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援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69章 援军



    受影响的不止大后方的同胞,还有海外的侨胞。

    由于功率限制,大梅山广播台的覆盖范围仅包括华中、华东大约方圆五百公里范围,超出这个范围就无法收到广播信号,不过这不是问题,因为就在徐锐发表广播演讲后不久,西方各国的广播台便纷纷予以转播。

    借助西方的大功率广播电台,徐锐的广播演讲迅速传播到了世界的每个角落。

    就在徐锐发表广播演讲的第二天,香港的各家中文报纸便纷纷以《血染的风采》为题在头版头条刊发徐锐演讲稿的全文,在正文底下再配上评论员的文章,号召广大华人华侨紧密团结起来,出钱出力,共赴国难。

    印尼、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等地的华侨也闻风而动。

    继七七芦沟桥事变后,整个东南亚再次出现了支援抗战的**。

    在和平年代,海外的华人华侨或许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与祖国产生疏离感,可是一旦祖国有难,一旦中华民族真的到了生死倏关的时刻,一旦华夏文明有灭亡的危险,海外的华人华侨便会立刻团结起来,支援祖国。

    在共赴国难的号召下,东南亚的华人华侨纷纷走向各个募捐点,将他们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存款全部捐出。

    甚至有些企业主毫不犹豫的将名下产业售出,然后直接购买战斗机捐给祖国,此等爱国华侨之情怀,绝非后世李加城之流所能比拟,因为他们在祖国最需要时倾尽所有,而不是挖空心思唱空祖国,妄图通过做空祖国而发财。

    除了捐款捐物,更有青年华侨毅然选择回国,跟国内千千万万青年学生一道,直接投身到祖国的抗战大业。

    不过,这些都是长远的影响,短时间内,影响不了皖城的局势。

    既便是国民政府已经答应组建的青年学生决死总队,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根本别想组建成军,而且青年学生决死总队成军之后,不可能就这样让你直接就上到战场,在上战场前必须进行基本的军事技能训练。

    等训练完了,少说也是两三个月之后了。

    到那个时候,肥城保卫战早就已经打完,皖中挺进旅和大梅山独立团官兵们,只怕早就已经尸冷多时了。

    徐锐之所以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发表这次广播演讲,只是为了争取一些援助,比如说武器弹药以及药品,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能够闹点援军,得让蒋委员长知道情况,不要以为给皖中挺中挺进旅补充了三千多新兵蛋子就万事大吉了,你得派能打的军队过来,要不然肥城就真守不住了。

    不过说真的,徐锐本人对此其实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因为事实上,淞沪会战打完之后,国民军最精锐的59个准德械师就已经基本打光,之后的部队大多都是地方军阀部队或临时拼凑的杂牌部队,而且既便是临时拼凑的杂牌军,兵力调度上也是捉襟见肘,各个战区都向统帅部伸手要人。

    这种情况下,国民军统帅部根本就抽调不出援军来。

    老实说,国民军统帅部能在战前给皖中挺进旅调来两个团的补充兵,这就已经很出乎徐锐的预料了,所以徐锐绝不敢再奢望国民军统帅部还会调更多援军过来,最主要的还是想讨一些武器弹药以及药品,尽最大努力减少独立团的伤亡。

    独立团的这些官兵,无论是身经百战的老兵,还是刚刚接受过战火洗礼的新兵,全都是宝贝,如果能够在这场残酷的战斗中活下来,将来他们所能发挥的作用,将远超过一个老兵本身,因为每一个老兵,就是一本活的军事教科书。

    只要有一个老兵在,无需多久,便会有无数个老兵冒出来。

    所以,徐锐必须尽最大努力去保全他们,尤其不能让他们死于烫伤这样的轻伤。

    让徐锐没想到的是,他的这次广播演讲不仅讨来了武器弹药和药品,更搬来了一支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援军,而且还是一支战力极强的援军!

