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防守反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76章 防守反击



    畑俊六当然知道要想攻占肥城绝没那么容易,更不会有那么快。

    但这不是记者招待会嘛,无非就是放放嘴炮,又不需要负责任,对吧?

    再说,他召开这次记者招待的附加目的之一,就是通过这些西方媒体给国民政府和蒋委员长施压,那么肥城战局当然是说得越顺利越好,最好是能够把蒋委员长吓住,直接放弃对北上集群的围攻,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呃哦?”美联社的女记者无比讶然的问道,“将军阁下,你的意思是说,日军很快就能占领肥城,并且还将生擒徐锐,是吗?”

    畑俊六淡淡的说:“你可以这么理解。”

    女记者接着问道:“将军阁下,我想知道你哪里来的信心?据我所知,贵军在与徐锐的屡次交锋中,似乎还没有一次获得胜利,将军阁下凭什么断定,这次肥城之战,贵军就一定能够获得最终之胜利,且还能生擒徐锐?”

    听到这,畑俊六的脸色便阴沉下来,他已经非常不高兴了。

    畑俊六花了那么多的钱召开这次记者招待会,不是为了满足这些西方记者的好奇心,更加不是为了让她们写一本关于徐锐跟畑俊六之争的传记小说的,而是为了消除消极影响,挽回大日本皇军在国际上的声誉。

    河边正三已经看出畑俊六的不高兴,当即说:“下一个问题。”

    美联社的那个漂亮女记者还想再问,河边正三却根本就不给她机会了,什么玩意儿,一个劲替中国人唱赞歌,别忘了这里可是在芳华园,是在他们日军华中方面的军司令部里,而不是在肥城,更加不是在大梅山根据地。

    (分割线)

    先不说南京的记者招待会,先说肥城的战斗。

    徐锐在傍晚的广播演讲中其实散布了一颗烟雾弹,他在广播中说,独立团在日军的大轰炸以及白天的战斗中遭受了重大人员损失,现在剩下的可战之兵已经不足千人,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事情就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其实,今天一天激战下来,独立团确实伤亡惨重,尤其是何书崖的独立营几乎是全营拼光,但是三个主力营的损失却是相对较轻。

    独立团剩下的三个主力营,现在加起来差不多还有两千人。

    除此之外,团部还有五百多个重伤员,真要到了最后时刻,这五百多个重伤员也是可以上战场杀敌的,东方人的思维,不存在弹尽援绝即投降的概念,东方人的思维,不到最后一卒、最后一口气绝不轻言放弃!

    开战之前,第三战区长官部交给皖中挺进旅的任务,是坚守肥城至少十天,到现在已经过去六天,还剩下最后的四天,以两千残部守住肥城至少四天,还是有把握的,毕竟这剩下的两千多残兵已不再是之前的新兵蛋子了。

    这些新兵蛋子刚到肥城时,一个个全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你别说让他们杀人,就是让他们杀只鸡都费劲,可是现在,在经过了种种磨砺之后,尤其是经受了极端残酷的战争洗礼之后,他们已经迅速成长起来,成长为一名合格的老兵。

    凭借剩下的两千多号残兵,徐锐还是有信心守住肥城至少四天时间。

    不过,要想守住肥城四天,一味被动防御肯定不行,一味被动防御,一味被动挨打,不仅会严重挫伤己方将士的士气,更加会助涨鬼子的气焰,若是大型野战,还可以用这个策略麻痹敌人,诱敌深入,但巷战,采取这种策略就是自杀!

    列宁格勒保卫战,苏联红军之所以能坚持将近两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苏联红军既便是处于极端的劣势下,也从未停止过进攻,他们一直在不停的进攻,进攻,再进攻,通过顽强的进攻与德军形成残酷的平衡。

    同理,独立团必须攻守结合,而不能一味死守。

    白天,因为日军拥有空军及炮兵优势,独立团可以主动往回缩,但是到了夜间,独立团却必须主动出击,必须全力出击,争取夺回白天丢失的阵地,以为第二天白天的收缩留足余量,否则,到第二天白天,独立团就将面临退无可退的处境。

    所以,今晚上必须发动一波强力突击,既便不能恢复全部阵地,也至少要恢复一部分阵地,为明天的主动收缩留下余地。

    现在,徐锐就正在准备夜间的反击战。

    徐锐将营级以上军官召集到他的团部。

    尽管局面恶劣,尽管肥城的四分之三区域已经沦陷敌手,尽管他们已经陷入鬼子的重重包围之中,不过独立团的高级军官们却并未流露出悲观情绪,相反,何光明、万重山等人脸上的表情还很轻松,进团部时也有说有笑。

