外面跑,一边说:“我得赶紧找同学去了,前线打了大胜仗,今天肯定会有大型游行,还会有募捐,哥,你可别给我掉链子啊,捐钱,到时候一定记得要捐钱啊,而且不能少捐。”

    蹬上鞋,郑雯甩着乌黑的大辫子,轻快的跑了。

    “捐钱,捐钱,就知道让我捐钱,饭都快吃不上了,还让我捐钱。”郑家康将瓷杯的碎片扔到窗外,小声嘀咕两句,又说道,“不过皖中挺进旅和大梅山独立团这次打了胜仗,而且歼灭的是鬼子的王牌部队,恐怕真的得表示一下心意。”

    (分割线)

    张季左熬了一个通宵,直到加刊定版并送往印刷厂,张季左才终于松了口气。

    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堪堪指向清晨六点,这时候距离今天上班时间已经只剩下两个小时,张季左想着就索性不回家了。

    出了报社,张季左在街边寻了个摊点,要了份早点。

    正吃着呢,悬挂在不远处的电线杆上的广播却忽然响起来。

    “广大听众朋友们,广大的爱国同胞,这里是大梅山广播电台,现在向大家紧急播送一条最新捷报,昨天深夜至今天凌晨,我皖中挺进旅暨大梅山独立团官兵向城东日军发动了一波积极攻势,取得毙敌一千八百余人的辉煌战果。”

    听到这,张季左便禁不住激泠泠的打了个寒颤。

    啥情况?皖中挺进旅和大梅山独立团打胜仗了?在日军一个常设师团外加一个步兵旅团的环伺下,一举全歼此前攻入城东的鹿儿岛联队?这这这这,这岂不是虎嘴拔牙?拔的还是熊本师团这头最凶猛的猛虎的尖牙?!

    “经此一战,日军号称最能打的步兵联队,步兵第45联队,也就是那个在日俄战争中攻占了旅顺要塞的鹿儿岛联队,已被我军全歼,甚至就连鹿儿岛联队的联队旗也被我军所缴获,按照日军惯例,鹿儿岛联队已经可以取消编制了,就不知道,日本皇室和日军大本营是否有此壮士断腕之勇气呢?”

    听到这里,张季左确信自己并没有听错,真是鹿儿岛联队被全歼了,而且就连队旗也被国民军缴获了。

    当下张季左也顾不上吃早餐了,扔下半个角洋站起身就跑。

    他得赶紧回到社里,让人去印刷厂把加刊的版面给追回来,肥城打了这么大的胜仗,必须得加进今日的加刊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