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大发雷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78章 大发雷霆



    畑俊六一回到办公室就开始大发雷霆。

    本质上,畑俊六是个非常好面子的人,可刚才在记者招待会上发生的一幕,却让他颜面尽失,从军几十年,畑俊六从未像现在这般愤怒过,在人前时他还能勉强控制,可是一回办公室,他就再也控制不住熊熊燃烧的怒火。

    “八嘎!”

    “八嘎!”

    “八嘎牙鲁!”

    “八嘎牙鲁!”

    畑俊六像受伤的野兽,一声声的咆哮,伴随着每一声咆哮,便必然会有一样摆件被他恶狠狠的掷在地上,不片刻,摆在办公桌上的笔架、笔筒、镇纸、文件夹甚至电话机,就一股脑的全被畑俊六扔在地上,不少还碎裂了。

    长勇听到阵阵碎裂声,推门走进来时,正好看到畑俊六抓起刀架上的御赐军刀,扬起手也要往地上扔,不过最终终于还是没有扔,不过怎么说,这把军刀都是先皇御赐的,象征着帝**人的至高荣誉,不容许有丝毫亵渎。

    长勇顿首,问道:“大将阁下,你怎么了?”

    “怎么了?”畑俊六霍然抬头,恶狠狠瞪着长勇,怒道,“你居然问我怎么了,你居然还问我怎么了?刚才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吗?刚才的事难道你就不知道吗?还问我,你居然还问我,身为方面军参谋副长,难道你就真的不知道?”

    因为生气,畑俊六已经彻底变得语无伦次,不过长勇还是听明白了。

    敢情大将阁下是因为不到半个小时前,肥城的这次失利而大发雷霆。

    长勇劝道:“大将阁下,菊地旅团虽然刚刚遭受了挫折,但是毕竟只损失了一个步兵大队,与之前鹿儿岛联队的损失相比,实在是……”

    长勇原本是想要劝畑俊六来着,听了之后却反而让畑俊六更加生气。

    “你闭嘴,你给我闭嘴!”畑俊六怒道,“什么叫只损失一个步兵大队?什么叫只损失一个步兵大队?我倒要请问,菊地旅团一共有几个步兵大队?又经得起几次这样的损失?请你告诉我,菊地旅团经得起几次这样的损失?”

    长勇无言以对,他也意识到了刚才的言辞确实存在问题。

    畑俊六走到长勇的面前,正对着长勇的脸开始狂喷唾沫:“你不说是吧,你不肯说,那么我来告诉你,菊地旅团一共就六个步兵大队,就只经得起六次这样的损失,这回你听清楚了没有,六次这样的损失后,菊地旅团就可以撤编了!”

    “哈依。”长勇顿首说道,“卑职言语不当,还请大将阁下恕罪。”

    “恕罪?恕罪能有用吗?”畑俊六越发的暴跳如雷,劈手又将旁边的衣帽架给推倒在地,然后又回头冲着长勇的面门歇斯底里的大声咆哮,“立刻致电稻叶四郎,你给我立刻致电稻叶四郎,你告诉他,明天天黑之前要是还拿不下肥城,他就不必再当什么师团长了,他也不配再当帝**人了,你让他直接切腹以谢天皇吧!”

    长勇凛然说道:“大将阁下,一天的时间未免有些……”

    “未免有些什么?嗯,未免有些什么?!”畑俊六因为太激动,喉间猛的涌起一股强烈的烦恶,然后弯腰剧烈的咳嗽起来,咳了好半天才终于稍稍好了些,然后一边用手幅紧捂着嘴,一边继续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一天,就一天,就一天!”

    “哈依。”长勇再不敢质疑畑俊六,重重一顿首,转身匆匆去了。

    目送长勇的身影远去,畑俊六喘了口气,再慢慢的放下捂在嘴上的手帕,却发现素白色的手帕上居然有一点嫣红。

    (分割线)

    “孙副官?”

    两伙人相见时,杨八难一眼就把孙长河认出来了。

    杨八难曾经在第三战区长官部当过几个月的参谋,期间颇受古树同赏识,也没少跟古树同的副官兼卫队长孙长河打交道。

    “杨参谋?”孙长河话刚落,又立刻摇头大笑说,“不是,瞧我这记性,现在应该称呼你杨参谋长了。”

    说完之后,孙长河又向着杨八难啪的敬了记军礼,满脸严肃的说:“第三战区长官部上尉副官孙长河,奉古总司令长官之命,率卫队排前来向您报到,请长官训示!”

