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全军覆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81章 全军覆没



    徐锐头部被流弹射中,身负重伤的消息是在凌晨时分由独立团参谋长杨八难发布的,此时整个华中地区绝大多数人都还处在睡梦中,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大反响,不过可以预见,随着第二天消息的扩散,必定会引发一轮恐慌。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徐锐几乎已经成为中国抗战的精神象征。

    徐锐的重伤甚至死亡,将会极大的挫伤全**民的信心及士气。

    当然了,更严峻的是,徐锐的重伤甚至牺牲,将严重挫伤大梅山独立团的士气,也势必会导致肥城局势急剧恶化,不要说什么哀兵可用,哀兵在有时候确实会变得更顽强,但是更多时候却会变得不堪一击。

    纵观古今中外的战史,哀兵崩溃的战例远远多于哀兵逆袭的战例。

    所以,谁又敢肯定大梅山独立团会是极少数?古树同就不敢肯定。

    得到消息之后,身为前敌副总指挥的古树同直接吓出了一声冷汗,当即便连夜召集指挥部的高参商讨对策,以尽可能的降低徐锐重伤所带来的消极影响,尽可能的稳住肥城防线,尽可能的不让阜阳、蒙城的大好的局面毁于一旦。

    可惜,十几个高参吵了几个小时,却是一个对策都拿不出来。

    而且,留给国民军的时间也不多了,因为鬼子马上要动手了。

    凌晨四点半,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伴随着一发红色信号弹的升空,肥城东门外的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及野炮兵第18联队,近两百门大炮同时猛烈开火,将一排排的炮弹倾泄到早已经被炸成废墟的肥城市中心及城西区域。

    小鬼子的炮兵素养是真不错,都不担心误伤城东、城南以及城北的鬼子。

    事实上,鬼子的炮弹也的确都落在了城中心以及城西区域,只有廖廖几发炮弹落在了其余几个区域,而且并未对这几个区域的鬼子造成误伤,所以说,单以素质而论,鬼子的炮兵比起太平洋战争时期的美军炮兵,确实强太多了。

    太平洋战争日军之所以战败,完全就是因为工业实力不济。

    要是小日本能够拥有美国一半的工业制造能力,太平洋战争的结局就将改写。

    炮击持续半小时后,天色终于放亮同,这时候,华中方面军直属第3飞行团的五十多架攻击机也飞临肥城上空,先向城中心及城西区域扔下了四百多枚20公斤甚至50公斤级别的航空炸弹,扔完炸弹后,紧接着俯冲扫射。

    鬼子航空兵的俯冲扫射持续了半小时才告结束。

    然后不等硝烟散开,熊本师团所属步兵第47联队的一个步兵大队就踩着废墟,从十几个街口向城西还有城中心的独立团控制区发动猛攻,熊本师团参谋长下野一霍大佐,亲自率领一百多名敢死队员充当前锋,最先突入独立团阵地。

    经过此前的连续六天恶战,独立团官兵无论精神、身体都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人员损失更是达到了临界状态,所以,面对日军的猛烈进攻,独立团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最开始半个小时还能形成僵持,半小时后抵抗强度明显变弱。

    下野一霍身经百战,敏锐的感觉到了这细微变化。

    “哈哈,支那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他们就快要顶不住了,就快要顶不住了!”下野一霍仰头向天大笑三声,又反手抽出军刀,厉声长嗥,“全军突击,全军突击,突击,一鼓作气打垮支那军,打垮他们,打垮他们,打垮他们……”

    伴随着下野一霍野兽般的长嗥,一队队鬼子兵端着刺刀从废墟、瓦砾堆中以及倒塌的屋房中窜起来,争先恐后的往前冲锋,前方,独立团的火力已经明显稀疏了下来,除了几十枝步枪仍然在开火,机枪却集体哑了。

    不到半分钟,一百多鬼子兵便已经突入独立团的防御阵地。

    可能是受到了徐锐重伤的影响,独立团官兵的斗志明显变薄弱,若是往常,日军突入防御阵地之后,独立团官兵必定会发动凶狠的反突击,与日军展开惨烈的白刃战,可是,今天独立团官兵却失去了白刃战的勇气,竟然转身跑了。

    下野一霍发现这点之后,顿时大喜过望,当下挺着军刀从废墟后面站起身,也加入到了冲锋队列中,别看老鬼子已经四十多岁快奔五十了,脚步却也不慢,不到片刻,下野一霍竟冲到了队伍前头,然后第一个冲进了独立团的团部。

