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打脸-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77章 打脸



    徐锐点头说道:“行,那就打城北。”

    徐锐话刚说完,杨八难忽然说道:“团长,这次反击,我要求参加突击队。”

    徐锐扭头刻意的看了杨八难一眼,杨八难便有些不自然的往后躲闪了一下,试图将受伤挂在脖子上的左胳膊藏到何光明身后,在今天白天鬼子的狂轰滥炸中,杨八难为了抢救伤员被倒下来的房梁给砸伤了左小臂。

    老实说,杨八难今天的表现还是让徐锐相当满意的。

    于是徐锐摇了摇头,说道:“你一个伤员就算了吧。”

    “伤员怎么了?”杨八难却不依不挠的说,“现在全团哪还有没受伤的人?便是团长你不也负伤了?”

    徐锐竟无言以对,他也确实负伤了。

    在傍晚的一次反突击战中,徐锐被一颗从墙壁上反弹过来的流弹击中脖子,好在只是拉出一条口子,并没有伤及要害,要是伤及了颈总动脉直接就完了,不过还是把小桃红和赛红拂吓得够呛,现在小桃红开始寸步不离的跟住徐锐。

    这也是赛红拂交待给小桃红的任务,无论如何保护徐锐安全。

    徐锐当然不需要小桃红的保护,可他不能拂了赛红拂的美意。

    杨八难又说道:“团长,我左手虽然伤了,可我还有右手,一样能够打枪,而且不见得就比别人差,不管怎样,我都是中央军校出来的军官生!”

    杨八难的言下之意,中央军校的军官生或许军事理论不行,但是战术素养总不见得比那些大头兵差,不管怎样,在中央军校的那一年,他们接受的可是最严格、最残酷、最高标准的军事训练,那可是来不得半点假。

    徐锐盯着杨八难看了足足十秒,最终点头:“行,既然你执意想要参加战斗,而且你终归还是咱们独立团的参谋长,那我就不再另外找人了,就直接任命你为突击队长,今天晚上就看杨参谋长你表现了!”

    杨八难便啪的立正,说:“团长放心,卑职绝不辱命!”

    徐锐点点头,又抬起手腕说道:“现在开始对表,现在时间是八点十分,八点二十分突击队首先从杨子街跟井家巷的交叉路口发起进攻,吸引城北鬼子注意,然后3营跟2营兵分两路,从左右两翼迂回,完成对城北鬼子的合围,记住动作一定要快,一定要抢在小鬼子从城外调来援兵之前结束战斗!”

    “是!”万重山和许德坤霍然起立,大声应喏。

    (分割线)

    不过,独立团的夜间反击还没来得及正式打响呢,西门外肥西十八寨的土匪们就抢先发动了进攻,从棋盘寨以及娘娘寨选出来的一百名土匪,人手一支二十响盒子炮,那火力绝对不是吹的,一下就突破了鬼子的防线,突入城西区域。

    肥城原本是有城墙的,不过鬼子航空兵和炮兵连续两天的狂轰滥炸,却把原本就年久失修的城墙彻底炸塌,彻底化为了废墟,而且城西鬼子的防御重点是城中独立团,针对城外方向的防御部署就松懈得多。

    所以,肥西十八寨的土匪很快就突破了鬼子防线。

    听到城西传来的枪声,徐锐便果断的变更了计划,原定拿城北的鬼子开刀,现在更改成了拿城西区域的鬼子祭旗。

    尽管徐锐还没有摸清楚城西敌情,但从枪声判断,徐锐就知道这绝对不是造假,小鬼子大约还没有这样的高智商,居然懂得在城西区域制造出一场如此逼真的“敌袭”,来引诱他们大梅山独立团上这个当。

    负责警戒城西区域的是菊地旅团的一个步兵大队。

    菊地旅团隶属于第18师团,第18师团是在日俄战争结束两年之后才设立的,在大正十四年(1925年)因为财政紧张,与第13、第15、第17师团一起被裁撤,仅只保留了基干编制,所谓基干编制,就是只留军官骨干。

    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第18师团迅速恢复编制,并参加了杭州湾登陆。

    不过,由于补充进入第18师团的士兵毕竟不是现役士兵,而是后备役甚至是预备役的在乡军人,所以战斗力跟十七个常设师团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在杭州湾登陆之后并向南京推进的过程中表现并不理想。

    尤其是在广德,第18师团面对装备奇差的川军竟也是几天不得寸进。

    南京保卫战中,第18师团也只是担负侧翼保护,并未参与正面进攻。

    也就是说,第18师团的鬼子虽然装备水平不错,但其实并没有太多实战经验。

    所以在战斗打响之后,在肥西十八寨土匪以及大梅山独立团的两面夹击之下,菊地旅团的这个步兵大队很快就溃不成军,大部被歼,小部分从战场两翼逃至城北及城南,独立团凭此一举恢复了几乎整个城西区域。

