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我们还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73章 我们还在



    畑俊六叹息道:“北上集群已经陷入绝境,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了。”

    河边正三有着片刻的失神,然后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说道:“大将阁下,既便利辛县失守,既便北上集群之第9、第13师团已经被支那军分割包围,陷于首尾顾之困境,可支那军要想在短时间内围歼北上集群却绝无可能,然而肥城,皇军却很快就可以拿下了。”

    畑俊六定定的看着河边正三,好半天后才幽幽说道:“河边桑,你真觉得肥城之战大局已定,皇军很快就能拿下肥城了吗?”

    河边正三反问道:“大将阁下,难道不是这样子吗?”

    畑俊六摇了摇头,将另外几封电报一股脑推给河边正三。

    河边正三拿起第一封电报,只看了一眼便立刻脸色大变:“纳尼,宫城的二重桥遭到支那匪徒自杀式炸弹袭击?两名卫兵当场玉碎,另有三名游客被炸死,天皇陛下也因此受到惊吓而卧病在床?这这这……”

    “河边桑,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支那人纵然再勇敢,也不可能在帝国的国土上掀起什么风浪来。”畑俊六摇了摇头,又说,“最糟糕的,是在北平、上海、香港、武汉乃至东南亚正在发生的那些令人不安的现象。”

    河边正三没有问畑俊六那些什么现象,因为他手中的电报上全都写了。

    在北平,一个中国学生怀揣机关枪对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大门进行扫射,造成了两名卫兵当场玉碎,另外有四名卫兵负伤。

    在上海,沪江码头的几十名中国工人毫无征兆的发动了暴乱。

    暴乱工人抢走了宪兵的武器,并向码头办事处发起围攻,虽然最后这次暴乱很快就被镇压了,但是堆积在码头上的大量物资却被暴乱分子一把火给烧了,其中就包括了从国内紧急调拨给华中方面军北上集群的空投物资。

    在香港,华人爆发了声势浩大的游行,港英当局罕见的没有加以阻止,而是派出数千名军警予以维持秩序,华人华侨在大游行之后,又进行了集会,并组织了募捐,据说募集的款项高达数千万之巨。

    在武汉,学生、工人、商人、市民全都走上了街头,集会,游行,据内线提供的可靠情报,以青年学生和工人为主体的青年学生决死总队已正式组建,决死总队下辖十个支队,总兵力超过了八万人!

    还有东南亚的华人华侨也是闻风而动,组织了规模空前的募捐活动,以陈嘉庚为首的华侨富豪更慷慨解囊,并从西方购买了大量的武器弹药,甚至是飞机大炮,这批物资将会通过广州紧急输入中国,支援中国抗战。

    “这这……”河边正三匆匆看完电报,彻底的不淡定了,“这是怎么回事?支那人怎么一夜之间就觉醒了?这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

    “一夜之间觉醒?”畑俊六细细咀嚼着河边正三这句话,深以为然的说道,“还真是这样,支那人还真是一夜之间觉醒了,不过我想,这恐怕是拜徐锐所赐吧,就是徐锐的那篇广播演讲,导致了他们的觉醒。”

    稍稍停顿了一下,畑俊六又幽幽说道:“河边桑,现在你是否还是坚持认为,皇军能够很快就拿下肥城?”

    河边正三沉默了,现在是真不好说了。

    发生在京都、北平、上海、香港以及南洋的事情,固然无法直接影响到肥城的战局,既便是刚在武汉组建的青年学生决死总队,也一样无法在短时间内投入到肥城之战,但是,发生在这些地域的这些事情,将会给肥城守军以极大的鼓舞,让他们更加奋勇的死守肥城,所以,熊本师团和菊地旅团能否在短时间内攻占肥城,还真不好说了。

    沉默片刻后,河边正三说:“大将阁下,必须立刻出动航空兵摧毁肥城的广播电台,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摧毁他们,切断肥城守军与外界的联系,不然的话,肥城之战的结果恐怕真就难以预料了呀。”

    畑俊六摇摇头,说:“熊本师团已经想尽一切办法,航空兵也已经出动了超过七百架次的攻击机,对肥城实施了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强度最大的轰炸,却还是没能摧毁肥城的电台,所以,这事就不要再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这时,摆在桌上的收音机忽然间响起来。

    (分割线)

