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记者招待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75章 记者招待会



    孙长河当然不能看着银花婆婆跟唐开山火并。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无论伤了谁都是莫大的损失,万一因此而引发棋盘寨跟娘娘寨的大规模火并,那就更糟糕。

    当下孙长河上前说:“唐大哥,银花婆婆,你们能否听我一言?”

    对于孙长河这个刚结拜不久的兄弟,唐开山还是挺器重的,不仅因为对方曾经是三战区总司令长官古树同的卫队长,更因为对方被掳上棋盘寨之后表现的胆识以及勇气,见有孙长河出面,唐开山便闷哼一声,退了回去。

    银花婆婆却不苟言笑问:“孙长官有何高见?”

    “高见谈不上,不过一点愚见罢了。”孙长河摆了摆手。

    孙长河又说道:“两位都是皖中绿林道的翘楚人物,我唐大哥就不说了,银花婆婆的大名,晚辈也是久有耳闻,早年间更是曾经单枪匹马独闯大帅府刺杀皖省督军,虽然最终未能得手,却也把倪嗣冲吓了个半死,此等豪情,晚辈听闻之后也是神往不已。”

    这人哪,就没有不爱听恭维话的,何况孙长河说的也的确是事实,当年银花婆婆确实曾经单枪匹马闯入大帅府,试图刺杀皖省督军倪嗣冲,也差一点把倪嗣冲干掉,这也是当年名震整个皖省的惊天大案。

    当下银花婆婆的脸色便缓和下来。

    孙长河又说道:“银花婆婆枪法过人,乃皖中绿林道上数一数二的人物,我唐大哥也是人中之雄,两位若死斗,则必有一伤,而无论伤了谁,损失的都是咱皖中绿林道的豪杰,而得利的却只能是小曰本,这岂不是令亲者疼,仇者快?”

    话说到这分上,唐开山就觉得有必要卖孙长河一个面子了。

    唐开山上前说:“银花婆,我兄弟说的对,我们就不该争,也不能争,争了就只会让狗曰的鬼子渔翁得利,既然娘娘寨执意要打前锋,那我们棋盘寨情愿退一步,在你们娘娘寨的好汉后面担当第二梯队。”

    看到唐开山主动相让,银花婆婆脸上便有些挂不住,说:“且不用你们棋盘寨相让,我们娘娘寨愿意让先,就由你们棋盘寨打前锋好了。”

    唐开山摇头说:“银花婆,还是由你们娘娘寨打前锋。”

    银花婆婆说道:“唐开山,你怎么比我这老太婆还罗嗦,说了由你们棋盘寨打前锋就由你们棋盘寨打前锋。”

    唐开山皱眉说:“银花婆,你怎么不识好歹呢?”

    “谁不识好歹?”银花婆怒道,“我看是你不识好歹。”

    眼看唐开山和银花婆又要开吵,孙长河头都大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刚才争着当前锋要吵架,现在互相谦让还要吵,就不能好好说话?还让不让人愉快的打鬼子了?早知这样就不该让这些土匪掺和进来。

    当下孙长河苦笑说:“唐大哥,银花婆,你们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唐开山和银花婆便同时哼一声,却并没有退让,活像一对斗气的公鸡。

    孙长河说道:“两位,我有个小小建议,这次,就由棋盘寨和娘娘寨各选出五十名好汉担任前锋,此外刚才的比赛仍然有效,不过规则得修改一下,改成看哪个山寨的好汉杀的小鬼子更多,以多者为胜,怎么样?”

    唐开山和银花婆一愣,这还真是个办法。

    周围的其余二十多个土匪头子也纷纷表示赞同。

    “孙长官这个办法好,既不用伤了两家的和气,又能分个胜负。”

    “我看行,就按孙长官的办法,让棋盘寨和娘娘寨战场上见分晓。”

    “唐大当家的,银花婆婆,孙长官说的在理,我们不能让亲者痛,仇者快,就按这个办法来吧,啊?”

    唐开山自然不想扫了孙长河的面子,扭头问银花婆婆:“银花婆,你说呢?”

    银花婆看了看周围的二十几个匪首,这个时候她如果再说个不字,就把整个肥西的绿林道都得罪了,那还争什么扛把子?