    看到这幕,何光明、万重山、许德坤、何书崖等独立团的军官不由面面相觑。

    这下好了,这杨老八来了如此强大的靠山,今后再想拿捏他怕是就不容易了。

    杨八难心中狂喜,表面上却竭力保持镇定,说道:“孙副官,我向你介如一下,这位便是我们独立团的团长,徐锐。”

    “徐长官!”孙长河便又向着徐锐啪的敬礼,不过,他先向杨八难敬礼,并且还说是向他杨八难报到,然后才向徐锐敬礼,这个先后秩序已经足以表明他的态度了,就是他孙长河只认杨八难这个长官,而不认徐锐这**团长。

    孙长河钦佩徐锐,也愿意在战场上跟徐锐并肩杀敌,但是涉及党派之争,孙长河却不会有半点的含糊,无论如何他都是国民党,眼下因为抗日,跟**成了友军,但是将来等打跑小日本之后,他们还是要刀兵相向的。

    所以在立场问题上,孙长河不会有半点含糊。

    “孙副官不必多礼。”徐锐微笑着回了记军礼。

    对于孙长河的倾向,徐锐并没有一丝的芥蒂,还是那句话,只要杨八难、孙长河不是榆木脑袋,那么总有一天,他们会认识到国民党跟**的区别,也总有一天,他们会幡然醒悟并加入到**阵营,所以,徐锐一点都不急。

    徐锐现在感兴趣的,是孙长河身后那一票人。

    这一票几十条大汉,哦对,还有个头发花白的双枪老婆婆,这么一伙人,明显就不是一般人,更不会是国民军,徐锐很容易就猜到这些人必定是肥西各山寨的首领,他只是有些不明白,这些土匪怎么就跟孙长河扯到了一块去了?

    徐锐打量这伙人时,中间有个人却直直上前,迎向了徐锐。

    哦不对,这人是迎向了站在徐锐身边的雷响,雷响一扭头也看到了这人,脸上便立刻露出狂喜之色,一边大步迎上前,一边高声叫喊说:“大哥,你咋来了?”

    说话间,两人已紧紧相拥,那汉子用力抱了下雷响,说道:“瞧你这话说的,兄弟你是好样的,大哥也是个有卵子的,难道只兴你抗日,就不许大哥下山打鬼子?兄弟,当初你就不该偷下山,你就应该告诉我,再带着弟兄们一道下山!”

    “大哥,这事是小弟错了,我向您赔不是了。”雷响大笑着,又把那汉子拉到徐锐面前介绍说,“团长,这就是我大哥,鸡笼寨的大当家,铁公鸡。”

    徐锐按着江湖礼仪抱拳见礼:“铁大当家的,幸会幸会。”

    被一个团长如此重视,铁公鸡顿时红光满面,连忙回礼。

    然而徐锐无意间的这一举动,却把另外两位当家得罪了。

    银花婆婆将手中两把盒子炮往腰间枪套一插,冷然说道:“唐大当家的,看来我们在这并不受人欢迎,倒也好,老婆子我自由惯了,最受不得管束,你留只管留下,老婆子我却先走一步,离了官军,我们娘娘寨也一样抗日。”

    说完银花婆婆转身就要离开,孙长河赶紧上前拦住。

    徐锐瞠目结舌,心忖这白发老婆婆还真是个暴脾气。

    当下徐锐在孙长河的引荐下,跟唐开山、银花婆婆等肥西十八寨的匪首见礼,虽然徐锐尽力想挽回影响,但是第一印象却已经留下,再想挽回却不是那么容易了,最终,唐开山和银花婆婆等匪首并没有应邀前往独立团团部。

    肥西十八寨的土匪甚至都不愿意跟独立团并肩作战。

    通过孙长河,唐开山和银花婆婆很明确的告诉徐锐,他们肥西十八寨的好汉可以配合独立团抗日打鬼子,但是两家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互相之间既不干涉,更不隶属,而且唐开山和银花婆婆还划了防区,城西区域由他们负责。

    徐锐虽然不愿意这样,却也只能够答应下来。

    要不然还能怎样,把肥西十八寨的土匪轰走?

    孙长河带来的一个排的卫队也被徐锐安排到了城西,并且徐锐还把杨八难也安排到了肥西,既然孙长河只认杨八难这个长官,那就索性让杨八难去指挥孙长河的卫队排,以及肥西各个山寨的土匪好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徐锐发现,杨八难这人虽然缺点多多,但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打鬼子绝不含糊,是个爷们!

    等到全都安顿好,已经是次日凌晨一点多了。

    几个营长全都抓紧时间休息去了,徐锐却不能休息,他还得去医疗站转一圈。

    身为独立团团长,每天睡觉之前到医疗站转上一圈,跟伤员们说说话,再问一下医疗站的医务兵有什么需求,这已经成了徐锐每天必做的功课,虽然在很多时候,这只是一种形式上的关怀,并没有太多实际上的作用。

    但是,有时候这种关怀却能发挥出难以估量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