    老兵就是老兵,老兵判断战场局势有着他们独特的标准。

    在何光明、万重山等百战老兵的眼里,眼下的独立团远未到山穷水尽时,今天白天丢掉了那么大片的城区,与其说是鬼子太厉害,倒不如说他们独立团并没有死守,独立团根本就是在主动收缩,根本就是在暗中积蓄势能。

    就好比一张弓,要想射得更远,要想获得更强大的动能,就必须尽可能的压缩,将所有的力量积攒于一点,然后猛烈的爆发出来,眼下的独立团就是一张极度压缩了的弓,正等待着反弹一刻的到来,等着给鬼子来个狠的。

    等众人到齐了,徐锐冲何书崖呶呶嘴。

    何书崖便大步走到青训队刚刚补好的摸拟沙盘前,说道:“从白天的交战情形,可以基本判断出,小鬼子在城东区域部署有重兵,城南区域也至少有一个联队以上的兵力,只有城西以及城北区域的兵力相对薄弱些。”

    “结合各方面搜集回来的情况,可以基本判断出,城北及城西区域的鬼子守军,充其量也就一个步兵大队,如果我们集中两个营以上的兵力,趁夜突袭城北或城西的鬼子,击溃当面之敌是有把握的。”

    杨八难蹙眉说:“反击?有没有搞错,现在是我们在防守。”

    “杨参谋长,防守难道就不能反击?你就没听说过防守反击?”何光明哂然说,“都说你们中央军校出来的学员全都是死脑筋,以前我还不太相信,不过今天却不能不信了,你们这些中央军校长,还真他妈死脑筋。”

    其余几个营长也是哑然失笑,这里就杨八难一个中央军校生。

    杨八难被何光明奚落得满脸通红,都说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可是他杨八难明明是独立团的参谋长,却怎么感觉连个参谋都不如?没办法,因为徐锐这个团长不待见他,所以全团的人就没几个肯拿正眼瞧他。

    “我不是这个意思。”杨八难争辩说,“防守反击我当然知道,我的意思是说,眼下我们独立团兵力有限,却还要死守至少四天,所以,我认为,不能将宝贵的兵力浪费在可有可无的反击中,而应该全力加强防御。”

    “你这个就属于片面的绝对防御论!”徐锐没有像何光明那样奚落杨八难,但说话的语气却同样不客气,“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攻不破的堡垒,更没有打不穿的防线,一味的死守,最终只能是守死!”

    几个营长立刻竖起耳朵,开始认真聆听。

    尽管徐锐要比他们年轻得多,但是经过长时期相处,他们却必须承认,徐锐无论战术指挥能力还是军事理论水平,都比他们强得多,所以每次徐锐讲解军事理论,独立团的这些个营长、连长就都会认真的聆听。

    徐锐接着说道:“只有寓攻于守,守中有攻,才能更好的守护阵地,这就好比两支足球队踢足球,如果你一味龟缩己方半场,而不肯在前场投入任何进攻力量,那么对方就会越踢越有信心,越踢越具有攻击性,那么最终你的球门就一定会被对方攻破,你只有在前场投入适当力量,冷不丁的打下反击,给对方制点一些麻烦,制造一定的威胁,对方才不敢肆无忌惮的将全部的兵力投入到进攻,这样你的压力反而小。”

    杨八难便有着刹那的怔忡,乍一听徐锐的话很浅,可是仔细的一想,却发现徐锐这浅湿的话中蕴含着很深的军事理论,打仗虽然不是踢足球,但不可否认的是,现代的竞技体育就是从古代的军事演化而来的,两者具有很大的共通性。

    难道,中央军校所教授的军事理论真的落伍了吗?

    杨八难内心第一次对中央军校的教学产生了怀疑。

    徐锐却根本没心思顾及他刚才那一席话对别人所造成的冲击,又说:“刚才书崖已经说得很清楚,集中两个营以上的兵力,一举打垮城北或城西的鬼子是完全有把握的,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打城北的鬼子还是城西?”

    何书崖说:“团长,我建议打城北。”

    “理由呢?”徐锐说,“说说你的理由。”

    何书崖说:“因为城北属于贫民区,街巷更密集,地形更复杂,战斗打响后,我们可以从多个方向同时发动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