    当下银花婆说:“行,就这么着吧。”

    “好。”孙长河闻言顿时大喜过望,不仅因为解决了棋盘寨跟娘娘寨之间的矛盾,更因为他已经在肥西的这些绿林好汉中初步竖立起了自己的威信,这对于将来他到了大梅山独立团后的地位,却是有着极大的帮助。

    (分割线)

    当孙长河在紧锣密鼓的策划突袭肥城西门之时,畑俊六却在南京芳华园召开了记者招待会,这次记者招待会其实已经拖了好几天了,当初北上集群被困在阜阳、蒙城一线时,大本营就曾致电华中方面军司令部,要求他们消除影响。

    因为北上集群所面临的危险处境,已经严重影响到日军的国际形象。

    一旦西方列强发现日军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们就很可能会出面干预。

    而日本政府无疑是很不希望看到西方列强出面调停中日间的纷争的。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畑俊六在芳华园召开了这次记者招待会,目的是为了告诉西方媒体,中日战局仍在日军的掌控之中。

    记者会流程先是河边正三介绍情况,然后才是畑俊六答记者问。

    “在这里,我首先要向各位媒体朋友透露几个消息。”

    “就在今天下午,第106师团暨波田支队已经从连云港登陆,目前正沿陇海铁路向徐州方向攻击前进,第14师团已经从兰考、民权一线南下,正朝周口方向攻击前进,第16师团也已越过商丘、砀山,正向亳州方向攻击前进。”

    “此外,第5、第10师团也已经过了徐州,正向宿州方向攻击前进。”

    “到目前为止,徐州会战的战事进展正完美的按照日军大本营战前拟定的推演计划在演化,我华北、华中两大方面军,即将在阜阳、蒙城一线完成对国民军主力的合围,云集淮南的一百个国民军主力师已经在劫难逃了。”

    河边正三介绍完情况之后,底下的记者便立刻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

    从大的层面,河边正三并没有撒谎,日军大本营的确在战前制定了,在徐州附近聚歼国民军主力的战略,到目前为止,日军大本营也的确实现了其中一个意图,也确实将国民军的一百多个主力师聚集到了阜阳、蒙城这一线。

    只不过,河边正三说整个战争进程都在日军大本营的预计之中,那是吹牛。

    事实上,徐州会战打到现在,战事进程已经远远出乎日军大本营预料之外。

    第一个意外是肥城,日军大本营完全没想到,重兵驻防的肥城居然会失守,更没有想到肥城还能在熊本师团加菊地旅团的围攻下坚持整整六天时间,而且至目前为止,肥城之战仍没有结束之迹象。

    第二个意外是日军大本营完全没有料到,因为油料告急而被困在阜阳、蒙城的北上集群会这么快就陷入包围,会这么快就被国民军分割包围!会这么快就面临被一百多个国民军主力师聚歼的危险!

    应邀参加记者招待会的除了西方各国的媒体记者,还有不少驻华武官,这些驻华武官都是懂军事的,也不可能被河边正三的几句话给忽悠了,不过,对于那些没事也能生出事来的记者而言,现在究竟是国民军占上风,还是日军占优,并不重要。

    对于这些只喜欢八卦的记者来说,他们感兴趣的是徐锐跟畑俊六之间的较量。

    因为畑俊六上任之初,徐锐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而就在刚才,徐锐又在广播演讲中向畑俊六挑衅,他们迫切想知道畑俊六此刻内心的感想,就像是打仗,两军主帅之间的决斗永远比士兵间的群战更吸引人们的目光。

    美联社的一名女记者率先举起手,在征得允许之后用英语问道:“将军阁下,我是美联社驻中国记者,我想问你个私人问题,不知是否可以?”

    听完转译,畑俊六微笑着回答说:“当然,美丽的女士。”

    女记者说:“在您刚上任之初,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曾向您发出死亡威胁,而就在不到半个小时前,徐锐再次向您发出了威胁,声称你将会继松井石根、杉杉元之后,成为第三个败走中国的方面军司令,请问将军阁下对此有何评论?”

    听完转译,畑俊六内心就已经很不高兴了,不过他还是尽量在脸上保持笑容,若无其事的回答说:“我承认徐锐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官,也的确给皇军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既便身为他的敌人,我也必须得承认这一点。”

    停顿了下,畑俊六又接着说道:“但是,想必各位也已经知道,熊本师团已在肥城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一举攻占了肥城大半个城区,现在只剩下城中心不到四分之一区域还在大梅山独立团手中,徐锐的败亡已经在旦夕之间。”

    女记者问:“将军阁下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畑俊六说:“等明天熊本师团攻占肥城全城,并且抓住了徐锐,我会让他来替我回答你的这问题,徐锐的广播演讲相信你也一定听说过,此人的口才可是比我强多了,我想,徐锐的回答一定不会让女士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