    事情还得从古树同的卫队长孙长河说起,孙长河在第一次收听到大梅山广播台的战地留声节目之后,大为震动,然后主动跟古树同提出要求前往皖城参加战斗,古树同虽然舍不得却还是同意了他的请求,并且还派自己的卫队随同前往。

    古树同的卫队虽只有一个排不到百人,却装备精良,除八颗国造长柄手榴弹,还有人手一挺花机关,绑在胸前的武装带里还别着足足六个弹夹,胸前四个,左右各一个,机关枪上再挟带一个,每个人足有七个弹夹。

    孙长河率领古树同的卫队从池口渡过长江,经过一昼夜的急行军赶到了肥西,眼看肥城已经在望了,却发生了一段小插曲。

    说真的,像这样一支装备精良的小部队进入到肥西,要说不会引起肥西那些个绿林好汉的觊觎,那是不可能的,此前何书崖带着独立团一个排,护送大卫途经肥西之时,都遭到了磨盘寨土匪的剪径打劫。

    孙长河的这个卫队,装备可是要比何书崖的那个排要精良得多,又岂能不引起肥西那些个绿林好汉的注意?要说以孙长河这支卫队的战斗力,一般土匪还真是不敢下手,不过肥西十八寨可不是一般土匪窝,有的是胆大包天的狠角色。

    盯上孙长河卫队的是肥西十八寨中势力最大的棋盘山,棋盘寨。

    这会儿,棋盘寨的三当家时小千化妆成一个山中猎户,若即若离的跟在后面,远远的观察着孙长河卫队的动向。

    此时离天黑还有大约一个小时,徐锐还没有发表那篇广播演讲。

    孙长河因为考虑到前面不远便是肥城,如果他们想要进城的话,就势必会与小鬼子有一场恶战,所以就想在肥西休息一晚,等养足体力以及精神,然后在明天拂晓之前,向城西的鬼子发动突然袭击,一举破围进城。

    有了决定之后,孙长河当即命令就地宿营,烧水造饭。

    孙长河没想到,派去取水的炊事班长被时小千盯上了。

    时小千只用了一招最简单的投石问路,将炊事班长的注意力引开不到三秒钟,就趁着这不到三秒钟的间隙,时小千往水桶里加入了大量的蒙汗药,炊事班长竟懵然不知,拎着水回去烧开了给大家喝,一个加强排七十多名装备精良的老兵,就这样被土匪放倒了。

    等孙长河和卫队的官兵们再次醒来时,人已经到了棋盘寨,成了土匪的俘虏。

    孙长河第一个从昏睡中醒过来,一睁眼就看到面前坐了个凶神恶煞般的大汉,那大汉手里面还拿着一挺花机关,正在把玩。

    在那个大汉的对面,还有个汉子在把玩孙长河带过来的收音机。

    孙长河当时就脸色一变,急要翻身坐起时却发现自己四肢被缚,根本起不了身,再四下里一扫,更发现他带来的整个卫队,七十多个弟兄都被人五花大绑,全躺在了地上,还有他们身上的武器装备,也全被人缴了。

    “你们什么人?”孙长河定了定神,沉声问道。

    一个身材瘦小、左腮还长了一撮毛的猥琐汉子走到孙长河面前,眨眨眼睛说道:“老总你这就不认得我了?”

    “是你?”孙长河沉声道,“你不是山中猎户!”

    猥琐汉子嘿嘿一笑,说道:“爷爷坐不改姓,行不改名,棋盘山棋盘寨三当家,时小千是也,顺便再说一句啊,梁山好汉鼓上蚤时迁,那是我祖宗。”

    “棋盘山,棋盘寨?”孙长河闷哼一声说,“你们是土匪?”

    这个时候,之前把玩花机关一直没做声的彪形大汉说道:“你叫孙长河,是吧?”

    “你怎么知道?”孙长河闻言顿时神情一凝,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他的“威名”已经远揪到了肥西的土匪窝里,要说这里没有什么内情,他是绝不会相信的,难道,肥西的这些土匪竟然已经投靠日本人,跟小日本勾结到了一起?

    “多新鲜个事?”时小千将一本军官证扔在孙长河身上,说,“上边写着你名呢。”

    孙长河长出一口气,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当下又说道:“既然你们知道我是谁,想必也知道我此去肥城是干什么的,所以我奉劝你们,趁早放人,只要你们现在立刻放人,我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否则……”

    “否则怎么样?”时小千促狭的说,“你还能剿了我们棋盘寨?”

    孙长河沉声说:“我听说过你们棋盘寨,也知道以前肥城保安团几次进剿都让你们打败了,不过你们若是以为我们国民军也是跟保安团一样的货色,那你们可就大错特错了,我最后再说一遍,此时放人还来得及。”

    时小千哂然说:“你们真就比肥城保安团厉害,我看也不见得,要不然,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跟臭鱼烂虾似的的躺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