    徐锐正了正军装,坐到播音设备的前面,然后示意春花开机。

    春花打开发电机,接通电源,然后逐一打开播音设备的开关,最后将麦克风摆到了徐锐面前,比了个OK的手势。

    徐锐点点头,对着麦克风说:“收音机前的广大爱国同胞们,大家晚上好,我是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我们又见面了,呵呵。”

    “我很庆幸,今天还能再坐在这里,向大家报告肥城的战局。”

    “昨天下午,还有今天上午,小日本总计出动了超过七百架次的攻击机向我们的阵地扔下了超过五千枚航空炸弹,还有他们的炮兵,也对肥城城区实施了密集的炮击,我的警卫员雷响这么跟我说道,老天,这么密集的轰炸,就是老鼠也不能活,然而,我们却活下来了,我们却坚持下来了!”

    “大轰炸之后,鬼子就出动了两个大队的步兵从两个方向同时发起了进攻。”

    “我必须承认,小日本还是有点战斗力的,他们的攻势很猛,经一天苦战,肥城的大半个城区已沦陷敌手,到现在为止,只剩下城中心不到四分之一的区域还在我军的控制之下,而且,我们牺牲了不少人,我们失去了许多许多生死与共的弟兄,现在我们全部加起来已经只有不到一千人了,而且许多还是伤员。”

    “但是,请同胞们放心,请祖国放心,我们还在,肥城还在!”

    “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在,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在,我们就一定会战斗到最后,我们中国的军人拥有钢铁一般的体魄,更拥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任何困难,任何挫折,都打不到我们,更压不垮我们!祖国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分割线)

    听着广播里传出的铿锵激昂的声音,河边正三忽然间感到一阵寒气从背脊生出,整个人顿时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冷颤,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河边正三的信心就从来不曾出现过动摇,可是此刻,他的信心却忽然之间出现了一丝动摇。

    如果,中国有许多个徐锐,有许多支像大梅山独立团这样的部队,皇军还能够击败他们吗?帝国还能赢得这场战争吗?

    河边正三因为受到了震动,一时间竟忘了给畑俊六转译。

    畑俊六听不懂徐锐的演讲,只感觉到徐锐的话掷地有声,急问道:“河边桑,徐锐刚才说了些什么?”

    “哈依。”河边正三顿首,赶紧如实转译。

    河边正三也是一个一根筋,还真就把徐锐的话如实转译过来。

    “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在,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在,我们就一定会战斗到最后,我们中国的军人拥有钢铁一般的体魄,更拥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任何困难,任何挫折,都打不到我们,更压不垮我们!祖国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在这,除了向同胞们报告肥城的战况,我还有话要跟小日本说。”

    “畑俊六,我知道此刻你就在收音机前,正在收听我们的广播台。”

    “老鬼子,想必此时你一定非常的着急,对吧?小小的一个肥城,区区一个大梅山独立团,却像钉子般钉在这里,你们出动了一个师团加一个旅团,猛攻五天却始终难以越雷池半步,你一定很着急,是吧?”

    “但是我告诉你,急也没有用,不要说三五天,就是十天半个月,你们也休想从肥城过去,而你们被困在阜阳、蒙城的北上集群却根本撑不了多久了,最多五天,最少的话也许三天,你的北上集群就该完蛋了。”

    “而老鬼子你,也就该步你的前任杉杉元的后尘了。”

    “当然了,如果你没有切腹自杀的勇气,也可以像你的前任的前任,松井石根,像只癞皮狗似的活着,回到家乡东京每天与狗为伴。”

    听到这里,畑俊六原本青白的脸色顷刻间变得酡红。

    霎那之间,一股浓烈的烦恶就不可遏止的从畑俊六胸腔里翻腾起来,真的怒了,这一刻畑俊六是真被徐锐激怒了,被彻底的激怒了。

    挑衅,这是当面挑衅!这是赤果果的挑衅!

    河边正三没有注意到畑俊六的脸色,还在如实转译。

    “在今天广播的最后,我还有一首诗要送给畑俊六以及他的前任们,我想老鬼子们一定会很喜欢这首诗。”

    “松井石根来了,我在这里。”

    “松井石根走了,我还在这里。”

    “杉杉元来了,我在这里。”

    “杉杉元走了,我仍在这里。”

    “畑俊六来了,我在这里。”

    “畑俊六,信不信等你走了,我仍在这里?”

    “八嘎,八嘎,八嘎牙鲁!”畑俊六终于再也忍不住,霍然站起身,挥舞着拳头歇斯底里咆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