    不过在门口斩杀了两名独立团伤员之后,下野一霍就收住了脚。

    老鬼子刚才就只是做秀,眼下日军士气已经完全起来,他就没必要冒险了。

    再回头看时,下野一霍便看到步兵第47联队的主力已经源源不断的冲上来,很快就控制了独立团团部以及周围几个街区,到这时,肥城市中心已经基本落入日军掌控,同时也意味着独立团所建立的以团部为支撑的防御体系的彻底崩塌。

    五分钟之后,战场上的枪声逐渐稀疏下来,日军开始清剿负隅顽抗的国民军。

    到了这时候,战局已经不可能再出现反复,下野一霍便长长的松了口气,然后回头兴奋的对通讯兵说道:“立刻报告师团长,我军已经顺利夺取了市中心!”

    “哈依。”通讯兵重重顿首,然后转身向城东狂奔而去。

    (分割线)

    东门外,熊本师团指挥部。

    稻叶四郎已经兴奋得连连搓手了。

    稻叶四郎完全没有想到,今天上午的战事竟会如此顺利,轰炸结束,地面部队投入进攻不到半小时,菊地旅团就立刻传来捷报,声称他们已经夺取了城西区域,原本控制城西的不明武装少部被歼,大部从西门溃逃而走。

    紧接着,又有通讯兵跑回来报告说,市中心也有了突破。

    牛岛满说道:“师团长,看来你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昨天晚上突然出现在西门外的那支不明武装根本不是什么国民军的援军,而只是土匪而已,这些个土匪,有便宜可赚时比谁都积极,一旦没便宜可赚,就跑的比兔子还快。”

    “哟西。”稻叶四郎欣然点头,又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针才堪堪指向十点,当下信心满满的说,“看来,不用等到天黑,中午之前就可以结束战斗了。”

    “哈依。”牛岛满重重顿首说,“卑职要在这里首先恭喜师团长了。”

    “呵呵,牛岛桑,你客气了。”稻叶四郎微笑说,“如果今天中午之前能够解决战斗,你们步兵第36旅团就是头功,我一定亲自向方面军司令部,向大本营替你请功。”

    “哈依。”牛岛满重重顿首,满脸的喜不自禁,如果这次他们步兵第36旅团真能在中午前攻占肥城,并且生擒或者击毙徐锐,那绝对是大功一件,凭借此一战功,他牛岛满将肯定会得到晋升,也将肯定走上师团长的高位。

    说话间,一个通讯兵气喘吁吁的冲进来报告:“师团长,步兵第47联队已经在十五分钟之前夺取肥城市中心,大梅山独立团已全军覆灭!”

    “纳尼?”稻叶四郎和牛岛满闻言便同时一愣。

    两个老鬼子想到了熊本师团可能会在中午之前结束战斗,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才十点钟不到,大梅山独立团居然就被全歼了,胜利来得比想象中更加容易,霎那之间,稻叶四郎和牛岛满便被巨大的喜悦所彻底的充满。

    牛岛满兴奋的说:“师团长,看来昨天晚上的广播是真的,徐锐真是重伤了,要不然大梅山独立团绝对不会如此不经打,就算仅只剩下不到五百残兵,可要是有徐锐在,怎么也得顽抗到中午甚至傍晚,绝不会如此轻易就土崩瓦解。”

    稻叶四郎却说道:“徐锐是否重伤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皇军已经拿下肥城,重要的是,肥蚌公路已经重新打通了,重要的是,从芜湖上岸的物资,终于又可以源源不断往北输送,供给北上集群之第9、第13师团了!”

    “索嘎。”牛岛满欣然点头说,“现在应该轮到支那军头疼了。”

    “命令。”稻叶四郎霍然回头,吩咐身后站着的那个通讯参谋,“立刻致电华中方面军司令部,上午九时五十八分,我部顺利攻占肥城,至此,肥芜公路已经全部打通,滞留芜湖之运输队可以即刻启程北上。”

    “哈依。”通讯参谋重重顿首,转身走了。

    稻叶四郎又扭头对牛岛满说:“牛岛桑,走,我们进城看看去。”

    “哈依。”牛岛满微微顿首,不无感慨的说,“无论从过往战绩,还是从这次肥城的交战情形,徐锐都是一个值得我们尊敬的对手,卑职现在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此人,看看此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竟能够屡屡挫败皇军?”

    稻叶四郎矜持的微笑了笑,他也急切的想要见到徐锐。

    此时此刻,如果没有徐锐这个最大的失败者来衬托熊本师团的胜利,如果没有徐锐来衬托他稻叶四郎的胜利,那也未免太无趣了。