    这次夜间反击的速度非常快,快到城东、城南的鬼子根本来不及反应,等稻叶四郎和菊地美得到消息,城西就已经失守,驻守城西的那个步兵大队也大部被歼了,于是稻叶四郎还有菊地美也就放弃了反击的念头。

    (分割线)

    按照惯例,徐锐在战斗结束之后再次向后方广播了这一捷报。

    这个时候,南京芳华园的记者招待会还没有结束,流程刚好走到中间休息时间。

    接到助手的通知之后,美联社驻中国战地记者海伦娜便立刻兴奋起来,美国人一贯无组织无纪律,行事极其随性,海伦娜竟然是直闯休息室。

    守卫的卫兵一个愣神,便让海伦娜闯进了休息室。

    “将军阁下!”海伦娜急步走到畑俊六面前,急声问道,“我们刚刚收听到大梅山广播台的广播,得知大梅山独立团在半小时前发动了一次夜间反击,一举歼灭了日军一个大队,并恢复了城西区域,请问将军阁下,这是真的吗?”

    畑俊六的脸色顷刻间变得十分难堪,他也是刚得到消息。

    咬咬牙,畑俊六阴沉着脸说:“是的,确实有这么回事。”

    “哇喔。”海伦娜耸了耸肩,微笑说,“将军阁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半个小时前,你还对我们说,贵军很快就能攻占肥城全城,并生擒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可现在的情形似乎与你之前说的,有些不一样呢?”

    畑俊六无言以对,一张脸黑成了锅底。

    他刚刚还在大言不惭说,马上就能够消灭大梅山独立团并且生擒徐锐,可转眼之间,大梅山广播台却又发布消息说,大梅山独立团刚刚消灭了日军一个步兵大队,并且恢复了整个城西区域,八格牙鲁,你就打脸,也不带这么快的吧?

    好歹给点时间差,还让不让人愉快的参加记者招待会了?

    海伦娜却不肯就此放过畑俊六,继续追问说:“将军阁下,现在你仍然坚信贵军能够很快占领肥城,并生擒徐锐吗?”

    “是的,对此我深信不疑。”畑俊六沉声说。

    海伦娜莞尔失笑,又问道:“将军阁下,你似乎太乐观了。”

    畑俊六黑着脸说:“一次局部战斗的失利并不能说明问题。”

    海伦娜反驳说道:“可是俄国驻华武官索夫斯基上校刚刚告诉我说,贵军在整个战役层面似乎也处于劣势呢?肥城迟迟打不下来,而阜阳、蒙城的北上集群却已经被分割包围,华北方面军的各个师团虽然正在全力驰援,可时间上怕是已经来不及了呢?”

    畑俊六无言以对,之前他所说的话,只能骗骗不懂军事的媒体记者,面对像索夫斯基这样的军人,根本就是欲盖弥彰。

    海伦娜还想要继续追问时,畑俊六却已经是彻底不耐烦了。

    尽管畑俊六很喜欢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美国记者,她的年轻活力让他总是能够不经意间回忆起自己年轻时的美好时光,只不过,这个美国记者的提问却让他有些疲于招架,他不想再回答她的咄咄逼人的问题了。

    当下畑俊六把河边正三给叫了过来,然后站起身径直走了。

    海伦娜还想要追问畑俊六,却让河边正三礼貌的给拦下了。

    这个时候日本跟美国的关系总体上处于合作时期,日本从美国大量进口废钢铁、原油及化工原料,美国视日本为金主,日本视美国为可靠的合作对象,所以,日本军人对美国的媒体记者总体上还是相当宽容的。

    “海伦娜小姐,有什么问题您可以问我。”河边正三礼貌的说道。

    可惜,海伦娜对河边正三却是毫无兴趣,她就只对畑俊六感兴趣。

    或者,更确切一点说,海伦娜对于畑俊六其实也不感兴趣,她之所以不厌其烦的追问畑俊六问题,完全是因为另外一个人,那个人比畑俊六更加年轻,也更加英俊,他就是大梅山独立团的团长徐锐,海伦娜如此追问畑俊六,只是想知道从畑俊六这个敌人的角度,是如何解读徐锐这个人的?

    “我想不必了。”海伦娜合上笔记本,说,“该问的我都已经问了。”

    看着海伦娜摇曳着那丰满的臀部离去,河边正三咕嘟咽下了一口唾沫,然后在心里恶狠狠的想道,美国人,又有什么好了不起的?总有一天,大日本帝国会把你们美利坚像踩中国一样狠狠踩在脚下,世界是属于和人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