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决死总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63章 决死总队



    肥城大捷的消息第一时间就随着广播传遍了武汉三镇,武汉三镇的青年学子以及从沦陷区迁到武汉临时办学的上百所大学的学子,纷纷组织起来,走上街头,开始了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号召后方爱国同胞踊跃捐款捐物,支援前线抗战,一时之间,各种各样的抗战口号响彻了武汉三镇的大街小巷。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中华民族永不被征服!”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支援抗战,共赴国难!”

    “大半个中国已经沦陷,中国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同学们,同胸们,不要再犹豫了,勇敢的走向战场,战斗吧!拼杀吧!为国家之存亡而战,为民族之存亡而战!”

    一队队的青年学生高喊着口号,从大街小巷之中走过,紧接着,就是怀抱着募捐箱的女学生,号召广大市民、商人以及工人为抗战捐款捐物,每次有人上前来捐款,无论多少都会换来这些漂亮女生鞠躬,以及微笑。

    “感谢您的慷慨解囊,中国将因为您的贡献而得以生存。”

    “感谢您的正义之举,正是因为有您这样的爱国志士在,中国才没有亡!”

    “感谢您的慷慨捐赠,前线将士将因为您的慷慨捐赠而得到有效的救治,中华民族将因为您的慷慨捐增从而变得更加强大。”

    在大游行的队伍之中,梁一笑找到了吴前。

    “吴师兄,你那边怎么样?”人群中吵杂,梁一笑必须很大声才能让吴前听到。

    “别提了。”吴前苦笑摇头,同样大声回应,“累了两天,也只说动了几个同学,别的同学不是不相信,就是心存犹豫,你那边呢?”

    梁一笑说:“我这边也差不多,同学样还是更愿意相信官方机构。”

    这两天来,梁一笑鼓动三寸不烂不舌,极力游说她的同学和老师跟她去大梅山,去参加大梅山独立团,可是任凭她说得天花乱坠,却仍是应者廖廖,不是她的老师同学不愿意参加大梅山独立团,而是他们不太信任梁一笑。

    人微言轻,梁一笑终究是人微言轻啊。

    吴前说道:“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咱们两个人微言轻,谁知道咱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万一要是假的,他们岂不是连哭都找不着地儿?”

    梁一笑说:“看来咱们是完不成徐团长交给的任务了,回去可怎么向他交差呀?”

    吴前说道:“小梁,我倒是有个办法。”

    梁一笑闻言顿时精神一振,急声问道:“快说,什么办法?”

    “咱们去找八路军武汉办事处。”吴前说道,“这事只能请党组织出面了,咱们两个人微言轻,但八路军办事处总有人信吧?”

    梁一笑却有些担心的说道:“能行么?你不过是预备党员,我更是连预备党员都不是,再说咱们是新四军的人,新四军和八路军虽说都是**的队伍,但毕竟不是一家,八路军武汉办事处会不会不理我们呀?”

    吴前说道:“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梁一笑说:“也对,大不了到时候再想办法。”

    当下两人便离开游行队伍,叫了两辆黄包车直奔原日租界中街9号的八路军武汉办事处而来,八路军武汉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热情的接待了两人,听两人说清楚了原委之后,工作人员立刻将此事上报给了长江局的秘书长李克。

    李克秘书长感到事关重大,一边派人通过党内秘密电台与新四军军部取得联络,以证实吴前以及梁一笑所说是否属实,一边则又将这一事件报告给了负责统战工作的周公,周公立刻放下手头工作,亲自接见了梁一笑和吴前。

    新四军军部很快反馈回来,确有这回事,梁一笑和吴前确实是奉了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之命,前往武汉招募学生的,新四军的项副军长还在电报里证实了另外一个消息,徐锐准备在大梅山根据地兴建发电厂,所以急需要青年大学生。

    弄清楚原委之后,周公当即决定全力以赴促成此事。

    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暨**长江局的人员以及资源便全部被调动起来,当天上午,武汉各大高校的校园以及内迁上百所高校的临时办学点里都打出了巨大的横幅,召号校园里的青年学子们立刻行动起来,组织决死总队,奔赴皖中前线与国民军并肩杀敌!

    吴前和梁一笑俩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但是组织的力量却是无穷的。

    有了组织的支持,局面立刻就大为改观,半天时间,武汉上百所高校的校园内就风起云涌,广大青年学生纷纷报名,表示要应征参加决死总队,开赴皖中前线,与皖中挺进旅暨大梅山独立团并肩作战。

    (分割线)

    古树同和万向云从汉口码头上岸时,正好赶上学生拉着横幅在游行。

    古万俩人是今天早上接到皖中挺进旅的捷报之后,紧急从江北的前敌指挥部前来武汉觐见蒋委员长的,蒋委员长虽然没有明说叫他们前来武汉的用意,但是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这肯定不是坏事,而只能是好事,说不定两人又要再得一枚勋章。

    半天的车马劳顿,又是汽车,又是轮船,终于赶到了武汉。

    万向云听了几句学生的口号,酸溜溜的对古树同说:“这次肥城再捷,影响还挺大。”

    “废话。”古树同没好气道,“这次肥城再捷,虽说战果没有上次全歼肥城驻屯旅团来得大,但是影响力绝对不可同日而语,肥城驻屯旅团什么部队,鹿儿岛联队又是什么部队?何况这次还是在日军重兵环伺下全歼的鹿儿岛联队,这简直就是虎嘴拔牙!”

    “是啊,虎嘴拔牙。”万向云说,“也难怪老头子会兴奋成这样,嘿。”

    古树同却摆摆手说:“真正让老头子兴奋的并不是肥城再捷本身,而是肥城再捷背后所蕴含的意义,围歼鬼子北上集群的决战即将打响,原本老头子最担心肥城,现在肥城却比所有人想象中更加的顽强,你说老头子他能不兴奋?”

    “怕就怕,到头来却还是空欢喜。”万向云摇摇头,小声说,“小鬼子的北上集群因为油料供应不上,所有卡车、坦克全部趴了窝,连带着所有的重炮也都趴了窝,这才被困在了阜阳、蒙城一线动弹不得,但是其实际战斗力却并未有任何损伤,我军虽说在阜阳、蒙城外围集结了超过十五个军三十个师的兵力,但由于缺乏攻坚重武器,恐怕是奈何不了鬼子北上集群的第9、第13师团,至少速胜是绝无可能的。”

    “慎言。”古树事不满的瞪了万向云一眼,说,“老万哪,你哪哪都好,就是这张破嘴老是说一些不着调的话,记住啊,今天的这番话,跟我说说也就算了,见了统帅部的同僚千万不要再提起,尤其不要在委座面前提。”

    “是。”万向云应道,“卑职明白。”

    只不过,当古树同和万向云兴冲冲赶到行营时,却发现行营的气氛有些异样。

    按理说,皖中挺进旅在肥城取得如此辉煌之胜利,武汉行营的高官,还有高参们理应欢呼雀跃才是,可是古树同、万向云走进行营后却发现,一路所见无论是高级官员还有那些高级参谋脸上的神情都是阴沉的,仿佛发生了什么大事。

    当下万向云拉住一个高参,小声问:“楚兄,怎么了这是?”

    “什么怎么了?”那高参还有些不明白,反问道,“说啥呢?”

    万向云看了眼古树同,又问道:“我是说,行营的气氛怎么有些怪啊?”

    “你说这个啊。”姓楚的高参小声说,“我跟你说,出事儿了,**刚刚在武汉搞了一个决死总队,组织了两千多个学生,嚷嚷着要开赴皖中去跟皖中挺进旅并肩作战,为这,蒋委员长把蒋夫人替孔夫人准备的生日礼物都给摔碎了。”

    “决死总队?”万向云讶然说,“这是好事,老头子为啥生气?”

    “你傻了吧?”楚姓高参说道,“你老兄不会这么快就把山西青年抗日决死总队的事给忘了吧,老头子不是不肯让这些学生上前线抗战,是担心这些学生又被**撬走,成为第二个山西青年抗日决死总队。”

    万向云恍然:“这确实是个事儿。”

    山西青年抗日决死队,是由阎锡山跟**合作组建的山西新军,阎锡山出钱出装备,**出人,可最后,这支部队却成了八路军的武装,阎锡山真正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对于这个刚刚出现的青年学生决死总队,武汉行营就很是警惕。

    眼下虽然是国共合作,但是从骨子里,国民政府却从未放松过对**的提防。

    当下万向云又小声问:“那这事怎么办?我刚才在街上也看见了,学生积极性很高,要是没什么说得过去的理由,怕是很难阻止他们啊。”

    “阻止?”高参冷笑,“要是还能阻止,老头子会发这么大火?这事啊,就这样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往这个青年学生决死总队塞人,不管怎样,都不能让**把这支部队给拉走了,至少不能让他们轻易的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